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昨晚弄了三四次还想要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wenxue6.com

看着丘田口沫横飞的演讲,姜田不置可否的笑着,一直等到对方将晋商承接运输任务的好处说了一大堆,借着丘田喘口气的功夫,他这才不紧不慢的感叹了一句:“我记得,丘兄应该和宋老大人是同乡,没想到您这位江南人士,也对北方边贸如此熟悉!”

姜田这话让还准备继续鼓吹的丘田差点没噎死,这才发现好像有点急功近利了,以至于都让人看出了自己的小算盘。【文学楼】不过他还存着一丝侥幸,万一这位年轻的太子太师不太懂官场的潜规则呢。可是接下来姜田的话让他彻底的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些老西儿也是怪不容易的,门路都走到你这边了,不过就连我都佩服他们的鼻子灵敏,只言片语中就能看到翻身的机会,以前只听说山西人头脑灵光,看来所言不虚啊,真要是这么聪明,就找个说话管用的过来,可以谈谈别的事情。”

这就是赤裸裸的暗示了,我姜田能让你们摆脱禁令,但是该怎么和我谈呢?你们的诚意呢?话说到这里丘田就放心了,无论最终晋商和这位姜大人谈成什么结果,他都算是有个交代了,因为他的任务就是负责牵线搭桥。

只是还没等他高兴起来,就听姜田继续说道:“丘兄,丘大人!我听说年前您将家中妻儿老小都接到了京城,小弟我公务缠身没能及时去拜望长辈,深感惭愧啊。我也知道京城近几年也恢复了点国都的气势,房价自然是看涨,小弟我无以为敬,只好准备二百两贺仪聊表心意,兄权且收着,不过恕小弟直言,虽然您至今还未外放,但陛下那里本是惦记着您这个能臣的,可别辜负了圣恩!”

饶是寒冬腊月,丘田的额头上还是渗出岑岑的汗珠,傻子也听得出来姜田这是在警告他不要收受贿赂,一时间也是语塞无话好说,只得朝着姜田深深一揖,算是谢过了人家的提醒。

等丘田离开了姜府之后,姜田却依然是枯坐在堂前发呆,他怎么也没想到晋商会找到丘田这条线来走后门,心中百感交集,也说不清是对丘田的惋惜,还是感叹官场潜规则的生命力。想当年自己上辈子的时候,曾经点评太祖当朝时严刑峻法整顿吏治,到头来却变得和朱元璋治贪一样落个人亡政息。现在想来自己当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看着眼前这个弊病丛生的官场,他真的不知道除了高举屠刀还有什么好办法。

“难得糊涂?”张环看着宣纸上那算不上漂亮的字,然后歪着脑袋看着姜田:“先生这是有感而发?”

今年学生来拜年,照例还是张环领头,例行公事的过场走完之后,那几个纨绔还是盘桓甚久不肯离去,好在这几个人也算是府里的熟客,姜田在他们面前也没什么师道尊严。于是张环就看见了书桌上的四个大字。

“算是吧。”姜田敷衍着:“你们几个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问?”

这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显然这次真太子不打算出头,而假太子也不可能多嘴,所以最后田虚海忍不住开口问到:“先生,这南粮北运已经废漕改海,甚至许诺民间商船可承接漕粮运输,怎么这供应北方大军的粮草也要由商人承运?若是有那心怀不轨之徒在粮食上做手脚,岂不是要伤及北伐大业?”

作为一个传统的儒家学子,天生的瞧不起商人也算是学术习惯,可张环为什么不出来答疑解惑,这小子应该是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啊?

就在姜田疑惑的时候,刘宝铠又站出来问:“其实让谁运军粮都无所谓,但是这盐引的赏格是不是有些高了?要我说这盐铁官卖也用了两千多年了,就算盐价大不如前,可也没必要让寻常商人踏足,就算要开市,也应稳妥打算才是。”

还没等这小子说完,姜田就已经知道他们的意思了,其实就是贵族们和权臣们都盯上了盐引的巨大利润,想要直接插手分了这块蛋糕。

姜田瞥了一眼张环,这真假两位太子竟然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还在那端详着自己的书法作品,再看宋懿,这小子就更是事不关己,反正他家是以新学立足,没必要趟这个浑水。

“环儿,你对粮食换盐引这事怎么看?”姜田心想既然你要看笑话,我就不能让你那么轻松。

张环也不再是几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少年,他一听姜田点名问自己就后悔不该留下来看热闹:“先生这字虽是简体,但神韵上已经……”

他这马屁还没拍完,就看见姜田斜着眼瞄着自己,这下他一瞬间就懂得了“难得糊涂”的真意,可这问题还要自己来回答:“依学生浅见,朝廷要的是商贾贩运物资到北地,军队要的是军粮供应及时,只要最终粮食运到了地方,谁运的似乎也不重要了。”

他这是变相的对自己这俩同学妥协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同窗之谊,自己人不照顾一下怎么行。可这个答案岂是一个太子该说的?吴远悄悄的摇了摇头。

刘宝铠和田虚海自然是大喜过望,要知道这一文一武两大派系里,多少人都在眼巴巴的看着这块肥肉呢。

姜田听了张环的答案,只能是长叹了一口气:“我和你们讲了多少遍,任何垄断的行为,除非是朝廷官营,否则结局必然是树大招风,最终被拆分了事。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掌握了这个生产力,才有可能创造最高的经济价值。我朝的盐价低于前朝,甚至精盐的价格也就和前明官家粗盐的价格相似,你们以为陛下是为了照顾百姓才压低价格吗?还不是因为有了新的制盐方法后成本降低,才保证了在这种低价下还有利润。”

宋懿知道姜田想说什么,又碍于张环的身份不能说的太直白,所以连忙插话到:“先生说的不错,科学院里那么多的专利技术,随便买两个回去开个工厂,也是大有可为的。”

姜田看看宋懿,他还以为这小子在兜售科学院那些没人买的技术,好在还有这么一个不争名夺利的。才算是勉强将问题带偏,可没想到后面的一句话却是:“反正你们两家也不差这点钱,买断了一个专利之后,生产的东西还不是你们想怎么定价就怎么定价。”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君子不言利的中国官僚们,在敛财的手段上堪称是中国古代最为成功的资本家,这帮人不仅靠着权利垄断生产资料,甚至还靠着炒作舆论左右国家的核心价值,来达到垄断生产活动的目的,更别提他们本身还是许多商业团体的实际幕后操纵者。

仅仅看明代的官员为了实际控制小农经济,不惜大肆鼓吹航海无用论,扼杀掉所有外向型经济的可能性。到了中后期虽然无法再闭关锁国,却因为第一产业的实际生产力大多已经被其控制,导致中国对外出口的利润大头还是收入了他们的腰包。

从这个例子来看,也许并不是所有喊着闭关锁国的文官都是阴谋家,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他们闭关锁国并逐步兼并土地,垄断了当时最主要的生产资料!之后即便是开关通商,国家又能从中获得多少收益呢?再说垄断的后果就是因为财富来的太容易,而导致生产技术停滞,社会变革的阻力加大。

当初姜田曾经和张韬探讨过这个问题,最终他们得出结论,就算是没有满清南下,就算是没有小冰河的天灾,大明朝也不可能再多挺过一百年!就算再来一轮农民起义,类似李自成这样的农民军首领当了皇帝,只要国家的制度没变,用不了一百年,因为战乱导致人口下降从而缓解的土地矛盾就会再次出现,在士人阶层垄断土地的情况下,小农经济僵化的财富流动能力,让商人与资本家没有足够的动力推动生产力革新,生产力不产生质的飞跃又怎么会因为分赃不均从而爆发资@本@主@义@革@命?所以最终不过就是换一个汉人当皇帝,等着西方再次打上门来而已。

张韬和姜田都对这个行尸走肉般的现状头疼不已,所以取消读书人的特权虽然能部分的打消一点他们兼并土地的热情,但看看雍正的改革就知道,因为新作物的推广,使得土地产出加大,到了清末人口总数比明朝翻了一番,可社会结构并未因此产生大的变动,反倒是地主阶级因为不能免税而加大了对佃户的盘剥。所以张韬采取的第二招就是人为提高生产力,对传统经济结构发起冲击,逼着第一、第二产业因为竞争压力加大,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而自行推动技术改革。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俩人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那就是不能指望着资本家会是良善之人,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先压低人力成本,而不是想着怎么去改良生产技术。所以为了让生产力永远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需要制造出一种资本家有求于工人的局面,张韬和姜田为此各自想出了一套办法。

张韬认为只要人力被国家用在了其他方面,那么劳动力短缺的现状就会逼着资本家和地主善待手下的人,所以他总是惦记着要发动战争,不仅可以开疆拓土增加安全空间,同时还能磨练军队让他们不会因为过久的和平而荒废掉,到时候无论是地主还是工厂主,为了维持生产必然会追求更高的生产效率,这样便能一箭多雕的达到自己的目的。缺点是国家穷兵黩武,可能会拖累国家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姜田则采用了一种较为温和的办法,那就是开辟商品海外销售渠道,营造出生产力不足以满足市场的状态,那么在劳动力增加速度低于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必然导致工人工资大幅增长,同时出口货物价值增加,白银入超又可以增加百姓的购买力,带动资金的流动性,更会刺激第一产业的农民因为羡慕工人的收入而向第二产业流动,就算成年男人暂时不会转行,但随着技术的逐步进步,女性必然会是资本家争夺的下一个重要劳动力来源,女性的收入增加,其社会地位也必然会发生改变,这样还能促进社会结构发生变化,同样是一举多得。但是这样也有缺点,那就是资本家可能因为供不应求的市场,而过高的制定销售价格,导致他们为了维持饥饿营销的高利润而不愿意扩大再生产。

现在当姜田听见自己的这几个得意弟子,还是动不动就将垄断挂在嘴边的时候,才知道在社会惯性以及当权者的眼中,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垄断一两样产业,才是他们最期盼的结果。中国古代一场场农民起义就是被剥削阶级的反抗,可是看看成功后的农民军,却马上又变成了剥削阶级。欧洲的革命虽然看上去是资本主义革掉了封建王权,可实际上也不过就是将剥削的权利从天命神授的君主手中,转移到了大资本家手中,其本质一样也没有任何变化。于是当资本主义出现经济危机的时候,一个叫卡尔马克思的人看透了资本主义的本质。

资本主义的本质是什么?用姜田的话说就是:一个封建的小脚女人在被人唾弃为封建糟粕的时候,果断的换了一身男人的衣服,穿上一双肥大的鞋,装成正常人跟着别人一起唾弃其她的小脚女人,可是她定期来访的“大姨妈”暴露了真实的身份,又正好被马克思同学看见了她在换卫生巾,后来更是写了一篇揭露她女变男装的论文……

所以后来的资本主义国家,为了避免被马克思及其追随者嘲讽,同时也是为了能让自己变装后的身份获得广泛认同,不得不同那些反抗越发激烈的人达成和解,多少吐出一点到嘴的肥肉,好让大家都能从中获益而支持自己,虽然这一丁点的返利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是好在无产阶级是很好满足的。但是这么干的人多了,自己的竞争力就降低了,所以资本家才不得已走上了提高生产力,用以保证利润空间的路线,说穿了就是从垄断生产资料进化成了垄断生产技术。

时间拉回到中华朝,无论是姜田还是张韬都不希望重走一遍这样的革命道路,所以垄断者只能是他们自己,而他们也恰好拥有世界最高的生产力,所以从姜田的角度来看,他是希望能出现一个和科学院分庭抗礼的私人研究团体,哪怕只是部分的技术能有所突破,都可以促进整个社会因为竞争而引发良性循环。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一切都只是他的美好幻想。

姜田心想,也许自己那个前辈说的有道理,中国要想获得前进的动力,是不能指望内部的新陈代谢,而需要在外部寻找一个对手,哪怕只是幻想中的对手都行!

看着老师阴沉的脸色,几个纨绔都不说话了,就是张环也不太明白自己老师为什么不太高兴。沉吟了良久之后,假太子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气氛,只好硬着头皮问道:“先生……恕我多嘴,恐怕这盐引未必仅仅是可以领取多少食盐这么简单吧?”

看着这个政治嗅觉最灵敏的学生,姜田缓缓的点点头:“盐引!不过就是一张纸,但是因为上面写着你能领取的盐数,这就不再是一张普通的纸!你要拿着它去盐场领盐,是发卖还是自己吃都无所谓,可如果有人愿意用高价买你手中的这张纸呢?如果因为天气不佳盐场减产,导致市面上盐价增高呢?如果因为天气良好盐场增产,导致市面上盐价降低呢?如果冬天运粮获得了这张纸,谁知道到了夏天盐价是高是低?你是现在就把盐提出来卖了,还是到夏天观望一下再说?这里边的学问你们能想明白一二吗?”

如果是个现代人,恐怕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股票和期货。仅仅是一张纸,其可操作的空间简直是无限的,在金融杠杆下任何有价证券的收益率都不是传统的买卖所能企及的。哪怕是后世利率固定的国债,还不是被各大银行和金融公司用来进行各种杠杆操作。这里边的门道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田虚海和刘宝铠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想这么多,不过他们却不傻,听出来朝廷在这张盐引上有难以想象的大动作,绝不是简单的可以领多少盐的问题,如果操作得当甚至能获得远超这些食盐的价值。但是当他们看见姜田的目光时又胆怯了,因为在这个用钱生钱的领域里,谁敢说能玩的过他姜田?

张环似乎若有所悟,沉吟了片刻之后问道:“先生是不是想说,拿着盐引的人,在朝廷的眼中不过就是可以任意宰割的肥羊?”

“呵呵!”嘴角露出一丝狞笑的姜田看着他们:“有些人不是总想着用手中的权利来挣钱吗?仗着官家的虎皮巧取豪夺,端的是损公肥私哪管会不会动摇国本!好啊,谁要是想要这盐引大可去北边运粮,我倒要看看是他们的能耐大,还是朝廷的手段多。”

听他这么一说,就是张环这个真太子也是一个激灵,不用怀疑姜田的手段,仅仅是他们所学到的一些内容,就可以借着国家公权力用非行政命令的手段,随意的揉搓着天下商贾,用姜田的话说只要国家暴力机关不被资本家掌握,仅靠“宏观调控”这四个字,他就能玩死所有想挑战国家权威的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