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训练公主塞玉柱

“三王爷竟还有如此好心情?大皇子刚刚薨了,好歹大皇子也是三王爷的哥哥吧,三王爷现在还有闲心来谈论别人,还真是没心没肺。【www.wenxue6.com】”司瑾扬不加掩饰道。

顾鹤轩却呵道:“司瑾扬,闭嘴!”

“不好了,不好了,少爷!”远远的,小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过来,大声喊道,“少爷,不好了,皇上下旨,纪楚凌要……要嫁给四皇子了!”

“什么!”司瑾扬一愣,万没想到会是如此,“小强,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纪楚凌要嫁给四傻子!

“我,我,我不敢说谎啊!少爷,是真的,皇上刚下了旨意,要纪楚凌七日后就嫁给四皇子,说是要给皇宫冲冲喜气!”

皇宫中的人果然都是一群冷血无情的人。

她明显感觉到顾鹤轩浑身一僵,小强冲到他们面前,看到顾成浩,忽然变成了哑巴。

“三王爷。”小强蔫蔫的叫了一句。

“真是如此?自大哥死后,皇宫内就死气沉沉。我四哥虽然痴傻,但很纯真,纪楚凌嫁给我四哥,不会受气,还是四王妃。鹤轩,你与纪小姐是青梅竹马,知道我四哥的秉性,断不会让纪小姐受气。你也无须挂心了。唉,你们都成亲了,不知道本王何时才能娶到一个贤德又得我心的三王妃啊。不说了,我们去看看皇叔公。”

顾成浩往里走去,顾鹤轩却站在那里不动。

“顾鹤轩……”司瑾扬方要说什么,顾鹤轩已经如剑一般跑了出去。

“顾鹤轩!”司瑾扬追了过去,却被顾成浩拉住了手:“他怎么了?”

“怎么了?三王爷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今日我算是见识了,什么才是卑鄙无耻,冷血无情。”司瑾扬一头顶上去,将三王爷推了一个大马趴,她就叫着小强一起去追顾鹤轩。

“啊……数牛的吗?好的力气。”顾成浩起身打掉身上的土,“冷血无情,谁又真的有情?”

直到下午,也没有找到顾鹤轩,在纪府蹲守良久也没找到人。

司瑾扬不知道,顾鹤轩不去纪府又去了哪里?

或许他跳墙进去?但里面也没有传来吵闹声,司瑾扬只能打道回去了。她垂头丧气就拐到了锦玉庄。敲了敲门,哑巴给她打开了门。

“白玉呢?”

哑巴指了指池塘那边,司瑾扬关上门就朝池塘走过去。

小四躲在暖暖的树下睡着懒觉,阳光洒在了水面上波光粼粼。白玉站在亭子中,低头看着湖水,仪态翩然,只站在那里就给人很美的感觉。衣衫飘扬,依旧是白色的窄口衣衫,发誓却梳得极为简单,只用一根带子系住了后面的头发,他伸手将鱼食洒在湖面上,那些金鱼就撒了欢一般抢着。

“白玉……”司瑾扬从后面环住他,略带一丝疲惫,“在喂鱼?它们吃得真开心。”

“怎现在过来了?”白玉拉过她,看她又是一脸倦容,满是灰丧之气,扣起她的脸:“有心事?”

“皇上下旨,要让纪楚凌嫁给四皇子。”司瑾扬抱住了白玉,仰起头道,“怎么办?”

“四皇子?”白玉低头问道,司瑾扬脑袋靠在他身上,也沮丧道,“嗯,那个老皇帝要冲喜,让纪楚凌嫁给四皇子。那顾鹤轩怎么办?”

“你担心他?”白玉问道,司瑾扬在他怀中捣鼓一番,抬头:“嗯,我本来想撮合他和纪楚凌在一起,就算没了这王妃之位我也愿意成全他们。但现在……顾鹤轩一听到这消息就走了,我在纪府外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他们本就该在一起,却被我当初的一个戏弄破坏了。如果不是我当初为逞一时报复,我和你,顾鹤轩与纪楚凌也早在了一起。”

“皇上赐婚,若是抗旨便是死罪。纪大人一向胆小怕事,他不会为了纪楚凌而去抗旨。况且,四皇子虽是愚傻,却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兰妃娘娘亲自带大的,纪大人也不敢开罪于她。相公现在就算再担心,也于事无补。”白玉单手揽住她,看她气色好了很多。

“你是说纪楚凌的爹不可能会为了纪楚凌抗旨?”司瑾扬反问,随即又叹一口气,“我看也是这样,那纪大人就是个怕死的人。四傻子,我与他见过一面,他虽然不太正常,但很单纯,人也很好。但是,他毕竟不是正常之人,纪楚凌又不喜欢他,怎能嫁给他?又怎么会有幸福可言?对了,应该去告诉纪老夫人,不过我听说纪老夫人现在不在纪府,如果她知道,一定会抗旨,不会让纪楚凌嫁给四皇子!”司瑾扬想起很威严的纪老夫人,说道。

“那还不是抗旨?”白玉不紧不慢道。

“那要怎么办?”司瑾扬皱眉道,“如何,都不能让纪楚凌嫁给四傻子,我要再去找找顾鹤轩,他一定去找纪楚凌了。”

“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走一圈,例行公事?”白玉见她这么快就想走,皱眉问道。

那墨画一般的眉轻蹙,司瑾扬转头看着他,才忽然想到,自己一人留他在这里,就如爬墙那夜所言,把他当作了金丝雀关了起来,她就是那个包养第三者的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全然没有将他的孤单寂寞放在心中。一直说爱他,却让他如此对自己有怨念,她又怎谈得上对他真的好呢?

司瑾扬抱住他道:“哪里有例行公事,你若都变成了例行之事,便没有事情让我做了。使这里,让你呆得太无聊了?”

“每日白玉只能在这里等你,相公觉得会有多么有趣?”白玉问道。

“我知道这几日事情太多,你只能在这里等我,委屈了你。但你再等几日,我爹已经答应我们在一起了。我娘若再答应了,我便带你回家。”司瑾扬抱紧他,“白玉,我对你的诺言从来没有变过。只要我爹娘答应了,就没有人能阻止我们了。”

白玉揽紧了她:“你要带我去司府?”

“嗯,你这么好,爹娘一定都很喜欢你。你不想去司府?”司瑾扬看向他问道。

“想,只有有你的地方,便是我想去的地方。”白玉道,司瑾扬又抱紧了他,阳光落在两个人身上,照出斑驳的影子。

“我想去找顾鹤轩了。”司瑾扬小心翼翼的说道,“晚上,我还会来。”

“不要去纪府找纪楚凌,纪大人看到你,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白玉叮嘱道,司瑾扬点点头:“我不会去硬闯纪府的。”

“白玉,我爱你。”司瑾扬说完就跑走了,然后又转身,大声喊道:“我爱你,爱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永远不后悔!”

声音震动着水波,起了涟漪,一层一层朝远处散去,最终没了痕迹。

司瑾扬撞到哑巴,脸色羞红的跑开。

我爱你,爱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永远不后悔!

声音似是带着回响,白玉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身影消失。

…………

夜色朦胧,她推开窗户,天空星辰寂寥,只有几颗星子在眨着眼睛,顾鹤轩依旧没回来。怎么就在这节骨眼出了这事情?

她正叹着人事的无常,忽有人来报:“禀王妃,老王爷醒了!”

“我父王醒了?”她跟着丫鬟来到老王爷的房间,顾景山已经靠在了软垫上,正看着一本书。

“父王!”她猫着腰走过去,忽然站起张牙舞爪的说,顾景山合上书慈祥的笑着:“扬儿,你来了?”

司瑾扬坐在顾景山的床边:“我以为父王不会察觉我来了呢。父王,你好厉害啊,古有关公刮骨疗伤,今有父王中箭依然秉烛夜读!父王,你如果生在我们那个年代,一定是万人崇拜的英雄!父王,你好些了吗?伤口还疼不疼?”

“哈哈,在扬儿心中,父王是英雄?”顾景山爽朗的笑着问道。

“比汉朝李广还英雄的英雄,父王是个超级大英雄!”她握住拳比划了一个手势。

“扬儿,李广是谁,关羽是何人?父王怎么从来没有听过他们的名讳?”顾景山“好奇”的问道。

“关羽是三国演义里面的英雄,李广是汉武帝时期的大将,他们是老大的英雄,但也比不过父王的伟大!”司瑾扬道,她又发现了一个职业,开个故事管,什么貂蝉吕布、西施啊的故事,还有现代的总裁、小三、情人、前夫,一定能吊足了人的的胃口,说不定就能狠捞一笔。

“扬儿,你能平安脱险,没有出任何出任何的事情,要不然父王真不知如何向你娘交代。”沉寂片刻,顾景山语气柔和的说。

“父王,让你担心了。我没事,一点也被那贼人欺负,他不过是想用我保命。”司瑾扬道,“父王,听说大皇子死了,皇上很生气。可他也不想父王也差点儿没了命!”

“扬儿,闭嘴!”

司瑾扬抿紧了唇。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不死,况且,是本王没有救出大皇子。扬儿,你还小,有些事情说了你也不一定懂。记住父王一句话,慎言谨行。”顾景山卷起书拍了她脑袋两下,“记住了吗?”

“我知道了,父王!”她认真的点点头。

“轩儿呢?”顾景山问道。

“他……他去练武了。”司瑾扬连忙扯谎道。

“扬儿,你不用骗我了。成浩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父王,本王已经知道皇上下旨要将纪楚凌嫁给四皇子。”

“父王……”司瑾扬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扬儿,有时间替父王多陪陪轩儿吧。轩儿虽然对你态度不好,但他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顾景山道。

“嗯,我会陪陪他的。”司瑾扬道,“父王你其实很关心顾鹤轩。如果不是因为我,他可能已经与纪楚凌成亲了。父王,顾鹤轩也很关心父王,但你们为何总是见面就吵架?我听人说顾鹤轩的母后是因为顾鹤轩难产而死,父王是因为这个才讨厌顾鹤轩?”

“扬儿,父王累了,你也去休息吧。”顾景山闭上眼睛道。

司瑾扬见顾景山不愿回答,也没有勉强:“父王,那你好生休息,扬儿明日再来看你。我会劝他想开一些。”

当她离开时,又听到顾景山说道:“扬儿,父王将轩儿交给你了。”顾景山又“隆重”的将顾鹤轩交给她,打骂抽都行么?

她没敢问出来,只点点头,走出来,可是去哪里找顾鹤轩?小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王妃是在找王爷?”红雪出现了,司瑾扬确定这是真正的红雪,司瑾扬点点头:“红雪,你知道他会去哪里?”

“王爷应该在那里。”红雪道。

“嗯?哪里?”

直到红雪提着灯带着她来到一个地方:“这里是老王爷与老王妃成亲后常住的地方,老王妃喜欢小院子,说这样有家的味道,所以老王爷就让人选了这么一处。小王爷有心事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就在前面。”

还没走近,就在万籁寂静中听到了小强的声音:“王妃一回头,母鸡浑身抖一抖;王妃二回头,男人打颤站不住;王妃三回头,狗熊吐血进棺材;王妃四回头,飞沙走石鬼见愁;王妃五回头,太监见了也发抖;王妃六回头,不爱男人爱猿猴。王爷,你怎么这么可怜?晶晶,我可怜的晶晶,你也好可怜!”

红雪将灯烛找过去,就见小强挨着一面墙坐,一面念还一边笑,手里还抱着一个酒坛子。

“王妃一回头,吓死田间一头牛;王妃二回头,吓得彗星撞地球,这样说应该很顺口吧?”司瑾扬念道。

“嗯,比我刚才念得顺口多了!”小强大喜,拿着酒坛子一抬头看到是司瑾扬,表情瞬间垮下来:“司……王,王妃!”

“王妃三回头,计划生育不用愁;王妃四回头,男人自杀成潮流;王妃五回头,人类发展到尽头;王妃六回头,后面倒下一座楼;王妃七回头,宇宙从此无地球!这样是不是更顺口?嗯?哼?啊?”她磨着牙说道,眼里冒着绿光,就算她神经再大条,再没有博士的脑袋,也知道小强所说的“王妃”是她。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