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的小肚子鼓鼓的h

我没看他,直接朝着皇上说:“皇上,你和璟妃娘娘都曾经表示过希望我可以辅佐秋尊处理国事,以前我一直没答应是觉得自己能力不够,现在慢慢熟悉了宫内外的环境,我觉得我可以试试看。”

“哦!”皇上大喜,“你要是有这样的想法就最好了,正好最近朕正在愁着卢丹来访的事情,要是有你帮忙,说不定可以事半功倍!”

“瑾墨能力有限,只有我可不行,我也只能气到辅佐作用,帮着秋尊,让他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他的优势。”

“好,就这么定了!”皇上马上拍板,“卢丹来访的日期定在7天以后,你们都先去做做准备,到时候全权负责。”

“是,瑾墨明白。”

事情就这么搞定,期间文式白和文秋尊甚至都没有说一句话,文秋尊的眼神从提醒变成暗示慢慢变成惊讶,最终甚至露出赞许,不过我始终没和他有过任何的眼神交流,而一旁的文式白始终很淡定,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

皇上做了决定后转头向文式白说:“就这样吧,这件事就让秋尊负责,你也有你的任务,怠慢不得,这次卢丹的来访意义很重大,你还是要上心一些,不要再像以前那样那么闲云野鹤让人抓不到你。”

“父皇你还是那么不了解我吗,现在我已经收敛很多了!”看似是撒娇的语气,从文式白嘴里说出来倒是一如往常的平静,好像压根就不关他的事。

“是啊。”我搭话,“二弟还是要听皇上的话一些,这次的事情确实非同小可,我和秋尊也要细细商量才行。”

文秋尊大概遗传了和璟妃一样的品德,听到我说这话以后马上站起身走到我身边,和我一起面对文式白,说:“是啊二弟,你也要尽力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才好。”

“当然,我自然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并且还要辅助皇嫂一起把事情做好。文式白说的不卑不亢。

“哪的话,”我笑笑,“你不是要辅助我,是要辅助皇上,辅助太子,辅助国家。”

皇上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但是见我们人人都在操心国家大事,也不免很欣慰,也就不在乎我们之间是否还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

“好,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交给你们,朕放心。”

热闹的那天很快到了,卢丹排场很大,除了贴身带着的随从人数不少以外,还浩浩荡荡带了一整个马队,我也终于见识到,为什么皇上总是为边疆的问题担忧,他们的实力确实不弱,尤其那种人心凝聚里,根本不是南瑜仅靠人多就能取胜的。

皇上非常重视此次的会面,几乎全员上阵,从臣子到王公子弟,全都去到宫门口迎接卢丹和他的队伍。

我就站在第二排,前边是其他的皇子和公主,敏轩紧紧跟在皇上身边,这也是她主动要求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更清楚的看清卢丹也让卢丹更容易注意到她,反正敏轩是抱着必嫁的决心,也不管别人同不同意会不会伤心。

卢丹是首领,但是年纪并不大,看上去也就比我们几个年轻人稍稍年长几岁,气宇轩昂,除了穿着打扮比较奇特让我一下子还不能接受以外,其他外貌看上去并不输南瑜这几个皇子。

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心里有一点点的小欣喜,想着就算是敏轩嫁过去,也不一定就是吃亏的,最起码卢丹长相不错,我这个外貌协会的人什么时候都是最注重外表的。

”卢丹叩见南瑜皇上,恭祝皇上及南瑜子民安康幸福!“卢丹行了个我看不懂的礼,然后所有人一起朝皇上磕头,那个场面确实壮观的让人觉得害怕。

“请起,你我都是一族之首,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多礼节,走,朕已备好酒菜,随朕一起开怀畅饮月吧!”

“谢皇上!”

趁着队伍浩浩荡荡外回走的空档,我窜到敏轩身边,小声说:“我觉得他还不错诶,彬彬有礼,长得也不差,年纪轻轻就能统领一整个族落,说明也很有能力,我看是个人才。”

“说那么多干嘛,你不就是看人家长得帅嘛。”敏轩白了我一眼。

“唉,不识好人心啊,我是看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嫁给他,帮你分析形势罢了,这不也是为你好吗?”我说。

“我又不在乎他是什么人。”敏轩看似洒脱,实则有很大的无奈。

我一句对不起堵在嗓子口没法说出来,总想用最轻松的状态去面对这些难题,以为只要不去提那么伤心事心里就不会有那么悲伤,其实那些东西一直在那,不管你怎么逃避,始终逃不掉。

卢丹兴致很高,和皇上已经喝了好几被,看上去有些微醺了,原本皇上的意思是让他安顿下来休息休息,卢丹却突然说:“初到南瑜,觉得这里的景致非常不错,皇上,我能不能请求一件事?”

“说!”

“我想找两个熟识皇宫的人,陪我走走看看,也让我能更加了解这里。”

“这”皇上有些犹豫,毕竟卢丹确实喝了不少酒,又是刚刚才来,就提出要走走看看,皇上心里应该也有很大的顾虑吧。

这个时候,敏轩突然站了出来,先对皇上说:“父皇,不如就让我陪卢丹逛逛吧,”不等皇上点头同意,敏轩直接走到卢丹身边,说,“我从小生长在宫中,对这里的环境再熟悉不过,卢丹如果存心想欣赏风景,我自认我是个不错的向导。”

卢丹看着敏轩,先是惊讶,马上眼神中变成感兴趣,“好,有美女作陪,我自然乐意。”

看着敏轩这幅英勇赴死的样子我当然着急,马上站起来说:“两人独酌岂非太无趣,既然公主乐意作陪,不如我也做个向导,带卢丹看看咱们南瑜的美景,也顺便感受下我们独特的文化氛围。”

卢丹扭头看我,同样一副既疑惑又感兴趣的神情,“一路上过来,我就知道南瑜不仅风景美,人更美,没想到进宫来以后更是,这个美人,也是个公主吗?”

“我”我刚准备开口,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搂住,我扭头一看,是文秋尊。

文秋尊开口说:“她叫许瑾墨,南瑜太子妃,也就是我的妻子。”

“哦。”卢丹脸上闪过一丝的失望,有些自嘲的说,“太子妃这样的角色太高高在上,做一个小小的陪游,岂不太委屈你。”

“能和你这样的大人物同游,也是我的荣幸。”我很自然的把文秋尊的手从我肩上拿开,走向卢丹,说,“本来我这次的任务就是和秋尊一起照顾你的日常生活,让你在南瑜过的舒坦,陪游也是我分内的事。”

“好!”卢丹声音异常响亮,“那我的人生安全,就交给两位美人了。”

眼看着卢丹越来越没大没小,坐在一旁一直观战的皇上干咳了一声,终于开口说:“既然敏轩和瑾墨都愿意,那你们就领朕的旨,陪卢丹逛逛,在这期间,朕给你们特权,你们说的话,就相当于朕的旨意,所有人都必须听令,不得违抗!”

“是!”所有人行礼。

虽说是让我和敏轩作陪,其实加上丫鬟侍卫随从什么的浩浩荡荡也有不少人,根本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我本来对卢丹没有什么兴趣,要不是看敏轩这么主动,我怕她出什么事想跟着和她做伴,我才不会答应这种无聊的苦差事。

不过卢丹显然兴致极好,走在我们俩中间,边走边满脸笑容的说:“能生活在这样的景致中,也算是一件没事,在我们边疆确实很难得看到如此五彩的花如此有生机的树。”

“对,南瑜确实很好,我从小在这长大,对这里有着非常不一样的感情。”敏轩突然感慨。

“南瑜有个好皇帝,也算是百姓的福气。”卢丹笑笑说,“如果不是因为真的有利益争斗,也许我和南瑜的皇帝也能坐下来好好聊聊,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也说不定。”

“现在你们不就很好吗?”敏轩不解。

“好?”卢丹冷笑了一声,“他和我一样,心里都在想着如何和对方斗智斗勇,如何从对方那里得到最大的利益吧。”

“我们是父皇的人,你对我们说这些,是不是有些太不小心了。”

卢丹摇摇头,“就因为你们是他的人,我才这么说,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卢丹突然扭头转向我,问,“你怎么不说话?太子妃”

“别这么叫我,”我说,“大家都叫我瑾墨,你也这么叫吧。”

“你真的是南瑜的太子妃?”

“这还需要骗你吗?”我没好气的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和那个所谓的太子之间,压根没有夫妻的感觉,就好像只是普通朋友。”卢丹若有所思。

“你知道什么,不要自作聪明了。”我有些不耐烦,坦白说是被他这两句话说的有些心烦意乱,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卢丹点点头,随即在我耳边悄悄说,“听我的,那个太子不适合你,早换早好。”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他倒是高兴,自己说完后一个人乐了起来。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