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体超大胆露私

狼骑在树下面,紧追不舍。狼骑修士调笑道:“前面的朋友,你们跑不掉的。不如停下来,我们一起喝杯酒,聊聊人生,聊聊理想。”

聊你妹啊。

王君松开高兴和石头,低声喝道:“你们快走,我去跟他聊聊。”

“大人,不可!”石头、石文才连忙劝阻。

王君冷笑道:“我有把握秒杀他,你们先走一步,我很快追上来。”

三人想起王君的恐怖实力,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

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军情紧急,用最快的速度做出最有利的判断。这是他们在十年流亡生涯中,养成的最基本的素质。

矫情浪费时间,只会给敌人提供机会。

他们信任王君的实力,信任王君能够秒杀掉狼骑,然后跟上来。

高兴道:“多加小心。”

这时候顾不上害羞,在王君脸上亲了一口。

王君笑了笑,从树上一跃而下。

高兴带着石头、石文才,从树梢掠过。仿佛飞鸟,融入黑暗之中。

王君落下树梢的瞬间,施展出“天机步”心法。收敛全身气息,变得不存在,又无处不在。他就像一个最优秀的刺客,躲在暗中。准备爆发出惊艳一击,收割掉敌人的性命。

不一会儿,狼骑带着一名奴仆,从森林中飞奔而来。

狼骑修士一脸轻松,坐在狼背上喝酒,一边继续调笑:“前面的兄台,停下来陪兄弟喝一杯啊。兄弟这里有好酒,保证你们满意。”

他的奴仆在一旁凑趣道:“你们现在不喝,等林恩大人赶到,就没有机会喝了。”

狼骑修士哈哈大笑,大声赞扬奴仆这句话说得妙。

“我比林恩大人,可要仁慈多了……”

狼骑修士太轻敌了,他看见王君他们掉头就跑,还以为王君他们怕了。

这等鼠辈,不值得警惕。

狼骑修士万万没有想到,王君欣然接受邀请,在一旁等着他。

狼期修士“仁慈”两个字刚刚说出口。

王君脚踏天机,演化鬼神。施展出“天机步”初级技能,移形换影。

身影一分为三,扑向三个不同的目标。

狼骑修士、奴仆,以及坐骑魔兽“疾风狼”。

奔雷刀分出三道刀光,施展出天机刀法“天机无痕”。宛如三道清风,在夜色中吹拂而过,了无痕迹。

三道刀光,就像三道闪电,划破夜空,一闪而逝。

刀光消失,三道身影合一。

王君出现在狼骑修士面前,缓缓收刀,说道:“多谢邀请。”

“呃……”

狼骑修士刚想要说什么,喉咙毫无预兆的裂开,鲜血喷涌而出。

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他的奴仆、疾风狼,和他一样,喉咙同时裂开,喷涌出大量鲜血。

他们想叫,却叫不出来。

两人一狼,倒在地上痛苦挣扎,身体渐渐失去温度,变成三具尸体。

王君拿出玉净瓶,放出一道霞光收起疾风狼的尸体。这头疾风狼是三阶魔兽,可以炼制一滴七品瑶池圣水,不要浪费了。

王君把玉净瓶和奔雷刀放入储物袋,冷漠扫了一眼战场,跃上树梢疾奔离去。

不一会儿,林恩带着大部队人马赶到。

修士有真气护体,在夜色中目力惊人,不需要火把。

魔兽坐骑有夜视能力,更加不需要火把。

一行人黑压压,围在两具尸体附近。

林恩脸色淡淡的,看不出喜怒,说道:“这就是弱者的下场,你们都给我打起精神。前面那个小子,不是你们可以戏耍的猫猫狗狗,而是吃人的魔兽。”

地狱虎的尾巴是条毒蛇,在林恩身边吐着信子,发出危险的嘶嘶声。

“是,老大,我们知道了。”钢刀他们一个个脸上极为难看。

一刀封喉,而且是同时干掉两个。

不对,地上残留大量疾风狼的鲜血,应该是一刀同时割喉三个。

这种恐怖的刀法,他们闻所未闻。

“散开,给我追!”林恩道,狭长的眸子里面,一片冰冷。

“诺!”

三十多名魔兽骑兵,立刻分散开来,往王君逃离的方向,紧追不舍。

王君杀掉狼骑,并没有去追高兴和石头他们。

而是故意留下大量痕迹,把林恩的魔兽骑兵团,引往其它地方。

王君拥有“天机步”这等逆天身法,随时都能甩开魔兽骑兵团。他故意在魔兽骑兵团前面不远处晃悠,带着魔兽骑兵团,在森林里面兜圈子。

王君一会儿出现,在魔兽骑兵团面前蹦。

一会儿施展“天机步”彻底隐藏气息,从众人面前消失。

接着,又从别的地方冒出来,把魔兽骑兵团耍得团团转。

“他在这里!”

“快围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混账,谁说他在这里?他明明跑到那边去了,快追!”

“追你大爷,他在你后面!”

魔兽骑兵团争吵不休,这些汉子本来就脾气暴躁,吵架特别凶,差点动刀子。

“分头追,我就不信,他还能飞天不成!”

钢刀作为副团长,立刻制止内斗,下达“分头追”的命令。

他不知道,他这个命令会害死多少人。

王君利用身法优势,硬生生凭借一己之力,把魔兽骑兵团分割开来。

黑暗中,王君嘴角露出一抹残酷的冷笑。

“该我出手了。”

王君潜伏在黑暗之中,耐心等待,挑选合适的猎物。

不一会儿,机会就出现了。

三人三骑,带着六名奴仆,一共是十二个作战单位。

王君施展“天机步”隐藏在黑暗中,心里平静无波,没有一点涟漪。这一刻,他好像融入到天机之中,并不存在,而又无处不在。

耐心等待时机。

“咦,你们快看,这是什么?”

三人三骑聚拢过来,其中一人用枪尖挑着一块破布。

“上面有血迹。”

“血液还是新鲜的,刚刚留下不久。”

“难道那个小子受伤了?”

“不对,这块衣服,好像是王老六身上的。”

王老六,是之前死掉的狼骑的名字。

“不好,中计了!”

其中一人大吼。

王君立刻出手,仿佛一尊鬼神,为了惩戒人间罪恶,突然现身显像。

天机步,移形换影。

天机刀,天机灭。

奔雷刀,里面阵法运转,刀身嗡嗡作响,闪烁着耀眼的电弧。

王君在与小恶魔大战之中,领悟的杀招。

“彼岸花。”

花开不见叶,叶见不开花。

邪恶,而又绚丽的花朵,在彼岸开放,接引亡魂。

“快一些,更快一些!”

王君把刀法施展到极限,三道身影,压缩施展出一朵“彼岸花”。

这朵“彼岸花”跟之前的有所不同。

如果说之前在小恶魔大军中绽放的三朵彼岸花,是头疯狂的魔兽,吞噬周围遇到的一切,狂野、暴虐。

那么此刻的彼岸花,就是一把冷静的手术刀,狂狷美丽,细致优雅。每一刀,都准确切割在敌人身上。划出一道道优美的血线,在夜空中绽放。

幽兰的雷光,和鲜红的血光,互相辉映,邪魅而又艳丽。

彼岸花在人群中绽放。

无数残肢断臂抛洒起来,鲜血顺着刀锋的轨迹抛洒,形成一朵花的样子。

三人三骑,六名奴仆,三头魔兽。

一共十二个作战单位,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在彼岸花绽开的瞬间死亡。

王君甩掉奔雷刀上的血迹,站在腥风血雨中,宛如一尊鬼神。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快,也是破坏。”

“快到极限,破坏力就大到极限。”

“雷霆闪电,本来就以快著称。文学家形容速度快,都说快如闪电。”

“快是雷法定理之一,可以融入‘破坏律动’,威力提升好几倍。”

彼岸花盛开之后,迅速凋零。

残肢和血水,洒落在地上。

不远处传来修士的叫声:“那边有动静。”

“刚才闪现的东西是什么?红蓝交织,好像一朵花!”

“不好!好浓重的血腥味,有人遭毒手了。”

“快过去看看!”

魔兽骑兵团从各处飞奔而来,赶往事发地点。

王君迅速中断感悟,从储物袋拿出玉净瓶,收走三头魔兽的尸体。然后施展出“天机步”隐匿气息,在敌人赶到之前,消失在黑暗中。

魔兽骑兵团纷纷赶到。

眼前惨烈的情景,让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汉,一个个手脚发麻,脊背发凉。

现场没有一块完好的尸体,根本分不出来谁是谁。

非要用词语形容,就是“碎尸万段”。

多大仇,要杀人碎尸?

“好残暴的手段,那个小子,比我们都狠。”一个魔兽骑兵低声道。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感到压抑,心里沉甸甸的。

林恩骑着地狱虎赶来,看到眼前惨烈的一幕。万年冰块脸,刹那间变得铁青。狭长的眸子中,射出骇人的凶光。

林恩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道:“你们这些废物,这么多人围捕一个人,居然死掉四人四骑,损失掉十六个作战单位。而你们,连敌人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老大,那小子太狡猾了。”钢刀分辩道。

“那小子不知道会什么邪术,能够隐匿气息,连魔兽也察觉不到。”

“我们抓不到他,他却能抓住时机,反杀我们。”

“老大,不是我们太弱,是那小子的身法太诡异了啊。”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