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少爷在书房的桌子上

他说什么

要确定小贞月的肚子里是不是有两个孩子

还要夺走

“你这个混账,你到底在说什么”胖子嘶吼出声。

宫云狭长的眉眼微微挑起,只是淡淡的朝着胖子那边看了一眼,带着一种傲气,还有一种冷淡,“你不需要懂。”

“你”胖子突然出手,但才靠近宫云,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震慑,风气,鲜艳的红色飘扬,这个男人,有着妖异的美,却是淡漠的。

胖子口吐鲜血,死劲咬牙,太阳穴的青筋暴出,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在圣天派那些日子,他都是装出来的么

是来骗他的么

都是用来骗他的

“你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用处。”宫云缓缓开口,伸出了右手,那只修长的手朝着胖子的颈脖处就伸了过去,似乎打算扼断胖子的脖子。

但是

纳兰贞月强忍着疼痛,身影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出现在胖子的面前,一掌对上宫云的攻击。

宫云后退两步,“早知道你们不容易对付,所以才会利用这蠢货来接近你们。”

胖子的眼睛红了。

“滚开”

纳兰贞月暴怒,尽管额头上的汗水还在不断的往下滑落,脸色格外的苍白,她的双脚都已经在抽搐了。

宫云嗤笑一声,“你这样保护他们,没有任何的用处,保护的了一时,保护不了一世,现在,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宫云狗腿,霍然伸开了双手,强大的陌生能量爆发开来,四周骤然发生了爆炸,整个地面都在震动,在慢慢的裂开,就宛如迎来了震撼性的大地震那般,地面裂开了一米长的口子,然后是越来越大。

墨子非那漂亮的脸蛋上,脸部表情全部都紧紧的绷在了一起,他的力量在冲击这所谓的天之囚笼,却是同宫云所说的那般,是为了墨子非准备的,他暂时无法从里面挣脱出来。

他的表情越来越冷,足已代表了他此时心中的怒火。

地面的震动还在持续,那从宫云身上爆发出来的陌生能量禁锢着众人的行动。

纳兰贞月终于还是忍不住倒了下来,肚子好疼,好疼

“小贞月”

“贞月”

“贞月”

“啊啊”

地面到处都是裂缝,有些人落入了裂缝当中,发出惊天的惨叫声出来。

“姗姗”金金霍然抓住了孔珊珊的手,“别放手”

“小白,快带小贞月走”文卿骤然嘶喊道。

压在小白上方似乎有千万斤的重量,他强撑着站了起来,扛着那巨大的能量,霍然朝着小贞月的方向飞奔而去,但是片刻的时间,却像是被什么力量给击中了那般小白的身影下坠,摔倒在了纳兰贞月的身边。

“小白。”

“贞月”

“啊”纳兰贞月骤然一声嘶叫,惊动了整个夜空。

下半身在流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裙摆。

宫云目光淡然,眼底却是闪过什么。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