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三攻太涨了

石岩看两人的眼神不对劲,就奇怪的问:“有问题吗?”

叶北澜摇了摇头,问侯裔,“你不是自己来的?”

侯裔面色不好,“是一个来的。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奇中文小說  .com阅读最新章节”

那就对了,叶北澜似乎放松了很多,“侯裔军师,难道不去看看嘛?”

侯裔几乎一瞬间就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了,“凤夜公子,咱们没有仇,你可不能害我。”

“那要看阁下的表现了。”她话不多说,抬脚便走出去了,侯裔微微怔了一下,好像从她眼里看到了奸诈,马上也跟了上去。

那人根本就没有走到院子里就被赛琪拦了下来,如今正在刚进门的那个空地上。

叶北澜远远地就看到了赛琪正在和那个人说着什么。

侯裔当然看到了,脚下比叶北澜更快了几分到了那里。

“阿林,你怎么来了?”

侯裔看起来很平常,并没有异样。

阿林冷冷的看了侯裔一眼,冷哼,“当然是王派我来的。”

“王是在担心我谈不成吗?”

“不是担心。”阿林声音降了几分温度,“而是你根本就不可能会谈的成。”

侯裔轻轻笑了一声,“是王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这个时候,叶北澜也到了,唇边勾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来者便是客,石岩,请进去。”

她只是瞥了一眼阿林,对石岩说完,转身就走回去了。

阿林皱着眉,不悦的开口:“这就是你们的奥科王的态度吗?”

“不。”赛琪摇了一下头,“是大家的奥科王。”

“哼,你们尊他为奥科王,但是跟我们没关系。”阿林抬了抬下巴,趾高气昂的往里走。

赛琪负手走在旁边,声音不咸不淡,“阁下这么说,难道就不怕自己回不去吗?”

阿林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赛琪,“你们不敢。”

赛琪挑了挑眉,伸出手请他进去,不再说什么。

侯裔当然是随着叶北澜进去了,他此刻心中一股燥乱升起,而叶北澜的心情是好到了极点。

请进正厅内,阿林自顾自的选了一个位置坐下,很快便开口:“奥科王,我不想多说,我们王让我给你带句话,如若你归顺,好处自然是很多的,如若不归顺,我们王也不必浪费时间了。”

生硬的话题,生硬的开口,让赛琪和石岩同时皱起了眉。

侯裔皱了下眉,“阿林,别这样说。”

“如何?”阿林根本不领情,嘲讽的嗤笑,“难不成凭你这软娘也能做成事?”

即便阿林这样侮辱,侯裔也没有声音,便杵在一边不说话了。

叶北澜这时才扫了一眼他们,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扶手,“如果我归顺,有什么好处?”

“王……”赛琪急切的迈了一脚,要说话,可是石岩的速度更快的拦下了他,给了他一个淡定的眼神。

“自然是封官加爵。”阿林一看叶北澜态度和他所说的话,脸色好了很多,但是语气愈加嘲讽。

“哦……”叶北澜手指支撑着太阳穴,懒懒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是算了吧。”

“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显啊。”叶北澜摊开手,“我如今是奥科王,只要打败黑池,我就能坐拥江山,但是归顺了黑池,我佐能俯首称臣,这似乎不算是好处吧?”

至少对她来讲,这不是好处。

如果是其他人,这的确是好处,可是她现在的身份……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可言。

“你……”阿林猛地拍了下桌子,站起来,“你当真不归顺?”

“那还用讲?”石岩冷冷的说,“我们王身份尊贵,黑池算什么东西?也敢大言不惭!”

“好。”阿林也不多说,朝着侯裔吩咐:“我们走。”

叶北澜给赛琪使了个眼色,赛琪当下便拦在侯裔面前,“侯裔从今后,使我们的人了。”

阿林似乎听到了天大的消息,瞪着眼看着脸色淡然的侯裔,“是这样吗?”

侯裔垂下眸子,清秀的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阿林队长今日过来,难道不是奉命来杀的我吗?”

阿林脸色一变,立即沉了下来,目光深了几分,“侯裔你在说什么,我们是伙伴,王这么信任你,你怎么会这么想。”

“黑池从未信任过我。”侯裔一字一字的慢慢说,抬起头,脸上笑意更甚,“而且,如果任务完成,他会再次给我派任务,如果失败,在路上解决了我。”

说完,侯裔甩开扇子,轻轻摇着,动作间有那么几分慵懒,“我说的对不对,阿林队长?”

阿林皱起眉看着侯裔,想在他脸上看到什么,然而他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个侯裔,心机太深了,也太聪明了。

他说的没错,王确实让他这么做。

怪就怪他太聪明了!

“小心!”叶北澜在主位上大喊一声,立刻坐直了身体。

阿林眼底划过一道暗芒,速度很快的到了侯裔面前。

赛琪刚好站在侯裔面前,挡住了侯裔,阿林首先到的是他面前,在叶北澜喊出声的时候,赛琪就反手用力推了一下侯裔。

阿林也很快到了面前,他侧身躲过,手上也不停,肘部用力一顶,正好顶在阿林的腰部。

赛琪的力气很大,阿林皱了一下眉,胃里就开始翻腾。

他猛地撤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

站在一边的石岩也看不下去了,上前一脚将阿林踢翻。

这么一个家伙也敢在他们王面前耍花样,简直找死!

阿林躺在地上,疼痛的咬着牙,看着赛琪一步步走过来,身体往后退去。

赛琪走到他面前,刚抬起脚,叶北澜不知道什么时候迅速出现在几个人面前,一下子拉住了他。

众人都愣了一下,谁都没看到叶北澜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怎么到这里。

这,好快的速度!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阿林,无奈的用手指抚了抚太阳穴,扬起一个笑容,“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放他走。”

如果不是他还有用处,即使她距离远,也能要了他的命。

“滚!”赛琪收回了脚,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