实拍情侣网吧嘿休视频迅雷

看到父亲来电话了,李丹年一个激灵,愣是没敢立刻接通。

他战战兢兢地说道:“那个……我父亲来电话了,怎么办?”

如果让一贯以强势而著称的李龙炎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已经萎靡到了这样的程度,还不得活活气炸了肺!说不定会当场把这不肖子的双腿给打断呢!

虽然李龙炎一直都很溺爱小儿子,但是,他必然也不可能容忍对方做出如此辱没门风的事情!

看着李龙炎如此惶恐的样子,军师摇了摇头:“你把电话接通,尽量保持镇定,然后告诉你老爸,你半路遇上了翠松山的人,这才临时更改了离开时间,邀请他们去叶普岛做客。”

翠松山的人!

这个身份确实太合适了!

军师虽然早年对师父张不凡彻底寒心,但是,在峨眉峰顶的那一战中,师徒二人冰释前嫌,过往的那些恩怨,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若是放在以往,军师断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翠松山的人,但是,她现在的心结已解,这便没什么问题了。

“哦,好的,好的。”李丹年把军师所交代的这些话默默背了两遍,这才把电话接通。

“你去了哪里?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电话一接通,李龙炎那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话语之中明显压抑着不少的怒气。

“爸,是这样的……”李丹年把之前军师所教给他的那些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

听到翠松山有客人来访,李龙炎并没有再继续发作,毕竟当年的翠松山也是南方江湖世界的名门大派,叶普岛多多少少也要卖些面子的。

“那好,你一路上注意安全,也要招待好客人。”李龙炎交代了两句,便要挂断电话。

毕竟是最溺爱的小儿子,李龙炎不可能一直发火的。

“对了,爸爸,我受了伤。”李丹年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

他要给老爹提前打个预防针了。

毕竟,某些事情如果暴露出来的话,真的很让人头疼。

“怎么回事?”听说儿子受伤了,李龙炎对他的怒气便彻底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非常明显的关心与焦虑!

“在首都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势力,和他们发生了一点冲突,多亏了翠松山的江湖同仁们救了我,否则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李丹年这倒不是替苏锐和军师说话,而是先给自己身上那一时半会儿治不好的毒-瘾做个铺垫。

他现在脸还肿着,缺了好几颗牙齿,这模样儿,配合上萎靡的气质,确实是挺凄惨的。

李龙炎一听,更着急了:“知不知道是什么势力干得?”

“爸爸,这个目前还不是很清楚……”

“好,等我调查清楚,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李龙炎满是愤怒地说道。

父子两个又说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李丹年仍旧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你尽管放宽心,我们既然答应了要帮助你解决问题,就一定不会出现任何的差池。”军师说道。

说着,她又丢给李丹年一盒胶囊:“每次吃两粒,每天三次,这够你三天的量了。”

“谢谢,谢谢!”李丹年的眼睛里面顿时涌现出了希望之光……混到这份儿上,这位少岛主也着实是不容易。

好久没接触华夏的江湖世界,在她看来,这一次登上叶普岛,就是不错的切入口。

“大人,要不要在前面的城市里找个酒店休息一下,等天亮了再走?”兔妖问向苏锐。

她和苏锐换着开了一整天,此刻,饶是两人身体素质非常强悍,也都明显有些受不了了。

“也好。”苏锐点点头,随后看向了纯子:“你现在的状态怎么样?”

“我好多啦。”纯子眨了眨眼睛,这妮子睡了一下午,看起来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了不少。

“今天晚上要不要我陪你?”苏锐笑着问了一句。

这臭不要脸的。

纯子笑靥如花:“好啊好啊,反正我身体不太合适,什么也做不了。”

军师轻轻地咳嗽了两声。

而一旁的兔妖则是说道:“大人,要不你来找我吧,我身体可没什么不合适的,我这只小兔子随时都做好了被大人您吃掉的准备……”

她说自己是小兔子,明明是用错了形容词……

在这方面,兔妖可从来不掩饰自己的心迹,她刚刚所说的可绝对不是开玩笑,反而都是心里话。

苏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

而一旁的兔妖见状,笑得花枝乱颤,眨了眨眼睛,大大的眼眸之中电流无限:“大人,你可真可爱呢。”

嗯,这里的“花枝乱颤”,就是字面意思。

…………

其实,南海上的叶普岛说起来很远,但是他们今天在高速上开了十几个小时,已经奔出了一千五百多公里了,明天再开上半天,下午坐三个小时轮渡,就能够到达叶普岛了。

“怎么,很紧张吗?”苏锐看着李丹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样子,不禁说道。

今天晚上,这两个男人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李丹年的一条胳膊已经被打上了石膏,在翻身的时候,还时不时地疼得直叫唤。

“确实很紧张,因为不知道家里会怎么处置我。”李丹年如实说道。

“你老爸这么疼爱你,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苏锐简单地说了一句:“倒是你的那些哥哥姐姐们,会不会趁机落井下石?”

“我是真的不确定。”李丹年的眼睛里面满是惶恐。

这个家伙从小被娇生惯养着,真是一丁点的担当都没有,事到临头只想着害怕。

“别管那么多了,总之,你现在并不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上,到时候,你的父亲自然会卖个面子的。”苏锐说道。

“你们到底是谁?”李丹年惊疑不定的问道。

虽然对方跟翠松山好像有那么一点联系,但是,通过这两天的接触下来,李丹年觉得苏锐几人像是来自于另外一个次元的。

“这个所涉及的元素太多,就算是告诉了你,你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明白过来的。”苏锐可没心情对李丹年解释。

“我之前可听那个莎米拉说了,你们是什么……太阳神殿?”这李丹年犹犹豫豫地问道:“这是邪-教吗?”

你们是不是邪-教?

苏锐听了之后,一脑门黑线。

他刚刚想出声骂两句,结果转念一想……呃,好像单单从名字上面来讲,“太阳神殿”这四个字,确实是挺像欧洲某些邪-教组织的啊……

“睡觉!”苏锐懒得搭话,直接用被子盖住了头。

不过,这时候,他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出来一下,到我房间,有事相商。”

信息的发送者,正是军师!

这么晚了,军师能有什么事情呢?

苏锐站起身来,穿上浴袍、踩着一次性拖鞋就准备出门。

“我出去几分钟,你不要乱跑。”他叮嘱李丹年。

事实上,现在就算给这少岛主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主动离开苏锐!那样的话,他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将不得不再次体会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其实,这一次出行,有军师在身边,苏锐真的非常安心,很多需要动脑子的事情,他都很无耻地直接甩给了对方。

“怎么了?大晚上的找我。”

房门开了,同样穿着一身浴袍的军师出现在了苏锐的眼前,就像是一朵常年盛开在冰山之上的雪莲。

她似乎是刚刚洗完澡,头发还有些潮湿,这一开门,从房间内透出了一股军师所独有的香气。

在这样的夜晚,类似的香气可稍稍地有点撩人呢。

“很重要的事情。”军师一把将苏锐给拉进了房间。

“这么主动的吗?我还有点不太习惯呢。”苏锐看着军师拉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打趣着说道。

“去你的。”军师刚刚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经苏锐这么一打趣,她反而脸红了起来。

“发生什么了?”苏锐也没有再开玩笑,直接问道。

“关于那个假冒的纯子,我有了一些推断。”军师说着,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调出了一张地图。

一听说是关于假冒纯子的事情,苏锐的眼神立刻凝缩了一下,不过,当他凑过去,看清楚眼前的图片之时,立刻咳嗽了两声:“军师,你是不是搞错了,这是一张……世界地图啊。”

“没错,就是世界地图,我没有搞错。”军师说着,找到了某个海岛:“你看这里。”

“浪途岛?”苏锐不禁说道:“这地方我熟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米国和东洋的航母舰队曾经在这里……”

“对,就是这个地方。”军师可没让苏锐继续说世界历史,她的眼神微凛:“我找比埃尔霍夫打听了一下,在东洋本土的高手被你尽数挑落之后,这浪途岛上还有东洋的武学传承。”

“所以,你认为,这一次冒充纯子的忍者并不是来自于东洋本土,而是来自浪途岛?”苏锐问道。

“这些年来,这浪途岛上的忍者流派和东洋本土的接触并不多,受外界影响很小,但是却极好的把东洋的一些武学特性发扬光大,比如隐匿刺杀,比如易容和障眼法。”

军师看着苏锐的眼睛,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坚定的意味:“我的证据并不是特别充分,但是,眼下已经足够做判断了。”

——————

喜欢最强狂兵请大家收藏:(www.qingdou.net)最强狂兵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