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不可以1V1H

西楚王大婚的喜帖数日后数到了花凤凰手里,当天晚上就收拾东西,打包了儿子,一路回了岐州来。

于是,天还没亮楚宅的大门便被人砸得咚咚直响,玉溪起来开门,樊离以为是上门找麻烦便跟着一起出来,一开门便看到风尘仆仆的花凤凰一手拎着花美男。

“你怎么回来了?”玉溪道禾。

花凤凰直接把儿子往她怀里一塞,大步朝里走道,“爷回来喝喜酒的。”

“大婚还有半个月呢,你不用这么早赶回来。”樊离道妲。

玉溪一边逗着胖乎乎的花美男,一边朝丈夫使了个眼色,赫连璟把人强带过去,以花凤凰的性子一瞅准机会肯定溜,何必多问。

“那破地方能把人憋死,爷才不想待。”花凤凰一说起来,火气就不由上来了。

玉溪无奈笑了笑,听说那行宫建得极是富丽雅致,怎么倒成了她口中的破地方了。

“爷想跟人过两招也不准,爷赌两把也不准,爷两上花街喝点花酒也不准,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还是岐州最好。”花凤凰一边走一边道。

玉溪望了望前面大摇大摆的女人,又望了望笑呵呵的花美男,她该不是带着他去喝赌坊下注,去花街喝酒吧?

“我儿子最近几天寄存在你那里,我要去好好睡一觉。”花凤凰说着,伸了个懒腰,大摇大摆地去了自己以往住的房间。

樊离望了望砰地关上的门,又望了望玉溪抱在怀中呵呵笑的胖娃娃,伸手抱了过去,“她到底是不是你亲娘,你是她捡回来的吧!”

玉溪失笑,劝道,“好了,先带孩子回去睡吧,好些日不见这小家伙,也怪想念的。”

“这小子一天都吃什么了,又长肉了。”樊离掂了掂,说道。

这小子还真是随她娘皮糙肉厚的,花凤凰那样的,也能把他给养胖了,真是好养活。

花凤凰把儿子直接扔给了玉溪,不过好在小家伙不吵不闹,一回房沾了床就呼呼大睡,完全不要人哄。

王宫里风风火火地准备着西楚王大婚之事,连带着岐州城上下也是喜气洋洋,花凤凰出门回来见到还站在门口的泷一,见着沁儿便道,“你们啥时候请了个门神?”

沁儿知她指的是泷一,哼道,“谁请他来了。”

“他不是回江南去了吗,什么时候来岐州了,不过爷最近正好手痒,一会儿就找他过两招去。”花凤凰兴致盎然地说道。

沁儿白了她一眼,“花凤凰,你是一天不打架,皮就痒了吧?”

“怎么,心疼了?怕我打伤了你家泷一?”花凤凰笑嘻嘻地道。

“打吧,两个都死了干净。”沁儿懒得理会她,拎上在一旁爬着玩的花美男便走了。

花凤凰笑着眼了上去,进屋瞧见养病了呼和王子,立即便坐近前去,“哎哟,这就是你那未婚夫呢?”

沁儿咬牙切齿地瞪了她一眼,无比希望赫连璟能来了把这祸害女人绑走,大伙也就都清静了。

花凤凰盯着呼和上上下下地打量,一边瞧,一边道,“论长相吧,是比外面那门神要好那么一点点,可是这身段显然是个不顶用的,至于武功嘛……差得就更远了,不过这长相还真是爷喜欢的模样。”

说罢,笑着拍了拍呼和的肩膀。

沁儿侧头望了望,提醒道,“把你的爪子收回去行不行,回头花美男他爹冲过来看见了,醋坛子一翻,呼和就是遭殃了,我们这些弹丸小国真惹不起你们。”

“好好好,我不调戏你未婚夫,我找你家泷一喝酒去,听说花街新到了些不错的姑娘,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花凤凰说着便真准备出门去。

沁儿沉着脸起身,将花美男往她怀里一塞,“看好你儿子再说。”

花凤凰双手举着儿子,笑嘻嘻地问道,“儿子,你想跟娘喝花酒去吗,那里有漂亮姑娘看,要不要去?”

花美男还不会说话,只是看着她笑了,也跟着咧着嘴呵呵地笑。

沁儿抚了抚额,极其同情望了望尚不满周岁的花美男,这孩子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摊上这样的生母。

花凤凰瞅了她一眼,说道,“罢了,爷是回来喝喜酒的,花酒还是留着以后喝吧,我去宫里看看咱们的新王后,你去不

去?”

沁儿想了想,望了望呼和,方道,“听说赵姑娘在宫中养伤,我和花姐姐进宫看看,一个时辰就回来了。”

呼和含笑点了点头,“好。”

花凤凰将儿子一拎,大步在前出了门,自从被某人土匪皇帝绑了儿子威胁去了北魏行宫,她收到请帖还不知新王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昭宁被勒令在宫中养伤,好在她一向喜静,并不觉得有什么无聊,看到花凤凰和沁儿过来探望,却是有些意外的。

不管是以前的她,还是重新回到岐州的她,与这些人的关系并未有多亲近。

“你的脸……”沁儿目光落在脸上那道疤上,那天在楚宅还没有的,难道宫里传下话来养伤,是伤在了脸上。

“无碍,好的差不多了。”昭宁一边说着,一边给两人倒茶。

花凤凰打量了她一番,并未去追问什么,倒是花美男咿咿呀呀地往昭宁那边爬。

“这是你孩子?”昭宁逗了逗孩子,笑着问道。

她落江之时,这个孩子还没有出生的,转眼都这么大了。

花凤凰见孩子喜欢昭宁,便递了过去,说道,“你就安心养伤等着做新娘子吧,大婚的事交给我们操办就行了。”

她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凤缇萦,但全了燕胤一桩心事也是好事,凤缇萦当年的未完成的婚礼一直是他们所有人的心头之憾,这一次势必要好生操办才是。

“那便多谢了。”昭宁笑语道。

西楚帝后的大婚之礼不可谓不隆重,很快也收到了楚荞自远方送来的贺礼,沁儿看到送来的东西,不由叹了叹气,“楚姐姐也真是的,走了都不再回来了。”

“她拖家带口的回来了才麻烦。”花凤凰道。

说话间,望了望远处与燕胤正商议事情的左贤王,他们许多人都有了归宿,有的成家了,有的相聚了,唯有那个人,依然落寞。

她们分分合合,聚聚散散,总还有重逢的时候,可是那个人心中所牵挂的,却是再也不会回来了,不是生死之隔,却胜生死之隔。

半个月后,西楚王大婚,岐州上下张灯结彩以示庆贺。

昭宁在大婚之前被凤丞相收为义女,自相府出阁,帝王御驾迎亲,红妆数里。

婚礼设在王宫外的广场,万民见证。

当她身着凤袍与他执手朝着天地拜下,心头竟涌上无尽的复杂与酸楚,那一刻忽然觉得,仿佛她等着嫁给他的这一天,已经等了好多年,好多年……

今时今日,此时此刻,她终于成了他的妻。

人群之中,鞭炮声声,鸣响不断。

泷一站在离沁儿不远不近的地方,挡去了乱飞鞭炮,以免落到了她的身上。

呼和也第一次审视了这个沉默得甚至有些木讷的男人,随即释然地笑了。

燕胤大婚之后,呼和提出了回国,沁儿陪回去,泷一一路护送,到了大宛之时,呼和王子主动向大宛王提出了退婚。

他确实是想娶那个小丫头的,但花凤凰有意无意的一次次向她提某人,他的眼睛也看得到,伊兰沁儿的心并不在她身上,与其娶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两个人彼此折磨,不如放手成全她的幸福。

伊兰沁儿与半年之后召了驸马,邀请赖在江南的蝶舞观礼,对方却回信自己要忙出嫁,之后再没离开江南。

西楚王于大婚之后,以国为姓,定后世子孙姓氏为楚,彻底与大燕断绝。

左贤王一生辅政苍月,终生未娶妻纳妾,每每冬日王府满园的梅花开得最是动人。

花凤凰在岐州逗留了一个月,北魏皇帝亲自过来把人给绑了回去,确确实实是绑了回去,场面不可谓不壮观。

北魏皇帝一生宫中亦有妃嫔,却始终未曾立后,直到百年之后承继皇位的,只是宫中一个嫔妃之子。

花凤凰育有一子一女,于北魏帝崩后重归西楚为臣。

北魏新帝继续数年之后,国中内乱,分裂两国,是为封国和苍砻。

——

番外到此结束,我一向觉得故事就停止在正文的结局,至于那些未完成

的遗憾是留给大家想象的,我并不擅长写番外,说实话也不喜欢写番外,不管好与不好,也终于是写完了。

关于西楚后世的故事,请去看《倾心计:六宫无妃》。

关于苍月王朝的故事,请去看《斩青丝:第一皇妃》。

关于商容的番外,应出版社要求做为独家番外放在实体书上了,所以网上不更。

新文《帝台娇·王的宠妃》将开始两更,月底或下个月初上架,喜欢的可以移步过去一观。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