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模大胆gogol私拍

在最好的年华里,遇见最美的你,这就是我的幸福。~蓝~色~~书~吧,www.

这是若白对我表白时候说的话。

若白是我的初恋男友,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男友,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会为他生儿育女,从此,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

想象着将来生活的美好,我的心暖暖的。

我跟若白高中相识,那会他高三,我高二。若白成绩在整个学校名列前茅,人长得高大也帅,很多女生喜欢他,我想,这也是我对他芳心暗许的原因吧。

若白的志向是北大,跟我不止一次提过,还取笑我只能考上南大,还说我们两个从此就天涯海角了,为了这个我没少跟他急。

高考的前一天,若白病了,病的很突然。几个小时前我们还在树林约会,他还捏着我的下巴说,傻丫头,我在北大等你了哦,可是,现在却高烧四十度,真是天意弄人。

这场突如其来的病,打碎了若白上北大的梦想。但是,若白一点也不在意,甚至还有点洋洋得意的说,傻丫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也对,若白高三复读就到了我们班,还跟我做了同桌。这一年里,我就天天能听到他那句永远不会变的戏谑,傻丫头,又错了,真笨。

下一秒,他就添上一句只有我才能听见的话,傻丫头,千万别变聪明,不然,我就喜欢别人了。 o>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幸福在心中流淌,这就是有若白陪伴的高三生活。

高考填志愿,我填的是南京一所本科院校,若白的志愿还是北大。心里虽然高兴,可是惆怅也接踵而至,以若白的成绩,北大是铁板钉钉的事,显然,同学眼中的我们这对“神仙眷侣”也要天南地北了。

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如愿以偿,那天我兴奋的去找若白。去之前我跟他打电话,他在电话里哽咽了,没说几句挂了。

不好,若白的北大梦……我想,这个时候,我必须在他身边安慰他。当我下了车,在车站等我的若白却是满面春风,就像是得胜归来的将军正骑着一头高大的白马,正在迎娶他的新娘。

该死的若白,我又上当了。

“傻丫头,真笨!”

真该死!表面上我对他口诛笔伐,甚至会对他拳打脚踢,可是,很快我就在他的若白式的柔情告白中,情不自禁,丢盔卸甲。

“傻丫头,千万别变聪明,否则,我就喜欢别人了。”

而我,心里如小鹿乱撞,羞涩的颔首点头。

晚上,我没有回去,给爸妈打电话撒了个慌,说在一个女同学家住一晚,一向乖巧的我顺利取得爸妈的信任,事实上,傻傻的幸福的跟着若白去了一家不正规的宾馆。想到今天晚上就把自己交给心爱的人,我的心中除了一点害怕,更多的是期许。

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是幸福,不是么?

是的,我爱若白,若白也爱我,既然如此,早一点给他有什么关系呢。我笑笑,又一次自我心理暗示战胜了自己。我让若白关灯,他却坏坏地笑,傻丫头,黑乎乎的白爷不就看不见你了么?

我的脸很烫,有点紧张,更多的却是害羞,越是在最爱的人面前,我越是不敢去想当自己一丝不挂的时候,会是什么样。我没有说话,只是愠愠地望着他。

若白笑笑,关了灯,趴在我身边,用手摸摸我的头,轻轻的摩挲着,柔情的说着。

“真傻,明月,从见到你第一眼开始,你就在我心里了。即使再黑的夜,我也能看见你。”我紧张的手不知道放哪,只好攥紧小拳头,闻他的男子气息声,我砰砰乱跳的小鹿更活跃了。

意乱情迷。

“明月,知道么?我第一眼就喜欢你了,就想缠着你,欺负你,你哭的样子也是极美的。”

他的手很温柔,拿起我的长发来回不厌其烦的摩挲着。

“明月,你知道么?高考前一天晚上我生病了,我有意的,我在水里泡了一夜……你这么笨,没有我若白,你能考上大学么?呦,生气了么?也许,我就想天天看着你生气,还有流泪的样子,因为那样,我会心疼,我能感觉你在我心里的存在。”

我的眼睛似乎有点潮湿了。

“明月,你知道么?你是我的女人,这个世上只有我,才够资格欺负你,让你流泪,所以,我改志愿了,我报考的是南大……我若白,还要接着欺负你四年,看你傻傻的无奈的样子……”

不知道从他说的哪个字开始,我眼眶里的水珠终于夺眶而出,我紧攥的手轻轻松开,摸索着他的头。

“明月,你知道么?若白对黑夜起誓,来日定当娶你。”

娶我?这算是定亲了吗?不知怎么,我忽然害怕起来,以前的事,至今历历在目。

明月,是我奶奶给我起的名字,因为我出生那晚,正是阴历十五,皎洁的月光撒满大地。奶奶说,这闺女是月亮所生,就叫明月吧。其实,我姓魏,身份证名字叫魏明月,可是呢,认识我的人,都习惯叫我明月,因为这样叫着顺口,亲切。

满月时,奶奶做主给我订了娃娃亲,可是,当天夜里出事了,我的那个“未婚夫”嘴里吐着白沫,脸上挂着笑,死了。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个倒霉的孩子叫什么。

随着时间推移,这事渐渐淡忘了。

七岁时,跟几个小伙伴一起玩过家家,村长家的第三个儿子赵才华,比我大一岁,跟他老子一样,霸道蛮横不讲理,我很讨厌他。

“明月比你漂亮,我就要明月做我老婆!”

赵才华手指着林茜,凶狠恶煞的样子,林茜看着很害怕,又觉得特别委屈,哭了。

我跟林茜很要好,平日形影不离,就跟亲姐妹一样。

“我才不要做你老婆!”我大声抗议。

“我就要做你老婆!林茜丑八怪!我不要!”赵才华的声音很大,语气很坚决。

“你去死吧!我才不要嫁给你!”

林茜看我狠狠骂赵才华,不哭了,胆子也大了,也跟着我喊,去死吧,去死吧。

后来,奶奶不知道怎么来了,我们被奶奶拿着拐棍哄散了。诡异的是,当天夜里,有个男人问我赵才华坏不坏,我说坏,他又说帮你弄死他好不好,我想也没有想就说好。醒了,才知道是个梦。哪知,第二天全村里人都说,赵才华半夜死了,嘴里吐着白沫,脸上也挂着笑。

赵才华他爸赵福全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的消息,带着家人到我家就是一顿大扫荡,把能砸的东西全砸了,说他儿子是我克死的!我奶奶气得生病在床上躺了一月有余。

从那以后,赵福全到哪说哪,说我天生克夫命,开始大家也就听听,都觉得赵福全是死了儿子失心疯拨弄是非,借题发挥。

由于赵福全是村长,在地方上家大业大,我爸妈敢怒不敢言,吃哑巴亏。

三人成虎,传的人多了,再联想起我满月订的娃娃亲那事,于是,大家就信了,我是个扫把星,克夫。

想起这些,我的身体瑟瑟发抖。

“傻丫头,怎么啦?”若白感觉到我的突然变化,暖暖的手摸着我的额头。

“我怕……若白……”

我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事,纠结了很久,我才鼓起勇气把小时候的事情说给他听,结果,若白当然不信,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气得我真想一脚踹他下去,可他下面的话,让我又激动又害怕。

“明月,你知道么?听说鬼比人强大多了,如果你真的是克夫命的话,那么,我愿意娶你,因为,我死以后,就有更强的能力保护你了。”

我软软的心早就被融化的七零八落,我用手堵住他的嘴。

“你若不离,我便生死相依。”

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一句恐惧的话,就好像从身体里发出的一样,而我的手鬼使神差的掐住了若白的脖子!

“那么,我成全你们。”百度一下“我当诡医的那几年”第一时间免费阅读。本书首发来自-蓝色书吧 www.lanseshuba.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