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

马天水本以为,从此可以学得一门法术了.谁想数日后,突然有官差上门,二话不说把长风道长锁了去。众**惊,一番打听才知道,原来长风道长这事虽然做的隐秘,却仍传了出去,县官只当长风道长杀人害命,所以抓了长风道长去。

众人不得已,只得见官,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回,没想到,县官根本不听,只是说长风道长是凶手,众人喊冤喊的急了,县官干脆将几个道士也抓进去,说这些人是帮凶。

马天水眼见不妙,只身逃回道观,眼见观内空无一人,心知这里住不得了,只得进了长风道长的卧室,将长风道长这几天给他讲的一些他知道的行法之物收拾了,带着逃走。

此后不久,他打听得知,长风道长和数名门徒都被以杀人之名杀了,那道观也毁了。

初时马天水想不明白,为什么县官一定要硬栽长风道长是凶手,后来长大了一些,经了人事才明白,这县官其实是想捞个政绩为自己升官铺路,既然没能力破真的凶案,那就栽脏几个好了。

说到这里,马天水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这些年奔走,长风道长的行法之物被末将扔的将尽了,而且就算留着,末将也不知如何用。但至少末将知道,那些精绝士兵,其实是中了尸毒,这些人应当是活着中的毒,所以看来可以作战,但身体已经是死的了,所以全无知觉。”

欧阳自远点了点头。

这一回,他真的相信了马天水的说法,这不仅是马天水说的细致,而且那尸臭,那不死之躯,那满身尘土的伏兵,无一不在验证马天水的说法。他问道:“你可知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些行尸?”

马天水点了点头,说道:“有个法子。行尸中了尸毒,但中毒不深,否则就变成真的尸体动不得了,所以咱们不妨来个以毒攻毒,炼一些尸油直接泼到那些行尸身上,尸毒一重,这些人就变成真的尸体了。”

欧阳自远一皱眉,问道:“如何炼这尸油?”

马天水答道:“这个倒容易,只要架起火来,将尸体烧化,流出的油就是了。”

欧阳自远哼了一声,心想这等于废话。

且不说有多少时间来做这事,就算有时间,木柴从何而来?尸体又到哪里去弄?

马天水却早想到了这些,见欧阳自远皱眉,急忙说道:“末将已经想好了。木柴好办,就用那些战车,就地点火,火势一起,那些精绝行尸兵也会怕,既有了火,又阻挡了精绝兵。”

欧阳自远点了点头,心说这倒是个办法,只是那战车就完蛋了,而且必须一次成功,不然就没有别的可以阻挡精绝兵的,只是,火有了,时间有了,尸体从哪里弄?

马天水自然也想了这些,他看了欧阳自远一眼,低声道:“现在为难的就是尸体,一两具尸体没有多少油,必须大量尸体才行,末将以为,有两个办法:一,可以派士兵出去攻击精绝兵,一则可以杀敌,二则可以。。。。。。”

“不行!”欧阳自远有些发怒。

这算什么主意?派士兵去送死,把尸体弄回来再烧成尸油?这哪叫主意,这叫缺德!

马天水听欧阳自远口气严厉,急忙说道:“还有一个办法,咱们军中有不少西域兵,汉军是我们的同胞,不可乱杀,但西域兵。。。。。。”

“不行!”这一些欧阳自远不是有些发怒,是真的发怒了。

怎么,西域人就不是人?人家投降了,你现在居然要杀了他们炼油?汉军如果靠这个办法得胜,只怕不是得胜,整个西域只怕都会铁了心反叛。

马天水见自己的两个主意欧阳自远都说不行,一时有些无奈,叹息道:“如果都不行,只剩一个法子了。这法子也是用尸体,只不过。。。。。。”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大喊之声,欧阳自远急向前看去,只见山谷处,一排精绝士兵正自飞锥车上往谷内来!

马天水还要再说,欧阳自远却一挥手,一跳而起,再也不听马天水的话了。

这位马天水看来真的适合当精绝人的军师,因为他是专门出馊主意的,要是当了精绝人的军师,只怕汉军现在已经胜利了。虽然那只剩下的一个法子没有听,但听到仍是用尸体欧阳自远也就不必再听了,因为尸体根本没有,他也绝不会认可以卑鄙的手段害人性命来弄尸体,更何况,此时精绝人已经攻入谷中,哪还有时间坐而论道?

精绝人是怎么进的谷?办法很简单:叠罗汉。

一层人蹲下,另一层人上到人肩上,然后下面的人站起,于是,这些人就爬上了战车。

如果是寻常血肉之躯,这办法未必管用,因为战车上有汉军士兵守卫,硬往上爬要付出大量伤亡,但精绝军个个不是不怕死,而是根本难死,所以这一强攻,汉军反倒守不住了,虽然杀了百十个精绝人,也就是终于砍掉了这些精绝人的头颅,但最终精绝士兵仍是攻上了战车。

欧阳自远急忙指挥士兵反击,但精绝人一过了战车的阻挡,却如何抵挡得住?汉军步步后退,只见无数精绝士兵不停的自谷口涌入,不一时已经进来了二万人上下。

欧阳自远指挥着士兵边退边抵抗,但面对着不死之师,抵抗又有何用?正自着急,猛听得身后发喊,欧阳自远急回头看去,却见左、右、后三面的山坡上露出了一批精绝人的身体,原来另二万精绝人自谷的三面硬生生爬了上来,四面合围,将汉军围在谷中。

欧阳自远的心中一片冰冷。

他这一路上,攻必克,战必胜,无往不利,没想到,到了这里,居然被精绝人全军围歼!

自然,这一战结束后,精绝人的军队也都完了。因为这些行尸不可能长久,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真的尸体,但精绝人以全**队围歼了全部汉军,得到的是一场胜利和整个西域的再次投降,那时,大汉只怕又要重新组织军力与西域开战了,这一战,不知何时才是个头?

欧阳自远抬眼看了一眼天空。

天上,太阳已经西斜,今天,只怕太阳落山之时,就是他和这九万汉军的丧命之时。他们的尸体将在谷中一点点化为骷髅,直到新的汉军远征军抵达。只是,新的汉军远征军会在哪一年抵达?

欧阳自远抬起眼,在乱军中寻找着。

他想再看一眼柳千惠和莫尔兰。

他感觉很对不起她们。

自入西域,他和她们近在咫尺,却又如远在天涯,往往数日不能见上一面。特别是莫尔兰,甚至有时十几日也不得一见,现在,他们都要死了,他能不能和娇妻爱妾死在一起?

他看不到柳千惠和莫尔兰。乱军之中,哪里能找得到人。

汉军被四面合围的精绝军逼的不断向中央收缩,眼看着就聚集在一起了,外围的汉军士兵拼命抵挡,却仍不断被杀,精绝四万人几乎尽数围拢过来,形成了一个大包围圈。

欧阳自远咬牙,伸手拔剑。

他相信他的剑可以诛杀一批精绝士兵,但他也知道,只凭他一人挽回局面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他别无他法,只能独自拼命,至少,这是对九万汉军的一个交待。

他还没有来得及提马出击,突然间,一个人纵声大喊起来,那声音极是尖锐,他左近的数千人都听得到,只听这人叫道:“老子拼了!大伙儿都别动!看我灭绝精绝人!”

欧阳自远向声音处看去,见那人却正是马天水,不由吃了一惊,心想这人疯了不成?

马天水见欧阳自远望向自己,哈哈一笑,扬声道:“欧阳将军,末将说的唯一的办法,只用一具尸体就行,既然您不许我用别人的尸体,我就用我自己的好了!”

说罢,他举起手,夕阳下,可看到他手上托着一粒乌黑的药丸,他张开嘴,将那药丸吞下。

欧阳自远心中暗惊,见这马天水行事怪异,却又不象发疯,心想难不成他有什么绝招?只是他说用自己的尸体,却是什么意思?

欧阳自远还没有想明白,马天水已经吞下了药丸,片刻后,马天水突然吸了一口气,全身僵立在那里。

离他近的士兵向前一探他的鼻息,叫道:“马参将死了!”

几个将领脸色都是一变。

阵前自尽,这可不是好汉所为,难道。。。。。。

众人正自狐疑,突然间呯的一声,马天水的身体突然炸裂!随着这声响,只见无数黑乎乎的飞蛾自马天水身体里飞出,也不知有几千几万只。

这一下事出意外,四下的汉军士卒尖叫着回避,但那些飞蛾却没有攻击汉军士兵,而是纷纷飞起,直向外面的精绝士兵扑去。

那些精绝士兵原本于刀剑加身都毫不在乎,正自步步进逼,但一见这飞蛾,不少精绝士兵立刻转身就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