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黄段视频高清

第二十七章

落日的余晖撒在远处的青山上,烟云弥漫,一辆马车缓缓行驶在官道上。

“这是回齐国的路。”女子清丽的声音从车内传来,淡淡的,没有疑问,没有责怪,好似只是在陈述着一个微不足道的事实。

这辆车就是叶寻歌与欧阳景夕的马车。前两日一出定京,就从齐楚官道上直奔大都。这条路叶寻歌太熟悉了,每一草每一叶每一木,她都深深印在心里。不管这个国家变成什么样,不管她还是不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她都爱它,深沉的爱。

欧阳景夕没有回答,静静地欣赏着外面的景色,这里四处蔓延着生机,如同这个国家,如同身边这个人。

可是渐渐的,他的瞳孔变得幽深,似有无限惆怅与哀伤,说不尽,求不得。

这一路上两人几乎没有多做交谈,本就不是多话的人,何必惹得他人心烦。

但是当看到如此熟悉的旅途之时,叶寻歌还是忍不住叹出了口。

“轱辘……轱辘……”马车依旧前行,载着不明的思绪,向未知方向奔去。

此时的大都,正是早朝。

御史大夫连连上奏,要求皇帝加紧寻找丞相大人。国事繁多,叶寻澈自己也顶不下来。没有独孤宴,没有叶寻歌,难道他就管不了这偌大的一个国家吗?他不信!

可是事实上就是,他不信也没有办法。中书省每日上报的奏章根本看不完,少了丞相这个环节,很多事情就积在了一起。这个地方水患,那个地方民怨,都让他头痛不已。

朝堂上能说话的官员还是有的,可最近也越来越浮躁,对他也颇有微词。似乎齐国没有了长公主与丞相,这个国家就运转不下去了。

这一切,叶寻澈都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

自己种下的因,自己食果。

大将军府,相对于叶寻澈来说,莫终可是很闲,终日不是上朝就是在府里读书,极为安静。可是府里的众人觉得,他们的大将军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常年领兵在外,极少的时间回大都,每次回来也都会陪着公主。而今公主下嫁,又出使他国,一切都物是人非。他们清楚地感觉到莫终痛苦的心情,也极为厌恶那个挂名王妃。没有她,莫将军肯定能够迎娶公主,能够为她披荆斩棘,而不是每日在府里孤独的寄托他的想念。

吱呀,随着开门的声音,用人推开府里紧闭的那一扇门。房里黑漆漆的,就如同它主人的心一般,没有丝毫光亮。用人轻蔑地撇了撇嘴,嘟囔着:“怎么又轮到我来给这个女人送饭,真倒霉!”边说边将食盘放在桌上,然后快速离去。

“晦气!”是府里众人对这里最多的评价。

饭菜已经凉透,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从黑暗深处走来。看了看桌上的饭菜,然后毫不在意它的温度,坐下来就吃。这些饭菜无疑是精致的,她的吃穿用度都如这饭菜一样很是精致,好似这府里最尊贵的女人。可是,到底饭菜是凉的,衣裳是冷的,人心是硬的。

莫终不再到她这里来,为了将军府的颜面,保留着她王妃的头衔。可是这光鲜的外表裹着的是一颗早已被仇恨浸满了的心。除了恨,她一无所有。

远在千里之外的叶寻歌再也没有思考大都里的这些人,这些事。从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天起,她就已经放弃了他们。只是想再也不要有过多纠缠,这么久的日子,她也累了,她只是想找到独孤宴,问他一个问题,然后带着答案,从此江湖老去……

齐国凤临的东边有一座山,这里鲜有人迹。传说这山里有猛兽出没,也有人说这里是神仙住的地方。曾经有人试图走进这片山林,可是无一例外地无功而返,为什么走不进去?好奇的人这样提问,镇子里慈祥的老者就会用一种安然的语调,叙述这样一个故事:传说有一个姑娘在这附近行医救人,她有着无与伦比的美貌,和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她的善良、聪颖让镇里很多人都喜欢她。可是有一天她却消失了,有人说是那山里有一老虎出现,把姑娘掳走了。从此,人们再也不敢轻易接近这座山,更无法得知山里到底有什么,姑娘到底怎样了。

好奇者中也有勇士,听罢老人的故事只是满不在乎地笑笑,并没有当真。他们正准备着去闯荡闯荡,说不定还能博个好名声。只是,勇士们谁也没有听见,老人在他们身后低低地叹息:“胆敢私闯圣山者,罪不可恕。”

愿上天保佑你们,亲爱的勇士!

已经到达了齐国境内,叶寻歌他们并没有去大都,而是绕道走蒲城、下陵到了郢昌。在叶寻歌的印象里,郢昌是一个山川众多的地方,同时也时常发生山洪等自然灾害。

他们一行人此次就歇息在郢昌的东边——一个叫做凤临的镇上。这里风景宜人,倒是个歇脚的好地方。

镇子很小,没有过多的客栈,一个已经住满,另一个勉强有三间房。就算叶寻歌有多么挑剔,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也只能勉强了。于是,定好了叶寻歌和疏影一间,欧阳景夕一间,马车夫一间。

当车夫把她们的东西搬上楼时,叶寻歌不禁多看了那马车夫两眼,很年轻,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就这么一路跟着他们,欧阳景夕是付了他多少钱,能让一个孩子背井离乡跟随他们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公主,他易了容。”疏影突然爬在叶寻歌的耳边悄悄说道。

叶寻歌再次定睛一看,果然,脸上是薄薄的一层皮,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任何端倪。疏影曾经专门受训过,所以轻易便瞧了出来。这天底下的易容也不过如此,虽然平常人不容易看出来,但是对他们这些生活在刀尖上的人,还是很轻松的。

像是感受到了叶寻歌的目光,马车夫抬头朝叶寻歌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不过毕竟是人家的**,她来揭穿毕竟不好。她和欧阳景夕的关系也称不上是毫无秘密,各自保留又有何不好?

这时的客栈是人山人海,现在是进山的好时节。于是就可以看到很多男人桌上摆着酒肉,地上放着钩子、镰刀等上山的工具。叶寻歌走到西边的账房处,那是一个中年男子,留着长须,看起来很老实的样子。

“大哥,向你打听个事。”叶寻歌走近他,说道。

谁知人家竟头都不抬一下便答:“镇子东边就是山口,带好衣物工具。”

半晌,没有听见任何回音,这是极不寻常的。账房先生在奇怪下终于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清丽的容颜,不禁心神一荡。

叶寻歌见他终于抬起头来,刚想接着问问题,就听见后面疏影在唤她:“主子!”

她有些不耐地转过头,发现欧阳景夕正静静地站在疏影身旁,此时正目光灼灼地看向她。

“有什么要问的,来问我把。这里我很熟悉,应该可以回答你的疑问。”低沉毫无波澜的声音传来。叶寻歌终于放弃,走向了他。盯着走来的人,欧阳景夕满意地笑了,不过隔着青铜面具,谁也看不见。

账房先生倒是很疑惑,这个年轻的男子是谁?竟熟悉这里,镇子里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难道是经常来闯山的?也不对,这样耀眼的男子,他怎么可能没有见过。

叶寻歌既然走了过去,也就毫不客气地问了她心中的疑问:“这里为什么这么多的人想上山?”

“因为山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为什么只是普普通通的山,却一直上不去?”

“因为他们想要的太多。”

这不伦不类的回答,让她有些语塞,但转念一想又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清楚?”

“这个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像是早就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欧阳景夕回答得毫不犹豫。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再多问就显得自讨没趣可,于是携了疏影径直上楼去。

当然还没有到告诉你的时间,我们的旅程,还有一半。欧阳景夕在心里默默的道。

“老板,温一壶女儿红。”

“好嘞!”

不能说,就喝酒吧。喝酒,总能舒缓心中那微微的苦涩。

很快酒就被送到了欧阳景夕的房间里,打开瓶盖,酒香扑面而来。这里的女儿红并没有大都那么香醇,却带着极为淳朴的乡土气息,想来肯定是老板自己家里酿的酒。后劲还挺大,实在!

“你也过来一起喝!”你个人毕竟太闷,欧阳景夕打开门,向隔壁的车夫道。

“是。”车夫很自然地走进房间坐下,给自己斟了一大杯,一饮而尽,看得旁边的欧阳景夕朗声大笑起来。

这时节,真是不错呢。满满的酒香充斥整个房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