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

那些围观梅花桩大会的上万百姓,此时都在围观陈风和大长老的争斗。

陈风右手拿着长剑,站在风雨楼大长老面前,说:“你要杀我,为你儿子报仇是吧。这样子,我和你打架时,站在原地不动,不用双脚。我还把左手放在背后,也不用左手。我只用右手和你打。若是你能打赢我,不需你动手,我自己自尽。”

武者比试时,若是不用双脚,身子不移动,不用左手,那实力就要降低至原先的一成左右。陈风这么做,自信心十足。

风雨楼大长老感觉自己受到了天大的侮辱。他年少时就是少有的天才,等到年老,已经是外功十重的境界,已经是风雨楼的大长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个小辈和他打架,居然敢说不用双脚,身子不移动,不用左手,这是对他天大的侮辱。

风雨楼大长老大怒,大声说:“你这是找死,居然敢如此侮辱老夫,我要杀了你。”

风雨楼大长老,拿剑杀向陈风。陈风拿剑迎敌。陈风按照自己说的话,将左手放在背后,双脚不移动,只右手拿剑迎战风雨楼大长老。

风雨楼大长老见到陈风真的不用双脚,不移动,不用左手,气得要死,感觉受到了极大地侮辱。

风雨楼大长老拿剑刺向陈风的头颅。陈风拿剑刺向风雨楼大长老的脖子。风雨楼大长老的剑速度很快,非常迅疾,但是却没有陈风的剑快。陈风的剑抢先一步刺穿了风雨楼大长老的心脏。鲜血四溅。

风雨楼大长老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死去。周围围观的上万百姓哗然,都很吃惊。风雨楼大长老,身份高贵,权势很重,是武学名宿,实力非常强大,居然被一个少年杀死了。而且那个少年还让了一只手,两条腿。就这样,这少年还是一招杀死了风雨楼大长老。

陈风不管周围百姓的议论,带着徐薇薇和彩蝶,离开了比试场地,前往县城内。在县城内的一块墙壁上,陈风和彩蝶,徐薇薇,站着。一块黄色的丝绸,上面写了许多毛笔字,已经被贴在了墙壁上。

黄色丝绸上的字是:“两仪门从掌门到弟子,都是年轻美貌的女子。两仪门缺少弟子,现在招募年轻美貌的少女加入两仪门。年轻貌美是两仪门招募女弟子的唯一要求。年轻貌美的女子一加入两仪门,立刻传授内功功法。”

陈风在这张告示上撒了个谎,将两仪门的掌门说成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因为美女警惕心强,一般不会愿意加入男人掌权的门派,美女一般都是加入纯女子门派。因为知道美女的这个心理,陈风便撒谎,将两仪门的掌门说成是女的,将两仪门说成是纯女子门派。

告示张贴不久,就有许许多多百姓过来观看。这些百姓大多不识字,但是有识字的读书人念给众多百姓听。

此时两仪门消灭白云门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县。但是大多数人仅仅是知道两仪门消灭了白云门而已,根本不知道两仪门的掌门是男是女,实力有多强。

不多久,就有一个穿着蓝色丝绸衣服的少女过来,看了一下告示上的内容后,娇声询问:“我可以加入两仪门吗?”

陈风看了看这个少女,见她穿着华贵,显然是个千金小姐,不过相貌只能称得上比较漂亮,离美女的标准远着呢。于是陈风摇了摇头,说:“不行。你相貌还不够格。”

蓝衣少女失望的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一个少女过来,想要加入两仪门,因为相貌不够格,被陈风拒绝了。

就在这时,一个相貌俊美,穿着华贵,手拿折扇,腰佩长剑的公子走了过来。在公子的旁边,十几个男子穿着统一制服,腰佩长剑。这公子朝着墙上的告示看了一会儿,然后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叫过来一个穿着制服的男子,在他耳边说了些悄悄话。然后这公子就带着十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子走了。只剩下一个穿着制服的男子站在告示附近,不知道打算做什么。

彩蝶将小嘴凑到陈风耳边,说:“掌门,刚刚那位公子是第一大派,清风山上的玉清派的掌门的儿子。这掌门儿子身边的那十几个男的,看穿着都是玉清派的内门弟子。这玉清派掌门的儿子派人守着我们这个告示,有蹊跷。”

彩蝶以前是一个门派的门主,对第一大派玉清派自然了解。

陈风点头,说:“确实有蹊跷。不过,我们不用在意。因为那玉清派掌门儿子和十几个玉清派内门弟子,不是我的对手。”

接下来的半天,又有十几个少女来,想要加入两仪门,但都因为不够美貌,没能加入两仪门,被陈风拒绝了。这五天,陈风和两个美人晚上住在附近的客栈,白天就守在告示旁边。当然,每晚上,陈风都是和两个美人大战许多次。

在城内的一条街上,有一座大宅院,大宅院里有十五栋高达三层的楼房。众多拿剑男子守卫着这个大宅院和这些楼房。

此时在位于正中间,最奢华的楼房内,一个穿着一身黑色丝绸衣服的中年汉子正坐在凳子上,欣赏面前的两个少女跳舞。这中年汉子就是风雨楼的楼主。

一个穿着华贵的老头子走进了房间,跪在风雨楼楼主面前,说:“楼主,大事不好了。大长老被杀了。”

风雨楼楼主,吃了一惊,说:“怎么回事?大长老怎么会被杀?”

这老头子是风雨楼的长老,开口说:“大长老的儿子去参加梅花桩大会,然后大长老的儿子被杀了。大长老于是找凶手报仇,结果大长老也被凶手杀了。”

风雨楼楼主非常开心,说:“太好了。这大长老仗着修为与我相当,想要夺取风雨楼楼主的位置。如今他被杀了,对本楼主来说,是大好事一件。”

站在面前的长老说:“我们要去为大长老报仇吗?”

风雨楼楼主摇了摇头,说:“不需要。”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