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爽爽动态图无遮无挡

<!--go-->

江云燕也不能给太多建议,首先这是他们两人感情上的事,其次也是檀家的事,自己也无权干涉过多。

因为之前说好,在檀家驻留一天。

一晚过去,江云燕则和檀冰亚还有几个孩子一同离开。

还没走出檀家,就听到楼上传出“砰”的一声巨响,是甩门的声音。

“走!全给我走!当我檀正辛辛苦苦,白养你们了!”

声音是檀正的。

檀晓漫和檀景承是一同去檀正房间道别,结果就。

“我们檀家两个男人,就那么没出息!没两个女人玩得团团转!现在是家都不要了!公司也不要了!长大了翅膀硬了,现在全要跟着女人去外面了!”

“那就全都走!走得越远越好!别再让我看见你们回来!”

语毕,檀正就把挡在门前的檀晓漫往外推走,把房门关上。

一个都不想见的样子!

江云燕停留在原地的脚步,一下子变得万分沉重。

檀正虽然在这件事上,不支持他们两对,但到底来说,他也已是八十多岁年迈的老人了。

而这个年纪的老人,有辈分上的讲究也是难免,只不过檀正太过偏执。

以致他们几个一心想要抗衡到底,心急则想出来的对策。

如今。

江云燕皱了皱眉,转而对站在一旁怀里还抱着小云冰的男人,道:“冰亚,不如我们……在这里多留几天,陪陪老爷子好不好?”

檀正虽是一副赶人走的样子,可这年纪的老人,哪个不喜欢自己子孙是留守在他身边的。

何况他都这把年纪了。

未来都是一个未知数,如今他们却个个。

江云燕一下子有些心软道着。

眼前的人腾出一只手搭在她肩上,将她整个人都往他怀里靠了靠,低声问:“怎么,不舍得这里?”

江云燕动了动嘴皮子,不知道该怎么答。

该说她觉得檀正可怜?

还是说檀正这年纪却没有一个孙子陪伴在他身边?

还是说,他们再换一个对策?

“放心,爷爷这边我很快就会处理完。”

檀冰亚开口:“你喜欢这里的话,以后可以再带你过来,但这几天,不行。”

这是最后两天的时间,是檀氏和矿业的推进影响檀正的决定。

在檀正还未决定前,他不会前功尽弃。

尤其,在外界他已卸下了执行总裁的位置,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就更不会半途而废了!

江云燕清楚他什么意思,只点了点头,算作答应。

只是心里想着,这样的“威胁”真的好吗。

檀正会不会只有更恨自己?

大宅院门口。

江云燕出来后,檀晓漫和檀景承也相继提着行李箱出来。

而檀远州,在用过早餐后就有事离开。

这下,这么多人又带着孩子出来的,放眼看去。

都能感受到这座大宅院一下就变得空空落落的。

而今早那顿和平的早餐,都似泡影般不复存在。

江云燕轻拍了下檀晓漫的肩,作为安慰,又不放心的先看这两人上车离开后,自己才上的车。

迈巴赫随之行驶出欧式化复古的大宅院。

车子出了两扇高大的铁门后。

江云燕忍不住回头去看后面的挡风玻璃窗。

檀家大宅院,像是一座古典的城堡。

在此刻,阴天的天气下,显得格外沉重、压抑。

江云燕微叹了口气,正要收回目光时。

就看见站在五层楼露天阳台上一道年迈老人的身影。

方才,那里还是没有人的。

江云燕看到时,是看见檀正拄着拐杖跌跌冲冲的跑上阳台看的。

以上帝的视角来看这一幕,应该称之为亲人的离别。

而向来严苛的檀正,刚才那急急忙忙跑上阳台的样子。

应该是万般的不舍罢!

但很快,车子就转弯离开,那座大宅院的一切都抛之脑后。

然硕大的宅院里,只留空空荡荡的一个老人站在顶层,目送一辆接一辆的车子离开。

这种感受。

江云燕不由鼻子莫名的泛酸。

心底只是出于同情而难过。

身旁那只手绕过自己背后,便将江云燕搂入怀里。

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亲吻了两下,算作安抚。

他唇上的温度温凉,但被触碰时,总有种安心和温暖存在,心里像时化开了层层涟漪。

檀冰亚左臂被小云冰的小脑袋搭靠在他臂腕上,另一只手拥着身旁的女人,车厢里的温馨和睦感,也不由在升温。

他绕过她颈项后的手,轻轻将她脑袋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

江云燕侧目,就能看见男人已垂首看向自己的深眸。

说话时,他菲薄的唇瓣都轻贴在她额头上。

“老婆。”

檀冰亚薄唇轻启,嗓音沉沉:“这次,我不会放开你。”

那话,透着一个男人想要占有一个女人一辈子时的霸道,听在心里,很暖很甜。

最后,江云燕去的是白桐家里。

因为怀孕的这段时间,除了期间有和白桐通过电话后,就没和自己母亲联系过。

还是今天檀冰亚告诉自己才知道的。

然,这段时间以来,白桐的生活起居一直都是由檀冰亚负责的。

江云燕在知道这点后,心里不由有些懊悔自己当初做的决定,甚至还责怪过那个男人。

看在自己母亲的份上,想想以后也该对他好一些。

“云燕,冰亚,你们俩怎么来啦?”

白桐打开门的时候,还有些吃惊两人一同进来。

其实,当初江云燕是打算等白桐出院后,再给白桐在檀家附近租一套房子,可以离自己近一些。

当然,租在这个男人所住的高档公寓楼里的话,别提她现在没有上班,就算像以往那样上班一个月的工资也付不起。

倒是这男人留了个心,将白桐安置在一所公寓里。

“妈,我们来看你啦!”

江云燕笑道。

白桐抱了抱她,又看这一对璧人怀里分别抱着一个孩子,更是惊喜万分。

“云燕,宝宝都出生啦,快进屋让妈瞧瞧!”

说着,白桐就让他们俩一同进去。

身后还跟着因为矮小,又加上没人抱的大天天,嘟哝着小嘴跟进来。

白桐顺手摸了摸宝贝外甥的脑袋:“天天现在上小学了吧?”

“是呀外婆”

大天天一见终于有人理自己了,即刻扬起那张星光灿烂的笑容。

白桐则牵着大天天一块儿坐进客厅里,两人并排坐在一块儿。

“云燕,这两孩子叫什么呀?”

“妈,男孩儿叫檀重天,女孩儿叫檀云冰。”

江云燕提到名字时,眼波微动。

白桐点头:“这名字取的不错,我们家以后可还有两个天天了呢。”

此时,两个孩子都醒着。

白桐边说话时,边逗弄着坐在旁边江云燕抱着的小天天。

小天天一眨不眨的看看自家亲娘,又看看白桐,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坐在一旁的大天天朝小天天做了个鬼脸,那叫一个不服气呀!

故意就是要逗弄自己小弟弟。

而怀里的小东西瞅了瞅,就蹭啊蹭的,往江云燕怀里更贴近了些,脸上仿佛在写着:人家才不要理你呢哼

两个小东西滑稽的很。

随后,几人在一起又聊了一会儿。

檀冰亚看了腕表上的时间,说是还有公事就先离开了。

最近这段时间,这男人虽然不再继续处理工作上的事,但时刻都关注着。

江云燕知道,这是以防公司有人作乱,所以时刻都会留心。

“等等,冰亚。”

白桐唤住了欲要离开的男人。

对于檀冰亚的称呼,是那个男人要求她换的。

“怎么了,伯母。”

“你等一下,最近我看天气愈来愈凉了,就给你们俩织了围巾,正愁着不知道织多长好看,你现在来了正好,先替我试试吧。”

<!--over-->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