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的越疼我越用力

李长风弯腰,双腿在地上用力一蹬,雾随身走,转瞬间便将在一旁小心戒备的熊劲罩进了雾气之中。

蓝袍青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雾气翻腾,里面不时传出刀剑交集发出的声响,以及熊劲急怒着叫他帮忙地吼叫声,却是一时不知所措。

他想要发出飞剑,连人也看不到怎么发想要冲前雾里硬拼,又怕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伤了自己尊贵的身体。左右为难之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熊劲的叫喊声越来越小,过得片刻,终于没了声息。

雾气慢慢散开,李长风一身是血的站在那里,手中长刀向下滴着血液。再看熊劲,胸前一个血洞兀自突突的冒着鲜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却是死不瞑目。

这一番突袭干净利落,手段狠辣,看得蓝袍青年背脊直冒凉气,见李长风眼光向自己望来,他

心中突然泛起一股不妙的感觉,急忙猛一甩头将这种感觉甩走,手偷偷向腰间摸去

李长风利用这蓝袍青年自私自利的心理,终于将三打一的不利局面生生扭转。现在只用面对一个敌人,虽说是最难对付的,但总算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当下将手中唐刀上的血迹一甩,也不多说,人便如同闪电般向那蓝袍青年猛扑过去,丝毫不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等”

蓝袍青年哪想得到他毫不停歇便向自己杀来,伸向腰间储物袋的手还没到达位置,情急之下口中急喝,想要拖延片刻。

李长风理也不理,长刀由上至下直劈过去,一时间劲风扑面,蓝袍青年再也顾不得维持他那高人一等的形像,侧身向旁一滚,再站起来时浑身沾满沙砂,连脸也花了。

不过这一滚却也并非全无作用,也为自己挣到一瞬的时机,身形尚未站稳,右手便急急的一挥,环绕身边的飞剑“嗖”的电射而出

李长风这一扑看似凶猛,其实招式并未用老还留有余力,电光火石间持刀的手腕转动,“当”的一声轻响,长刀间不容发的将飞剑磕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