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邻居2019

霎时间,黄小琥就感觉像是被一头迅猛恶龙撞到,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

短暂的剧痛之后,是无尽的麻木,以及在麻木中,一股令他惊恐骇然的生命流逝。

“你…噗…咳咳!”黄小琥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张口,就有大口大口的血液从嘴里喷出来。

他的视线已经模糊,隐约看到那个让他恼火的人,正漫步走来。

这一刻,郑天的脚步声,化作他内心惶恐的来源。

“郑天,郑天你,你怎么,怎么能打的过我,我是六重,六重……”

他用力张口说话,好像即将渴死的鱼,用声音,来驱散心中的死寂。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中的骇然,不仅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浓。

“不可能,不可能。”

“你肯定不是郑天,肯定不是郑天。”

“郑天你滚开!滚开!”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上前一步,童生大师兄,肯定会杀了你的!”

“啊!你别过来!别……噗!”

郑天脚步一顿,看着喷血不止,倒地不起的黄小琥,一阵无语。

狗玩意居然被吓死了!

“嘿嘿,看来,本尊就算重新来过,气势还是不错的嘛。”郑天难得自嘲一笑,抬头目光扫动。

因为黄小琥的缘故,所以当他的时候,就已经吸引了不少试药童子的注意。

此时在黄小琥气急攻心而死后,那些个试药童子,脸上纷纷露出震惊,茫然,心悸骇然,甚至幸灾乐祸的表情。

摇摇头,似是非常惋惜。

作为大帝尊,自然一眼看得出,这些试药童子,终其一生,成就也仅限于此了。

“郑天他要干什么?”

试药童子们看着郑天走向黄小琥,十分不解。

人都死了,现在不是应该去看看里面的刘浩吗?

然而当他们看到郑天的动作时,差点魂飞魄散!

因为郑天伸出右手,宛若神魔,直接扣住黄小琥已经烂了一半的脸,然后掌心力量喷吐。

“砰!”

一声脆响,红的白的迸射出来,溅了一地。

郑天淡然起身,没有理会那些试药童子,转身走进破房间里。

那群试药童子,呆滞的看着地上的无头尸体,片刻后,轰然散开,惊恐万分。

郑天回到屋里后,将刘浩扶正。

眉宇微蹙,旋即松开。

刘浩此刻的状态很不好,几乎是在生死边缘,而且身体损伤很大,经脉肌肉都崩断不少。

如果能有足够的时间,郑天绝对能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但是现在,怕是一盏茶的时间都无法等待了。

郑天心中怒意波动,叹了口气,直接运转始源帝皇经。

“前世就是我的好兄弟,这一世,又是因为我受此重伤,用那个,也值得!”

始源帝皇经,包罗万象,衍生出很多特殊的能力和秘术。

其中有一道秘术,叫做帝皇点将!

这是一道,将郑天半个性命交给对方的诡异秘术。

但也是因为这道秘术,给了郑天一次强有力的冲击。

点将并不是轻易就能成功的,需要很多综合因素。

帝皇点将施法成功后,郑天和被施法者,会产生一种奇特的联系。

在这种联系下,郑天的生机,甚至是修炼天赋,都会被对方得到一部分!

这是帝皇,对手下将领的强大保护!

只要你不是瞬间死亡!

而郑天,将会得到对方的绝对忠诚。

帝皇点将,一生只有三次施展的机会。

上一世,郑天每次使用,都是斟酌又斟酌,最终也只用了两次。

收服两尊战力极高的战力!

一个名额,意味着很可能,将来就是一名大帝尊!

但是为了刘浩,甘愿将这个名额用掉。

刚刚进阶五重,灵力足够施展这道诡异的秘术。

“吾名郑天,为尔帝皇,特此降旨,点汝为将!”

郑天双手翻飞,灵诀跳动,一股帝皇之气,从他体内狂霸而出。

“疾!”

一诀落下,刘浩的身体顿时剧烈抖动起来。

几个呼吸后,郑天脸色蓦地煞白,就好像受到重击。

反之,刘浩的呼吸恢复了平静,甚至有红润出现在脸上。

“两成半的生机。”

郑天松了口气,闭眼全力催动始源帝皇经。

大量的灵气蜂拥而来,经过始源祖纹第一步的淬炼后,再被炼化成更精纯的灵力。

虽然他还没有完全修炼帝皇经,但光是这些精纯的能量,就已经给他提供足够的恢复力。

小半个时辰后,郑天睁开了双眼,古井无波,宛若渊渟岳峙。

下一瞬,他又变成普普通通的模样。

甚至连修为,都看不出来。

这些,完全是他下意识的运转隐匿术。

“老毛病,还是改不掉啊。”郑天摇摇头,看了眼已经处在平稳下的刘浩,起身离开。

他准备先去炼制一批丹药,没错,就是一批。

拥有始源祖纹,他就可以开始极限修炼法了,丹药,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大武国,一共有学院三十一所,而天元学院,综合实力排名,今年是在第二十五位,可以说,完全就是垫底的存在。

但饶是如此,天元学院里,该有的一些设施,都还是非常齐全的。

地火室、武技修炼室、综合属性测定仪器室,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重力修炼室。

郑天按照记忆中的路线,直接去往地火室。

他现在没有灵焰,只能通过地火来炼制丹药,虽然效果差了些,但好在有始源祖纹在,足以弥补质量上的问题了。

很快,郑天就来到了建有地火室的地方。

不过一路上走来,让郑天好奇的是,那个霍元,竟然没来找他的茬。

“估计是被本尊吓到了吧。”郑天嘴角一弯,推门走了进去。

“恩?”进去之后,郑天惊愕的发现,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得大厅,站着不少人,但是居然全都抿嘴不说话,目光紧紧地盯着中央的一块大屏幕。

郑天眉梢一挑,这块大屏幕上,赫然是一个地火室里的情况。

只见一个青年,盘膝坐在一尊巨大的丹炉面前,双手手指宛若穿花引蝶,闪烁着道道灵光,打向丹鼎中。

“原来在炼丹。”郑天默然,旋即摇摇头,自语道:“九品丹药火云丹啊,不过又是失败品。”

郑天没有刻意隐藏声音,这种地方,还没有让他这么做的必要。

因此周围的人,全都听到了。

然后,就像一颗石子,不,像是一颗郑天以前没事研究出来的元气弹,轰然砸在不大的小湖泊中。

溅起大量水花!

“卧槽!你他么谁啊!”

“竟然敢说我们的生哥炼丹失败?”

“童生大师兄将会是我们当代弟子中,第一个成为九品炼丹师的人,不准你侮辱一名炼丹师!”

“锤子的,大师兄的火云丹,怎么可能炼制失败!他这次炼制火云丹,将会昭告着他,彻底进入九品炼丹师,只要到时候去器丹公会进行资格认证就可以了!”

……

郑天无语地看着一群义愤填膺,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的学员,随后一指大屏幕,兴趣缺缺道:“你们自己看吧,十五个呼吸内,必然炸炉。”

说完,郑天扭头就走向一旁的柜台。

天元学院的地火房间外,是有一些简单的药材和器材售卖的,他要买一些用来炼丹的药草。

而那群弟子,在短暂的喧嚣和愤怒讥讽之后,用眼神狠狠把郑天刮了一遍,然后重新把目光放在大屏幕上。

一个个神情充满了羡慕。

“熊黄草、七叶花,天麻果还有冰晶石,每样来十份。”郑天目光一扫,嘴里迅速的说着需要的东西。

不过说完之后,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抬头一看,顿时把郑天气笑了。

“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这边柜台上,是一个修为只有两重的侍者,不过侍者此时一脸倨傲和不爽的盯着郑天。

“你好意思问我?”侍者冷笑一声,手指敲打着柜台,砰砰响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是在用言语,侮辱一名九品炼丹师!你身为天元学院的学员,应该对炼丹师,有着应有的尊重!如果你不公开向童生师兄道歉,我是不会把东西卖给你的!”

郑天面色不变,施施然的靠在旁边的柱子上,突然伸出五根手指头,随后一根根的将手指按下。

“五,四……”

“你什么意思!”侍者一惊,还以为郑天要动手呢,吓得后退一步,见到郑天没动弹之后,脸色顿时涨红,猛地跨前一步,眼睛一瞪,正要发火,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嘭!”

“一!”

也就在这时,郑天将最后一根手指头按下。

整个地火室大厅中,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侍者的愤怒在脸上凝固,一种叫做震惊和茫然的神色,逐渐在脸上化开。

同样的表情,在大厅中其他人的脸上同步着。

一个个就像是叫的正欢的公鸭,蓦地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掐住脖子。

那大屏幕中,青年身前的丹炉,已经在一道轰鸣声中,化作碎片四射开来,青年正气急败坏地将地上的火焰扑灭。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