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她的腰死死的坐了下去

只见,张启龙的笑一下咋就变得那么阴森了呢?

“要不是你突然从天而降,打断了发布会照常进行,我会说你是海洛斯之泪的代言模特吗?小猫,凡事做错事了一定要偿还才对哦,虽然我也很想帮你,但是相信你也看见了,那么多集团大亨和富翁,记着成堆,当然会让着条新闻红遍全亚洲的,你信不信,明天,呢就会在头条上出现了?”说着,

把玩着我头发的手,将我的头发带到唇边,吻了上去。

我不要啊,我的脸快融掉了,“嘭”我的耳朵一下子就出现了,要不要这么倒霉,有没有底线了,呜呜。

我能清楚的看到他收缩的眼瞳中的惊讶,惊讶只占据在他的眼睛中几分钟,转而被笑意和温柔代替,“哈哈,我说怎么这么好玩啊,原来真的是只小野猫窜进来了,小猫,你说我是该惩罚哪些工作人员连你这种小野猫都放进来了,还是该奖励他们,让我们再次偶遇了呢?”

这么贱贱的表情,我却在他的俊眸中看见了温柔似水的情话。

他围住我的手臂,一紧,将我抱了起来1,放在了梳妆台上,又是冲我一笑,这次的话彻底让我大跌眼镜,“小猫,你知道吗?上次你用蛋糕装点的西装现在已经完全面目全非了,你可知道那套西装是几位数的价格?”我颤颤巍巍的伸出四根手指,

哪知他又一次笑喷了。

那可是“小猫,限量版的西装,坏一套,世界上就少一套,可不是钱能横朗的,而且,你以为四个数可以买到我们m·s·l的鞋吗?”

我无力的扯出一个假惺惺的微笑,对张启龙摆摆手,道:“竟然不能用金钱衡量,那么就是无价了?还是你自己集团的东西,你就免了问我一个穷小子要钱了吧?你大人有大量连今天的事也忘了吧?”

我讨好的替张启龙拍拍黑色西装领的灰。

“行啊……”等等为啥我的初吻,额……二吻就这么被夺去了呢?

表问我初吻去哪里了,下一章告诉你们,说多了都是泪啊~

你说我今天是不是踩着狗屎了,着都是嘛玩意狗屎运!我只想翻桌子!谁他么咒我了是不,那个贱!人!!站出来,我保准揍的她醉生梦死!

(以上全部是凌悦叶的个人吐槽,与后来事情发展无关,不要同情她,谁让她掌握了那么大一个后宫,虽然是之后的事了,但是,你把男神都占去了,本喵和妹子怎麽办?你们说是不是菇凉们?支持的收藏哦!喵~回到正题。)

“咚!”们一下子就打开了,然后提亚拉不语,用一脸好像在说“在一起”的笑容看着我们。

又把门关上了,来了一句,“嘢?凌小喵去哪里了?怎么也不再这里”

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我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div class="center mgt12"></div-->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