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和女人做人爱的全部

船的另一端,在那些金光冲上去时,这些船工也有了反应,纷纷从船桨之中抽出了长刀舞成一团。有一道金光速度较快在刀光闪起之前已经冲到一名船工身上。被金光沾身之后,这名船工如同醉酒,在甲板上摇晃了一会倒地不起,脸色乌黑,显然是中了剧毒。而大部分金光在冲击时,被及时舞起的刀幕绞的粉碎。

这个时候我已经看清楚,这些速度迅疾的金光是一些细长的黄蜂。剩下的几只黄蜂不敢接近刀幕,只是围绕着这些船工快速飞行。而这些船工显然也被死去船工的情形所震慑,不敢丝毫大意,一刻不停地舞着长刀。

柳生连续用了几次遁形突杀都被木黎识破,知道要想速战解决已经不可能,不敢再用这种消耗巨大的秘术。舞着长刀和木黎缠斗在一块,柳生的身形速度十分惊人,而且在打斗中暗器层出不穷的从身上各处射出。

木黎挥舞着木牌左挡右支,虽然处于劣势,但也却守的滴水不漏。而木黎手中的木牌不知道如何制成,在这样激烈的打斗中竟然丝毫无损。柳生见奈何不了木黎,攻势更猛,长刀上隐隐带出风雷之声。船桅削断了,两层的船仓也已经被夷平。而木黎在如同巨大风浪中的小船,虽然一直剧烈颠簸却始终不沉。

柳生渐渐失去耐心,对着剩下的五个手下一通喊叫。围成一组抵御黄蜂的五人,其中一人脱离阵型冲了出来,几只黄蜂见有机可乘朝他冲来,此人却没有抵挡,双手在身上一掏然后在空中一扬,一蓬白色粉末在空中散开,笼罩了自己和冲到自己跟前的黄蜂。另外两人此时向前跟着,双刀交击在空中一划,一股火焰在空中爆燃,把此前一人和剩余黄蜂包裹其中,眼见是都不活了。

剩余四人没有多看死者一眼便直接向我冲来,四把长刀组成的刀幕将我严严实实的封住。若是平时我不会把这样的角色太当回事,但是此时此刻这些人足够要了我的命。刀锋逼近,我感到阵阵的寒意,我已经避无可避。木黎已经注意到我这边的情况,奋力挡开柳生一击之后,向我这边激射过来。挥动木牌替我挡开了这四人的联手一击。将我挡在身后,独自面对着眼前五人的联手。

柳生这些年来苦心伪装自己,展现的修为只是来到中华之后修习的玄门道法,水平算不得顶尖。但是现在以真实面目面对我们,将隐藏的实力尽数展现,以木黎的修为可以勉力抗衡。如果再加上这四人,那肯定是必败无疑。如果今日我们在此失败身死,以柳生现在的名望,不难在以后策划更大的阴谋,我中华将蒙受难以估量的损失。

想到这我抽出随身的金针,刺入头顶,一股热流开始游走全身,这是我是牺牲寿元换来的力量。我对着木黎说道,你专心对付柳生,我来收拾这四只小虾。木黎看了看我,脸上抽了抽点头道:你要小心。说完催动木牌跟柳生杀在一起。

那四人先前见我十分脆弱,此时被我挡住也不以为意。舞着长刀随意砍来,我顺手一拳穿透刀光击在一人面门,此人一声未哼倒地不起。柳生在不远处见状叽叽哇哇的喊叫起来,剩余三人不敢再托大。把长刀舞的密不透风的向我逼了过来,我知道金针刺穴激发潜力维持时间不会太长,要速战速决。于是快速变幻着身形,将三人分割开来,一一击毙。

柳生见到下属六人尽数毙命,知道形势对己已经极为不利,开始盘算着如何脱身,攻向木黎的招式里都以虚招为多。见到我渐渐逼近,柳生飘身退步,将长刀插入甲板,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古朴刀身之上雕刻的花纹开始扭曲变形,刀身轻轻颤动,花纹消失,四只灵体破刀而出,向我俩扑来。我们晓得厉害,此灵体有形无质,既可以对人攻击,又可穿体而入,占据灵魂,灵识稍弱都会被其控制成为傀儡人。

木黎没有惊慌,木牌在手指一划鲜血流出渗入其中,召唤出三只猛虎兽灵开始对扑向它的两只灵体进行撕咬。而我面对剩余两只灵体,也没有客气,抽出两张符纸,双手各握一张按了上去。双灵甫一接触还想透体而入,被我符纸阻住。

我调动体力灵力催动符咒,双灵身上各有一团绿色火焰升起。此火焰无热无烟,却将两只灵体烧吱吱怪叫。这正是此符的妙用,抽去我体内灵力,化作灵魂炙焰,炼化灵体。我看着两只灵体祭烧的越来越模糊,最终扭曲几下完全的消失。而我体内被金针激发出的潜力再次消耗殆尽,委顿在地。

另一边的两只灵体日子也不好过,开始还在拼命抵抗,后来见抵挡不过,想逃回刀身躲避,却被三只恶虎兽灵拖住不断撕咬吞噬最后完全吃掉。四只灵体消失掉后,插入甲板的东瀛长刀立刻崩断为几节,而柳生更是直接喷出几口鲜血。柳生受伤不起,木黎经过了一场恶斗也并不好受,好在我们终于控制住了场面。木黎催动着三只虎灵向柳生冲去,只要一举杀掉柳生,我们便大功告成。

我们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三只虎灵刚到柳生跟前,柳生掏出了一面古朴的铜镜。这面镜子背面刻满符文,镜面平滑光鉴,青光闪闪,放眼望去仿佛一潭净水,深不见底。柳生把这面镜子挡着身前,三只虎灵撞了上去,只见一阵青光大盛,虎灵便消失无踪。我和木黎一阵惊愕,这是什么法器,居然有这等威力。木黎不甘心,继续催动木牌,木牌里跳出了六只花豹,冲向柳生。结果还是那样青光一闪,消失不见,柳生得意的哈哈大笑,我固然奈何不了你们,你们也奈何不了我,岛上众人见你我不在肯定会寻来,到时你说他们会相信谁。

木黎望着手里的木牌狠狠咬了咬牙再次催动,这次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六只大象。大象向着铜镜发起了冲击,伴随着嗡嗡声响铜镜颤抖着连续发出耀眼的青光。大象消失,一切重归平静,木黎一脸绝望。我也能呆呆的望着铜镜,感觉一切变得如此模糊。模糊?我激动放声大叫道:铜镜模糊了,铜镜模糊了。

柳生听到大笑说道:他疯了,他已经疯了。哈哈。。。。木黎望着我也是一脸愕然,看我的眼神好像是真的觉得我在绝望之下得了疯病。我赶紧解释道:铜镜开始光鉴平滑,现在模糊了很多,而且镜面的青光也黯淡了不少。兽灵冲击是有用的。

木黎听我这样说又燃起了希望,开始玩命一样的催动起了木牌,从木牌里跳出越来越多的兽灵冲向铜镜,狮子,黑熊,猴子,犀牛,蟒蛇,到最后甚至有牛羊。铜镜之后的柳生在这波冲击之后就开始不断的把自身精血浇灌到铜镜上。但是还是阻挡不了铜镜的光华越来越黯淡,声响也由原来的嗡嗡声变成了咯咯怪响。

我看得出木黎也是到了强弩之末,只是凭着强大的精神力苦苦支撑,在召唤出两头犀牛之后,终于支撑不住,倒卧在地。那边的柳生的血仿佛也流干了,一脸呆滞的望着靠近的犀牛,手无力的挥动,仿佛是要赶走它们。第一头犀牛顶了上去,铜镜亮起了青光,僵持一会,犀牛摇晃着脑袋消失了。

第二头犀牛紧接着跟了上去,犀角触到铜镜闪烁的微弱光华一寸寸顶了进去。僵持着僵持着,仿佛做了最后的挣扎,光华一闪,铜镜咯吱一声裂开一道口子。而最后这头犀牛也伴着铜镜最后发出的清光消失无踪。在铜镜开裂的同时,柳生身体经历一阵剧烈抽动,然后再也不动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