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护士制服

煜祺接着说:“至少我必须为某个人活着”诺茜听到,不再理会煜祺。为诺兰而活,呵···

“魔法,魔法宝典,静蕾出来吧”诺茜一声呼喊,从宝典里出来一个身穿粉红色的超短裙,身后一对透明的翅膀,小巧的嘴巴,小巧的鼻子,水灵灵的大眼睛,让人看到有一种调皮的感觉。

“诺茜,有事么?”被诺茜呼喊出的静蕾问。诺茜不想多废话,她只想尽快去救芷冉,这慢一秒芷冉就会多一份生命危险。“中了百花阵毒应该怎么办啊?”静蕾听到‘百花阵毒’惊呆了,“什么,百花阵毒,这可是魔法族里禁止使用的阵法,看似简单,而且学的又快,但毒人可是不能小看的。只有像我活那么久的才会知道百花阵毒,你不说我都快忘了····”

诺茜被她说的头大了,但得知百花阵毒也是禁学的,而且只有活了几万年的魔法灵,魔法者才知道的。那个人到底什么了来头,怎么会这么危险的毒呢。“静蕾,你先别说了,快说怎么解吧。”

诺茜瞪向静蕾,静蕾看了看她,严肃的说:“那毒,我曾经看过,这毒虽然很厉害,可也有能解那个毒”静蕾顿了顿,感觉不对劲,问:“你问这个干嘛,你中毒了?不像啊,你问这个干嘛?”诺茜拍了静蕾一下,“快说,人命关天,我的朋友中毒了。”

“什么。你不会要去拿解药吧!!不说,不说,很危险的。”

“你再说一遍,你再说我就不要你了”诺茜生气的说。

“啊,不敢了,别不要我,解药在空仙林,解药就在里面,但空仙林很难找到,就算找到了,只要是进去了就没有一个人出来过,而且里面的毒雾可是四处都有····你不会···”

静蕾看着诺茜,希望听到她这么一说,可以改变主意。但诺茜并没有,只是踏上寻找空仙林的路,“魔法仙境,开启”一声话后,面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空洞,诺茜二话不说,直接闯了进去,煜祺也没有犹豫,随后跟了上去。诺茜,煜祺,希望你们能平安回来····

仙境内

诺茜和煜祺并肩走着,诺茜开口:“你怎么跟来了,没听到这里很危险吗?”煜祺走着,看了诺茜一眼,没回答诺茜的话,倒反问:“那你呢,你怎么还来,明明很危险”“我要救人,救芷冉”“我来保护人,保护诺茜”煜祺快速的开口,诺茜一说出口,煜祺就紧跟着说。

诺茜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什么,什么呀,就会装酷,到时候你死了怎么办啊,我妹妹还在等你啊,何况我也不想让你遇到危险啊,死煜祺怎么那么不懂人情味,真是的。

“小心,有东西靠近”煜祺开始警惕起来,煜祺的感应力特别的强,所以诺茜也不敢放松警惕。煜祺和诺茜背靠背,发现了还几双绿眼睛,这不是魔法者的眼睛,是妖吗?不,不是,妖怎么可能在仙境,这是狼兽。

“这些狼兽,怎么会都聚在这里”诺茜皱起眉头。

“大概是因为我吧,我身上的妖治可是很吸引人【兽】的,可他们不知道我有多强,真是自找麻烦”

“真是的,你就不能吧妖力隐藏起来,我可不想在仙境大开杀戒”

“我已经够努力了,要不是我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他们应该也不会靠近”

“那以后把自己的妖治散发出来也不是办法啊,看我的”说完,诺茜双手互叉,握紧拳头,放在胸前,口里念着咒语:“**********”突然双眼一挣,双手散开,手里洒下金粉,全部狼兽晕倒过去。

“不错,挺厉害的”煜祺呵呵笑道,自己身上的妖治没有了,哎,怎么没了。“我用一种香囊掩盖了,可恶,这香囊可是四名贵的,这是我在宝典里唯一找的,现在居然白白送给你了”诺茜委屈的说····煜祺服了,彻底服了····

煜祺和诺西走到一处诗情画意的地方,“哇,小溪啊,好漂亮,好清澈啊”诺茜直接进入自我沉醉状态,煜祺一直跟着她的身后,左顾右盼。“有一个小东西来,准备养着它么?”煜祺捡起一颗蛋,放在诺茜面前,哇,金蛋,一手捧住,“在哪里找到的,我们再多捡些”说完,这蛋居然开始裂了。“哇。妈呀,蛋开了”诺茜看着面前‘小鸡’“叽叽”娘亲,娘亲。诺茜傻眼了,戳了戳它的脑呆,“小鸡,不能乱叫,我不是你娘亲”诺茜看着小鸡。

煜祺在溪里捉鱼,听到她说话,什么,娘亲?煜祺朝诺茜看去,什么,他捡的鸡蛋裂开了啊。却看到诺茜与鸡说话,黑着脸,走向诺茜。“诺茜,你在干嘛,和一只鸡说话”诺茜看向煜祺,对煜祺说:“这只鸡把我当成他娘亲了。”“什么,别开玩笑了,这只鸡会说话?”那只被煜祺和诺茜称为地‘鸡’突然看向煜祺,“叽叽”爹亲,我不是鸡,是凤凰。“什么?我怎么又成你爹亲了”煜祺有些惊呆,但又说:“我能听懂一只鸡的话!!!!”“叽叽”爹亲,是凤凰神的后一代。“先等一下,你是凤凰,你别逗我”煜祺看着那只自称凤凰神的后一代的鸡。“叽叽”爹亲,我真的没骗你,呜呜。“你两给我暂停,我是空气么?”“不是”“叽叽”这两‘父子’同时回答,“凤凰对吧,嗯,叫你小凤吧”诺茜看他们不说话了,终于开口说了一句。“叽叽”谢谢娘亲。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