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

茫茫黑暗中终于出现一点微弱的锈。随着马车的飞速前景,锈渐渐扩大,直到变成一座高不见顶的巨厦。浅黄的光芒从巨厦中密密麻麻的透出。石飞侠想起自己的房间,想起安东尼奥的美食,想起诺亚方舟上的同事,心中升起一股暖意。

斯马尔指着前台道:“看,有人来迎接我们”

石飞侠探出头去,前台上果然有一个小小的人影。

“你认识他么他是谁”斯马尔难掩兴奋。

石飞侠道:“你看看身高也知道了。”

“矮人雷顿”斯马尔在就职之前,已经向狄亚了解过诺亚方舟大致的状况。

石飞侠点点头。

斯马尔露出失望的神情。

“你不是说诺亚方舟上有很多你的偶像吗”石飞侠忍不住调侃他。

斯马尔道:“我的偶像是金、伊斯菲尔、安东尼奥。和他没什么关系。”听到伊斯菲尔的名字,石飞侠的心跳猛地加速一拍。

几句话的工夫,马车已经在前台降落。

石飞侠跳下马车,将雷顿抱起来,转了一圈放下,“怎么只有你来接我们”

雷顿抱怨道:“一下子来了很多客人,我们都快忙不过来了。”不过我们里显然不包括他,虽然他胜程师,但是诺亚方舟上用到他的地方实在不多。

他好奇地打量着斯马尔,“他就是来顶替狄亚的精灵界使者么”

斯马尔也学着石飞侠将他抱起来,转一圈放下,伸出手道:“我叫斯马尔,是精灵界的三王子。”

本来雷顿被陌生的精灵抱起来,心里还有点不爽,但听他是精灵界的三王子,立刻将不爽收了回去,“呀,原来是王子殿下。真是有失远迎。”

斯马尔笑笑,“以后还要多多指教啊。”

“哪里哪里。作为精灵界的继承者之一的王子殿下,必然拥有丰富的学识和涵养,来这里实在是大材小用了。以后要多多指点我才是。”

“我初来乍到,有很多事情还需要雷顿先生教我。”

“王子殿下实在太谦虚了。”

“雷顿先生别客气。”

石飞侠听他们在哪里寒暄来寒暄去,寒暄出一身的鸡皮疙瘩,“你刚才说忙不过来,为什么忙不过来”

雷顿意犹未尽地了嘴唇道:“因为来了很多狼人客人。”

“哈旅行团”没想到当初他让狄亚接旅行团,他这么快就接到了。

雷顿叹气道:“因为越来越多的狼人感染月癫病。”

石飞侠艰难地吞了口口水道:“所以说,现在在诺亚方舟里,住了很多一看到月亮就会想吃人肉和人血的患湛”

雷顿道:“是六十七个。”

石飞侠走进酒店大堂,果然看到有些陌生的狼人在悠闲地走来走去。

“月癫症据说是种遗传性疾病,并不会传染,怎么会这么多人患上呢”斯马尔站在他身后喃喃自语。

石飞侠转头看着他,“你怎么在这里”

斯马尔理所当然道:“跟着你啊。”

“为什么”

“等你给我分房间住啊。”斯马尔道,“你不是前厅经理,专门管分配房间的吗狄亚是这样告诉我的啊。难道他说错了”

“没,他没说错。”太久不摸电脑,碰酒店软件,几乎让他忘记自己还有分房的责任和权力。“你想要怎么样的房间”

“金隔壁的房间。”

不会又一个精灵卷进金、休斯的感情纠纷去吧

石飞侠一本正经地盯着他,“金是有家室的人了。他隔壁住的就是他家那口子,你最好少掺和进去。”

斯马尔眨了眨眼睛,展颜笑道:“啊哈,两人世界嘛,我明白的。那好吧,我要住伊斯菲尔房间的隔壁。”

伊斯菲尔的隔壁

石飞侠强压下心头涌起的不适,淡淡道:“他家隔壁只有一个大游泳池。如果你是美人鱼的话,我倒可以考虑把你养在那里。”

“这样啊。”斯马尔圆圆嫩嫩的脸蛋因为失望而皱成一团,“那,我就住狄亚原来住过的房间吧。”

石飞侠刚想点头,脑海猛地闪过一个念头,道:“呃,你要不要住安东尼奥的隔壁房间”

斯马尔睁大圆圆的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他,“要”

石飞侠满意地一笑道:“好吧,我带你上楼。”反正安东尼奥被奥美丹多莫名其妙地揍了一顿,现在送个弟弟给他消消气也是很正常的。

斯马尔开心地跟在他后头,完全没想到前面带路的人脸上中露出一抹得意的奸笑。

顺利将斯马尔送入虎,石飞侠下楼想去餐厅找点东西吃,正好看到可爱版的休斯正趴在栏杆上,往看。

“休斯你在看什么”他好奇地走过去。

休斯转过头,一双堪比小鹿斑比的大眼眸水汪汪地望着他。“我在等金。”

“金”石飞侠耳朵一竖。金当初暴力威胁、过河拆桥的事可没少干。“他去哪里了”

休斯道:“去工作了。”

石飞侠脑子里的转盘嘎嘎地转了好几圈,微笑道:“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聊聊天吧。”

如果是以前的休斯的话,一定能看出他笑容所包含的某些邪恶信息。可惜眼前这个是成长期的休斯,所以他只是开心地点了点头,“好。除了金,我很久没和别人聊天了。”

该死的正太控,恋童癖。

石飞侠在心里把金狠狠地反过来倒过去地摔了好几遍。“对了,金和狄亚的事情你记得么”不知道这个什么成长期会不会对记忆造成副作用。

休斯脸色一黯,放在栏杆上的两只小手互相着,半天才缓缓地点点头。

“这件事,你也不太怪他。”石飞侠拍了拍他的肩膀,“毕竟那时候他还年轻气盛。而且狄亚那个时候又中了什么情咒,不然以狄亚和精灵王的感情,是绝对不可能会和金怎么样的。呃,当然,我不是说金不好啦。我只是觉得,狄亚很无辜。”

休斯嘴角撇了下,轻轻颔首道:“我知道。”

“那你原谅金了么”石飞侠小心翼翼地问。他虽然想暗暗报复一下金,却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不然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何况看到休斯难过,他也于心不忍。

休斯道:“那是金的过去,我没有办法参与。再说,狄亚那么漂亮,他会喜欢他,也是很正常的。”

休斯果然深明大义啊。

石飞侠吃了颗定心丸,的话立刻说得流畅多了,“不过,有件事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休斯好奇地望着他,“什么事”

“据说,”他故意压低声音,“当初他和狄亚在一起的时候,他是的那个。”

“的那个”休斯眨了眨眼睛,很快从石飞侠暧昧的目光中领悟到这句话的意思,脸上顿时一红。

石飞侠再接再厉道:“说实话,我也没看出来金居然会是那个。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不会也是的那个吧”

休斯垂下头,然后慢慢地摇了摇。

嘿嘿。我当然知道金上面的那个。

当初雷顿把多米诺听筒借给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得一清二楚了。

石飞侠故作吃惊道:“没想到啊没想到,金居然还是个攻守兼备的人才。”

休斯的小脚不甘心地踢着栏杆。

石飞侠顿时心头一喜,仿佛看到一条小鱼已经欢快地上钩了。

休斯突然道:“其实上次他答应过我,要让我一次的。”

上次

石飞侠努力想了想,终于想通。怪不得当初休斯和金和好的条件,金不肯全盘托出,原来症结在这里啊。“那他兑现了么”看休斯现在的表情就知道没有兑现。

休斯郁闷地摇着头。

“出尔反尔,我最讨厌这种人了。”石飞侠一叉腰道,“要不,我替你去说说”

“可以吗”休斯欣喜地望着他。

他只是说说而已。

石飞侠干咳一声,深沉道:“但是金的脸皮很薄,恐怕不会喜欢这种事情让别人知道。”

休斯道:“那怎么办”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可这件事,你还得自己解决。”

休斯嘟着嘴巴道:“我没办法,每次他扑过来,我就没办法了。”

石飞侠抓住他的肩膀,正色道:“没关系,我教你一招。”

“什么”

“一哭二闹三上吊”从古流传至今,多少年了,都不曾失传,可见它是多么的有效啊

休斯默默在心里头念了一遍,然后道:“这不是三招吗”

石飞侠道:“不,其实就是一招死皮赖脸”

休斯红着脸道:“我,我恐怕做不到。”

这倒也是。

石飞侠也想象不出休斯像泼妇一样又跳又叫又要上吊的样子。他想了想道:“那你只要记得哭就好了。”

“哭”

石飞侠邪笑道:“对。他不让你上,你就哭,一直哭到他乖乖躺下,恨不得你干死他为止”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