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皇帝按在龙椅上肉

;西塞斯威力带着幻影来到神宫石牢前,对幻影说道:“你就在外面守着。”幻影点了点头。西塞斯威力推开石门,被锁链锁在石壁上的男子缓缓睁开双眼,看了一眼西塞斯威力后,再度闭上了双眼。西塞斯威力关好牢门,走向男子,把手伸向他的脸部,撕下了那张人皮面粳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俊美脸孔。“感觉怎么样”西塞斯威力问道。

男子若有所思的笑笑,“你要不要来试试”西塞斯威力上下打量着他,“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开玩笑,佩服。”男子活动了一下脸部肌肉,“说吧,找我什么事”西塞斯威力想了想,问道:“还想死吗”男子微笑,“如果可以的话,麻烦让我死个痛快。”

西塞斯威力面对这个有趣的囚犯,不经意的笑了一下,“元恒罹宙,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男子挑眉,“这个嘛,只有你自己知道。”西塞斯威力继续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会帮到你。”元恒罹宙连续摇了三下头,“还是算了吧,除了你这张脸之外,我看不出来你还有其他什么能力。”

西塞斯威力正色道:“元恒罹宙,在整个灵界,只有我能帮到你。”元恒罹宙略加思索,他因为发现灵神擅自帮助翼族逃狱,才被她囚禁。这件事关系到灵神的荣辱以及整个灵界的声威,怎么可能轻易放了他

元恒罹宙虽然不报什么希望,但还是要试一试,于是问道:“为什么要帮我”西塞斯威力低声道:“因为我是男人,怎么能由女人掌控,如果你肯跟我合作,我给你自由。”元恒罹宙同样低声回道:“你就不怕放了我之后,我会来对付你。”西塞斯威力轻笑,“如果你是那种人的话,我是不会来找你的。”

“西塞斯威力,你是在赌。”

“元恒罹宙,你意下如何”

元恒罹宙盯着西塞斯威力的双眼,缓缓道:“我当然不会拒绝,希望你有那个能力。”

谷梦月和玄飞罗烈在帝都找了一个旅店住了下来。晚间,在一间别致的高级客房内,两人见到了一夕。面对一夕,玄飞罗烈的眼神里满是对他的敬畏,甚至有些惧怕。而谷梦月的眼神里则是一种包含情素的思念,上次在千行旅社也曾见过这张脸,但一眼就认出不是他。一夕是冷漠的,邪恶的,上次那双眼睛温和充满阳光,而真正的一夕,阴险毒辣,邪气诡异。

一夕依靠在门爆看着两人,很随意的问道:“一落呢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谷梦月看了一眼玄飞罗烈,小心回道:“一夕,一落与我们走散了,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一夕朝两人漫漫走了过来,盯着谷梦月的眼睛,“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谷梦月顿感压力,下意识退到了床边。玄飞罗烈立刻护在谷梦月身前,“一夕,这不关梦月的事。”

啪一巴掌抽在了玄飞罗烈的脸上。“玄飞。“谷梦月抚摩着他的脸,关心的看着他,“没事吧”玄飞罗烈看向一夕,“一落是自杀的,你冲我们发什么火”谷梦月赶紧制止道:“不要说了,玄飞,一夕心理不好受,我们不要怪他。”一夕眼神冰冷的看着两人,“谷梦月,你当初答应过我,要好好保护一落的,现在呢”

谷梦月朝一夕跪了下来,“对不起,一夕,对不起。”说着眼泪浮了出来,“对不起。”玄飞罗烈心疼的扶住她双肩,安慰道:“梦月,不要太过自责了。”

自杀一落自杀一夕缓和了一下波动的情绪,问道:“一落为什么要自杀”谷梦月不停的,“我们也不知道。”一夕突然一拳击打在坚硬的墙壁上,“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和他见面的。“

南王希野千里考虑到狄修斯敷族出身,只得按照民间的习俗,在宫外给他办了一次隆重的葬礼。因为狄修斯没有亲人,也没有家人,唯一为他长跪不起的就只有茗合了。葬礼期间,天迪一直陪在茗合身爆他害怕茗合会随时倒下去。

葬礼结束已经是第三天了,十分疲惫的茗合吃过晚饭,就洗洗睡了。天迪趁此机会,来到了小公主的清泉殿。他想见埃依法迫切的想见到她。除了情感上想见她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想通过埃依法找到幻影。幻影曾经说过,愿意帮助他杀掉天离,现在只要有任何杀天离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狄修斯被人杀害,九殿下无故失踪,独零斐身为王家骑士,却让这种事情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惭愧不已。他左思右索,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如果是翼族绑架九殿下,那为什么要留下羽毛,留下物证。难道和他们屠杀泰雅城的市民一样,只是树威证明他们的强大,可笑连续两天查下来,王宫一切正常。可戈费也他们被派去外面追寻九殿下的踪迹,仍没有一点音讯传来。

独零斐突然想到埃依法,那个蓝发女人,会不会跟她有关系想到这,独零斐再也坐不住,飞奔离开骑士大厅。在清泉殿殿前,独零斐发现了天语,赶紧躲了起来。没过多久,埃依法急匆匆的走了出来,惊喜的喊道:“云司。“

云司独零斐皱了皱眉。眼看两人低声说了几句,便一起离开了。独零斐准备追上去,被小公主发现了,“独零斐。”独零斐只得停下脚步,转身行礼道:“小公主。”希野小本秋揉揉双眼,挥开一旁的宫女,走到独零斐面前,“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天迪和埃依法来到池塘爆池水清澈见底,一条条颜色鲜艳的金鱼穿行在水草中,好不自在。两人站在岸爆谁也没有出声。许久,天迪微微叹了口气,“埃依法,我已经恢复记忆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