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小话说全集

四周的丧尸见到我不要命般朝它们冲去,一时间也陷入了兴奋的状态,全都朝我拥来。那场面,即使是在电影里,也难以看到。一眼望去,茫茫尸海,丑陋的脸一张挨着一张,一望无际。

我不停地瞄准着、射击着,不断有丧尸被击杀,但更多的丧尸却前仆后继地涌上来。我被逼得步步后退,“我需要支援!”我大喊一声,朝着离我最近的丧尸开了一枪,就扭过头快速地往回跑。

我意识到,自己轻敌了。哪怕我是全能精英,面对如此多的丧尸,我心中还是有些害怕的。

突然,我的身边飞过一团绿色的呕吐物一样的东西。那呕吐物奇臭无比,我甚至还能看到上面爬着一只只蛆虫。我赶紧一闪,闪开了这团可怕的东西。“噗叽”一声,那团东西落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声音。

我赶紧回过头。只见几个长相丑陋的女丧尸,肚子都特别的大,灰黑色的手里,都拿着一团绿色的东西。其中一个女丧尸似乎还嫌不够,又从嘴里吐出一些。只见它臃肿的肚子一颤,就从喉咙里挤出一团恶心的东西。

这些丧尸我见过,曾经在游乐场里,这家伙也让我头疼过,只是数量远没有今天这么多,呕吐物也没今天这么恶心。

我犹豫之际,那些丧尸仿佛约定好一样,把呕吐物一起朝我投掷来。我赶紧反应过来,举枪打掉了几团,却无奈那些呕吐物实在太多了,而且是铺天盖地地飞过来的,根本闪不掉。

我看到,其中一团正向我的脸飞来。

我赶紧举起胳膊,并蹲下,想尽可能减少被命中的几率。

却听见“嗡”的一声,我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道黄色的防御罩,呕吐物全都落在了上面。那些呕吐物砸到防御罩上,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更奇怪的是,那些呕吐物仿佛被防御罩吸收了,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我回过头,只见史龙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我的身边。只见他竖起一支胳膊,在他的胳膊前,立着一个高高的、无形的光盾,仿佛坚不可摧一般。但凡有什么东西落在上面,光盾上就闪现出六边形样、如同蜂巢的形状,接着,那物体就比吸收了进去。

他是防御精英!我突然想到。

他转过头,朝我笑了笑,“我们之间的事,现在先放一放。我给你掩护,你把它们干掉!”

“好!”我赶紧举起枪开火。而那些女丧尸,仍旧不停地朝我们扔呕吐物。一时间,场面如同真正的战场一般。泛着流光的子弹和粘稠的呕吐物交织在一起,枪声和呕吐物落地的声音组成了一道独特的交响乐。

紫色流光划过,绿色的幻影或是被击碎,变成一团脓浆落在地上,或是落在防御罩上,被吞噬殆尽。我们所在的位置,仿佛唯一的净土一般,而对面的丧尸,却在不断减少。然而,它们依旧不知害怕,手中投掷的速度也不知不觉间加快,组成了一道独特的火力网。

终于,面前的女丧尸已经没有能继续扔东西的了。此刻,那些原本不可一世的女丧尸,都死不瞑目地躺在地上。臃肿的肚子早已破裂,流出一节节的肠子和呕吐物。无神的眼睛还紧紧瞪着我,表情仍旧恐怖。

而史龙也仿佛精疲力尽一般,一下趴倒在地上。我立刻蹲下去搀扶他。

此刻,他已经是满脸的疲惫,一双眼睛也不如刚才有神,两个胳膊和双腿,都在不停地发抖。

“起来啊,就算你累,也找个安全的地啊!”我指了指一只冲过来的巨型丧尸。

而他,却艰难地挥了挥手。“没用的,我走不掉了。绝对防御这个技能,对体能和身体的消耗很大的,刚刚坚持的时间实在太长了,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我,已经走不了了。”史龙仿佛大事已成般,激动地望了我一眼,“刚才那种恶心的丧尸,这附近应该没有了。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解决了。”

我眼眶有点湿润:“起来啊,史龙,我们一起活下去,还有半个小时,那艘飞碟就到了!”

然而史龙却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对我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眼睛有力地盯着马上就要冲到跟前的巨型丧尸。他仿佛用尽全身的力量举起了手臂,黄色的光芒在他的手臂周围环绕着,“嗡”的一声,在我们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比刚才更坚固的防御罩,挡住了巨型丧尸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全能精英,他们,就靠你了。再见了。”他最后看了我一眼,眼睛也逐渐变得无神。

我身后,突然闪起一道光芒。紧接着,一道切割炮的光束轰然射在巨型丧尸的身上。巨型丧尸哀嚎一声,竖起胳膊尝试着挡住不可一世的激光,然而却还是无济于事。它捂着血流满地的伤口,满脸怨恨地盯着我们,摇晃着倒下了。

而那道防御罩,最后闪烁了几下,就彻底飘散了。

我知道,他彻底离我而去了。

以往和他相处的一幕幕,又一次在我脑海中回荡。虽然我之前和他关系并不是很好,和他闹了很多不愉快,我还曾经和他对着干过,但最终,他还是救了我一命,只为了挽回我的一个疏忽。

而他,却为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呆呆地望着不远处散发着焦味的巨型丧尸的尸体,忽然觉得,我必须做点什么。

十分钟过去了,距离我们估计飞碟到来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但这段时间,我们可谓是伤亡惨重。原来仅有的两三百人,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一百人。而且大部分还已经生了病,战斗力大幅度削弱了。

现在,王老师也领悟了他的技能。那是一种极其凶悍的拳术,甚至能用无形的气功击退丧尸。而芸的技能,是瞬移,当技能发动的那一刻,她仿佛真的瞬间移动一般,迅捷的身影幻化成一道幻影,穿梭在人群和尸群之间,连我都无法看清。

只有我,到现在还没有领悟到自己的技能。“全能精英,技能应该不会差吧。”我自我安慰道。

距离我三十米开外的一处花坛边,杜睿和侯梦婷他们正奋勇激战着。

杜睿不断地用念力操纵丧尸,时而让那些丧尸撞在一起,时而举起那些丧尸狠狠摔在地上,甚至直接用念力将它们撕成碎片侯梦婷拿着切割炮,一只手拿着充电器不停地充电,一边精确地攻击着远处浓雾中的巨型丧尸张大勇则是挥舞着激光剑不断地收割着头颅而天狼,只能拿着战术匕首攻击它们,偶尔举起95式开上一枪,心里默默数着剩余的子弹。

最后的幸存者,围成一个很小的圈,把丧尸严密地阻挡在外面。可就算是这样,人们依旧是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咳咳。”不远处的侯梦婷突然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紧接着,就看到她的嘴角渗出一丝血。“她感染瘟疫了!是p12!”薛若冰惊叫起来。也怪不得,毕竟现在,感染了瘟疫的人都到处乱跑,被传染上,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杜睿也赶忙停止了动作,赶忙来看她。“恐怕是真的。”他看着侯梦婷,摇了摇头。“现在估计已经没多少药物了。而且据我所知,所有药物的储存地,在大楼最顶层,就算真的还有一些针对p10的药物,也没时间再拿了。”

而我,也赶忙来到她身边。我摸了摸口袋,刚好还有一包纸。我赶紧拿出一张,轻轻擦拭着她嘴角的血迹。

“咳,太近了,峰,别把你传染了,咳咳。”侯梦婷仍旧不停地咳嗽着,但一双美眸还是映着我焦急的脸,“扶我找个安全地儿休息休息吧,我站不住了,别担心我。”

“好!”我赶忙应道。随即把手枪插到腰间,一下把她背起来。她的身子很轻,而且微微有点发烧,让我感觉情况很不好。

然而,在我感觉来,她的身子又仿佛格外沉重,好像她就是我的全世界。我紧紧地抓着她长筒袜的一脚,好像生怕她跑了一般。

“峰,你说,如果我有一天,离开了你,离开了这个世界,你会怎么样?”侯梦婷突然轻轻说道,声音已经开始虚弱了。她平时锻炼的也少,面对烈性传染病,她的情况自然很不乐观。现在,我似乎能看到她满脸的沮丧与绝望,和眼神里满满的可怜。

“别瞎胡说,我怎么会让你死呢。”我换了个姿势,把她横抱在身前,捋了捋她额前的头发,擦拭着渗出来的冷汗。p12果然名不虚传,发病又快又猛。“放心,有我呢,别怕。”我轻轻捏了捏她的脸蛋,轻轻在上面亲了一下。

听到这句话,她甜甜地笑了,如同阳光般温暖。接着,她就闭上眼睛,呼呼睡去了。她睡着的样子,十分可爱,小脸微红着,长长的睫毛随着微风颤动,小嘴微微张开,贝齿隐隐露着,如同一只惹人怜爱的小猫一般。

我抱着她,自己却是急出一身冷汗。倒不是累的,能力觉醒后,我的力道也大幅度提升。别说是侯梦婷了,就连张大勇,想抱起来也是轻轻松松的事。

最让我担心的,无非也就两件事。现在药物紧缺,而侯梦婷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说实话,我很担心她撑不住。p12虽然致死性没有01那么高,但却更加痛苦,而且对于她来说,也很是致命。我不想她像秦宵一般,亲眼看着她死去。

而另一件事,则是外面的情况。现在,外面丧尸围校,内部发生混乱,打得我们措手不及。外面奋战的人们,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大楼里面,几个人中也不得不面对受突袭的感染者。我担心,我们真的撑不到那艘飞碟来的那一刻。

而且,对于那艘飞碟到底站在哪边,所有的一切也都只是我们的猜测。要是他们真的不是来帮助我们的,那我们就真的没希望了。

我拿脑袋撞开了门,冲进大楼。我一手抱着她,一手拿着手枪射击。在连续检查了几间房间后,我终于找到了一间既干净又安全的宿舍。窗口挂着一只风铃,微风吹过,风铃发出叮铃铃的响声,让我稍稍安下心来。

我把她轻轻放在床上,给她把被盖上,又用纸擦了擦她额上刚渗出的冷汗,这才渐渐放下心。

临走前,我想了想,还是把她的切割炮拿走了。毕竟,现在能有效攻击巨型丧尸的武器并不多。我打量着切割炮,能量已经被充满了。但一想到这是她唯一的武器,我又有点不太放心。思来想去之下,我把我的血龙手枪掏了出来,放在了她的手里。我触摸着她白净却很热的玉手,心中很是不舍。

走出房间,我把门紧紧地关上。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现在,我完全有机会去最顶层拿药。储藏药的地方,就在六层。但如果我现在要去找的话,至少要花上三分钟,甚至更长。

针对p10的药物虽然效果并不是很好,但也能有效地减轻侯梦婷的痛苦,让她好受一点。然而,我身为精英,又是重要的火力,刚才我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如果我再不回去,外面的人还能撑住吗?

我咬了咬牙,心中犹豫了一下,便下定了决心

主楼外,傍晚。距离飞碟到达还有十五分钟。

张大勇挥起光芒已经不是很亮的激光剑,奋力斩下一只丧尸流满黑色血液的头颅。“我曹,林峰那小子,怎么还没来?”话音刚落,他的激光剑闪烁了一下,就失去了光芒,响起突兀的警报声。

一旁的杜睿见状,便利用念力把放在早已坍塌的花坛上的充电器拿起来,又扔给了张大勇。张大勇接过充电器,便立刻给他的激光剑充起电。一只学生变异的丧尸趁机向他扑过来,他赶紧飞起一脚把它踹翻,又拿起身后的大刀砍向那丧尸的脑袋。

“他会来的。”杜睿喘着粗气说道。连续不断地使用技能,导致他瘦弱的身躯也疲惫不堪。“林峰不是没有责任感的人,而且他现在比以往聪明多了,不会看不清大局的。”

这一切,都被站在窗边的我看得清清楚楚。“我的决策果然没错。”我打开锈迹斑斑的窗台,从窗户跳了下去。

他们看到我来了也都没多说话。我赶紧来到最前面,拿起切割炮对准即将冲过来的尸群横扫过去。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喊:“快来点人,我们需要支援!”接着就听到一声夸张的惨叫。我赶紧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竟然聚集着三只巨型丧尸。巨大的个头,让他们几乎束手无策。有人用最后几包炸药勉强弄残了一只,但剩下两只,却如同冲进羊圈的饿狼一般,攻击着附近的人。

而眼下,最后的大约五十人,都在与其他丧尸苦战着,根本无暇顾及这边。

而其中一只巨型丧尸,已经冲到了大楼旁边,挥起巨大的手臂砸向大楼的墙壁,呼呼的风声震慑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我知道,我必须出手了。

举起手中的切割炮,炮口对准巨型丧尸的脑袋。虽然我从前从来没摸过这把可怕的切割炮,但拿在手里,我竟然有一种分外熟悉的感觉,透露在我熟练而快速地操作中,仿佛这不是一把我从没用过的武器,而是我的朋友血龙手枪。

我的手指在切割炮的操作面板上飞舞着,调整好输出频率,摁下确定键。切割炮的炮口突然闪烁了一下,紧接着整个炮身都亮了起来。几道光束汇聚在炮口,组成一个巨大的光球,而那光球附近,也有着星星点点的闪光。我从前,从来没有如此细致地观察它,原来这把武器竟然这么酷炫。

“轰!”巨大的光球形成一道耀眼的激光,轰然打在巨型丧尸的脑袋上。那大家伙手足无措地想防御,却根本来不及。强大的光束几乎洞穿了它的脑袋。然而,它还是没被打死,只是哀嚎一声,如同山倒一般倒下。它仍旧挥舞着手臂,却再也没力气再站起来。

而切割炮,在打出那致命一炮之后,便闪烁了一下,关机了。毕竟这把切割炮本来的作用并不是针对丧尸的,把频率调到最高,确实会拥有毁灭一切的力量,却只能有一炮的机会。而眼下,仍旧有一只巨型丧尸在不断破坏着,充能,似乎根本来不及。

此刻,围在周围的丧尸,也越来越少了。然而,所有人也都已几乎耗尽全力。杜睿甚至累得站都站不起来,一副当初史龙的样子张大勇也无力再挥动那把激光剑侯梦婷已经病倒了,而天狼,也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子弹,血迹斑斑的匕首,也钝得不成样子。

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屏幕已经碎裂的手表。还有十二分钟。可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再坚持最后的十二分钟?

我咬着牙,现在我的技能还是个未知数,如果我搞明白我的技能是什么,或许一切都还有希望。

忽然,地面开始发出剧烈的震动,震耳欲聋的噪声从天空传来。原来,那艘飞碟已经冲破大气层,马上就要着陆了。

我心中早已熄灭的希望之火,刹那间又被点燃了。

“坚持住,他们马上就到了!”我大吼道。

这时,我忽然看到,头顶上方距离我们仿佛万里之遥的飞碟,开始撒下一些蓝色的粉末。这蓝色粉末,看得我分外熟悉。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那瓶我收集的蓝色粉末,没错,一模一样。

一阵风吹过,蓝色粉末迅速飘散着,散到空中不见了。

而周围的丧尸,仿佛突然特别难受的样子,一个个都开始哀嚎起来。它们还想冲过来,但却已经迈不动步子。短短几秒钟之内,围在我们周围的尸海,竟然全都死光了。

而远处的机器兵,也终于开始行动起来。它们立刻包围了我们,从它们的双管枪中,射出无数蓝色的激光,似乎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我们干掉。

我赶紧找了块假山,躲在后面。却不想,蓝色的激光竟然直接打碎了这块大石头。

我拼命地朝大楼里跑去。

不是逃避,而是去找侯梦婷。

这种激光,既然连石头都能轻而易举地打碎,那水泥搭建的大楼,肯定也不再话下。

我用我一生中最快的速度,冲进那间宿舍,抱起仍在熟睡中的侯梦婷,飞快地往外跑。

侯梦婷好像被惊醒了,呢喃中好像说着什么。然而我却无暇再听,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周围的一切,都化作一道道幻影向后移动着。

我终于来到了楼外。但我也知道,现在并不安全。

因为我们还在他们的火力网覆盖之下。最恐怖的是,仿佛一切掩体,都无济于事。就连钢铁,都能被这种激光轻而易举的打破。

我只能尽量远离它们,把侯梦婷护在身后,紧紧趴在地上,尽量降低被打中的几率。

这时,我注意到,上方的巨大飞碟后方,一下子飞出许多小飞碟。我再定睛一看,那些小飞碟内部,又飞出无数机器兵。那些机器兵如同战斗机一般,机翼旁边,挂着两个很帅气的武器。机身后,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快速朝我们靠近。

那些机器兵刚从飞碟里出来,眨眼间就来到我们附近。随即,两方的机器兵就互相火拼起来。我们见状,都立刻往后退,能躲就躲。

这是一场科技与科技的较量!

我刚想抬头,就有一道激光从我头顶划过。吓得我赶紧又低下了头。

后来者打出的也是激光,只不过那些激光是橙色的。一时间,最后的几十个幸存者全都趴在地上,目睹着这场我们根本插不上手的战斗。

只见一个机器兵忽然降落到我的身前,小巧的机翼咔咔一变,两只机翼就重组成两条腿,下面还弹出一条微型履带。然后,两条腿边各伸出一条钻头,深深扎在底下。两杆枪咔的一声,并在一起,从机身两旁,还又各伸出一把枪。整个就是一副固定炮台的样子,守在我的身前。

只是没多久,就有两个敌方的机器兵朝我们冲来。枪火不断闪烁着,我满以为我和那个机器兵会在激光下死掉。却见护在我们身前的机器兵,嗡的一声,身前就形成一道牢固的光盾,无数道激光打在上面,却根本无法摧毁这道光盾。

“轰”的一声,没等我反应过来,几道橙色的激光闪过,那两个攻击我们的机器兵立刻被炸碎,零件飞得到处都是。我抬头望向激光射出的地方,只见几架机器兵快速地从我们身前掠过。激光正是它们打出的。

而我身前这座炮塔,也立刻关掉了光盾。四杆枪不断地扫射着前方,一时间,那些敌人都不敢靠近这里。

而我,已经被惊呆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它收割着敌人。

突然,只听“轰”的一声,几道光闪过,我身前的机器兵突然被激光打中。不知为什么,这次它并没有开启光盾。因此几道激光轰然洞穿了它的机身,伴随着刺刺拉拉的噪音,那机器兵不情愿地倒下了。被击穿的机身,还冒着滚滚黑烟,我看到,最后一个齿轮无力地颤动了一下,彻底失去了动力。

一下,我们的依靠就这样没了。

然而,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敌方的所有机器兵,仿佛收到了谁的命令一般,忽然不再到处破坏了。它们迅速地集结到了一起,组成了一支庞大的队伍。放眼望去,敌方的机器兵,足足有几百之多。

我注意到,那些机器兵,全都面对着我。

从飞碟里飞出来的机器兵,也都集结到一起。它们排成一排,严密地拦在敌人的面前。然而,它们只有一百多个,这还包括几个受伤的,不是缺杆枪就是掉条腿,甚至还有脑袋缺了一半的。

我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我看到,那艘飞碟母舰,已经降落在地上,舱门也已经打开。从舱门里,走出几个和我们差不多模样的人。只不过他们都穿着卫衣,帽子严严实实地盖在头上,我根本看不清他们的长相。

在他们手中,都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十分霸气地向我们这里跑来。

这时,我身后的侯梦婷也已经醒了。她的脸红得滴血,隔着空气都几乎能感觉到滚烫。“他们,来了吗?”她轻声呢喃道,声音已经十分虚弱。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再撑一会,他们马上就要过来了。他们是来帮我们的,坚持住。”我赶忙说道。

而这时,敌方的机器兵再也按捺不住了,数百机器兵,上千杆枪,密集的激光形成一道巨大的网。而护在我们身前的机器兵,则不约而同地打开了光盾。“嗡”的一声,一道巨大无比的橙色光盾呈现在我们眼前,挡住了所有的激光。

然而,敌方的攻击还是太猛了。巨大的光盾,时不时出现一道道裂纹。所有机器兵都嗡嗡响着,连机身都微微颤抖。我甚至看到了有几架,竟然响起了警报,从机身内部,还冒出一丝白烟。

这时,远处的外星人突然喊道:“所有幸存者,快过来,快!他们快撑不住了!”

这是中文?虽然我感到有点奇怪,但时间已经不允许我想太多。我赶紧抱起侯梦婷,快速地向着他们跑去。

我的周围,所有能站起来的,都站了起来,疯狂地朝着同一个方向狂奔着。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半分钟,但在我看来,宛若一小时一般漫长。好在我终于站到了飞碟母舰的下面。最后的几十人,也都聚集在这里。

与此同时,巨大的光盾终于被裂缝所覆盖,“嚓”的一声碎裂了。那些机器兵一下处在敌方的火力网之下。在敌方的攻击下,那些机器兵一个接着一个被打爆。就连高大的大楼,也在激光下,轰然倒塌。

飞碟母舰的周围,也立刻罩起一道防御罩,把所有攻击牢牢挡在外面。这道防御罩,比那些机器兵的强大很多。无数道激光打上去,防御罩岿然不动,固若金汤。

我松了口气,终于安全了。

我环顾周围,杜睿、张大勇、天狼他们还在。我心里一喜,这个结局,我还是很满意的。

然而,还是有无数人在这场最后的圣战中死去了。我们的领袖章老师,最终还是离我们而去外面,堆积着无数尸体,有丧尸的,也有人的就连虎王,也在敌方的攻击下,失去了他的左臂几十人的部队,不算我的话,只剩下最后四个人。虽然我们安全了,但代价还是太惨烈了。

这时,领头的外星人,摘下了帽子。接着,所有外星人,也都纷纷摘下帽子。让我们没想到的是,那些外星人,竟然清一色都是女孩,至少看上去是这样。金色的长发随风飘着,眼睛又大又水灵,宛若天上下凡的仙子一般。

这时,我突然想起我很久之前做过的那个梦。没错,这些外星人,和梦境里的秦宵很像。

最前面的外星人开口了:“你好,地球幸存者们,我们是沙丽蓉星人。我的名字叫夏晨,不知谁是你们的领袖?”

她的声音如同银铃般,十分好听。

我向前一步,开口说道:“你好,我们的领袖,”说着,我转过头,遥望着远处一大片坍塌的废墟,“已经在刚才牺牲了。我是全能精英,我叫林峰。”说完,我又看着在我怀抱中昏睡的侯梦婷,“她叫侯梦婷,我的女友。”

“那么,林峰。”夏晨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认为,作为全能精英,你可以成为你们新的领袖。”夏晨看着我,十分专注,“可以告诉我,其他四位精英是谁?”

王老师和杜睿走出了人群。“你好,夏晨,我是体育老师王侠,是攻击精英。这是我的学生,智慧精英,杜睿。”王老师指了指杜睿,“遗憾的是,防御精英史龙,也同样牺牲了。至于敏捷精英,我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那我们还要再等等她吗?”夏晨说道。

沉默。

“如果他们照这样攻击下去,这个防御罩还能坚持多久?”我问道。

“最多,五分钟吧。”夏晨抬起手腕,摁了一下她手腕上像手表一样的东西。那个手表上方,立刻呈现出一道蓝色的光幕,上面写着一行行我看不懂的文字。

这时,一旁沉默的天狼突然说道:“芸那个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别等她了,要是她来不了,我们可就都得死在这了。”

又是一阵沉默。

芸是帮派的首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可是,她毕竟是敏捷精英,是一个巨大的力量。

“都现在了,大楼都塌了,那家伙还能活着?我看够呛。”一个我不认识的男生说道。他的身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听说就是青龙帮所做。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另一个女生说道。

“那都跟我上飞船吧。”夏晨想了想,说道。

一行人,来到了飞船内部。我数了数剩下的人,总共只剩下四十一个。然而,飞船内部的先进和华丽,立刻让我忘记了悲痛。这种就连在科幻大片里都难以看到的场面,此刻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看着怀里可怜的侯梦婷,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个,夏晨,我们中有些人生了点病,你看你能不能给我们治一下。”

夏晨看了看她,又用她腕上的手表扫描了侯梦婷一下,“哦,这种病在我们星球也曾出现过,被我们命名为始祖病毒12的普通病毒。”说着,她抬起头看了看我,“你们地球的科技不是也很发达吗?这种病你们治不了?”

我看着她,脸上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而她,也自知说错了话,转身从一个透明的柜子里取出一瓶水,“这瓶水里有一种她缺乏的物质,喝下去她就好了。”

我赶忙接过瓶子,喂他喝下。

其他的病人,也都赶紧喝下这瓶神奇的水。没过一分钟,所有人的病竟然都奇迹般地好了。

我看着终于恢复正常、苏醒过来的侯梦婷,终于放下心来。我也把她从怀里放下来,而她,竟被眼前的一切深深吸引,嘴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么,接下来,我们干什么?”我问道。

“我想,这个星球,已经不适合你们居住了。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们可以把你们带到一个新的宜居星球,你们可以在那里开始你们的新纪元。”

我陷入了沉思。

终于,我开口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继续待在地球上。毕竟这是我们诞生的地方。被摧毁的一切,我们都可以重新再来。而且,这颗星球上,或许还有我们的同胞,我们不想放弃他们。”

夏晨看着我,眼神里多了几分赞赏的神色:“那好吧,我会在地球周围部署几颗防御卫星,以后,那些可恶的家伙就无法再来影响你们了。那么现在,欢迎你们到我们沙丽蓉星做客。等到防御卫星部署完成后,我们再把你送过来。”

“那就谢谢了。”我看着她说道。

“不用谢,我们沙丽蓉人被誉为宇宙治安官,可不是没有依据的。”夏晨笑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她笑得很好看,也很温暖。

巨大的飞船,在激光的攻击下,缓缓升空,离开了这个千疮百孔的星球

多年后。

我紧握着手里已经有些旧的血龙手枪,死死盯着眼前突兀的巨型丧尸。那巨型丧尸仿佛轻蔑地看着我,咆哮着向我冲来。

我笑了。灵活地一个下铲,我从它的双腿之间穿过。接着,我使劲一跳,直接跳到了巨型丧尸的背上。我先是朝着它的脑袋开了几枪,然后用尽全力,带着呼啸风声的拳头向着它的脑袋砸去。

全能精英的力量果然不是说着玩的。曾让我头疼无比的巨型丧尸,竟然哀嚎了一声,就这么倒下了。

从远处,跑来几个人影。我看着他们,是我的朋友来了。

“我拿探测器照了一下,如果没出错的话,这应该是地球上最后一只丧尸了。”杜睿扬了扬手里从盒子里得到的探测器说道。

“我们的目标完成了。以后,我们就可以重新建设我们的家园了。”我回过头,仰望着我身后一望无际的村庄和楼房。地球上最后几万人,如今全都聚集在了这里。现如今,我们终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可以说,噩梦,终于过去了。

“老公,你好厉害!”侯梦婷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一下子抱住了我。昨天,我和她刚举行了婚礼,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而我,也回过我已经成为废墟的学校,找出了一部分尸体,把他们埋葬了。我还为我死去的秦宵、史龙他们,修建了一座座墓碑。现在,我们每年都会去看他们。

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对了,瑞哥让我问问你,第三十二次奥数竞赛的最后一题,答案到底是什么,他还没忘了他和薛若冰打的赌。”我突然问道。

“哦,答案是一,那两个傻瓜,其实他们都错了,他们还不知道,还到处瞎装逼。”杜睿笑了,“那家伙,还真以为他智商比我高,我也是醉了。”

我也笑了。

这时,我忽然感到身后有人,这是个十分熟悉的身影,而且速度很快。我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双手握枪,大喊道:“是谁在那?”

“是谁?哈哈哈哈,林峰,你小子出息了啊,竟然等都不等我,害我差点就死了,现在,该是算旧账的时候了。”那个身影嚣张地说道。

“果然是你。”我死死盯着站在远处的芸,咬牙切齿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青龙帮已经彻底消失了,你已经成了光杆司令,你还想干什么?”

几年过去了,她竟然还活着。她还是穿着那件红黑色的裙子。只不过现在,她的那身裙子,已经破败不堪,好几处都被撕裂了,还到处沾着泥土和血液。她原本白净的皮肤,现在也有点发黄了。甚至她原本那张俊俏的脸上,都出现了几道皱纹,看上去好像老了十岁。原本一泄如瀑的长发,被扎成一个短短的辫子,耸拉在身后。

“我想干什么?呵呵,我的全能精英啊,你还不明白吗?”芸说道,“现在末日已经过去了,我也没必要再与你合作了,今天,就让我给你翻翻旧账!”说完,她忽然从身后拿出一把长刀,高挑的身子化作幻影,一瞬间向我冲来。

忽然,她好像被什么东西阻挡了,就这么站在距离我一米的地方,一动都不能动。我转过头,原来是杜睿,用念力把她牢牢定在原地。

“气死我了!”芸大吼道,“梦婷,我的好姑娘,不要再潜伏了,快,干掉他!”

我蒙了。潜伏?干掉我?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然而,只见侯梦婷走了过来,挽住了我的胳膊,“死老太婆,我现在不听你的了,我现在,是他的人了。”说完,她转过身去,“杜睿,把她关进4监狱吧,别让她跑了。”

杜睿点了点头,用念力把她举到空中,把她带走了。她离开之前,嘴里还不停地骂着:“叛徒!叛徒!”

杜睿走后,侯梦婷才低下头,轻声说道:“对不起。”

原来,她原本是青龙帮安插在我身边的一个卧底。刚开始,她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目标,并没有真正对我动心。然而,似乎是我的真心,最终感动了她,她离开了青龙帮,违抗了芸的命令,最终,和我走到了一起。

那个韩晓雯,其实也是她杀的。我做的那个梦,也是她干的。原来,她那把切割炮,有一个我不知道的功能射线干扰,可以改变目标的梦境。那个韩晓雯,就是被她用梦境杀死的。而给我生成的梦,也是让我更喜欢她。

而青龙帮,其实也和学校没有任何关系。里面的男男女女,都是外来人员。只不过,当他们找到学校仓库的后门后,就把那里当成了一个支部,并视图发展在校成员。然而,他们的阴谋,最终也随着芸被关进监狱,彻底瓦解。

“老公,你能原谅我吗?”侯梦婷低着头,轻声说道。

“说什么呢,你是我的,我怎么会怪你。”我紧紧抱住了她,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

最终,我还是没领悟到我的技能。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我也用不到了。现在,我是这个村唯一的领袖。我相信,在我们齐心的努力下,我们一定能重建我们的家园。

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视线里的一切,都突然消失了。

果然,一切都只是我的一个梦。

我整开眼睛,原来我正在课堂上。现在是数学课,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在,而我,竟然在课堂上睡着了。我揉了揉眼睛,庆幸我没被老师发现的同时,赶紧翻开书本,做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这节数学课,是上午最后一节。没过多长时间,就下课了。

下课铃响的那一刻,坐在我旁边的秦宵突然朝我走来。“林峰同学,过来一下好吗?”

我跟着她,来到了学校的天台。

我问她:“什么事?”

秦宵的脸似乎格外的红,低着头,嗫嚅道:“林峰,其实,我喜欢你。”

我愣了:“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不甘于平凡的现实。我看到的你,一直向着不平凡努力着。你那副不甘于平凡的样子,真的很帅”她说道。

然而,我却忽然一惊,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身后。

“林峰,你怎么了?”秦宵奇怪地问道。

我看到,她的身后,站着一只奇怪的猫。那只猫,长着两颗五厘米长的獠牙,身子两侧的肉,全部腐烂了,一排肋骨都露了出来。

我知道,这不是梦。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