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满得肚子鼓起来了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柳顾作为狂热火迷自然清楚写轮眼进化的契机----宇智波一族拥有着比任何人都要浓烈的爱,而失去这份爱时,浓烈的爱就会变成恨,恨越强烈写轮眼的瞳力便越是强大。

柳顾在这里设置了几个高级幻术为不久之后的兄弟之战做准备。既然鼬将兄弟之战的地点设在这里,必然有他自己的意愿,柳顾并不打算改变地点。

如果最后没有兄弟之战那该多好。

但是兄弟之战也是无论如何也逃不掉的吧。难道,亲自去和佐助解释?

柳顾瞬间脑补了一下鼬对佐助解释的画面

这画面实在太美柳顾表示自己接受不能!就算再贪生怕死,柳顾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

心念电转之间,柳顾已经做好了一切要做的事,也没有耽误太多时间很快就带着鬼鲛一起出去了。

“不去找九尾人柱力了?”鬼鲛有些不解。

“木叶的守卫松懈了好多……这说明一个原因……人柱力不在木叶!”柳顾之意不在酒啊!

“没意思啊!白来一趟了。”鬼鲛对于没能打上一架表示不爽。

随便找了个借口还挺有说服力。

出了木叶大门,暗蓝色的天空依旧零星的闪烁着几颗星辰。

既然一切都准备好了,那就去看看这副身体的弟弟佐助吧。柳顾分了一个分身去探寻佐助的踪迹,真身和鬼鲛一起继续回到短册街泡温泉。

鬼鲛并不算是话多的,一路上讲的话总共也就是几句而已。而柳顾为了演好鼬的成熟稳重的个性而不被怀疑几乎一句废话都没说过。柳顾表示十分不爽!好想说话,好想吐槽,作为一个不吐槽会死星人柳顾决定要好好烦烦系统君。

柳顾靠着树坐在地上看着鬼鲛正在烤兔子,趁着这个空挡柳顾闭上眼睛看似小憩其实正在脑海里和系统君闲聊。【文学楼】

还是那个问题,鬼鲛的好感度是怎么回事?

打住,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之前说可以逃掉兄弟之战,也就是说可以随便改变剧情咯?

原来如此,柳顾轻笑嘴角不自觉得勾了起来。

如此的话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鼬在想什么事呢?”鬼鲛几乎没看到鼬除了面瘫之外的其它表情,猛然间看到鼬闭着眼睛嘴角勾起微笑起来,不禁有些诧异。

柳顾心下一惊,心中捶胸顿足欲哭无泪

果然乐极生悲,古人诚不欺我。

柳顾微微睁眼淡定自若的看了一眼鬼鲛,没有回答他,毕竟说得越多破绽越多。

“鼬的以前一定过的不赖吧,还真是冷酷残忍呢!”鬼鲛语气中带着探究开始认真起来了。

“有人来了……”鬼鲛眉头微皱。

柳顾也感觉到了来人查克拉的强大。幸好刚才柳顾和鬼鲛在休息时有注意收敛查克拉,对方应该没有感应到,但是这将灭未灭的火苗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就算用泥土掩盖掉,但是稍有经验的忍者也会察觉新泥与旧泥的差别柳顾感应到那股查克拉竟是漂在空中,抬头看到的便是操纵者黏土大鸟飞行的迪达拉和阿飞俩人,这也太张扬了吧!

“鼬前辈,鬼鲛前辈,你们在烤什么好香啊!”阿飞大声喊着从鸟背上一溜烟来到烤架前拿起烤兔子作势要咬。【文学楼】

“一边去,你们来到这里是捉九尾的吧,那还不快去!”鬼鲛劈手将烤兔子夺了回来。

柳顾顿时觉得鬼鲛劈手夺肉的姿势帅爆了!好样的保住了今晚的晚餐!回头奖励你小鱼干!

“哈,你们也在这里莫不是和我抢任务!嗯!”迪达拉姿势优雅的从大鸟上一跃而下。

“哼!迪达拉,这是我们的目标好吧!”鬼鲛声音带着些威胁,眼睛微眯。

这是要干架的节奏么?

“哼,我们可不屑去捉九尾呢!是吧?迪达拉前辈。”阿飞用着一种极夸张的语气道。

“说的是呢!杀大蛇丸是我的任务,既然鼬的弟弟杀了大蛇丸,我就去干掉鼬的弟弟好了。嗯。”说完迪达拉跳上黏土大鸟之前还特地很得意的看了一眼柳顾。

你得意什么,送死很得意么?柳顾表示很无语。

“迪达拉前辈!前辈等等阿飞!”阿飞很蹩脚的跳上黏土大鸟,出尽洋相。哎!带土你也太隐藏了吧,这么逗比真的好么?

“像迪达拉这样的性子一看就是易冲动易死的类型呢!”鬼鲛颇为肯定的说着。柳顾看着天上不一会就只剩下俩个黑点的身影表示鬼鲛大哥你真相了。

“鼬,我们现在去哪里?继续寻找九尾人柱力?”

“不,我们回短册街养精蓄锐。”不是我们找鸣人,而是鸣人正在找我们,木叶那帮家伙认为抓到了鼬,佐助自然会乖乖的回到村子里!不过他们应该不会想到鼬会在短册街的吧!柳顾可不想被木叶的人抓到,真相不明之前抓到只有死一种结局。

“哈!我也是这样想的呢!最喜欢哪里的温泉了!”

系统君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是可忍孰不可忍,柳顾表示自己忍不了了。

这系统君是在卖萌么夜已经很深了,窗外狂风大作,大雨倾盆。

屋内没有灯光,一切都是暗的,柳顾躺在旅店被窝里回忆着火影剧情。她清楚的记得鼬死后尸体会被宇智波带土(阿飞)收集,然后再将眼睛移植给佐助促成永恒万花筒。虽然有三次复活机会却是随机复活,并且系统也不清楚是在谁的身上复活!万一运气不好,复活在婴儿身上那就呵呵了,四战都结束了,估计还没人大腿高。

但是似乎兄弟之战鼬必死不可,鼬的死亡是火影里的一个重要分界点,因为鼬死了,鼬的秘密才得以被知晓,佐助才开始加入晓,间接的促进了情节的发展。可是对柳顾而言兄弟之战一定不能死。

难道,假死?

一个念头猛的闪过柳顾的脑海!

系统君,兄弟之战剧情与佐助相关对吧?

那么鼬假死算是改变佐助的剧情咯?

柳顾觉得自己已经找到这个系统的一大漏洞了,蝴蝶效应知道么?如此不就可以改变很多人的命运了么?

……

柳顾顿时焉了,默默在心里吐槽坑爹系统。

假死真的可以有?!柳顾不禁兴奋起来了。

柳顾表示十分感谢宿主君帮忙分析利弊。

说吧,你有什么事要我做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那假死药丸你是不会这么简单就提供给我的。

你不早说!我都穿到这里快一个月了,你才告诉我还可以做任务换积分!

…………

可是这么短的时间做任务来不及了好么!

所以说刚一开始就要变成卡奴了么?柳顾表示心情很不爽,连觉都少睡了好多!

为了为兄弟之战做准备柳顾这几天一直在屋里忙着重温幻术、体术、忍术,所以在外人看来他最近睡眠很多。

柳顾从一开始就觉得鼬的身体不大对劲,而现在能熟练运用各种术的柳顾便清晰的发现鼬的身体健康十分差劲。虽然最近柳顾一直注意休息调养,但是健康状况依旧差劲。柳顾时不时的会有脑袋发晕,视线模糊症状出现有时稍微累了点还会咳血。

兄弟之战后柳顾表示自己一定要去找个厉害的医疗忍者!找谁呢?未来的弟媳?

在短册街的日子不过几天,柳顾的脑海里就传来一段记忆,是之前探寻佐助踪迹的分、身术带回来的。柳顾的分身最后是被佐助杀死的,佐助那尽管面瘫也掩饰不了的兴奋的表情一直在柳顾的脑海里回放。柳顾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胆子去主动赴死。

然而这一战终于还是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