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妇性服务俱乐部

林皓第一次遇见段萱时正沉浸在初恋要结婚,新郎不是他的苦闷心情中,而段萱心情也不太好,她心情不好是因为她爹要把她嫁给大将军皮耶罗之子皮皮夏,虽说皮皮夏已经从拖着两条绿鼻涕的小屁孩成长为英武的少年,可是在段萱心目中他的形象一直还是那个比自己大一岁却被自己打得满头包,哭爹喊娘的鼻涕虫。

她希望自己能嫁给一个像他父王一样征六部、平南诏,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或者是像她祖爷爷段誉一般英俊儒雅、武功高强的如意郎君,总之绝对不是皮皮夏这样的。

为了这事她不知道跟父王和母后撒娇耍赖撒泼过多少回,可惜一向极为宠爱她的父王和母后这次却铁了心的让她嫁给皮皮夏。

其实要说皮皮夏,虽然小时候形象确实不咋滴,但近些年跟着他爹征讨骠国,经历了战场风霜,不过十七岁已经成为南诏最负盛名的少将军,加之身材高大,相貌英武,在南诏贵族中一直是最为热门的女婿人选,按照南诏风俗,女方也可以到男方家提亲,要不是知道南诏王已为小公主段萱择定了这位佳婿,只怕皮耶罗将军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破。

段萱见无法说服父王和母后,干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带着身边武功最高、对她最为忠诚的侍女月儿逃出了皇宫。

原本两人是准备往北边走,想去看看烟雨江南,繁华京都,刚走了一天就发现南诏王派出的人到处在搜寻两人的踪迹。

段萱一拍脑袋,父王知道自己一直想去中原,如果继续往北走的话,肯定会被抓回去逼着跟皮皮夏成亲,不如还是往南走好了,月儿是一个佤族部落的圣女,她的圣女身份只有段萱知道,因为她是出逃的圣女。

虽然不排除去月儿部落途中也会被堵截的可能,但总比往北走更不容易被发现。

两人一路向南,只零星发现一些南诏王派出搜寻的兵士,段萱把自己和月儿脸涂得黧黑,身上的衣服也换了当地民族的服饰,更用了秘药把声音变得嘶哑,加上月儿一口流利的佤族话,比当地人看起来更像土著。

士兵们完全想不到他们娇滴滴的小公主,平素最爱美,衣服上落了一点点儿灰都要立刻换掉的段萱居然会如此自毁形象,因此两人一路顺利的就来到了月儿所在的部落。

这个部落正是苏薇和林皓他们寻找大叶茶的所在,圣女的回归对这些山寨里的人来说是件极为盛大的事,月儿他爹是这个部落一个分支的首领,但在族中的地位却是以月儿为尊。

林皓被热情的村民邀请来围观圣女回归大典,说实话,相比来看什么圣女,他对于在屋里打算盘看看最近茶叶又有了多少收益还更有兴趣些,但实在是经受不住热情的村民的邀请。

临时搭起的高台上,月儿身穿民族的服饰,头上戴着银晃晃的饰品,蒙着面纱,段萱穿着一袭白衣,娇俏地立在一旁。

对外月儿宣称段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在部落里地位尊崇,哪怕是族长也要向她叩首跪拜,当年之所以逃出部落,不过是因为觉得当圣女的时光十分无聊,现在回来了,也没人问她为什么逃走,这些年做了些什么,只是为此欢欣鼓舞。

段萱作为月儿的救命恩人自然被视为上宾。

此时这位上宾眉头微蹙,因为没想到这个圣女回归仪式如此盛大漫长,让来看热闹的她感觉有些疲惫,又不好中途离开。

林皓也觉得乏味,看了两眼台上的女子,又围观了一番部落祭师跳大神一般的舞蹈,也打起呵欠来。

倒是段萱突然发现人群中林皓穿一身白胜雪的纱衣,上面绣着碗口大的绯色牡丹,头戴金冠,俊俏非凡,在一群肤色黧黑的佤族壮汉中显得尤为玉树临风。

她心头狂跳,这不就是自己喜欢的像祖爷爷段誉那般的翩翩如玉佳公子么?

她回头跟月儿轻轻说了句:“月儿,我去台下一下,我看见那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了。”

月儿也看见人群中的像只白孔雀般的林皓,她见自家公主眸光从所未有的闪亮,眼中浮现出笑意,公主终于找到了那个让她动心的人。

林皓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准备跟身边的村长说一声,还是回去拨算盘算算有多少进账更有趣些。

就见那个之前在台上的娇俏白衣少女正向自己走来,一双妙目波光粼粼,紧紧地盯着自己。

这姑娘十分美丽,客观的说她的美丽比起苏薇的秀丽不知道高出多少层级,但对于正处于失恋期的林皓来说,他只在脑海中确认了一番,这人他确实没见过,然后他跟村长打了个招呼,转身欲走。

“这位公子,请留步!”段萱婉转美妙的声音响起。

林皓依然自顾往前走,他确定他不认得段萱。

“穿白衣的公子,请等等!”段萱又喊了一声。

林皓终于回过头来,因为这部落里大家都穿民族服装,制茶的师傅和茗薇记的管事也穿的是茗薇记的灰色制服,只有骚包的他穿白衣。

“公子从何处来?”段萱落落大方地问道。

“京城。”林皓随口答道。

“你们就是大兴来的使者,在此制茶?”段萱毕竟是公主,对之前大兴朝把自己的嫂子送过来的事情有所耳闻,当时她还听说那位颁赐的礼部侍郎十分年轻英俊,可惜母后和父皇不许她出席欢迎宴会。

莫非这位就是那个年轻的礼部侍郎,可是听说那位侍郎已经回京了,那这位衣着华贵的年轻人是谁呢?

“嗯,我们是在此制茶。”林皓冷淡的说完就想离开,他又确认了一番,自己确实不认识这位姑娘。

段萱见林皓要走,忙快步走到他前面,张口就说了句:“不管你是谁,我喜欢你!”

林皓闻言,张大了嘴半晌没有合拢,虽然部落里有时也有一些直率的少女跟他表白,但第一次见面没说两句就说喜欢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少女眉目如画,气质高华,细看之下眉宇间似乎跟南诏国王后有些相像,林皓细细一想,莫非她是王族中人。

他摇了摇头,就算是王族中人又怎样?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比得上那个灵秀慧黠的女子,何况第一次见面就说喜欢,不过是喜欢他的外表而已,他知道自己长得帅气,在京城时那些闺秀虽然含蓄,但对他表达的好感的也不在少数,是以他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只淡淡说了句:“哦,喜欢么?知道了。”

说完就要离开,段萱第一次跟人表白就遭到如此冷遇,也呆住了,她知道自己是美丽的,是南诏国王最宠爱的小公主,从来没有谁对她如此冷淡。

何况是自己第一次动心的男子,她心中委屈,眸中带了泪光,神情却有些倔强道:“那你喜欢我么?”

林皓有些不耐,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看着气质挺高雅的姑娘,说话怎么这样,他无意再与段萱纠缠,冷冷吐出三个字:“不喜欢!”

段萱听了先是一愣,小脸一皱似乎要哭出来,林皓皱了皱眉,这姑娘真麻烦。

过了一会儿,段萱突然展颜一笑,像一朵雨后的山茶花一般清丽,她轻轻蹦到林皓面前道:“嗯,我知道了,现在不喜欢!但是不代表以后不喜欢,我是段萱,萱草无忧的萱,迟早你会喜欢上我的。”

说完也不看林皓脸上的表情,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留下林皓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不止皮厚还很盲目乐观。

她说她叫段萱,段是南诏皇族的姓氏,而她又跟王后长得相似,莫非真是皇族?真是个麻烦。

林皓摆了摆头,自己已经够苦闷的了,好不容易像只鸵鸟一般躲在边疆山里,不用看见苏薇和萧朗恩恩爱爱的模样,算算账,看看制茶,日子也算逍遥。

谁知道自从段萱来了,这逍遥的日子也离林皓远去了。

林皓早晨起床,屋外段萱热情洋溢地提着篮子站在屋外,看见林皓开门,拿着篮子就径自走了进去,取出篮中热气腾腾的鸡汤米线放在桌上,拿出两只碗给林皓盛了一碗,自顾吃了起来,边吃边招呼:“林公子,一起吃早点。”

她昨天让月儿打听清楚了,原来林皓是京城来的商人,因为苏薇带人教会了当地人种茶和制茶,短短几个月寨子里的人挣的钱比原来几十年都多,大家都感激他们,对茗薇记的人十分有好感,虽然林皓少爷脾气有些傲娇,但村里人还是不余遗力地在圣女面前说了不少他的好话。

段萱听了对林皓越发欣赏,觉得林皓不但人长得帅,还十分有本事,虽然不像祖爷爷那么武功高强,但居然会制茶,来自京城却愿意待在这么偏僻的寨子里带领村民们发家致富。

她哪里知道,林皓对于制茶完全不懂,懂得制茶的是他心心念念的姑娘,他之所以留在这里,不过是因为不想回京城去面对苏薇罢了。

在她心目中,林皓的形象十分高大,善良、热心、懂制茶,风度翩翩,比她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帅。

于是她下定决定,嫁人就要嫁林皓这样的人。

林皓看见那位大大咧咧坐在自己屋中自顾吃米线的姑娘,眉毛一挑,算了,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他昨天打了半宿算盘,这大叶茶果然获利惊人,这让他沮丧的心情好转了不少,他决定今天亲自去山里看看茶叶的采摘情况。

他刚出门,段萱吃了两口米线,见林皓丝毫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忙跟着林皓出了门。

她今日穿了一身粉色的衫子,只腰上扎了一条浅绿色绣山茶花的丝绦,腰身纤细,粉面如春,端得是人比花娇。

可惜林皓不懂欣赏,见她跟着自己不耐烦地说了声:“我不认得你,姑娘请自重!”

“怎么会不认得呢?我昨天才跟你介绍过,我叫段萱,萱草无忧的萱,而且我知道你叫林皓,是来自京城的商人。”段萱说的理直气壮。

“好吧!这么说吧!段姑娘,我——不想认识你!”林皓说完袖子一甩,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今天为了上山,林皓特意穿了一身有些像胡服的浅蓝色衣服,袖口收紧,腰部扎着绣了鱼鳞纹的腰带,肩宽腰细,比起昨日的风度翩翩,今日这身更是衬得他英姿勃发。

段萱笑眯眯地看着林皓的背影,完全不被林皓的话所影响,果然自己喜欢的人每天都很帅呢。

她亦步亦趋地跟着林皓道:“没关系啊!反正我们已经认识了,要不我再跟你介绍下我自己……”

就这样林皓虽然对段萱十分头疼,但一个美丽的姑娘每天笑眯眯地给你送吃的,声音甜美,虽然有些话唠,却也知道分寸,在林皓打算盘或是做事的时候也知道安静的坐在一旁。

何况作为圣女的月儿也跟林皓说起过,如果林皓不让段萱跟着他,她就要让族人停止向茗薇记提供茶叶,不知道这些村民怎么会把一个小丫头的话当圣旨,但林皓也知道她绝不是说着玩的,以她对段萱的死忠和她对村民的影响力,她绝对能说到做到。

林皓渐渐也习惯了身边有个牛皮糖的存在,而且这个牛皮糖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

这天林皓又去山里看茶叶的生长情况,他最近收到消息,苏薇被皇帝封为一品茶娘,品级比萧朗还高,想到这里他心中偷乐,只是付出的代价却是大叶茶被皇帝看上成了贡茶,不再是茗薇记专营,他爹林牧元因为沈珏的关系,被皇帝亲封为皇商与茗薇记一起经营大叶茶所制的饼茶。

现在茶叶产量更加重要起来,林皓也隔三差五地就要看,段萱依然亦步亦趋地跟着,也不知道这位南诏的公主怎么那么有空?南诏王就这样放任她在这偏远之地好几个月不闻不问。

林皓已经知道了段萱南诏国公主的的身份,毕竟段萱每日絮絮叨叨地跟他闲聊,偶尔说漏嘴什么父王、母后、王兄之类的,想不知道也难。

只是这对林皓也没带来太多震撼,在京城时他跟金枝玉叶们打交道就多,何况只是个小国公主,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林皓边走边想,苏薇如今被封为一品茶娘,却被皇帝收去了大叶茶的专营权,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失落,想来她那么精明豁达的女子,应该不会放在心上。

正发呆,突然觉得脚腕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一条浑身赤红的小蛇缠在他的脚腕上。

段萱见他脸色雪白,看见他脚腕上的小蛇不由神情凛然,她毫不犹豫地用树枝挑开小蛇,蹲下身去,揭开林皓的裤腿,樱唇贴在林皓被小蛇咬伤的地方吮吸起来。

这一连串事件发生得太快,林皓一时没反应过来,再看段萱吐出了几口黑血之后,脸色变得又青又白。

她捂住心口,又贴到林皓腿上的伤口处,林皓一把拉住她道:“不可以!”

月儿这两日忙于族中的事务,作为圣女她除了权利还有义务,今日好不容易得空,就想来看看公主和林皓的进展,谁知却看到林皓被赤焰所伤,而公主居然不顾自身安危施救。

她忙一跃过来,一把抱过段萱,往她口中塞了两颗碧绿的药丸,又给了林皓一颗让他吞下去。

段萱服了药,脸色依然青白,倒是林皓吃了一颗药丸之后面上恢复了一些血色。

见月儿抱起段萱要走,他忙问道:“段姑娘现在如何?”

月儿狠狠瞪了林皓一眼,真不知此人有什么好,公主居然愿意舍命救他。

“公主一定会没事的,否则我一定让你去陪她,枉她那么喜欢你,你却一直对她不假辞色。”月儿说完纵身一跃就消失在林皓面前。

林皓心中一片茫然,他一直以为段萱是未经世事的小女孩,对自己不过是一时的迷恋,想起她为自己吸出毒液的毫不犹豫,原来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只是自己却是一直辜负了这份深情。

想到月儿说的舍命相救,林皓心中钝痛,希望段萱一定不要有事。

等他回到村中的时候,发现村中密密匝匝都是南诏士兵,一个高大英挺的青年在月儿的竹楼外满脸焦急地转圈。

两个时辰后,月儿终于一脸疲惫地推门出来,门口那青年忙上前问道:“月儿姑娘,公主她怎样啦?”

林皓也想上前去问,却被南诏士兵挡在外围。

“少将军,公主她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请您放心。”月儿说完看见林皓在人群外脖子伸老长,不住往里张望。

虽然她现在对林皓老大埋怨,但谁让这人是公主喜欢的人呢?公主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问林皓怎么样?

林皓能怎么样?公主第一时间就帮他吸出蛇毒,他又及时服药,现在不过是面色苍白些罢了。

不管如何不满,想到公主那焦虑的模样,月儿只得硬着头皮对皮皮夏道:“公主醒了,现在想见林公子。”说着她指了指正被挡住人群外的林皓。

皮皮夏听说公主醒了,正满脸惊喜,听闻公主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却是见一个汉人男子,眉头微蹙,还是让士兵让林皓过来。

“月儿姑娘,公主现在如何?”林皓快步走进去问道。

“公主醒了,正想见你呢。”月儿说完就把林皓带进屋中。

段萱双眼轻闭,一头乌发如瀑布般垂下,一张苍白的小脸藏在发中,下巴尖尖显得楚楚可怜。

听到脚步声,她睁开双眼,看见林皓,眸中立刻如水洗过的钻石般熠熠生辉。

“你现在可好?”两人异口同声道,然后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段萱苍白的小脸上浮起红晕。

“我挺好的,公主你现在感觉怎样?”林皓关切地问道。

“你不要叫我公主,叫我萱儿就可以了。”之前林皓从来不曾称呼她,基本上他很少主动和她说话。

如果说林皓之前对段萱只是不讨厌,这一刻看着这个甚至愿意为自己付出生命的姑娘,林皓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萱儿你现在感觉怎样?”林皓从善如流地问道。

“我现在感觉很开心!”段萱笑眯眯地看着林皓,林皓能叫自己萱儿,是不是说明他对自己跟从前不一样了呢。

“公主,末将可以进来么?”皮皮夏见林皓进屋许久,终于忍不住在屋外问道。

“少将军此来不就是为了把我带回大理,逼我嫁给你么?你的人已经包围了整个寨子,何必如此假模假样地问我?”段萱讥诮地道。

皮皮夏满脸通红,他知道段萱不愿意嫁给他,只是他从小就喜欢这位美丽的小公主,就算是公主逃婚,他也只觉得是小丫头一时意气,不辞辛苦地找了好几个月终于找到此地,却被她当着自己的树下如此诘问,心中又是尴尬又是难过。

林皓第一次看见段萱这样说话,平日的她都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叽叽喳喳说着话,他曾经听段萱说起过父王要逼她嫁给不喜欢的人,当时他心中并无什么感觉,只觉得这个小公主真是任性。

此刻见到外面那个英挺青年,知道那就是段萱要被逼嫁的人,心中莫名地就对外面那个青年生出敌意来。

“萱儿,只要你不嫁,没人可以逼你嫁给其他人。”林皓心中盘算着,不管怎样,哪怕是死乞白赖去求沈珏和皇帝,也不能让段萱嫁给别人。

“不嫁给其他人,那我嫁给你好不好?”段萱冲口而出,顿时满脸潮红,虽然白族女子直率,但直接说起嫁娶之事,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好啊!”林皓说完才发现自己居然答应娶段萱,也许是被蛇咬伤了,脑袋也有些不清醒了,怎么就答应了呢?

段萱见林皓说完呆怔在那里,笑眯眯地狠狠亲了林皓的脸颊一口道:“太好了,你从此就是本公主的人了,月儿,我饿了,煮碗米线来吃!”

只留林皓目光有些呆滞地扶着脸颊,似乎有哪里不对。

------题外话------

亲们,真是抱歉,答应了很久的番外今天才写好一篇,希望亲们喜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