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玉公子的神情变得狰狞起来,甚至露出了两颗獠牙,两颗蛇眸死死的盯着云寂,说道:“就算这天地意志还没有消亡,我就不信这垂危的家伙能与血界对抗,受死吧。 ”

说话间,一掌已经袭来,所蕴含的乃是血界法则,煞气如似一大片血红沙尘,足足有十余里,咆哮而至。

云寂神情冷酷,又一次聚拢破碎的天地法则,重炼于刀身之上,令他的气息灼热如火,浑身都是一片耀目的天芒。

这天芒乃是太阳的光华,而在佛宗看来,这就是无量佛光。

轰!

天芒过于炽热,爆出了一团团的神炎,随着云寂的动作凶狠的斩落在那血色沙暴之上。

两股力量彼此纠缠,此强彼弱,互有往来。

“你不可能赢我的,不可能!”

玉公子狂吼着,那张俊朗无比的脸由于过度的狰狞而剧烈的扭曲,却是逐渐变化成一个完全陌生的脸,甚至那身体都是一片灰白色。

“吼吼吼吼吼!”

从这怪物的口中发出了一种如似妖兽般的声音,煞气登时冲天而起,那沙暴之中显现出血界地狱的景象。

云寂保持着挥刀的姿势,稳如泰山,无数的法则汇聚在这紫煌刀之上,只是重炼的过去缓慢,以致于那血色沙暴在不断的逼近,转眼已经来到身前十丈。

云寂突然合住了双眼,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俯瞰整个神武世界的场景,他在拼命找寻着除了法则之外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

化身世界意志,他想要的任何资源都唾手可得,天地灵气、珍稀矿藏要多少有多少,然而却并无法克制这已经化身血界君主的玉公子。

“一定有的……一定有的……”

云寂仍然在拼命寻找着,他甚至已经能够感觉得到那血煞之气已经近在咫尺。

这时,在这庞大的疆土之上,云寂有些模糊的看到了一些若隐若现的绿光,那些绿光越来越多,虽然被血煞之气所笼罩,却在顽强的亮着。

绿光如似灯笼般,缓缓上升,不断的汇聚,最后化作了一道巨大无比的绿色光球出现在了云寂的面前。

有些温暖,熟悉,有着强大无比的意志,并孕育着无限的生机。

从中,云寂仿佛感到了无数生灵的喜怒哀乐,感受到了他们的因果,他们的三世。

一点绿光似乎就象征着一个人,很轻,毫无重量,然而亿万绿光汇聚,所能够承载其重量的,也只有这个世界。

“这是……”

下一刻,云寂的双眼睁开了。

那血界君主仍然发疯似的狂吼着,由它来调动血界的力量,正如似决堤般的涌出,血煞风暴连接天地,抹杀一切。

眼看着云寂就要被卷入其中,而那一直僵持不下的紫煌刀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阻力,突地落下。

刀锋之上,天芒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青绿光华。

这光华如似无穷无尽,一经斩出,这风暴竟直接被从中剖开,毫无抵抗之力,云寂一步上前,口中发出爆喝,竭力斩在了血界君主的身上。

噗嗤!

发出了一声破肉的闷响。

“这……这是……什么……”

血界君主似乎有些诧异,声音颤抖的说道。

“这是神武世界的芸芸众生。”云寂说道。

血界君主本就是血界意志的化身,它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不……不可能,这些生灵的力量……怎么可以动用?”

“因为在这一刻,所有的生灵都在为这个世界祈愿,哪怕他们身上背负着大奸大恶,有着多么深重的业力,都可以为这个世界义无反顾的献出生命,当愿力足够强大,凝为一股,就成为了众生之力。”

云寂沉声说道:“你败了,现在意志消亡的不是神武,而是血界。”

“不!”

血界君主振臂嘶吼了起来,这样的结果明显不是他所预料到的,它本就是血界意志的化身,一旦身死,血界将会成为真正的末世。

然而在亿万生灵之前,血界君主就算再强大,也终究逃不出落败的下场。

只听砰然巨响,它的身体爆开了。

一道身影从那片血雾中掠出,转眼就消失在远处。

那身影似乎身受重伤,跌跌撞撞,却飞的很快,就这么过去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他才进了一座城府。

途中云寂只是跟着,却并没有想要追上,而他发现这天地间的血煞之气已经开始消散了,这是血界意志消亡的结果。

这座城府,云寂从没来过,它叫玉山城。

在玉山城的西北处,有一座豪华的府邸,内里的丫鬟侍卫不计其数,只是为了服侍一个人。

云寂追随的那道身影来到了庭院深处,躲在院门外,握紧了紫煌刀。

玉公子无力的靠在门前的柱子上,一身的污秽,口中不断吐着鲜血。

云寂那凝聚众生之力的一刀,不仅仅是斩杀了被炼成化身的血界君主,更是连八岐大蛇的武魂都击碎了,而玉公子与八岐大蛇早已订下了生死契约,命不久矣。

这一刻,门被推开,走出了一个脸容熟悉的女子,正是叶灵儿。

叶灵儿身旁,还有着一个胖嘟嘟的小女孩,整齐的梳着两根马尾辫,颇为可爱。

“玉衡!”

叶灵儿见到这一幕,震惊的蹲下身来,不住的帮玉公子擦去嘴角的血迹。

“爹爹……”

那小女孩见状,也大哭了起来。

玉公子气息微弱,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又看着叶灵儿,说道:“我还是……失败了。”

叶灵儿根本不知道玉公子在说什么,忍不住眼泪就流了下来。

玉公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对不起……是我毁了你的一生……”

叶灵儿咬着嘴唇,哽咽说道:“没……没有……”

“你是应该嫁给……云寂的……我什么……都给不了你……”玉公子笑了,只是笑意苍白,说道:“可是……我想你知道……我那时轻薄你……不是因为那条蛇……而是我真的喜欢你……”

说到这儿,两行眼泪又突然从他的眼眸里淌了出来,嘴里还发出了唔唔的哭声。

叶灵儿将玉公子用力的抱在怀中,哭着道:“这些年,你什么都不告诉我,也没有多少时日在我身边……可是我并不后悔……你别走,我们还有香儿,我们安心的在这宅子里过日子……”

香儿,就是那已经哭成泪人的小姑娘吧。

“谢……谢谢……你。”

玉公子的声音越来越弱。

藏在庭院外的云寂并没有看到玉公子死去的样子,但听到了叶灵儿那撕心裂肺般的声音。

这场几乎要灭世的大战,赢的不是云寂,而是芸芸众生,只是他借此成为了世界之主,与那意志融为了一体。

仅仅过去几个时辰,所有的血煞之气就彻底的消失了,而云寂也可以感觉得到那破碎的天道法则也在重新聚合,未来之眼也变得清晰起来。

众人找到了盛绝仙,断了条臂膀,却仍然没有死掉,被带回了道门。

道门掌教和讲经首座也在一日之后归来,身心俱疲,看得出他们拼命坐镇无天之阵并穿梭两界消耗有多么的大。

那些死去的武修者被安葬在了赤云山,其余人都各自返回了门宗之内。

云寂带着林小渔等人,并未返回道门,而是回到了元武门。

大战之后,一切都变得无比平静。

身为元武门主的云寂择选了一日,在整个元武门的祝福之下,迎娶了一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林小渔。

那一日,来了好多旧友,就连大越朝的皇帝庆玄都赶了过来。

见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云寂突然觉得,一切都仿佛一场梦幻一般。

夜晚,外面喝酒吃肉的喧闹仍未歇止,房间内的云寂已轻轻掀开了林小渔的盖头,见到了这惊世骇俗的美人,送上了轻轻一吻。

林小渔有些羞涩,伸手帮云寂褪去长衫,问道:“听说法则乃是武祖的手段,这么说你很快就能破碎虚空了?”

云寂笑道:“只是境界上差点而已,我有着十成的把握。”

“你若破碎虚空,是不是会将我留在这里?”林小渔有些不悦的说道。

云寂说道:“那我等你一起好了。”

林小渔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笑意,轻轻点了点头,随口问道:“我一直有些不明白,玉公子吞噬了柳黄泉,为什么也要不顾一切的成为什么位面之王,这位面之王的秘密真的有那么吸引人么?”

“位面之王,主宰万界,有点意思。”

云寂说着,嘴角却流露出了邪异的笑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