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动态图出处第900期

“你不意外吗?”

面对吴志的问话,齐阳摇了摇头:“从古到现在,其实有很多历史事件,都不像史书记载得那么简单。www.wenxue6.com 赵宣这么一说,反倒是有很多事情可以说得通。”

说得通?吴志转头看向齐阳。齐阳点头:“始皇陛下驾崩时才四十九岁。虽然说那时的人平均寿命都不算太高,但也只是指普通百姓,高!@#官位并不在此列。而且那时的平均寿命低有很多是因为战争死亡,或是劳役伤亡。”

这样一说,大家明白了,身为秦王,嬴政十三岁承王位,而秦在当时并非积弱小国,他身边也有人照顾身体,不至于突发暴疾马死了。要知道,如果他身体不好,哪怕是大臣们,都会死誎不让他出巡,更加别说跑那么远了。

“还有,大秦铁甲可以统一六国,却对付不了几支农民军,不是很怪吗?这时大秦还只是二世。始皇还是突然暴毙,军队战斗力没有被时间腐蚀,为何挡不住别人一击?”

但如果少了几十万军队的话,大秦帝国的崩塌显得是理所当然了。最强的兵力已经天界去打仗去了,剩下的还有多少兵力?别说对付项羽他们了,对付农民军都不够了。

没想到国曾经的第一统一王朝竟然是因为这样而灭亡的。现在吴志也能够理解赵宣对女节的仇恨了,这真的可以说是亡国之恨了。

可算明白了这些,事情也还没解决啊:“后来呢?”

“没有了。”

没有了?!怎么可以没有了?这像是一个故事听到最紧张的时候,突然有人告诉你,说故事的人死了,这个故事太监了一样。吴志心顿时不爽了:“怎么会没有了?”

“后面的事,与我大秦帝国无关了,所以没有了。我们只是在等待,等等可以进入封印的时间,然后取回可以治愈我族人诅咒的方法而已。至于其它的事情,那时候,已经不是我的先祖能够控制的了。我所知,那次之后,长城的通天阵崩塌,从此以后,再无一人能登天。而天的那些人,也都没有再回来。”

因为这惊天一骗,毁掉了一个强盛的王朝。吴志他们摇了摇头,然后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所以,女节那么在意的那个人……”

“能让她在意的人,只可能是一人。”齐阳淡淡的说道:“她说过,封印里的魂灵属于人皇。”

这个消息,让吴志他们都快要炸了:“有没有搞错?”

人皇,女节在乎的人,除了黄帝还有谁?

可是历史书记载的,不是他乘龙升天了吗?怎么又变成被封印了?

齐阳一脸的淡漠:“人皇,可以以功德入圣成皇。算去了天界,应该也会是一方首尊吧?你好好的,会愿意在自己的地盘里出现一个可以称皇的强者吗?甚至他可能凭着他的功德,一统天界也说不定。如果你是天界的强者,或是天界的王者,你会愿意吗?”

当然不愿意。所以,为了避免发生这种事,要在他没有升仙之前,先将他封印起来吗?

想到这里,吴志都觉得嗓子有些干涩,脑袋更是疼得不行:“不行,我要休息一下,不然受不了了。”这都是一些什么啊?

本来当成神话一样听的人物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好吧,算是真实存在的,对于那位古人皇最后的结局,大家也都是当成神话来听的吧?

结果没想到,现在人家告诉他,这不是神话,这是真的。但还和历史传说的不一样。

也是说,大家心心念念想着好的天界,其实也是一个坑货,只想着怎么坑死底下的人。所以阴招暗招损招,可以说是一招接一招。

被人玩也认了,这被天神玩,谁也没招啊。

揉了揉眉心,吴志让自己冷静了一些:“现在我们来捋一捋啊。是说,天的那些天神,因为害怕黄帝得道升天会威胁他们的身份地位,所以派人将他灭了,还顺道将他的灵魂给镇压了。于是他的老婆,女节带着一群人逃了,活了这么多年,一直想着解开封印复活黄帝?”

在看到齐阳点头后,他更加无力的转头看向了赵宣:“结果好死不死的,你家先祖倒了八辈子血霉,被天神挑了。然后女节又来捣乱,最后发现你家先祖收了好处,也是那个解除诅咒的方子后,却不肯跟她合作,所以背地里阴了你家先祖一把,然后被天神给干掉了,还顺带让你秦二世带着几十万人杀到天界后没有回来?几十万人,一个都没回来?”

这个齐阳倒是帮赵宣回答了:“当初天神答应给始皇的,估计是升天的法阵吧?如果去了,普通人是根本下不来的,所以我估计,那个法阵算是真的能传到天界,也只是个单向传送的法阵。”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没有一个人回来。

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吴志点了点头,勉强接受了:“所以,我们现在碰见的女节,九黎族,蚩尤,都他妈是真的?!”

“嗯!”

明知道这个问题会是肯定的答案,可是再一次得到这个答案,吴志还是很崩溃。换成谁,也不想跟一群神话里的人打架啊。可偏偏他不打还不行,他老妹在人家手扣着呢。

纠结郁闷了一阵子,吴志终于是放弃了:“算了,不想了,该谁谁吧。想再多也没用,念儿在他们手,不管他们是谁,我都得救。”

这么一说,大家似乎明白了。吴志取走了四件被封印的物品,而九黎族取走了其它八件。但他们没来得及将这八件物品封印到被他们祭祀了几千年的蚩尤之神那里,被女节打门来,然后全族都被屠了个干净。能剩下这几个孩子,都算是大神保佑了。

说到大神保佑,吴志想起了什么,他转头问齐阳:“后来那个人是怎么了?怎么叫得那么惨?”

齐阳感觉到怀里的孩子畏惧的轻缩了一下,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才说道:“没什么,只是一种活祭而已。他用他的命与他的修为,换取这四个孩子。”

本来还想问一下什么活祭能让人叫得那么惨,不过在看到几个孩子的表情后,吴志还是忍住了:“所以,现在可以确定了,是女节带走了念儿?可是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他们?”

“不用找,回谙古阁吧。如果他们想要得到这几样东西,必须通知我们。在那里等,是最好的办法。”说到这里,齐阳站了起来:“走吧,回家!”

回家,他也想回家啊。可是眼前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估计不是说回家能回家的了。

吴志郁闷的打开了房门,看着门外臭着脸的小叔:“刚才我们的对话你都听见了,怎么样?放我们回家?”

吴正也是一脸郁闷:“听是听见了,可是你觉得,我往交的报告要怎么写?”

“我管你怎么写?”刚说完这句,感觉好像不太好,吴志只能改口:“把录音带交去不可以了?”

“你觉得面的人会信吗?他们会以为你疯了。”吴正现在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有猜到这件事不简单,但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现在的情况下,他都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其实,以他职位的特殊性,遇一些怪的生物和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可是像今天这样的事,他还真是第一次遇见。这些事情如果传出去,那可真的是颠覆国传统历史了。

吴志也知道这件事不好处理,可是现在他也顾不了那么多:“总之,这件事交给你处理了,如果你处理不好,那让爷爷出面吧。我现在要回谙古阁,有意见吗?”

听了他们刚才的对话,吴正可能有意见吗?事情都做到这种地步了,他也只有力挺吴志做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劝不住,也劝不了。再说,如果真的是女节他们盯了吴家,逃也没有用,不如直接面对了:“走吧走吧!这里交给我来处理了。真是烦死了。”

虽然被小叔埋怨了,吴志也不生气,因为他也明白自己这一次给小叔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他摇了摇头:“这里拜托你了,我们先走了。”说完,他带着屋里所有的人,一直离开了房间。

本来吴正还想说留下一两个孩子的,可是在看到吴志的目光后,他最后还是没有开口。孩子们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与朋友,唯一的族人将他们托付给了吴志。现在算强行将他们留下,他们也不会听话的。反正人在千机门,以后想要借用一下,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抱着这种想法,他才干脆的放行了。

怎么出去的,怎么被送回来。不过这一次回来,身边多了几个人。刚到谙古阁,吴志安排二狗子将孩子们送去木门。那是千机门内,专门研究毒物的一个地方。虽然与巫蛊有些不同,但勉强也能算一个类别吧。暂时先安置了再说,毕竟现在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