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妄想日和

琅玕的目标是一个脑满肠肥的官员,平时好吃懒做、荒淫无道,对任何政事都不上心,却偏偏胆小怕死的很,在其护院的选拔上很是下功夫。就爱上网

大概也是知道自己招人恨,花重金请了不少武林高手保护他的安全。平时没事基本就缩在府中闭门不出,府院防守得像个龟壳一样。

好不容易逮到他出一趟远门,琅玕原本是想将人逼到断崖,一举歼灭。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不成功,便成仁。他豁出去了!

只是他只身一人同时对付那么多的武林高手,还要费心去搜寻官员的位置,实在有心无力。

他冲撞了他爹,以他爹那无情无义的做派,又怎么会暗地里给他安排人手呢?当然是怎么折腾他怎么来。

他爹想让他后悔,却不知他已经想好了,拼了这条命也要让他看清楚,什么是他的底线!

和什么样的人混在一起,那是他自己的事!轮不到那个死老头说三道四!

混乱中,琅玕终于找到官员的所在位置,眼眸一利,身子腾空跃起,将手中骨扇全力向官员飞去。

那官员圆眼大睁,眼看着骨扇飞驰而来,情急之下竟扯了身边一个护卫为他挡在身前。

琅玕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惊愣之下被人钻了空子,差点命丧黄泉。

就在这时,一道轻烟无声地穿过人群,所过之处人皆伏地,待琅玕夺剑割断一人咽喉回转身时,已被一人扣住手肘内劲全泄。

“走!”

随着一声低沉的冷喝,扣住他的人带他腾身而起,迅速离开了断崖边。

直到到了一处安全的地方,他才被放开来。

琅玕浑身大汗,气喘吁吁道:“你怎么来了?”

祁的气息也略微有些不稳,不知是跑的还是急的。

“我来救你。”

“救我?”琅玕不满地皱眉,“我要你救了吗?”

口气略微有些冲,祁一时愣在了原地。

琅玕见了他这副呆呆的模样,心止不住地发酸发软。他伸手搂住祁的脖颈,嗓音低哑道:“对不起……”

祁终于缓过神来,一双手却不知该往何处放。

琅玕不知是不是真在他爹那里受了什么委屈,搂着祁的手更加用力,两人挨着的身体贴的密不透风。

祁伸手推了推,琅玕却不做声地搂得更紧了些。祁无法,只得随他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琅玕怯怯地松开双手,抬起头看向了祁。祁一垂眸,黑沉的视线便与他对上,两人彼此互望,无声静默。

不知是谁先凑上去,四片薄唇水到渠成般贴在了一起。琅玕和祁两人俱是浑身一震。接着便如星星之火燎原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有了这个吻,接下来的所有事似乎都顺理成章。

琅玕和祁互托了彼此终生,像天下所有恋人那样,承诺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这样的爱恋无疑是新奇的,也无疑是最见不得光的!

琅玕心比磐石,根本就不在乎和一个影卫在一起会闹出怎样的轩然大波。

躲,是躲不掉的!何况他也不屑躲,他和祁的感情,天地可证,他就是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们两个相爱!谁也别想阻拦他们!

琅玕永远是那个琅玕,轻狂绝艳、目下无尘,为了自己守护的东西可以不顾一切。

最后,他执着祁的手一同回了贪狼门。门内上下俱惊!不出意外的,门主单独传了他到书房问话。

琅玕甫一进门,就被怒气冲冠的他爹狠狠打了一巴掌,身子撞在门板上。

“竖子!”他爹打了一巴掌仍不解气,指着琅玕的那副表情恨不得吃了他。

“你想做什么?想造反是不是?叫你别跟那个影卫搞在一起,你倒好,和他手牵手地回来!你是想让贪狼门成为全天下的笑柄是不是?”

琅玕吐出一口血沫,望着他爹那副吹胡子瞪眼的表情,突然很想笑。

“何曾需要我说什么,你早就给我定好了一切的罪名不是吗?”

“事到如今,你还有理了?老夫生你养你,让你顶着贪狼门少主的尊贵身份,衣食无忧地长大。可你呢?你是如何报答老夫的?”

“这些你有问过我吗?”琅玕气势突然强劲起来,眼中射出凌厉的光。

“你有问过我愿不愿意,喜不喜欢,快不快乐吗?你以为当你的儿子有多幸福?要不是没得选,我怎么可能让你做我爹!”琅玕说到最后失控大吼。

“你……你这个逆子!”他爹气得脸色涨红,飞起一脚狠狠地踹在了琅玕小腹上。

琅玕撞破门板摔出了门外,倒地吐血不止。

周遭一干人等见状忙找地方溜了,唯恐被殃及池鱼。

他爹气势凌人地跨出房门,居高临下地狠狠盯着倒地的琅玕。

“这些年来老夫待你不薄,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对老夫如此恨之入骨?”

琅玕虚弱地咳了两声,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你不知道?咳咳……”琅玕的声音透着虚弱,“的确,这些年来你不曾亏待过我。咳咳,也说过,等你走了,贪狼门的主人就是我……”

琅玕通红的双眼斜看向他,“可你这些年有把我当儿子吗?你只是把我当你的接班人罢了!”

他爹的眉毛舒展开,蹲下身望着他道:“我如果不把你当儿子,又怎会把你当我的接班人呢?”

“呵,”琅玕冷笑,“只是因为我身体里流的,是你和娘的血吧?”

“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你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情?若是有情,你是怎么做到将自己的亲骨肉赶出门外的?若是无情,娘的死又到底哪里能令你痛苦半生?”

他爹的眼角跳了跳,目光渐渐阴沉。

他站起身来,睥睨着地上的琅玕,语气几乎结冰,“老夫到底有情无情,就让你今天见识个够!”

“来人!”一道黑影应声落地。

“去把祁叫过来。”他爹淡淡地吩咐道。

琅玕心中腾起不好的预感,“你要干什么?”

他爹只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并不答话。

少时,祁过来了。

他爹开口便道:“跪下。”

祁没有一丝犹豫地双膝一屈,结结实实地跪在了地上。

琅玕见了,望向他爹的双目中几乎能喷出火来。

他爹冷笑一声,负着手好整以暇地在他二人之间来回走动。

“老夫想你应该知道,祁在贪狼门是作为影卫被培养的吧?影卫、暗卫、杀手,这三者可不相同。”

“杀手的使命是不计任何代价地取目标性命,而暗卫则是暗中执行主人的命令,以及保护主人的安全,这两种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意识,但是影卫不一样!影卫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贴身保护主人的安全,其他一概不管。不为恩怨利益所动摇,永远只忠于一人,不问缘由言听计从,若主人不幸死亡,影卫需得殉主……”

他爹说到这里瞥向祁,“这,就是我贪狼门所培养的影卫!”

祁目光沉稳,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身姿笔挺。

“祁,”他爹走到祁的面前,望着他道,“老夫且问你,择你为影卫人选时,是否经过了你的同意?”

“是。”祁沉声道。

“那么你是否在训师的指导下完成了宣誓?”

“是。”

他爹看向一脸不安的琅玕,继续道:“你是否宣誓永远效忠你的主人?”

“是。”

“那么,”他爹又看回面前的祁,一字一顿地问道,“在你没有认主之前,你听从谁的指令?”

祁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门主。”

琅玕大惊,挣扎着想爬起来。

他爹满意地眯眸,随后目光一寒,冷声道:“那么老夫现在就命你,自行了断!”最后四个字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

琅玕霎时面无血色,惊怔地看着他爹和祁,心里恐惧到了极点。

“不……不要,祁,不要听他的!”琅玕失神叫道。

他爹冷笑着勾唇,“你觉得他是会听你的,还是会听我的?他可是从小就被贪狼门作为影卫培养的精英,有些事,早就刻进了他的骨子里。他不可能会为了一点点感情就将之前的全部教导抛诸脑后。”

“来吧祁!让老夫看看,你是否配当一名合格的影卫!”

他爹目光灼灼地盯着祁,笃定他一定会听从自己的命令。

这是一代门主对自己门下培育方式的自豪。

琅玕站起来想要扑过去抱住祁,却被他爹点住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祁干着急。

祁沉默了一瞬,缓缓地抬起自己的手掌。

看到这个动作,琅玕的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他爹刚要自得一笑,却见祁只是盯着自己掌心的纹路,目光似有暖意。

“的确,我发过誓,没有认主之前,会忠诚于门主。”祁淡淡地说着,目光循着琅玕的方向看去。

手并两指,对着琅玕隔空一点,琅玕的穴道顿时被解开,立马什么都顾不上地护在了祁身前。

祁站起身半隐于琅玕身后,呈守护者的姿态对他爹说:“但是很抱歉,我已经认主了!”

听闻这话,不光是他爹,连琅玕都诧异地回过头看着祁。

“你什么时候……”

“在我们互相把自己交给对方的那天夜里。”祁的声音里有着难以觉察的温柔。

虽然知道不合时宜,琅玕的脸还是有些不争气地红了。

他爹不可置信地望着二人,似乎真的没想到他们会做到这一步。

所有的信念都在一瞬间崩塌,他爹眼前黑了黑,差点倒在地上。

“你们……”他撑着一口气盯着他们,“你们总有一天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后悔?

琅玕在心里冷嗤一声,就算真有这一天,起码在他活着的时候是看不到了!

一语成戳,直到他爹因为平时过量饮酒,身体衰竭而亡时,他和祁都仍在一起。

只不过,比起情人的身份,祁似乎更愿意以影卫的身份待在他身边。

起初琅玕不大乐意,觉得委屈了他,后来便也开始想通了。只要祁在他身边,只要他们两个人能在一起,其余的又有什么重要?

“祁,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属下已经有名字了。”

“那不算,那只是你做影卫的代号,如今你可不单单是我的影卫,这万一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别人问你叫什么,你说你叫祁,别人还不往低了想!”

“……谨遵门主的吩咐。”

“嗯……祁可以用来作姓,名嘛……琅玕和贪狼门?你就叫祁朗吧!”

“谢门主。”

“你说什么?”

“……玕。”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