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性动态激烈动态图

廖青的眼睛太过深邃,目光平静却又专注,江源一时之间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傻了似地跟他对视起来,直到廖青从椅子上站起来,俯视变成仰视,一阵压迫感迎面袭来,当机了的大脑终于重新启动了,心中浮现一股不妙的预感,下意识地就想往后退,只是又觉得这样就被吓住了的话就太丢脸了,硬是逼着自己站在原地不动。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

而就在他纠结着的同时,廖青已经从书桌后面绕了过来,在距离他两步远的地方站住了,仗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放肆的目光由上至下地扫视了一圈,才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在我眼里,你有穿衣服跟没穿衣服的效果,是一样的。”

“你在说什么鬼话!”江源再也绷不住了,廖青说的那话莫名让他一阵羞耻,随即又忍不住大大地唾弃起自己来,说的人都没觉得羞耻,他在这里羞耻个什么劲!

廖青轻笑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在说实话。”

“你——”江源一阵气结,“厚颜无耻、厚颜无耻,你简直就是厚颜无耻!”浓浓的羞耻感让他控制不住地脸红了,来来回回都只会说他厚颜无耻,恨不得给他一个大大的教训,让他再也不敢说这样羞耻的话出来。

不想再跟廖青说下去了,天知道再继续说下去廖青还会再说什么劲爆的话出来,打定主意的江源重重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但还没走两步,手腕上忽然被用力拽住了,他整个人措手不及地往后倒,随即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被廖青抱在怀里了。

他又是一阵气结,“你这又是干什么?我要去洗澡,放开我!”说着就要挣扎起来,好不容易心上人在怀,廖青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开他,当下收紧了手臂将他更紧地圈在自己的怀里,低头望着他,挑眉道:“只是看理论的话,有意思吗?”

江源挣扎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更加剧烈地挣动起来,“你说什么,先放开我不行吗?有什么话咱们不能好好说呀!”跟廖青这样亲密地靠在一起让他一阵心慌,脸颊上的热度只升不降,粗神经的他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廖青自然不可能放开他,本来没打算这么快的,想着再给他一段时间缓冲一下,谁知道他自己偏要往上凑,猎物都自个儿送上门来了,他如果还不动手,岂不是可惜了?

他凑到江源的耳边低声道:“你在看那些帖子的时候,就没想过让自己实践一下吗?就没有好奇过吗?”

闻言江源整个人都僵住了,有一种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了的感觉,他僵硬地转过了头,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心里问他,“你知道我看的是什么帖子?”

廖青的回答是从他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江源:“……”

“看了那么帖子,我想理论你肯定是已经足够的,我们再来实践一下,如何?”他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在这样的氛围下,莫名的有一种蛊惑人心的作用,江源动摇了。

其实作为一个二十多年的童子鸡,说他对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好奇那绝对是骗人的,以前是yy自己跟某个女生,而自从接触了这些帖子之后,他除了yy自己跟女生之外,偶尔也的确会yy一下两人男生是怎么做的,不过那时候的yy是绝对没有将自己代入进去的,就只是纯粹的好奇而已,而刚刚听到廖青这样说的时候,他不否认,他真的动摇了。

不过也只是动摇了一下而已,马上就摇头拒绝了,“比起自己实践,我其实更想观摩别人的!”开玩笑,廖青一看就知道是不可能会在下面的那样,他又不是傻子,就算要试,也得着一个自己能够压制得住的来试,才不要找一个压制自己的人。

“真的不试吗?”遭到拒绝廖青也没有觉得气馁,江源刚才动摇的那一下他可是看在眼里,“不过你要是想观摩的话,我可以满足你。”

闻言江源眼睛一亮,“真的?”随即又忍不住皱了眉头,“你想让我看你跟别人的现场版?”想到这里心里有点不舒服,江源不等他回答就自个儿回答了,“算了,我不想看了。”

廖青一笑,放开了他,“跟我来。”说着一手牵着江源的手,一路从书房出去,走到隔壁的卧室,江源一头雾水地被他牵着手,想要收回手却怎么也挣不脱,最后也就放弃了,看着廖青开电脑,找文件,忽然灵光一现,扬声问道:“你是要给我看片子?”

廖青给了他一个‘还不算太笨’的眼神,随即点开了前些天下载来专门学习的片子,拉着江源坐下去,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椅子上让江源有些不适应,虽然椅子足够大,容纳他们两人都没问题。他扭了扭身体,尴尬地问道:“你也要看?”两个大男人一起看这种片子,简直是太奇怪了。

可惜廖青根本不理会他,鼠标点击开始,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少年坐在室外的咖啡厅下,表情十分忐忑的样子,没过多久就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精英男出现了。

原本做好了准备看某种儿童不宜的影片的江源愣了一下,瞬间就觉得自己太不纯洁了,原来是拉着他看电影,想到这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有些失望,没话找话说地问道:“这是什么电影,这两个演员看着很眼生啊,哈哈哈。”

廖青睨了他一眼,松开了他牵着他的手,转而搂住了他的腰,“情(教)色(育)片。”

江源:“……”果然,没过多久,随着剧情的展开,影片中的两人也开始有了亲密的接触,接吻,拥抱,激烈地互相脱着彼此的衣服……

江源额上出现一滴冷汗,原来是有剧情的色(教)情(育)片。

不过接下来江源就没心思再想其他的了,这部影片拍摄得很唯美,就连床-戏也都带着一种另类的美感,江源看得几乎入了神,只除了亲密戏的那些镜头,他不知道旁边廖青的感觉是怎样,但他就是觉得很尴尬,特别是床-戏的那部分,简直快让他尴尬死了,虽然明知道像这种影片是不可能会真做的,但那两个演员的演技太好了,该有的气氛绝对不少,好几次都忍不住尴尬地移开了目光。

江源欲哭无泪,他为什么要在这里跟廖青看这种电影?

而比起他,廖青就淡定多了,观看影片的全程都安静得很,只除了搂着他的那只手偶尔有点不安分地动来动去之外,冷淡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一点端倪。

一个小时左右的电影,除去那些让江源不好意思的亲密戏之外,整部影片下来他都还是看得很入神的,一直到影片结束了才恍然回过神来,旁边的廖青已经探过身子去弄电脑了,江源拍了拍他一直搂着自己腰的手,“都看完了,你现在可以放手了吧?”说完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廖青一直抱在怀里,脸不由得红了红,还得佯装镇定。

廖青没理他,找了另外一部影片地点开,现在这一部才是重头戏,刚才那部只是给江源一个缓冲的过程而已。

江源一开始还在好奇他又准备看什么电影,谁知道等电影开始时,屏幕上两条赤(纯)条(洁)条的男性(娇)身(躯)体将他彻底给震懵了。

喘(娇)息(喘)声、肉-体-撞-击-声,躺在精壮男子底下的少年脸上似欢愉又似享受的表情无一不在江源心里造成巨大的冲击力,脸红心跳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反应了,他就好像已经遗忘了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一样,睁大了双眼专注地盯着屏幕看,呼吸不知不觉地加重了起来。

忽然有一只火热的手隔着裤子握住他的脆弱,他猛地一惊,想要回头,却发现自己的耳垂被纳入了一个温热的所在,轻轻地啃-咬-舔-弄起来,江源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下意识地想要逃离,但手按在廖青的腿上时,却仿佛失了力气一般,鬼迷心窍一般他竟然就维持着那个姿势不动了。

见状,廖青放开了他的耳垂,满意地勾了勾唇,凑到他的耳边,薄唇几乎是贴着他的耳垂的,温热的气息一下一下地拂过他的耳垂,江源心跳如鼓,耳边听见廖青略带沙哑的嗓音缓缓地说道:“你看,你有反应了。”说着,手上还不轻不重地按揉着他的脆弱。

男人是最经不起撩拨的,更何况是这种赤-裸-裸的挑逗,他的呼吸早已经粗重起来了,廖青却还嫌不够一样,忽然掰过他的脸,眸光深邃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带着明显的情-欲,“真的不要尝试一下吗?”

‘轰’的一下,江源只觉得气血直往头上涌,脑袋一片空白,在最原始的冲动下,他猛地一咬牙,破罐子破摔地喊道:“试!”话音刚落,廖青的唇就猛地覆了上来,狂风暴雨一般攻城略地,江源伸出手主动攀住他的肩膀,在他怀里转了个身跟他面对面,也同样热情地回应过去。

激-情-中他忽然发现他一点儿也不排斥廖青的吻,先前那两次的强吻也大多是羞窘,却从来没有过厌恶,就连现在这样激烈的吻,他都只觉得兴奋。

他想,他真的完了,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战况激烈的一夜,廖青体贴他是初次,克制地没多太多,但饶是如此,江源第二天还是趴在床上度过了一天,在动一下就觉得浑身酸痛的同时,他还有空去想,要是他家老爷子知道他这一吵架,就将他小儿子给吵到了一个男人的床上,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廖青端着碗白粥进来时就看见江源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趴在床上,看到他进来也只装作没看见,垂头丧气的模样比起昨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廖青坐到床边,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顿时惹来江源一阵哀嚎,“混蛋,你难道不知道我那里内伤严重吗?还一个劲地往那里拍,说你不是故意都没人信!”

“起来喝粥。”廖青不理会他的哀嚎,又故意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力道不大,绝对没有他喊的那么严重,江源愤愤不平地从瞪了他一眼,抓过被子兜头一盖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声音被被子掩着有些发闷,“不吃,吃龙肉都没味了!”

昨晚精-虫上脑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事后想起来简直要悔断肠了!想到一点,他忽然掀开被子,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身后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疼得他一顿呲牙咧嘴的,廖青伸手想要给他按摩一下,却被他用力地一把拍开了。

“我跟你讲,昨天晚上的事情纯属一个意外,哪个男人没个失控的时候,你不要太当真,我们就当昨天晚上的事情没发生过,知道没有!”

“没有。”廖青平静地看着他说道,“发生过的事情如何抹灭?你不能始乱终弃。”

江源几乎想仰天长啸了,“到底是谁始乱终弃呀,昨天晚上明明是我吃亏,就算负责,也该是你负责才对啊!”

廖青从善如流,“好,我对你负责。”

江源:“……”

廖青端起一旁的白粥,舀起一勺子送到他嘴边,“乖,先喝点粥。”

江源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他,无力地往后仰倒在床,拿起枕头捂住自己的脸。

天哪,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事儿呀!

为了表示他的抗议,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江源都拒绝再跟廖青讲话,就算廖青出现在他面前,他也只当没看见,这样情况一直持续到他从廖青的家里搬出来,他家老爷子总算是妥协了,答应不再逼他回公司工作,于是江源迫不及待地从廖青家里搬出来了。

难得的,廖青竟然也没有阻止,也没有任何表示,原本高高兴兴准备离开的江源也不由得郁闷了,不过就算郁闷,他也拒绝主动跟廖青说话,于是就这样搬了出去,而且因为晋华还没回来的原因,两人有了更加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联系。

头两天,江源还非常高兴终于能够不用看见廖青,可是等到第三天的时候,他却开始偶尔会想起廖青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总是不由自主就开始在他脑海中重复播放,当有一天早上江源从一个缠绵悱恻的春-梦中醒来时,他差点就要哭了。

梦中的主角不用怀疑,就是他跟廖青,内容竟然几乎跟那天晚上发生的没有任何差别,而且当他发现就算是在梦里,自己也还是下面的那一个时,他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可是不可否认的,他之前那颗坚定自己是直男的心已经开始动摇了,他甚至好几次偷偷地下了决心,只要廖青下次再提起,他就答应了吧。一开始出现这种想法的时候自己还会唾弃一下自己,可是等到这样的想法出现了无数次之后,他又开始在心头问候起廖青了,他都从他家里搬出来这么久了,他竟然还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哼,说什么会对他负责,果然都是骗人,得到了就不珍惜了,下了床就不认人了,果然是无情无义的渣男!

想要打电话给廖青,却实在拉不下这个脸,之前说得那么绝的人是自己,抗议着不跟他说话的人也是自己,这会儿要是再主动打电话给他,那就真的是太丢脸了。于是只能每天抱着个手机,一边等着廖青打电话过来,一边在心里狠狠地唾弃自己。

还好这种煎熬的日子只有半个月那样,出去潇洒旅游的晋华回来了,终于找到借口跟廖青见面的江源瞬间满血复活,首映式的时候江源出门之前特地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就等着见着面了之后让廖青来个眼前一亮。

结果真正见着面的时候,廖青却连正眼瞧他一下都没有,江源气得牙痒痒的,也赌气地不理会他了,只当做没看见他,原本还高昂期待的心情却瞬间低落了下来。

电影首映式很成功,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去庆祝了,江源跟廖青也跟着晋华一起去了,一路上就廖青在跟晋华说一些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而江源因为还堵着气也没出声,专心地开他的车,等到了庆祝会的现场,江源也闷不吭声地跟在身后不说话。

晋华用手肋撞了撞旁边的廖青,示意他看一下江源,廖青顺势往后瞟了一眼江源,冷笑一声,“不过是给他一点教训。”

晋华有些同情地看了看江源一眼,才小声地说道:“别玩得太过了,小心玩过头了有得你后悔的。”

“我自有分寸。”廖青淡淡道,晾了他这么长一段时间,估计也够他想明白了。“顾大少今天也在,我跟江源就不过去当电灯泡了。”有顾奈在,晋华不会出什么事的。

闻言晋华了然地笑了笑,“去吧,明天放你跟江源一天假。”说着,冲他眨了眨眼,暗示得不能够再明显了。

廖青勾了勾唇角,“定不负众望。”

晋华微笑地目送着廖青转身朝江源走去,然后才加快脚步走向顾奈。

“什么事情那么开心?”顾奈看着他在自己面前站定,才伸出手给他整理了一下有些歪了的衣领。

晋华笑得眉眼弯弯的,“因为发生了值得高兴的事情呀。”说着,转身看向不远处渐行渐远的两人,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们进去吧。”

“嗯。”

第二天晋华特地打了个电话给江源,不出意外地接电话的人是廖青,“江源还在睡觉,你找他有事?”晋华笑了笑,“没事,只是想确认一下他还好吗?”

廖青转头看了一眼床上一脸疲惫的江源,无声地笑了一下,“他很好。”

挂断电话,晋华想了半响,忍不住笑了,身后顾奈的手环上他的腰,“笑什么?”

“笑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往后转了个身,趴在顾奈的身上,笑眯眯地看着他,满心满眼都是喜悦。

有情人能够眷属,真好!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把这个番外写完了,一个番外写得这么长也是醉了,接下来应该不会有番外了,谢谢各位大大一直以来的捧场,么么哒~~~(*  ̄3)(e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