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喜欢让我在桌子上帮他

“不行,这两具尸体必须烧掉,不然尸变,我们控制不住,现在头不在,要是不想出事情就赶紧的把尸体烧了,晚上最好不要有人接触这两具尸体,我不知道泰国那边是谁给他们灌注了阴气,现在的蒋洁和王青青绝不像是刚死的人,魂魄已经有了平常魂魄几倍的能力,再不铲除他们的身体,可能会为害一方。”十七合计道。

赵益天想了想,“十七,你这话的意思是他们今天晚上有可能诈尸?”若是放在以前,赵益天怎么会相信这些鬼话。

十七点点头,又摇摇头。“她们很有可能诈尸,错,他们昨天晚上已经诈尸了。”

“已经诈尸?十七,太平间那边没有传过来信啊!”侯局长问道。

十七摇摇头,“你可以打电话给那边问问,如果我猜的没错,那边已经一片狼藉。”

侯局长真的拿起电话,拨通了医院那边的电话,看侯局长的表情就知道十七的话是真的,侯局长的脸色青一片白一片的,纠结无比。

赵益天坐不住了,“侯局长,不会是真的吧。”

侯局长冷哼一声,算了印证了十七的话。

赵益天看着十七,心里升起一种刺骨的寒冷,“十七,你知道为什么不提前做准备?”

这句话引得侯局长和彰武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十七。

十七冷哼一声,“我提前做准备,不就是和我们在医院里一样吗?我若是提前知道王青青不是活人,我通知你和医生,你会信吗?这是一种不可避免的灾难。”十七冷笑一声。

侯局长叹了口气,“十七说的对,医生不能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赵益天把目光看向侯局长,默询。

“在我们现实的世界里,尤其是有文化的人,能相信有鬼的人能有几个?小赵,我问你,如果你不经历这件事,你认为会有鬼魂的存在吗?”侯局长竟然将话锋转向赵益天。

赵益天咽了口唾沫。“我?我可能?不相信。”

十七叹了口气,“就是因为不相信,他们才敢肆无忌惮的犯案,今天晚上,我们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是不是把尸体烧了,我们就会没事了?”彰武不知道提了什么胆子,竟然开口问道。

“烧了尸体会少点麻烦,不烧,我们可能必死无疑。”十七将后四个字说的极重。

这话明显是给侯局长听的,“我去协商一下。”侯局长借故走开。

赵益天和十七向来不和,也没什么话可说,现在他唯一的目的是请一个大师,化解一下他的再难。

“就算是躲,又躲不过,他们已经在你身上画了记号,找个大师跟着你吧。”十七在座位上好意提醒赵益天。

赵益天走到门口,回过头来,“我下班过来找你。”说完关了门,赵益天自己知道现在临时找人,不能确保是大师还是骗子,不如果断选择十七。

赵益天走后,彰武谨慎的靠近十七,“七爷,你为什么不能提前和我们说?人吓人吓死人。”彰武咽了口口水。

十七没回答,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沉思。

不知道睡了多久,外面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十七动了动鼠标,黑色的电脑屏幕射出一道光,等十七适应过来,发现自己的邮箱有一封电子邮件,看发件人是个陌生人。

十七皱皱眉打开邮件,是一个视频,视频的时间不多不少就在三十分钟。

神熟练的点开视频,电脑上的视频小窗口显示的是一间屋子,在正常不过的屋子,时间还是半个小时前的拍摄的画面,光线有点暗,但是依旧能看清屋子里的一切,例如桌子上的碗有七个,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的叠着,被子上是梅花图案。

看了一分多钟,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睡衣面朝摄像机,嘴上说着什么,表情很开心,像是得到了新娃娃的小姑娘。

“七爷,这个是你女朋友?为什么不开音响?”

十七被彰武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知道彰武什么时候过来的。十七伸手打开音响的开关,听到的只有一连串的雪花噪音,再看屏幕上的女人还在一脸陶醉的诉说。

调试了几下,十七干脆放弃,不管了。

女人在屏幕上说了十分钟,突然眼神惊恐的看着屏幕,手缓缓的抬起来,指着屏幕。这只手指指的地方正对应十七,十七感觉头皮发麻好像身后有一个人在看着自己。

女人看着屏幕连连退了几步,靠在窗户的边缘,嘴唇哆哆嗦嗦的,手指没有放下,依然指着十七的身后。

“你身后有鬼。”女人声音急促,恐惧的没有一点语调。

不知道音响什么时候恢复了正常,吓了两人一跳。

十七整个人打了一个哆嗦,转头看向身后,除了一个书柜,什么都没有才放下心。

“这他娘的也太吓人了,这网上真是啥东西都有。”彰武捂着自己的心脏,常常舒了一口气。

“别说话,你听好像有另一个人在说话吧。”十七耳朵贴近音响。

女人只说了刚才的一句话,音响里好像是传出来了一个男人的喃喃细语,听不清,却存在。

听了几分钟,十七依然没有听到什么说什么。

十七刚刚端正身子,屏幕里,已经害怕的坐在地上的女人,站了一起,脸上恢复了刚才的笑容,坐在一面镜子前面,椅子和镜子之间有一张小桌子,桌子是上空无一物。

女人好像是在桌子上拿起了什么东西,往头上放。

“她拿的是梳子?可是什么都没有啊!”彰武惊呼。

十七摆摆手,让彰武闭嘴。

电脑屏幕的画面在继续,女人手中仿佛有一把梳子,由上至下梳着头。

更诡异的事情是,女人手中无形的梳子带下来一缕缕头发,女人僵硬的出这头,并不注意到这些头发往下掉。

光光是梳头都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整个视频剩余的时间还有六分钟。

梳完头的女人站了起来,朝着屏幕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脸上的表情眼神都温柔无比。

画面越来越近,越来与近,彰武紧蹙的呼吸声盖过了音响的雪花。

直到整个屏幕都是女人脸的时候,女人才停下来,看着屏幕外面的十七和彰武。

十七的表情一惊,整个人从差点从椅子上脱落下来。

“七爷,怎么了?”不明所以的彰武问向十七。

十七咬了咬牙,闭上眼睛缓和了几秒,摁下暂停键。

十七指着女人的眼睛,“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彰武将头凑到屏幕,“眼睛?很正常啊!”

十七滑动鼠标,将整个屏幕放大。“看这个女人的眼睛反光。”

彰武仔细瞅了瞅屏幕,三十秒的时间,彰武手中的笔,脱离手指,掉在地上,弹了两下,滚进办工桌里面。

彰武在屏幕上女人的眼里看到了一幕上吊的情景,确切的说,再女人拍摄画面的时候,摄像机后面,有人上吊,因为视频画面是反光的缘故,只能看到有个人在上吊,看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

“有人上吊自杀?”彰武说道。

十七摇摇头,继续播放剩下的视频,“也许自杀,也许他杀,这个不能确定。更有可能。”说道这开停顿了一下。

视频里女人的笑,演变成了惊恐,就再无变化。“更有可能什么?”

“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喜欢发一些无聊的邮件,就为了向别人展示一下自己的电脑技术。”十七说完将视频关掉。

彰武点点头,“现在的小年轻,玩的花活都是高科技,看这个视频,不像是真的,不过这个人可以做特效师去了。”

彰武蹲下身子,打开手机上的手电功能,开始寻找自己的笔。

十七站起身,伸了伸懒腰,“现在下班了,我要去食堂吃饭,你去不去?”

“去。”彰武毫不犹豫的回答。

这时候,法医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十七,吃啥食堂,咱去吃大排档。”来人正是赵益天。

十七摇摇头,“这时候,警厅最安全,警察局是庄严肃穆,不可侵犯的,在这里不讲人情,鬼在这里,也行动不便,弱一点的鬼,连警厅的大门都进不来。”

赵益天琢磨着十七的这句话,“这感情好,省得王青青和蒋洁进来。”

“他们两个属于冤死鬼,现在变成了厉鬼,人家照进不误。那边的尸体烧了吗?”十七紧问。

赵益天点点头,恢复之前的常态,“烧了,干干净净,我亲自操刀,烧了好几遍才停。”

“我们之中,那女鬼会不会跟你的仇最大?”彰武看着赵益天。

赵益天看着十七,十七很不在意的说了句,“人家的尸体是赵益天烧的,当然跟赵益天的仇更大。”

赵益天等着大眼睛看着十七,“喂,你咋不早说。”

“你也没问我啊!我又不知道是你去烧的。”十七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赵益天握了握拳头,“这尸体不烧,我们都得丧命,指着侯局长,估计那时候你都在地府见面了。”

彰武一听,“天哥,你用了什么办法?”

“他老爹。”十七最讨厌赵益天的就是这个。

赵益天没有抓着不放,他知道十七是孤儿,话锋一转,“你不死,就得保证我不死。”

十七刚张嘴,赵益天马上接话,“成,就这么办了,我们叫外卖,李记烤鸡怎么样?前面不远刚开的一家,挺好吃的。”↗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