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秦始皇、汉武帝、魏武帝都曾到过这个地方。每逢落大潮,从岸边到礁石隐约现出一条巨石铺就的海中栈道,根据考古学家的坚定,这里都发现了帝王的行宫。

传说中的孟姜女就投海自尽的地方就是这里。

这里就是东北的一个靠海的小县城。

之所以提到这里,是因为这里是我的家乡,哦不,是姜武的家乡。

姜武这个人我就不想介绍了,小时候就调皮捣蛋的家伙,后来去当兵了,我那个时候还在念高中,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了。

至于我,念书没怎么念好,大学毕业之后也还是一事无成,唯独偏爱写作。

几年来用其他的笔名发过不少的作品,无人问津。目前的笔名是:紫枫本尊。

我跟姜武算不上什么好朋友,至少以前是,所谓的接触都是从他当兵回来之后,和他一起游海泳的时候,看到那一身的伤疤之后才认识的。

他是一个警察队长,却是我见过的最不拘一格的队长,我说他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以前他都是被警察抓的,现在变成了抓别人了。

之所以和他一起游泳,完全是因为看在发小的份上,但是我对这个发小并不是很有好感,因为他娘的他总欺负我来着!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去海边游泳,随波逐流,将所有的力气都宣泄在大海里面,这是游泳馆都比不了事情。

和姜武见面的那天晚上,我和姜武在海边的露天烧烤店喝了两杯,毕竟好几年不见了,在他参军的这段时间,我们一次面都没有见过,现在回来了以后肯定要有很多的交集,不得不说,从部队回来之后,姜武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以前他只是混,现在有点无耻。

“哟!武子过来了!”

“嘿嘿,老板娘,给我来四个腰子!带血丝的啊!”

“好咧!”

我翻了一个白眼,自己去拿了两瓶啤酒放在桌子上,骂道:“你连个媳妇都没有,吃那么多腰子干嘛?”

“补补。”

“补个屁啊你!”

姜武哈哈一笑,把衬衫穿上,也盖住了那一身的伤疤,一旁的几个社会大哥看他的眼神都比较怪异了。

在东北这片土地上,要么就是黑-社会,要么就是活雷锋,一个是不敢得罪,一个是更不能得罪,因为活雷锋一言不和都成了黑-社会。

姜武看了看我,笑道:“你这体格不行啊,几年不见,你这个头长了不少,怎么这么瘦?还这么文艺,你怎么不带个眼睛呢?”

“边去,你现在够壮的,你这伤疤怎么回事?在部队还杀人放火啊?”

“这不能说。”

姜武的眼神里面出现了一丝落寞,拿着啤酒跟我喝了一杯。

我见他好像对部队的事情有点忌惮,于是也不再追问,每个人都有心结的地方,是别人没有办法触碰的。

感受着海风轻轻的吹打在脸上,空气中的每一抹咸味都有点苦涩。

姜武低声说道:“听说你在写网络小说呢?怎么样了?”

“写都市呢,不赚钱,还比较累。”

“写军事小说吧,我帮你琢磨琢磨。”

我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不愿意说没关系的,至于么?再说了,我不是当兵的,这写出来也不像啊。”

“我是特种兵。”

姜武淡淡的说了一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能说的可以告诉你,不能说的不能告诉。你就写吧,那诸葛亮出山之前也没带过兵啊,写玄幻的也不会飞啊,写武侠的也不是什么绝世高手啊。写爱情的也不天天啪啪啪啊。”

“我去,你说好有道理啊!”

我瞪大了眼睛,这逻辑还真他娘的不一般。

姜武笑了笑:“其实吧,特种兵吧,严格意义上来,陆军除了步兵,全他娘的算特种。影视给神化了,我在菜鸟营……不对,我在那的时候也没有天天打仗的,就是讲究点战术,作战意志什么的,没有那么玄乎。”

“哦……”

我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武哥。你帮我提供一些比较好素材,不用告诉我是不是真的,我也不会问。我来写怎么样?”

姜武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好啊。”

我点点头,和他畅谈到了半夜。

但是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姜武就给我打电话,说这事算了吧。

我感觉挺诧异的,因为姜武办事没这么不靠谱。不过我也没有原因,脑海里回想起来那晚在烧烤店里的时候,他那眼神里的落寞。

我突然之间觉得,他是经历过很多的事情的,他那一身的伤疤又怎么能够解释。

其实说实话,我是不相信像电视里面那样存在影子部队之类的,特种兵我知道是有的,因为中国已经公布了中国七大军区的直属特种部队了。[16年改为五大战区]

我之前的想法非常的肤浅,觉得特种部队不过是一群军事超人,讲点战术之类的就可以了,我也不相信所谓的兵王之类的,直到遇到姜武,我觉得他那一身的伤疤,每一道都是一个故事。

其实我不是个军迷,只能算是略有了解。

可能是因为创作到了一个瓶颈期,我迫切的希望写一部能够让所有人都能有感想的作品,它如我的孩子一般生长,我也愿意去敲打每个文字去让它茁壮成长。

16年初,姜武给远在沈阳的打电话,说你可以写一点的,并且会给我提供一个情结,我也遵守约定,不问真假。

而在这时,我也开始筹备自己执笔生涯的第一本军旅题材的长篇小说。

3月份,我回到老家,和姜武面谈,这个时候的海边比较冷,我只能去他的家里喝酒,他的老母亲已经年迈,姜武现在除了上班也很少出去玩。

晚上,我在他的房间里边喝酒边谈,他叼着烟,也给我点了一颗,低声说道:“我在的部队是西南猎鹰。”

我点点头,看到他的神情之后,我合上了笔记本电脑,他的那一抹悲情让我不敢记录。

他像是在说一个故事,整整一夜,破晓之前,我已经泪流满面。

“武哥……”

姜武敲了敲桌子,默然的说道:“小子,我只是讲一个故事,把部队的番号都重新改,把所有的人名都换了吧。”

“我知道,我会的。”

“我不是为了保密啊,老子只是给你讲一个故事。”

“那你哭什么?”

我喝了一口酒,不再追问这事情的真假,不去追问这里面到底哪个部分是真的,我宁愿相信他说的,他只是在讲一个故事。

每个创作者都对线索有莫名的兴奋,然而这个故事让我兴奋不起来,每每想起我都会心如刀割。

我多想问问姜武,现在的龚晓宇是怎么样了,我知道他不会说,或许姜武也不会去问他。

而在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都会闪出那个画面,成为兵王的龚晓宇喊出向我开火的命令,每每想起都会想抽自己。

回到沈阳,我开始了创作,7月份发表,12月31日完结,历时180天,创作220多万字,平均每天创作一万多字,睡眠随缘,生活满目狼藉。

就在番外前的昨天,我敲下了:永远的战士[大结局]。

之后情绪差点失控,我把电话打给姜武,响了两声之后,正在通话中……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姜武把电话打了过来,低声说道:“看到了,我刚才照顾我妈呢?”

姜武的哽咽声我视而不见。

我愤怒的说道:“武哥,为什么孙昊会死?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是你写的。”

“那是你告诉我的!”

我的愤怒和咆哮,正如所有深深爱着孙昊的读者一般,我不能接受。

“我终于明白你不让我把孙昊当成主角了,是让我别把这一切都变得更糟糕是吗?我相信了,所以我才写了。但是此时的痛苦让我宁愿相信这是假的!”

“龚晓宇他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值得你写。”

姜武沉默了好一会儿,低声说道:“听说你要写南国利剑,我帮你找到了一个人,他或许能够帮助你。”

“像这个一样吗?那我就不去了。”

“哪有一样的故事。”

挂点电话后,我苦思良久,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很好的创作者,因为我总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姜武的“故事”让我入戏,每一个人都像是活着我的生命中。

龚晓宇,祝福你和蒙娜的爱情天长地久,祝你在今后的每一次战斗都能无往不胜。

卫军,祝福你的一路没有烦恼……

汪鹏,祝你常伴龚晓宇的左右,祝你……

杨英伟,祝你一直快乐下去……

柴一飞,祝福你。

……

祝福你,我亲爱的书友们,邪邪你们愿意倾听我的故事,姜武的故事,和每个中国特种兵的故事,新的一年到来的,愿你们能够生活幸福。

全书完,故事都要有结束的时候,就像是我们的人生,不管如何曲折,终究有要步入平坦的时候。希望你看了我的故事,成为你们勇于闯荡的勇气。

新作品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表,因为我暂时还没有勇气去接受一个崭新的故事,但是姜武给我的线人给了一个很大的线索,他说他遇到了龚晓宇。

我无法拒绝,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信息,虽然他和龚晓宇毫无交集,但是我愿意,因为我想从文字中认识一个新的龚晓宇。

我是紫枫本尊,一个不算火的网络作家。一个,说军旅故事的讲述人。

千言万语,拜谢。天涯海角,必有尽头。人生路远,见或者不见,都已经不重要。

另外有一个读者的群,一直没宣传,这里不让打,也就不发了,搜索我的微博吧,上面有。

再次拜谢!

再见!

2016年12月31日,沈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