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有点大你忍一下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募兵工作风风火火开展起来,其涉及范围不仅仅限于坵戎县,因为王征“神威小将军”的名号远播,在阴州其他的一些地方也吸引了很多少年壮士慕名前来,投军报效。【文学楼】

而好事也是一件接一件。

一月底,荣艾又给王征送来了三千两白银,与之同时,燕王陈显还因王征的战功特地赏赐给了王征一队骑兵。

这两样礼物的到来,让王征兴奋的当晚都没睡着觉。

一队编制的骑兵,这可是一百多匹战马、近两百号人,这不仅大大减轻了募兵的压力,而且一下子使得王征的实力一下子暴涨。

骑兵,作为冷兵器时代的“陆地王者”,其在所有的大良军队之中都是异常珍贵的战争资源。之所以珍贵,原因有二,一是因为马匹不多,二是因为训练骑兵更为困难。

一营之内编制统共才有八百来人,按照普通驻军正规编制,一营之内,骑兵的数量应是一伙,也就是三十匹马左右,一队编制的骑兵这是一曲都尉才能有的编制。

然而,王征作为一个校尉,却是早早的拥有了这般待遇,虽说王征战功显著,得此赏赐也是应该的,但这赏赐下来,还是让他心中惊喜莫名。

除了骑兵,那三千两白银同样重要,有了这些钱,不但募兵之事自此高枕无忧,而且还会有盈余。【文学楼】

有了这些盈余的钱,王征便可以做更多的事了。

王征下一步做的事,便是赚钱。

赚钱,这既是王征前世商人的本性使然,也是坵戎县现在的实际需要。

坵戎县此前几年,被宋杰“祸害”的太穷了,如果只靠燕王军上面拨银资助是行不通的,必须要想办法自力更生。

而且,如今阴州西边的呼延邪部已被燕王军打跑了,整个西戎地区一大半都落入了燕王军的手中,如此,几年之内,戎狄人已然不可能重新反扑回来了。

阴州西部没有了戎狄人,这也就是说坵戎县这几年来不会再受到戎狄人的骚扰,这恰恰是大力发展的绝好机会。

所谓机不可失,王征当即拍板决定,要改革,要赚钱!

既要赚钱,便要寻些门路,对这一点,可就是王征实实在在的强项了。

依靠着一个数亿资产公司的创始人眼光,王征发现,现如今坵戎县,不,甚至说整个阴州,那是处处藏着商机,处处都能赚到钱。

比如说,坵戎县郊外就有一处煤矿。

这煤矿不但面积大,而且出产煤的质量还相当的高,多年来,供奉皇室的煤块,有一部分就是产自此处。

然而,抱着这么好的一个煤矿,前任校尉宋杰时任多年,却是不知经营,每年只是深秋之时吩咐将士去开采一些,已完成给大良皇室上供的指标,等完成了指标,就将那煤矿闲置了。

手握如此好的资源,不积极开采用以强大自我、改善民生,当真是暴殄天物了。

王征与宋杰不同,他在上任的第一天,便已从文案中了解到了这处煤矿,当即就下定决心,日后定要将这煤矿大力开采出来。

如今银两到位,王征便是毫不犹豫的就执行了自己的计划。

二月处,王征命人张贴告示,招揽百姓民工,赶赴郊外,开采煤矿。

与之同时,王征也发挥了现代商人的优势,对坵戎县现行的一些制度进行了改革,建立了一个商业体系,亦还根据时代行情制定了一份“招商引资”的计划,其中涉及药材、布匹、马匹等等十几个行业。

如此在王征一系列的手段之下,整个坵戎县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之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全城的老百姓几乎没几个闲着的,具皆都风风火火的忙碌了起来。

王征眼望此状,也是喜上眉梢,自己的发展计划步入正轨,他自己终于是可以暂时的休息一下了。

大良历三百七十四年三月,冬意消逝,天气变得暖和了一些。

一日下午,王征闲来无事,便趁着天色尚好,带着两名护卫,来到了大街之上。

王征这般,即是散心,同时也顺便检查一下募兵的工作。

坵戎县驻军募兵至今,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每日前来参军的人络绎不绝。此番之下,按照常理,募兵早就应该结束了。不过王征对军队最为看重,所以制定的募兵标准很是严格,达到要求的将士并不是很多,时至今日,募兵的数量,只有三百左右,加上那对骑兵,现在的坵戎县驻军离编制健全亦还需要招收三百人。

其实这也是王征的商人心理在作怪,他心中想着他身为校尉,下属为一营编制,也就是八百余人,又不允许多招。

来参军的人那么多,就细细挑选那些最优秀的嘛,反正这两年怕是不会再动兵了,健全编制什么的,不必急于一时。

当然,王征的想法是绝对没错,所谓“并不在多,而在精”,如今王征多也多不了,求“精”一下,这是绝对划算的买卖。

王征带着两名护卫,行在路上,有很多百姓都认得王征,纷纷冲他喊“大人”、“县太爷”。

对此,王征也是具皆微笑回礼。

行路一刻,王征来到了一处募兵点,然而到此之后,王征蓦然发现这个募兵处混乱不堪,根本就没有在募兵,心中下意识的就以为是那几个募兵的将士偷懒,面色一寒,当即走上了前去。

几个将士一眼看到王征,即刻正直站立,恭敬出声:“大人。”

“怎么回事,为何没有在募兵,可是在偷闲?”王征脸色难看道。

几名将士听到王征带着怒意的话,具皆吓了一跳,一个稍微胆大点的将士上前,主动开口了:“大人,属下并非是在偷闲,只是方才发生了一个意外,才导致了这般混乱。”

“意外?”王征面色一疑。

“回大人,方才有一登途士子在此处口出狂言,被我等捉拿归案。”

王征闻言,面色一愕。

文字狱?

王征瞬间想到了这个词语。

不过不对啊,如今这大良朝并没有什么文字狱啊,这士子说的什么,便要被捉拿归案,王征心中不禁好奇了起来。

“那士子说的什么?”王征问道出口。

然而,王征一语出口,那将士却是面露犹豫之色,好似是不敢开口。

见此,王征蹙起了眉头:“快快说来。”

“回……回大人,那士子说是……天下即将大乱。”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