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女人都会说谎

辞职就辞职,说到做到。》乐>文》小说 www.しwxs.com

温笙在第二天向人事部递交了辞职报告,孑然一身的走出了公司大楼。

楼高,耸立在这座城市最中心最耀眼的地方,这曾是她心盼望进入的地方,只是现在,她却主动选择了离开。

忽然就起风了,温笙漫无目的地朝前走着,站在马路这边看着对面的红绿灯,也许是灯的颜色太过耀眼,她忽然就觉得眼睛有些疼。

她低头摸了摸眼泪,再抬头看向对面的时候,吴言一身桀骜站在那里,已经没了前日的憔悴,眉眼温和,站在人群之中,看着她,只看着她魍。

灯绿,人潮拥挤。温笙逆过人群跑过去,鬼使神差就抱住了吴言。

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女人的手指紧紧地攥着吴言的黑色上衣的衣角,声音哽咽,“你别动……就让我抱会儿,我安静会儿……一会儿就好。”

真的就需要一会儿,她只需要给自己一点点温暖,一点点就好了檎。

吴言的身体很温暖,似乎可以让人身上所有的冰冷都依次褪去,直到她真的安宁下来,她才松开吴言,女人鼻子红红的,像是冬天雪地里的小雪人,眼眶红红的像只兔子,模样委屈。

吴言刚想开口,就听见温笙说,“陪我喝酒吧!”

不是说一醉解千愁么?她这辈子还没有醉过呢!

女助理爱上男上司,男上司无情冷酷,可算是悲催的啦!

“女孩子喝酒不好。”许久,吴言盯着她的脸,说了这样一句话……

温笙噗嗤一声笑出来,眼角一滴泪光闪烁了一下,“怎么不好了?不然我要怎么才能好?嗯……吴言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才能开心起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着吴言这样说,有些事情,其实应该永远地埋在心底的。只是,她多想有个人帮她分担,哪怕是知道她的心事……就这样,她也许就能少难过一点了……

可是温笙没有想到,吴言喜欢她,爱她,她说这些,会让他多难过。

她也是太伤心,所以忘了。找到一个人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拼命宣泄控诉。

“我……”吴言欲言又止。

他不知道温笙为什么会这么难过,有些束手无策。

夜晚,酒吧。

灯红酒绿,笙歌不止,来往的人都穿着性感好看的服装,让人眼花缭乱。

温笙已经喝得有些晕乎乎的,面前的吴言已经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五官也逐渐模糊了起来。温笙抓起酒吧,里面绿色的液体摇摇晃晃洒了几滴出来落在她的衣服上,她也不管不顾。

举杯,“你不喝了吗,陪我干杯好不好?”

温笙越喝越难受,可是又感觉自己不喝酒的话下一秒就要哭出声来,只好一杯一杯不停地喝酒。

“温笙……你醉了。”吴言皱着眉,看着已经面红耳赤醉得不行的女人,声音哑哑的,有种致命的熟悉。

温笙拧眉,摆摆手,“没有,我没有醉……我还可以喝的。”

没醉,怎么可能这样就醉了?

要是醉了的话,就不会想起慕白了。

那个平时清冷严肃的男人,那个喜欢使唤她的男人,那个吻她的男人……

他好像是一种毒药,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夺走她保留了二十几年的心脏。噗噗,噗噗,只为他一个人跳动。

吴言看她实在是醉得厉害,一手夺过她手里的酒杯,拧眉,“温笙,别喝了。我送你回家。”

“我不回去!”温笙看着吴言手里的酒杯,眼眶红红的,好像立马就要哭出来了。

眼眶如同溢了血一般,很不好看。

吴言叹了口气,不能再让她喝酒了,也不许她再在这里,醉了的话……女人会胡闹的。

吴言抱起半醉半睡的女人,付了钱,朝着酒吧门口走去。

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走廊那头,这边一处角落里,沙发上俨然坐着一个男人,黑衣黑裤,浑身都散发着清冷。

两双修长的长腿交叠,手里的酒杯晃着,液体晶莹漂亮,下一秒就被男人啪地一声搁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慕总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这次合作案,是我们设计师精心想出来的……如果您还是不满意,我们这边可以修改,无条件修改,真的……”对方看着慕白骤变的脸色,立马站起身来,战战兢兢地说道。

慕白目光紧紧盯着那两人的背影,一直到身影消失掉。

嘴角勾出一抹笑,带着隐隐的怒气……

“今天就先这样,我还有事。明天……让你方设计师亲自来我公司,我会指出几点需要修改的地方。”

说完这句,男人一手拿起搁在沙发一旁的西装外套,眉眼间闪着说不出的清冷,大步朝着走廊那边走去。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

温笙,她今天刚刚辞职,现在就带着那个男人来酒吧喝酒?

呵,两个人玩得还真是欢快。

慕白刚一出酒吧就看到不远处有两团黑影,女人埋头在男人的胸膛,肩膀微微耸动着似乎是在哭一样。

被衣裳遮住的大掌在黑暗里不断握紧,慕白只觉得自己似乎是快要炸了。

莫名其妙,为了个女人,莫名其妙的坏了心情!

刚想转身,内心的火气却无处抒发,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过去看看。

既然这么担心这么烦躁这么放不下,还是应该过去看看吧!

慕白叹了口气,转身,那昏暗的地方却早已没了那两个人的身影。

走了?

脑海里忽然想起她那次说出的地址,慕白找到自己的车位,然后发动车子,径直朝着温笙的住处去了。

第二次到她居住的地方,慕白的眉宇间仍然是掩饰不住的厌恶和不屑。

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让自己住在这么个地方呢?

下车,走到巷子里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女人从家里出来,看到慕白,那人脸上明显震惊了一下,似乎是不敢相信这种男人会到她们住着的这样贫囧的地方来。

“先……先生……你是来找人的么?”妇人手里还端着水盆,脸上未沾脂粉,笑起来的时候格外的亲切。

慕白顿住脚步,转身,看了一眼这个略显苍老的女人,皱了皱眉,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问道,“温笙……您认识吗?”

总觉得他来问这个问题有点别扭,但慕白还是拧着眉头说了出来。

温笙,温笙。

她的名字,他似乎还从来没有这样亲昵温柔地叫过。

那位妇人抿着唇笑了笑,心领神会,“你一定是温小姐的男朋友吧,你可真帅,温小姐可真是太有福气了!”

温笙在她们这里也算是出了名的,长得漂亮,人性格也好,乐于助人,看着人就笑,多讨人欢喜的一个姑娘啊!这位庞大婶前不久才想着要不要给温笙介绍个男朋友呢?

只是觉得这里的男人都太糙了,也没有多大的文化,哪里配得上温笙这样的姑娘呢?

于是她也就从没有提过。

可原来温笙这姑娘早就有了男朋友了?还这么英俊帅气,而且一看这身装扮也就知道是有钱人!还真的是挺般配的呢!

男朋友?

慕白听到这个词,浑身的别扭劲又犯了,刚想开口解释,却在看到妇人一脸慈善的目光的时候改了口。

“嗯。”他算是勉强承认了。

“她今晚还没有回来,要不你等等?”

慕白眼神冷了冷,垂眸。

果然,也不知道去哪里野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抬头看了那妇人一眼,叹气,“没事,我去她家门口等她,她总会回来的。”

“哎,温笙是个好姑娘,好好哄一哄,她也就不生气了。你们很般配,先生。”庞大婶笑着说道,然后泼掉盆里的水,微笑点头,关上门回家。

慕白朝着走廊尽头看了看,人家灯火多半已灭,她还没有回来……

今晚,她会不会回来?

呵……

原本想这就离开,只是脚步却不听话地朝着她的家门口走去,不知不觉就到了她的房门前。

声控灯没有亮,慕白抽出烟和打火机,在黑暗里皱着眉头吸起烟来。

烟头忽明忽灭,烟味呛人。

不知道等了多久,也许也没有很久,慕白终于听到动静,楼梯口已经传来了声响。

“……”

四目相对,慕白浑身的冷冽似乎有些摄到那个年轻的男人。

只是吴言很快镇定了下来,他不认识慕白,更不知道这个男人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他抿了抿唇,看着慕白,挑眉,“你是谁?”

“呵……”慕白嗤笑一声,目光径直落在已经在吴言怀里睡着了的女人的脸上。

睡得还真熟啊!

吴言愣了愣,呵……这是什么意思?

哎,不管他,温笙已经睡着了,他得送她回去然后再给她弄一杯醒酒茶来才好。

他的手朝着温笙的包里面摸去,还米有碰到钥匙呢,他的手腕就被男人狠力抓住!他吃疼送手,温笙就顺势撞到了门上,啪嗒一声!

啧,看着就让人觉得很疼!

温笙吃疼醒了过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慕白,有半秒的愣怔,她掐了掐自己的脸,啊,真的是慕白啊!

不是她喝醉了的幻觉,是真真正正的慕白。

温笙笑了一下,大脑发昏,撞在慕白的怀里就又睡了过去……

慕白从温笙包里拿出钥匙,开门,然后抱着温笙走了进去。

吴言在后面看得一愣一愣的,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冲上去把温笙抢过来,只是最后却只是默默跟着男人走了进去。

他看着慕白把温笙抱进卧室,然后在厨房里捯饬了什么,最后端着醒酒茶进了温笙的卧室。扯唇笑了笑,吴言坐在温笙家里的小客厅里的小沙发上等着慕白出来。

很快,慕白端着空的杯子出来,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慕白居高临下地看着吴言,不发一语。

吴言坐着,他站着,两个人的气势谁高谁低立马显现。

温笙家里的灯光是暖黄的颜色,很温暖,和慕白清冷的气势很不符合。茶几上有一个很小的花瓶,里面的鲜花已经枯败了,还有几片花瓣已经落在了茶几上……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吗?”吴言深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看着慕白,这样说道。

慕白勾唇,朝前一步走……

“小孩,我们谈谈?”

…………

第二天一早,温笙醒过来,竟然没有头疼,这是在她意料之外的。

她躺在自己的床上,衣服还是昨天的……怪不得睡得那么不舒服!卧室门‘噶’的一声被打开了,温笙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就这样看着慕白从门外走来。

她嘴巴张得很大,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看到的并不是真人。

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好像是昨天晚上,她看到他站在他家门口……

真的是他啊!

温笙立马不淡定了,她从被窝里蹭地一下站起来,皱了皱眉,然后小手就这样指着慕白,小脸一板,“你为什么会在我家?你出去我不要看到你!”

她昨天才彻底和这个男人闹崩,现在才不要和他共处一室呢!她不要不要。

或许温笙自己也不知道,她这个时候的样子,有多生气委屈,多让人想要拥她入怀。

慕白解开自己衬衫最上面的几颗扣子,摇了摇头朝着她走过来,抱手看着她,勾起薄唇,低低地道,“温笙,我们谈个恋爱吧!”

“……”

“……”

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温笙砸吧了下嘴巴,愣了好几秒,这才大步朝后退了一下,“慕大总裁你今天出门没吃药啊?”

“我记得你性子不是这样的?”慕白拧着眉头看着温笙,目光深深,眸底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她的性子……好像就是那种逆来顺受,只是却让人心疼的那一种……

温笙闻言不以为意的笑笑,越过他就要朝着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那时候我是你助理我自然姿态低,可是慕总,我已经辞职了,辞职了你懂不懂,就是你不是我上司我不用对你俯首称臣了好不啦?”

“嗯,那你是打算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了?我记得那天你在我身下还是很羞涩很可爱的……”

“……”温笙小脸由粉红变城涨红!

她瞪大了眼睛盯着慕白看了好多秒,这才低低笑笑,“呵……你那个样子是个女人也都有反应好么?慕总,我对你没兴趣,真的没兴趣!”

都已经知道他心底有个无法代替的人,她才不要把自己弄进这趟浑水里去。她不要她不要,自讨苦吃可不是她的风格!

而且……这个男人,怎么会喜欢她呢?

也许他这样说,只是随口说说,也许只是因为寂寞……

根本不是因为爱吧!

她才认识他多久啊,两人说过的话除去必要的公务话也才不过几十来句,她的确没那个天大的自信来相信他是喜欢她的。不过,也许一点点好感也还是有,毕竟她的脸蛋也不算太差……

气质,不是说和他曾经的未婚妻很像么,呵……

她的手已经触上了门把,温笙刚想走出去,身后忽然被温暖袭击,慕白就这样把她抱进了怀里。

男人的嗓音低醇迷人,在她的耳畔低低响起。

“温笙……做我女朋友。”

他寂寞了太久,而她,是这些年来唯一闯进了他生命里,能让他轻易动怒的女人。

所以,不如就试试吧!

如果她真的可以,那么相伴一生也未尝不可。毕竟人生太短,温暖辣么少的啊!

…………

那年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温笙二十三岁。

她很努力,和慕白谈了一场长达五年的恋爱。五年后,和很多恋人一样,她们也分了手。

分手那天,温笙说,“对不起慕白,我要回去了。许小姐很好,你爷爷很喜欢她,你们在一起一定是最般配的一对。”

也许是一直潜伏在自己心底的自卑突然冒了出来,温笙觉得不可能再继续和慕白走下去了。

她知道,自己太微小,根本没办法和慕白这样的男人并肩。

她也知道,慕白需要的女人,绝不是一个胆小怯懦,在工作上帮不了他任何的人……

所以她选择离开。很直白,很坦然地离开。

相爱,分开,再正常不过。

唯一难过的是……她说分手,他也只是淡淡地应,没有做挽留。

回到云城,她最先去了奶奶的墓,她很久没有回来了,墓碑前面空无一物。她把自己买来的花放在墓碑上,望着上面那一张温暖的微笑着的脸,蓦然流泪。

奶奶,我回来了……独身一人。

…………

三个月后……

她已经睡了,外面刮着风,有点冷。她起来倒了一杯热茶想暖暖胃,就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闪了个不停。

那个已经在她生活里消失了三个月的名字,又以这种姿态席卷而来。

她本来不想接的,只是对方似乎起了死缠到底的意思,温笙只好示弱。

也对,除了自己主动提出分开这件事情,其余的所有,她都处于劣势的呢!

温笙开了车去接他,刚让男人上车她就后悔了。

醉鬼一个,身上没有任何东西,她只能苦逼着打碎牙齿和血吞把他带回自己家。

没办法,谁让对方是慕白呢,要是她真的把他丢在哪个旮旯,之后她说不定会怎么倒霉呢?何况是在一起过的人,没办法,她也真的忍不下那个心把他丢下。

温笙在云城的屋子有点类似于大杂院,晚上很热闹,很多人都会在院子里谈话,点着篝火,直到深夜。所以当温笙把慕白带回去的时候,自然免不了一番拷问。

“阿笙啊,这是你男朋友?”

“怎么交了男朋友也不说一声啊……”

“一直没听你说起,我们还操心着呢!”

一言一语,带着温暖,让温笙只好笑笑。

但她还是解释了一下,“不是男朋友,这是以前认识的人……”

“……”

只是认识过的人,不是男朋友。现在不是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是谁的男朋友呢!

第二天,慕白从一张小床上醒来,从窗口泄进来的阳光是那个季节少有的温暖。

慕白揉了揉额,看了一眼自己所处的位置,拧眉。

这床也太小了点吧?

走出去,就看到温笙在厨房里忙碌着什么。她在做早饭。

这些年,他们住在一起的那些时候她总是起得很早,做的早饭很简单,清粥小菜,确让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有胃口。

慕白勾唇,走进去从背后拥她入怀,“温笙。”

温笙愣了愣,然后打开水龙头洗了手,然后把自己冰凉的小手放在慕白的手背上……拿开。

转身,温笙素面朝天,眉眼弯弯,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凡是怯懦不敢言的小姑娘了……

和慕白在一起的这些年,别的没学到,脾气倒是坏了一点。

“醒了就滚,以后别给我打电话。”

温笙多干脆一个人啊,当初答应了他爷爷要和他分手那就分手,说了不会再缠着他也就回来云城离他远远的,此时此刻还违心叫他走呢!

慕白当即冷了眉眼,“温笙,你不想我吗?”还叫他滚?

再怎么留下人来吃个早饭啊?

他昨晚可是宿醉啊,一醒来头疼得不得了,这女人一定狠心地连醒酒汤也没有给他煮一碗。

呵……

温笙摆摆手,“我们分手了好不好?你问那句话没有任何意义……而且,你和许小姐的订婚日期也快到了吧,你别来找我了,我们就这样吧,你有了新人,我也好早一点重新开始。”

找个平凡普通的人在一起,也不用担心会被对方家里面的人来拉出来见面顺便贬斥你一顿。

吴言这几个月对她也很好……如果,如果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吴言也挺不错的。

多年来对她一心一意,当年知道她和慕白的事情,也就笑着离开笑着释怀……如今知道她和他分手了,就又来追求她,这样的男人,可遇而不可求的呢。

如果……也不是不可以的。

温笙淡淡地想。

厨房开着小窗,外面的冷风嗖地一下吹进来,温笙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慕白莫名红了眼眶。

五年……长达五年的感情,也就只有温笙这样的女人可以一断就断得这么干净。

可他慕白不行。

“没有许小姐……”慕白一步一步逼近她,“温笙,我跟爷爷说了,在我的世界里,永远也不会有那个许小姐。”

“只有你。”

温笙一愣再愣,已经被他逼着两手撑着盥洗室的台子,睫毛止不住的颤抖。

她抓紧了台子的边缘,嗓音发哑,“慕白我们不适合……”

“什么不适合?”

“身份地位情趣才知理想生活都不适合,”温笙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我一直生活在挣扎线的边缘没有体会过你那种衣食无忧的日子,我会自卑会退缩会逃避,我自觉配不上你所以才心甘情愿把你让给那个陆小姐。我们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别人,是我……是我太弱小太不优秀,我恐怕竭尽一生也无法追逐你企及你的高度……”

温笙把自己所有的想法和委屈都说了出来,眼眶泛红,到最后还是坚持说了一句,“慕白你走吧,这五年我就当一场梦。”

她一个人的黄粱一梦。

慕白穿的还是昨天的衣裳,白色衬衫有了些褶皱,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性感和诱人。

晨光透窗而来落在温笙的头发上,慕白低笑,强制性地把她抱在怀里,轻声低喃。

“温笙……这个世界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门当户对的感情早已烂俗大街,”他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继续说道,“我很庆幸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一直灰败无色的人生多了阳光暖色。温笙,遇你爱你来之不易,你真的要这样轻易放过我吗?”

我们曾经爱一个人说不出口,把深爱埋葬荒野就成了无人可道的秘密。

我们如今把彼此已爱入骨髓,你却说我不配你世上有更合适的人可取。

温笙攥紧了慕白的衬衫,他身上的酒味已经散去,男人独特的味道窜入她的每一根神经……

“好,陌上花开,”温笙低喃,“可缓缓归矣。”

---题外话---本文就此结局,感谢一路陪伴的你们,感激思密达。

小晚qq:2353554114~欢迎亲们***扰~

另,新书已有构思,开坑时间不定,详情微博qq都会通知!新文见,爱你们~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