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女孩遗体找到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117结局篇(终)



小村屋前,言兮静静地站立着,望着海边那道伟岸的身影。

他坐在沙滩上,享受着晨光的沐浴。

自从遇见了他,她的生活从死灰般的状态慢慢地恢复了希望。

生下了孩子之后,他就带着她从喧嚣的城市来到了这座小渔村,用他的话来说,这边比较安静,适合她养身子。

事实也正如他说的那样。

小渔村的淳朴,一点点的净化着她的心。

对生活的恐惧,对陌生人的疏离,也在一点点的淡化。

这里的安静,让她有种一辈子都不想离开的冲动。

不过,这只是她一时的想法而已,就算她想一个人住下来,杰西也不会允许她这样做的。

除非,他留在这里陪着她。

杰西于她,真的是她重生之后唯一的一个依靠。

远远地,他似乎是意识到了有人的注视,回头,视线与她对视。

两人相视一笑。

杰西起身,朝着她一步步的走来。

“醒了。”他打着招呼,语气依然是温和的。

很随意的伸出手,为她捋去被海风吹在额前的碎发。

“嗯,早上好。”言兮扯着一抹轻笑,回应着她。

杰西先是一诧,接着满意的笑着,“东方,终于看到你真正的笑容了。”

每一次,她的微笑都很牵强,或者,是笑的轻飘。

这一次,她的笑容依然很淡,但能看出笑容里的真切,以及她表情中的真实。

眼前的她仿佛蜕变了一般,不再如先前那样的木讷,重新有了灵魂。

他的话,让言兮淡淡的一笑:“杰西,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谢谢你。”千言万语,只在这一句话中。

杰西皱眉,对她的话有着明显的不悦:“跟我不需要说这两个字。”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见外,可是,如果没有你的照顾,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挺过来。”首次,言兮对着他表达着自己的感谢,不是见外,而是从心底里发出的感动。

“我想,如果没有遇到你,我可能都没有办法保住安。”她的身子自己知道,本来就被哮喘缠绕。

发生了那件事情后,她的身子就越来越虚。明知道对孩子不利,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停止悲哀,停止对自己的折磨。

如果没有杰西,以她的身体,根本就无法负担这个孩子。

“你要是继续说下去,我就要生气了。”杰西不悦的板起脸孔,“东方,如果我要你一句感谢,我就不会带你回来。”

“我知道。”言兮急切的回答,双手拉起杰西的手掌,真切的说道:“杰西,我说了我不是见外,我只是很高兴,我的生命中,会有你的出现。”

是他的出现,让她清醒这个世界,不是都是谎言。

没有父母依靠,没有爱情,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她还是得到了老天的眷顾,让她遇到了杰西。

杰西探出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我也一样,很高兴生命中出现了你。”她的闯入,完全是他生命中的意外,但也让他体会了另一种不同的生活。

言兮笑了,笑的真切,笑的轻柔与自然。

“杰西,我会想你的,安也会。”她静静地注视着他的蓝眸,艰涩的说出口。

“要回去了吗?”他张了张嘴,苦涩的问道。

似乎,这句话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后,浑身都浮现了一种叫做不舍的东西。

“嗯。”言兮点点头,没有回避。

她这个不乖的小孩当的太久了,也许,她真的该回去面对了。

“好。”杰西压着心口的不舍,对她保持着一贯的温和,说道:“他是个好男人,给他一次机会也好。”在赫连拓向他说出了过往的事情后,同为男人的他能够体会到他当时的左右为难。

换做是他,也会这样选择。

“是吗?”言兮淡淡的低喃了一声。

好男人吗?

是好是坏,她已经不想去辨识了。

“我只是想家了。”

她的落寞,让杰西看得心疼。

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她还是如往常一样先是回避性的一颤,然后任着他抚着自己的脸庞。

“东方。”他捧着她的小脸,目光定定的要求着,“不可以忘记我。”她的出现,太意外。但也正是这份意外,让他开始适应她的存在。

现在要分开了,他不舍得,也相信自己不会一下子就习惯。

这份意外,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他的一句霸道,让言兮热烫的眼泪涌出眼眶。

这个一直都温和沉稳的男人,第一次用这么霸道专执的语气对她说话。

他舍不得,她知道。

第一次,她不再以激烈而疯狂的情绪偎进他的怀中,只是一种深深的依恋。

“不会的,永远都不会。”言兮抱着他,认真的说着:“杰西,你会来看我吗?”

“当然。”他回答的毫不犹豫,双臂紧紧地圈着她,带着浓烈的不舍。

“那么,要再见了。”

================分割================

一周后。

赫连拓带着言兮,以及他们幼小的女儿回到了中国。

踏上熟悉的土地,望着熟悉的房子,言兮的心口涌现了难以表达的激动,鼻子酸酸的,眼眶有些撑不开。

爸,妈,祈风哥哥,还有莫婶,你们好吗?

言兮好想你们……

虽然很想很想,但真正站在这里的时候,她又却步了。

仿佛是做了一个梦一样,兜了一圈,她回来了。

她离开时,她信誓旦旦的说,要将赫连拓带回来。

如今,他真的与她一起回来了,只不过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理所当然,这中间发生了一些她从没想过的曲折。

“啪――”

重物落地的声音,让言兮与赫连拓两人双双回头,然后,看见了买菜回来的莫婶。

菜撒了一地,莫婶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言……言兮?”

张了张嘴,莫婶喃喃的出声。

几乎是在莫婶喊着她名字的那一瞬间,言兮鼻子一酸,酸涩的眼眶再也支撑不住眼泪的打转,“扑簌”的落了下来。

“孩子……你可终于回来了……”说着,莫婶的声音哽咽起来。

一句“回来了”,让言兮心口涌现了浓浓的暖意。

“莫……莫婶。”她呜咽着,唤着莫婶。

小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唇瓣,不让多余的哽咽逸出口。

“乖孩子。”莫婶上前,拉起言兮的手,叹息道:“来,快进屋去。你看看你,都瘦成这样了。”话语里,是掩不住的心疼。

说着,莫婶回头将掉在地上的菜袋子捡起来,将铁门打开。

进屋……

言兮依旧站在原地,没有跟随莫婶的脚步。

她,不敢。

“孩子,快进来。”莫婶招呼着,视线这才看到言兮身旁的男人,那个男人的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一瞬间,莫婶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个男人,就是言兮一心追随的人吧。

注意到莫婶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赫连拓起唇,温和的打着招呼:“莫婶。”

“哎。”莫婶应着声,对赫连拓突然间的称呼很是不习惯。

“都别站着,快进屋吧。”一手提着菜,一手拉着铁门,莫婶念叨着:“董事长和教授今天都在家里,我想,他们要是见到你回来了,一定高兴极了!”

会吗?

言兮的脚步定在原地,迟迟的不敢上前。

爸妈会原谅她吗?

“言兮。”看出了她的迟疑,赫连拓往她身旁走近一步:“勇敢点,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一起面对。”当他选择放弃挪威的一起时,他就做好准备来面对言兮的父母。

无论如何,他都会努力的说服他们,让他们放心的将言兮交给他。

虽然,他已经让言兮伤过一回。

言兮撇过头,迟疑的看了他一眼,他眼中的坚定,为她打了气。

步子,轻轻地往前挪着。

每走一步,都觉得沉重万分。

进入铁门内,院子里熟悉的花香让她莫名的感触着,终于终于,她回来了。

莫婶含着笑,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屋子里小跑而去,一边跑着一边欢呼:“董事长!教授!言兮回来了!言兮她回来了……”

莫婶那雀跃的语气,并没有减轻言兮心里的沉重。

……

就当我慕竟棠没有你这个女儿!“

……

爸爸那气急败坏的话依然还在耳边,此时此刻,她翘首望着屋子,一颗心却狂跳不已。

赫连拓伸出一手,拉住她因为紧张而紧握的小手,安抚着她紧张的心。

拳头被他紧握的那一刻,言兮才发现,即使自己多么的排斥他,她也不能否认他此刻带给自己的安慰。

有他在,她还是会奇迹般的安心着。

就在言兮等待着的同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屋内走出来,几乎是狂奔着,来到言兮的身旁。

这道身影,让言兮紧绷的思绪全数崩溃。

止不住的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流出,怎么都无法停止。

她张张嘴,喉间的哽咽,让她无法出声。

“宝贝……你、你回家了……”面对朝思暮想的女儿,周翎的声音是颤抖的。

一句“宝贝”,让言兮所有的担心全部化为了乌有。

“妈――”

她哭喊着,“噗通――”一声跪在周翎的面前。

“妈,对不起、对不起……”

跪地的身影,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做着忏悔。

“宝贝,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周翎蹲下身,抱着言兮抱怨道:“你怎么能连一通电话都失踪女孩遗体找到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不打回家?你知不知道妈有多担心?你这孩子,怎么能那么不懂事!”

“对不起……对不起……”母亲的斥责,让言兮更加的抱歉。

她知道,虽然妈妈不断的抱怨她,但每一句,全部是用心良苦。

周翎抹了抹泪,将言兮从地上拉起来:“快起来,让妈妈好好看看你。”

言兮依言,起身让母亲好好的打量着。

周翎伸手抚着言兮的脸庞,心疼的说着:“怎么瘦了?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受苦了?”眼眸深处,全是对女儿的心疼。

言兮紧咬着唇瓣,不住的摇着头。

那段遭遇,她不准备提起。

“没有的事,妈,你别乱猜。”言兮擦着眼泪,故作轻松的说着。

婴儿的喃喃声,让周翎一时怔愣,下一刻,便瞧见了赫连拓手里的小婴儿,“这……孩子……”突然间的激动,让她有点语无伦次。

言兮伸手从赫连拓的手中将孩子抱过来,“妈,这是我的孩子,是个女孩。”

周翎此刻的心情复杂的很,曾经她也极力的支持言兮将这个孩子拿掉,然而当她的面前真的出现一个婴孩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将孩子抱过来。

那粉嫩的小脸蛋,教她只想好好的抱抱这个孩子。

“我、我的外孙女。”低头看着这个小家伙,周翎带着泪痕的脸上,是掩不住的高兴。

“嗯,小名叫安安。”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言兮心里是无比的感动。

她知道,妈妈已经原谅她了。

“安安……”周翎重复着孩子的名字,低头轻呼着怀中还不满百日的孩子。

言兮平静的看了眼赫连拓,看着他和她一样,噙着满足的轻笑。

得到了母亲的谅解,她不安的心算是平复了一半。

但是爸爸哪里呢?

这样想着,她下意识的往屋里望去,只见屋前的台阶上,父亲的身影立在那边。

“爸……”她怯怯的出声,没有忘记自己临行前父亲的话语。

此时此刻,她忽然觉得父亲的身影苍老了很多。

言兮的呼唤,让抱着孩子的周翎转身,“竟棠,言兮回来了。你看,这是我们的小外孙女。”可爱的小家伙,早就抚去了周翎心底对言兮的那一点点怨恨。

而慕竟棠,则是无声的站在原地。

视线定定的看着小婴儿一会儿后,转移到言兮的身上,“愣在外面做什么,还不快进屋里来。”

“爸。”抿着唇瓣的言兮开口,哽咽着说道:“我、我回来了……”

“嗯。”慕竟棠轻应了一声,继而转过身,对着身后的莫婶说道:“多做几个她爱吃的菜,哦,还有,别忘了给她烤点她爱吃的饼干。”话落,他迈开步子,往屋子里走去。

仿佛想到了什么,前行的步子再次停下,回头唤了一声:“周翎,把孩子抱进来,让我也抱抱我的外孙女。”

脱口的话是那样的自然而然,仿佛她不是离家,只是出去玩了一趟而已。

凝视着父母进屋的背影,言兮双手捂着自己的唇瓣,不让自己的呜咽声逸出口。

她以为她面对的会是一场狂风暴雨,但是,没有责备,没有抱怨,只有父母的包容。

这就是亲情,即便她做了多么错误的举动,父母的爱,依然那样的伟大。

始终沉默地陪伴着她的赫连拓无声的探出双臂,将颤声哭泣的言兮搂进怀中。

他了解她的心,知道此刻得到父母的谅解是她最最在乎的事情。

依着他强健的胸膛,言兮将数日来积攒的紧张全数都发泄出来。

她以为,她不会得到原谅的。

“好了,别哭了。”赫连拓拍着她的后背,一下一下的安抚着她激动的情绪:“他们没有怪你。”

“呜呜……”言兮咬着唇瓣,呜咽地哭泣着。

就是因为没有责备,她才会想哭。

如果有一顿责备,或许她可以为自己的行为多几分谅解。

但是,太过平静,反而让她更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不称职的女儿。

“言兮。”

蓦地,赫连拓松开了对她的怀抱,双手抚上她满是泪痕的脸庞,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原谅我,跟你的父母无条件相信你一样,再相信我一次。”

睁着泪眸,收到他如此诚挚的眼神,她的心是波动的。

但是,她又是那样的不安。

“我……我不知道。”她张张嘴,无助的吐露着。

她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原谅他,该不该相信他。

已经伤过一次的心,不敢再相信任何人的爱。

包括,他。

“我给你时间。”他长吁一口气,苦涩的说道。

至始至终,她对他还是有防备的。

即便他的人已经跟随她回国,即便是他无数次的对她表露自己的爱意。

但她的心,依然与他保持着一分距离。

低头,在她额上轻轻地吻了吻,“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言兮睁着眸子,迷茫的望着一脸诚挚的他。

无法否认,她的心会因为他每天说的“我爱你”而起伏不定。

================分割线================

女儿百日那天,赫连拓与言兮去了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红色的结婚证,牵住了两人的一生。

慕家二老早知自己的女儿已经离不开赫连拓,何况如今还有个小女儿拴住了两人,二老自然是不能再反对了。

何况,有如此可爱粉嫩的小外孙女,二老乐的含饴弄孙,其他的事情一律交给年轻人自己去办。

搬进了熟悉的小别墅,言兮心里自是五味杂陈。

曾经那些快乐的时光,是否还能够回来?

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安心的在这栋属于他们的别墅内住下,一切与过去无异,不过就是两人的身份有了转变。

他们,已经是夫妻。

言兮坐在床头,将孩子横抱在怀里,食指伸在女儿的拳头中,一下一下的逗弄着。

白净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即使心里对赫连拓有根刺,面对孩子,她还是尽心呵护着。

或许,这就是母爱的无私。

赫连拓走进卧室,看到的就是言兮逗弄孩子的画面。

在没有他存在的空间里,她总是可以笑得那么自然。

心,没来由的拧着。

结婚快三个月了,他们之间依旧是相敬如宾。

没有热烈的火花,只有淡淡的平静。

“言兮。”他走进身,唤着她的名字。

坐在床沿的身影顿了顿,然后静静地抬起头。

一弯浅浅的笑容,挂在她的唇角,清澈的眼眸染着一丝的不易察觉的情愫。

“安安有我哄着,你先进去洗澡。”他撇头,柔声对她说道。

言兮起身,将怀中的女儿放入赫连拓的臂弯中,仔细的交代着:“刚给她喂过一些,没奶了,估计还要给她冲点奶粉。”

“知道了,快去吧。”赫连拓应声,催促着她。

看着言兮离去的背影,赫连拓在心里淡淡的叹息了一声,他的言兮,还是无法忘掉过去。

那些伤痛,已经在她心里扎了根,想要拔去,实在不易。

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敞开她的心,什么时候,才能对过去释怀。

无论如何,他都会慢慢等。

总有一天,他会用自己的坚持来唤回她的心,让她相信他对她的爱一如既往的真挚。

低头轻哄着怀中粉嫩嫩的小女儿,赫连拓性感的唇角勾起了好看的笑容。

这个可爱的女儿,是他的意外收获,也是他相信自己能挽回言兮的重要筹码。

“小家伙,都靠你了。”低着头,他对着臂弯中的小女儿喃喃着。

言兮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时,赫连拓正弯身将已经哄睡的孩子放进婴儿床中。

换了睡裙的她站在浴室门边,目光怔怔的将他的一举一动全数收入眼中。

同意与他步入婚姻,只是为了让女儿有个完整的家,也想将过去的那段回忆用婚姻来掩盖,不想被爸妈知道。

但她不能否认,她的私心里,也是想和他走近一些,即使,过去的那段回忆依然深深地扎在她的脑中。

这段日子以来,他总是将她的情感放在第一位,任何人她不想做的事情他都不会勉强。

而女儿,也总是在他怀里的时间多一点。

不为其他,就为了能让她多休息。

就在她沉思间,赫连拓直起身,顺手拿起桌上喝空的小奶瓶,转身的那一刻,见到言兮站在浴室门口。

“洗好了?”他的声音轻柔,冷峻的面容挂着对她特有的宠溺的微笑。

“嗯。”言兮点头,低声回应着他:“我先睡了。”

“好。”他温柔的看着她,泛着蓝光的瞳眸中盛着满满的柔情。

如平常夫妻一样,他们会交谈,会谈论各种有关女儿的问题。

但,两人之间,总是隔着一些东西。

没有再说下去,赫连拓拿着奶瓶,进入浴室。

言兮踩着碎步向着床边走去,如往常一样,确定女儿熟睡之后,自己躺上那张宽大的床铺。

清澈的眼眸,不再如在他面前那样的平静,浮现一层淡淡的愁思。

她是安静,但不表示她无心。

他的一言一行是真心还是刻意,她分辨的很清楚……

睁眼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思考着她每一天必定都会考虑的问题。

对他,不是无情,而是不敢去爱。

如果那天她去的没有那么巧合,是否就不会听到那些令她崩溃的字眼。

……

言兮,我是不得已的。

……

他温沉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

不得已……

那情那景,说实话,真的由不得他做别的选择。

说到底,他也是为了保护她。

“时间不早了,快睡吧。”不知道何时,他已经出浴室里出来。

修挺的身影包裹在雪白的浴袍下,露出精壮的胸膛。

古铜色的肌肤上,还泛着水珠。

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他满是关切的脸上,他总是这么细心,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你呢?”

今天,她没有乖巧的点头,反而回问他。

一双清澈的眼眸,定定的看着他明显闪过一丝惊诧的面容。

赫连拓勾唇,弯身为她掖好被角,“我去书房,还有事要处理。要给你关灯吗?”

“不用。”言兮低声回答,视线始终专注的落在他的身上。

为什么最近几天,她心口会泛起越来越浓烈的罪恶感。

明明,这不该有的。

“那睡吧。”

“我等你。”

轻轻地三个字,让赫连拓背过去的身影再次转了回来。

“什么?”他讷讷的问着,眸子里泛着浓烈的疑惑,他很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失踪女孩遗体找到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我等你。”她重复了一遍,目光坚定。

然后,毫无意外的看到了他的瞳仁紧缩,显然,对她突然间的多话而疑惑万分。

赫连拓微微的一挑眉,“有事?你可以先说。”

躺在床上的言兮,轻轻地摇摇头。

赫连拓的眉头蹙的更紧,“言兮?有事别瞒我。”

“真的没有。”言兮轻笑,“事情不急吗?如果可以放到明天处理,就先休息吧,别每天熬夜。”虽然她知道,他熬夜,不过就是为了躲开她的冷淡。

杵在原地身影依旧紧蹙着眉头,对她今晚的反常始终都不理解。

没有多考虑太多,他只是点了头,俯下身在她的额上落上一个轻吻。

“好,今天就早点休息。”话落,他直起身,迈开修长的步子,准备往沙发的方向走去。

处理公事只是一个借口,他不过是想避开两人之间的尴尬。

沙发,是他们结婚以来他最常休息的地方,没有其他原因,不过就是不想加深她对他的抵触。

所以,他避免与她靠的太近。

“拓!”

忽然间,她唤着他的名字,以她最亲切的口吻。

才迈开的脚步倏地停顿,背脊在一瞬间僵硬。

她,喊他什么?

拓。

她究竟是有多久没有这样叫过他,久到,只是简单一个字,就让他的鼻头酸涩起来。

一声轻唤过后,言兮坐起身,往双人床的里侧挪了一些。

淡淡的红晕在她白嫩的脸蛋上浮现,讷着声,她为自己的行为解释着:“天气越来越冷了,睡沙发太凉。”

她的意思明显的很,此时此刻,赫连拓总觉得是不是自己听岔了声。

他艰涩的将喉间浮起的哽咽咽下,抬起沉重的脚步往床边挪去,然后,重重的坐**铺。

新婚以来,第一次,与她同睡一张床。

见赫连拓坐上了床,言兮再次躺下,拉起被子,将自己的身子盖好。

赫连拓不做声,依着她的动作,在她的身旁躺下。

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躺着。

良久,他侧过头,无声的看着身旁闭着眼眸的小女人。

他不懂她此刻的行为是因为什么,只知道,自己与她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一些。

他灼热的视线让她无法在继续装睡,浓密的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假寐的眸子,悄然的打开。

撇过头,目光与他专注的视线交汇。

“拓。”

她开口,再次亲切的喊了他的名字。

他无言,等待着她的下文。

下一刻,一只柔软的手臂圈住了他的腰,她的身子往他身边偎去,静静地靠上他的胸膛。

“对不起。”

轻轻地三个字,道出了她这段日子以来对他疏离的抱歉。

那件事,不过是一个意外,可她的心却一直都对那件事无法释怀。

她不敢相信他的爱,不敢接受他的好意。

即使自己嫁给了他,她也不过是将这件事当做是一件对父母的交代,对女儿的交代。

如今,她想通了。

过去的事终究已经过去了,追求未来,才是她现在应该做的。

“言兮……”他颤着声,不可置信的喊着她的名字。

他的言兮,终于主动靠近他了……

“拓,我也爱你。”

她仰起头,对着他泛着蓝光的眸子坚定的说道。

因为爱,所以她才会因为怕受伤而不敢爱。

赫连拓的喉间哽咽,双臂回抱着她娇小的身子,一个翻身将她护在身下。

“言兮……”凝视着她白净的容颜,赫连拓激动的喃喃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她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双手捧起他的脸庞,将自己的唇瓣贴上他不断对她述说爱意的性感薄唇。

从那天起,他信守着他曾经对她的承诺,一天都不曾离开过她。

而那一句“我爱你”,每天都会从他的口中逸出。

每一天、每一天,他都会爱她多一点,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沉浸在满满的爱意之中。

幸福,不过就是如此的简单。

首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