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一女3p

夜晚,严浩轩从外面回到水袖楼。他每天都会出去,在水城的岸边等着,看是否有要过河的人。一旦有人坐上他的船,他便会向人讲述水城的过往以及笙歌的故事。

他想把那些事传颂给世人听,也期望有人能来水城看一看。可十年过去了,大家多水城的故事只是付之一笑,只有迷途等人来了水城。

不过他不灰心,他愿意留在水城,愿意讲述那些故事。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笙歌的存在。

严浩轩回到水袖楼后,只看到一封书信,是澣尘留下的,说要短暂离开一晚,让他不必担忧。他自然是管不了澣尘等人的,也不知道他们天天在忙些什么。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这是严浩轩最真实的感受。

这种感受十年前就有了。认识澣尘、堇瑟的时候,是严浩轩第一次真实见到修仙的人,以前只是听过。

十年前,他对澣尘等人心存感激,他们曾舍命帮他。当时,水妖何君抓了严浩轩,以此威胁笙歌,身为元真派的弟子有除魔降妖的天职,澣尘等人站了出来,对抗水妖。

“妖孽,你滥杀无辜,坑害世人,我元真派弟子绝对不会束手不管。”沐风指责何君道。

“哼,无知小辈,找死!”

何君凝结法力,他主要修炼的是水系功法,因而发功之时可以掀起水浪,哪怕只有一滴水,也能掀起几尺高的水浪。

沐风闪身躲开何君的攻击,澣尘、堇瑟、沁音、笙歌轮番上阵对抗何君。但何君功力太强,即使五个人一起上,也不是对手。

何君像是一个居高临下的君王,睥睨这些小辈。他掀起的巨浪冲毁水城的房屋,那些尚在睡梦中的百姓,来不及查看发生了什么事,就已死亡。

大水漫灌,无论逃到什么地方,都躲避不了这场灾难。

“再这么下去,水城就要淹了,我们必须想办法阻止。”澣尘说,但具体什么办法他也没有想到。

水城被毁,严浩轩被抓,这一切的根源都是笙歌。笙歌意识到何君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于是她心一狠,答应了何君的要求。

“我可以跟你走,但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好。”何君爽快的答应。

“第一,不得再伤害水城的百姓,也不许再踏入水城一步。”

“没问题。只要你跟我走,我自然不会留在这里。”

“第二,不得伤害元真派的弟子。他们和这件事没有关系,放他们走。”

“没问题。”

“第三,放了浩轩。”

笙歌的第三个要求让何君迟疑了一会儿。笙歌倾心于严浩轩这件事,让他耿耿于怀。

笙歌见何君迟疑,夺过堇瑟手中的剑,抵住脖子,说:“如果你不答应,就只能得到我的尸体。”

“别……我答应你。”

作为交换,何君放了严浩轩。

“姐姐,别去。”

“笙儿,不要答应他,别管我,你们赶快走。”严浩轩冲笙歌喊道。

但笙歌已经下定决心。她认为这件事因自己而起,自然也要由她来结束。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笙歌抱了严浩轩,以做最后的告别。何君冷眼看着两人,在暗中暗自做了个决定。

当笙歌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何君把笙歌拉进怀里,反手一掌打向严浩轩。一切发生的太快,众人来不及反应。

严浩轩被掌风击中,应声倒地。

“不……”笙歌绝望的哭喊。

“我答应你放了他,但没说不杀他,要怪就只怪你的条件说的不明确吧。”

何君露出阴险的嘴脸,一点都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甚至,他做了这样的事,还期望能带走笙歌。笙歌自然不会继续跟她走,不过何君早已抓住笙歌不放开。

堇瑟见状,心中愤懑不平,即使已经受伤,还是持剑袭击何君,其他人也一拥而上。何君分心的瞬间,笙歌挣脱了他的束缚,飞身到严浩轩面前,查看他的伤势。

“浩轩,你怎么样?”

严浩轩一届凡人,受不了法术的冲击,虽然何君只用了七成功力,但已足够让严浩轩去鬼门关走一趟的了。笙歌过去的时候,严浩轩奄奄一息,连话都无法说出。

与此同时,堇瑟等人将何君困在剑阵之中。在最后关头,何君使出十成功力,冲破剑阵。众人被何君的真气弹开,倒在地上。

笙歌看到这一幕,决定使出最后的手段。她飞身至空中,九条狐尾现身,像是一朵绽放的花。

狐族最古老的功法,只在最后关头使用,便是用自己的血献祭,瞬间增加功力,与敌人同归于尽。真气将夜空衬成火红色,笙歌闪身至何君面前,将全身功力灌入他的体内。

从远处看这里,只能看到一道红色的光在空中炸开,宛若爆炸产生的光波。气流太过强大,震得周围房屋倒塌。

一块瓦片飞落,在严浩轩的眼尾处留下一道划痕。

笙歌虽然打败了何君,但也功力全无,命不久矣。何君和笙歌一同从空中坠落至地面上。

“笙……”严浩轩想呼喊笙歌的名字,但他刚一开口就开始吐血。

笙歌死后,灵魂被困在何君制造的梦魇之境中。严浩轩重伤,命悬一线,好在堇瑟等人找到了医治内伤的草药,悉心照料之后严浩轩得以痊愈。但他的心伤,只能自己治了。

水城大部分的房屋都被何君掀起的水浪冲毁,更有大部分的人死于非命。剩下为数不多存活的人也相继离开水城。

严浩轩吃晚饭的时候,想起十年前的事,他眼角的伤疤还在,记录着那段悲伤的过往。

吃完饭,严浩轩打算回房休息。推开房门发现里面被温暖的灯光照亮,窗前一个红衣女子背对他站着。

“请问姑娘是……”严浩轩礼貌的问道。

红衣女子听到严浩轩的声音,缓缓转过身来。

“你们说严浩轩看到笙歌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为了营造惊喜,迷途等人在严浩轩回去之前离开了水袖楼,澣尘还特意留了封信迷惑严浩轩。

算算时辰,子归认为严浩轩应该已经见到笙歌了。他很好奇严浩轩见到笙歌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既然这么好奇,你干嘛不留下偷看。”澣尘道。

“说什么偷看……”子归不屑的说,转眼又道:“要不我们回去看看吧。”

他这种打脸的说辞,成功把迷途和澣尘逗笑。

子归当然没有回去偷看,至于严浩轩的表情,也并非简单的一两个词语就能形容。

“你已经有段时间没出现了。”

看到笙歌的时候,严浩轩的反应很平静。因为笙歌去世之后,他时常能看到笙歌的幻影,他以为这一次也和之前许多次一样,看到的是幻影。

“浩轩,是我。”笙歌说着走向严浩轩。

这个时候严浩轩震惊了,以前他只能看到一个影子,不会说话也不会动,而且很快就会消失。

“难道是我的病情又加重了?”

郎中说严浩轩能看到笙歌是因为有心魔,需要医治。不过,当时的严浩轩认为能看到笙歌的幻影也不错,就没有医治。郎中还告诉他,如果病情加重,不光能看到幻影,还会出现幻听和幻觉。

严浩轩仔细一想,觉得他现在面对的情况和郎中说的一样,因此开始怀疑自己是否需要医治。

笙歌见严浩轩愣在原地,只好上前抱住他。

温暖而柔软的触感,还是十年前的感觉。这下严浩轩才反应过来,他看到的不是幻影,而是实实在在的人。震惊、不可思议、欢喜、悲伤等复杂的笼上心中,他的嘴唇颤抖着,泪水用眼角流出,擦过他眼角的伤痕,滑落到嘴边。

笙歌也哭的梨花带雨,十年来她日夜思念的人,现在终于能真实的感受到了,又怎能不感慨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十年前你不就已经……”

笙歌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告诉严浩轩,他听完后说:“那真是要多谢他们了,十年前也多亏了他们。”

严浩轩真心感谢迷途和澣尘,是他们把笙歌带了回来。

两人十年未见,自然少不了一番诉说衷肠的过程,久别重逢乃人生四喜之一,这种感受若非亲身体会,是不会懂的。

只是,笙歌和严浩轩的重逢是短暂的,没了还魂灯他们就要再次阴阳相隔了。现在他们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自然不会去考虑日后的事。然而那些事终究是他们要面对的,届时,是放下一切离开,还是霸占还魂灯,永远在一起,就成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做选择是困难的,放弃是最困难的选择。如果一开始就从未拥有,人就不会有贪念;如果拥有了,突然让你放弃,会变得很难;拥有后失去,而后又重新得到,得到后又让你放弃,就会变得无比艰难。

这一点,澣尘最清楚。他曾得到过这世上最美好的感情,然后对那段感情产生贪念;突然有一天,这种感情丧失了,他不想放弃,因而拼命想要寻回那段感情,后来他终于重新找回那份情感,现在的他要尝试放弃……可这件事,对他来说太难了,以至于他现在还没能放弃。(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