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女医生bd

“如果你是在时装秀开场之前对我说这番话,我一定不会相信的。 WWW..COM可,就在我们几人被韦司仪请到后台更换服装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南星桐的女装扮相比起我、南宫和宇澈,更是毫无违和感,无论是身高还是面容,仿佛都理所当然的彰显着她本该是女人。”夜祭冥沉声说道。

闻言,北辰夜赞同的点了点脑袋,说道,“的确,方才走t台的时候,南星桐的扮相着实让我眼前一亮。若非我早已知晓他是男性,都差点误以为joney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子了。”

夜祭冥沉思了片刻,凝声说道,“这些毕竟还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并无确切的证据,所以,此事便暂时先搁下吧,等日后再商议。”

“嗯,你说的没错。南星桐成名已久,却为何一直以男性身份示人,他如此居心叵测,究竟是为了什么?这还有待考察,我们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北辰夜附和道。

“是的,晚上回去,我便命人查一查他的底细。”夜祭冥轻声笑着说道,语毕,与北辰夜默契的转身往回走。

举起手臂理了理散乱的发丝,休息过后的韩舒凌原地满血复活。抬眸恰巧看见往自己这边走来的夜祭冥二人,连忙起身打招呼,“你们回来了。”

“嗯。”夜祭冥心情极好的勾着唇角。

“那我们就出发到下一站——书画大家彦景绝的私人展览会吧。”契苡瞳兴致颇高的嚷嚷道。

众人一致点头,齐步向北面走去。

===================================

朱红的围墙高耸,绿柳周垂,三厢涎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古风典雅的中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五间抱厦上悬“怡红快绿”匾额。院落全景富丽堂皇,雍容华贵,花园锦簇。清波细水长流,大树参天立地,满架蔷薇、玫瑰。小溪岸上蓼花苇叶,池内翠荇香菱,似有追忆故人之态,迥非素常逞妍斗色之可比。

石磴穿云,白石为栏,青松拂檐,玉栏绕砌。

“哇,这里好美啊,宛如人间仙境嘛。”置身于如此古香古色的景致之间,仿佛梦回古朝,韩舒凌眯着眼深吸了一口空气中的芳香,无限感慨的赞美道。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宫宇澈静静的呢喃道。

“扑哧。”沐兮恋不知为何的笑出了声。

宫宇澈不解的看向沐兮恋,金色的眸底盛满了困惑。

沐兮恋摆了摆手,并未解释。倒是路缌函说道,“美丽的事物是人都会情不自禁,小恋你就不能别胡思乱想吗?”

“sorry,我一时没控制住。”沐兮恋慢慢地掩去嘴角的弧度。

“各位可是打算去观赏彦景绝先生的书画展?”突然,一位西装打扮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闻言,南宫晗礼貌的回答道,“是的。”

“各位请随我来。”中年男子伸出一只手横侧在身旁,摆出‘请’的姿势。

众人点头,须臾之后移步到达“清宁阁”。

小心翼翼的推开厚重的木门,韩舒凌一行人缓缓地踏过门槛,好奇的观望着四周。

一张张宣纸上,或勾画着龙飞凤舞的文体,字字铿锵有力,返璞的仙风道骨之意收拢其间。亦或描绘着泼墨山水之画,蕴含着极致的飘渺与沧桑。

“诗堪入画方称妙,画可融诗乃为奇。”南星桐凭借着艺术家的视角,欣然的作出评价。

“呵呵,先生谬赞了,老夫愧不敢当。”清宁阁外的长廊上响起一道浑厚的声音,侧头望去,是一位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

见到此人,原先领着韩舒凌等人进来的侍从恭敬的唤道,“老爷。”

“彦先生的书画之技闻名中外,又何须如此谦礼。”南星桐温和的笑道。

“哪里哪里,那都是世人给冠上的名号。不过,现今科技发达了,人人提笔忘字,这真是让老夫难受得很啊。”彦景绝抬步走至韩舒凌等人身边,无奈的说道。

“确实啊,不到必要时刻,现在还用笔写字的人真是不多了。”夜祭冥附和道。

“小家伙们,来,跟老夫到前厅泡壶茶、谈谈心。”彦景绝乐呵呵的拍着南星桐的肩膀,邀请道。

点头应下,众人依依不舍的离开这雅涓的清宁阁,到达‘晨夕殿’。

前厅中已有些雅士,三三两两的结伴而坐。

“来,你们几个坐这边。”彦景绝热情的招呼着韩舒凌等人坐下,“上茶。”后面半句是对一旁伺候的侍从说的。

用木筷夹起一块糯米糍送进嘴里,柔软粘香,口感十足。韩舒凌轻轻的咀嚼着,享受这难得的安谧。

但是,总有些人妄图打破这份宁静。

“砰!”一抹黑影忽然破窗而入,闪现在前厅的上空。随着黑影的几个侧翻应接响起的是一道扣动扳机的声音,而后出现的则为一颗急速冲刺的子弹!

“唔……噗!”子弹没入**,鲜血如瀑布般涌出口角。

一位坐在契苡瞳身旁不远处的女性瞬间毙命。

几秒钟前还活生生的人在下一刹那却变成一具没有呼吸的尸体,如此惨烈的画面发生在自己眼前,韩舒凌等人不置可否的尖叫凄厉地响彻云霄。

夜祭冥等几位男性虽然也吓了一跳,可从小便以继承家族产业的少东家身份培养的他们,心性必然较为缜密冷静。平复了心情过后,南星桐率先认清那个杀手——手持玲珑小巧的袖珍枪把,蒙着面罩只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眸。一袭黑色夜行衣更是将他衬得挺拔萧瑟,无形的杀气环绕四周,显得格外危险。

正仔细观察着,不料那名杀手横眼瞪来,南星桐反射性一惊,愣了半秒。再回神时,杀手却已夺窗逃之夭夭。

“别跑!”南星桐当下焦急,不假思索的也是纵身一跃跳出窗外,追着杀手而去。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