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课上做污污的事

,。

自从苏老爷和苏夫人知道苏小禾与李承锦已成好事,对李承锦便无力起来。原本只是想李承锦来扬州看看,顺带以此名义考察他,并不一定同意这两人的亲事的,可李承锦这招先发制人让事情顿时没了回旋于地。

饭桌上,李承锦问道,“金采考得怎么样”

苏小禾最近有些不好意思看李承锦,尤其是当着知晓他俩好事的全家人的面。他埋头吃饭,不清不楚的唔了声,拱拱水清。

水清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一脸茫然,“小禾哥哥,你怎么了”

苏小禾咬牙,只得回复道,“不知道啊,外公没提这事儿,据说小采哥哥考完也没提。”

李承锦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奸猾无比的模样。

苏老爷和金小玉同时叹气。

苏小禾都给自己找了什么样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像狐狸。

水清吃完就跟富贵跑了,他俩最近又好到一些花样,整天不知在忙活什么。

苏老爷佯咳嗽了声,说,“锦王爷,小禾,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把婚事办了”

金小玉点点头,一脸焦急,可碍于李承锦的身份,又不敢呼呵他。

苏小禾更抬不起头。

李承锦不愧是老手,面不改色,温和的笑道,“苏伯父,苏伯母,你们放心,等秋闱放榜了,我们定回去把亲事办了。”

苏老爷忙搭口道,“为什么一定要等到秋闱”

李承锦在桌下悄悄捏了捏苏小禾的手,快速的冲他眨了个眼,等他回过头来,又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因为要等新科状元,金采得风风光光的到我府上,这对他有帮助。”

苏老爷明了的点点头,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又被他忽悠了,可又不好继续问。

“你确定金采一定会中状元”金小玉的思绪已经被引向这端,忙不迭的问道。

李承锦微微一笑,“这场科举本该是我主持的,可后来因为我要来扬州城,所以拒绝了,但金采的实力我还是了解的。”

金小玉便舒心的笑了出来,拍拍胸口,“我担心了好一阵了,不然”她看了看苏小禾与李承锦的脸色,没再说下去。

李承锦起身对二人一揖,瞟了眼苏小禾,苏小禾立刻明白,有气无力的跟着他出门。

李承锦带着苏小禾在花园里一圈一圈绕,忽然冷不丁的问道,“最近肚子有动静吗”

苏小禾木楞楞的看着他,摇了,“该有什么动静”

李承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把抱起他转了个圈,在他脖颈处亲了又亲,显然心情十分的好,“我最近这么卖力,你就没感觉到吗感觉到一定要告诉我肚子有动静”

苏小禾马上就明白了他在说什么,顿时红了个彻底,狠狠的掐他。

李承锦也不拽这个小粘疙瘩,任他趴在自己身上,笑的说道,“你爹娘已经很急了,看来我这招使得对。”

苏小禾颇觉丢脸的说道,“那你是预谋”

李承锦埋在他发间低低沉沉的笑,“不是预谋,是再也忍不住了,所以就”又是一阵闷笑。

苏小禾觉得他大概连脚趾头都红了。

他彻底拥有了苏小禾,即使正经冷漠如李承锦,每每想到这点也止不住笑出声。

他为自己重燃的感到惊讶。

约莫一个半月后,水清和富贵的礼物终于制成了,李承锦与苏小禾也准备出发去京城。

水清绾着发,大大的眼睛,细细的眉,秀气得像个小女孩,可是面对邻居家的几个孩子,一直板着脸。

隔壁的小姑娘名叫清丹,每次见到水清都是水清哥哥,水清哥哥的叫,可水清从小就一人长大,从来没个伴儿,对着这个小女孩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因此总是习惯性的板着脸。

水清要上马车了,可那小清丹在听说水清小哥哥要走后,急得直哭,非得来送送他,可见着水清后却哭得更厉害,拽着他的袖子抽泣道,“水清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卓”

水清不耐的拨开她的手,可心里却也想给她抹抹眼泪,“哭什么,我那是回家,清丹快回去,否则该着急了。”

清丹哭花了一张小脸,“可是我想跟着你。”

小禾一时就有些恍惚,他小时侯也是这么对顾城的,顾城就像现在的水清一样,一脸厌烦的推他,让他回去,然后小禾就会赌气的说道,谁要和你玩,你走吧

水清被清丹闹得头疼,只得半蹲下身来,扶住清丹的肩,“等一阵子我还是会来的,你等等,行不”

清丹这才稍缓些,撅着嘴文,“水清哥哥,你说得是真的吗”

水清点点头,颇不情愿的说道,“你看,你叫清丹,我叫水清,咱俩都有个清字,这么有缘,当然还会再见。”

清丹认同的点点头,富贵坐在马车里为他的忽悠能力好笑,偏偏清丹还信他。

李承锦半搂着苏小禾,看着他神思不定,再看着眼前的场景,大致也猜到了,声音低沉强势,“即使顾城像水清对清丹这么对你,你也注定得嫁给我。”

苏小禾心一拎,楞楞的看着他,心里却泛起了甜味,冲他咯咯一笑,撞了下他的肩。

李承锦假装不知道,嘴角却扬了起来。

他花了多大力气才收服这只小猫咪,哪里容他轻易逃跑。

等清丹被抱赚水清终于能上马车,长出一口气,却发现大家都在看他,脸就红了起来。

苏小禾戳戳他脸蛋,打趣道,“你长得可比人家清丹漂亮多了,到时候新嫁娘没新郎官好看,这怎么行”

水清大窘,“我没有那意思啦”

苏小禾淘气的一眨眼,“别骗我啦,我看得出来,你喜欢那小姑娘吧”

水清没话说,只得给富贵使一眼色,富贵立刻会意,在苏老爷苏夫人无奈的眼神中,从他俩的马车里搬了个大箱子过来,轻轻放到苏小禾面前。

两辆马车缓缓向前行驶,后一辆马车里却突然爆出一声惊叫,“这是什么东西”

水清捂着嘴笑了出来,“这是富贵姐姐的主意,我俩为了这个辛苦了快两个月,小禾哥哥,你不感激我们吗”

“水清。”李承锦板着脸训他,眼里却尽是笑意,毫无责怪的意思。

苏小禾整张脸红得吓人,哆嗦的缩到角落里,“拿开拿开”

李承锦当着水清和富贵的面,在苏小禾脸上亲了一口,“早晚能用上的,不是吗你小时候也躺这种小竹床吗”

那两人偷偷笑了出来。

苏小禾只得把头埋在李承锦怀里,哪里还好意思再见人。

不到天黑,宽敞的官道上却驶过两匹马,急噪的向他们冲来。

子羽和水清又在争得不可开交,可子羽却忽然拍拍水清的肩,问道,“那是金采吗”

水清坐在车夫子羽旁爆一拱肩,错开他的手,赌气道,“不认识,谁啊”

两声剧烈的勒马声,接着是马车渐渐停下的声音,林秋与金采刚准备撩开车帘冲里面人打招呼,却听一阵干呕声,接着便是李承锦难以置信的说道,“真中彩了”

金采以为李承锦在说他,昂头骄傲笑道,“那是我当然中了”

李承锦在车里哈哈大笑,富贵摸了摸苏小禾羞得红通通的脸,“水清,你以后可不能叫小禾哥哥了,得叫小禾娘亲咱们的礼物真是吉利,不久你就有弟弟能躺上小竹床啦”

金采个林秋顿时变了脸色。

全文完

ps:

我终于结束了这文了,也满足了某些人yy我家小水清的念头,虽然很表面咯,但我努力了哈~~小禾的宝宝也给你们制造出来了,玲珑圆满结束~~撒花撒花~~留言留分哦~~

稍后转向之前的一个坑飞天舞欢迎大家去重新踩踩,有尤其是那些有飞天舞怨念的同学~~还有,我同时会开一个新坑,现代师生文,绝对不虐,春半明媚秋光冉

玲珑公子怨念的同学,请移去新坑,bl,清水沁浮棠,苏小禾儿子的故事,不虐。

欢迎大家和我一起移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