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动态图出处gif

顾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顾斐五年前撞人逃逸的案子很快就在k市传得沸沸扬扬,警方介入调查后碍于公众舆论的压力,承诺会将案情公开,不久后就有了新的进展。从一封匿名信中的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到顾斐撞人逃逸的情景以及当时肇事车辆的车牌号,后来顾家人悄悄转移肇事车辆时又被拿个正着,物证俱全,顾斐抵赖不了,只能承认当初撞人逃逸的事。不过关于贿赂警员、妨碍公务的控告他是抵死不认,警方拿不到证据,只得作罢。

至此,顾斐有罪已成定局,唯一不确定的就是对他的量刑。

与此同时,k市内近几年来房地产业最大的ux项目依旧在进行着,唯一不同的就是,原本实力最强的顾家因为顾斐被逮捕的丑闻而声威大减,股价也跟着大跌,紧接着又遭遇了一系列连锁变故,顾家正为此焦头烂额,忙于补救内部危机,想要再与其他三家竞争ux项目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而在剩下的林氏集团、江氏集团以及海伦集团中,虽然海伦集团的实力已为三家之首,但在林氏集团和江氏集团的倾力合作下,ux项目成功被两家收入囊中。正当海伦集团为无功而返忧烦之时,林氏集团却提出愿意将自己的一半占额分给海伦集团,而总经理林墨然提出的仅有一个要求……

ux项目尘埃落定后不久,五年前车祸案件的最终判决也出来了,肇事人顾斐因撞人逃逸被定罪,又因他的逃逸导致受害人没有及时送往医院而造成死亡事实,因此审议决定加大量刑,对顾斐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立即生效。

判决书下来的当天,夏语心来到夏萍女士的墓前,泣不成声。

林墨然站在她身旁紧紧抱着她,温声安慰着。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们都知道就算让顾斐坐再多年牢,萍姨也不可能死而复生,之所以花大力气得到今天这个结果,只是为了找回当年失去的公正而已。

“妈,您安息吧,当年害了您的那个混蛋如今已经得到了惩罚。您也不用再为女儿担心了,我很好,一切都很好……”夏语心哭红了眼睛,用哽咽的声音虔诚地说着。

林墨然也在一旁说道:“萍姨,谢谢您在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我,把语儿交给我。虽然我们分开了五年,而我也是到现在才知道这些事,但我可以再次向您保证,我一定会给语儿幸福,用一生的时光来守护着她,不离,不弃。”

说完后,林墨然轻轻握住夏语心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离开公墓以后,夏语心问道:“墨然,你不是说忙完项目就去看林叔叔吗?我们什么时候走?”

林墨然边开着车边说:“我已经订好机票了,咱们明天一早就走。”

“啊?”夏语心顿时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怎么这么匆忙?我还没跟peter请过假,不能说走就走的。”

林墨然笑着握住夏语心正要打电话的手,“怕什么?等会儿我就让人告诉他你已经被我拐走了,想要人的话就让他自己来追,不过他追不追得到就是另外一回事儿咯。”

“这怎么行!”夏语心没好气地瞪了林墨然一眼,嗔道:“我在跟你说正事,你又胡闹!都是二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还成天跟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一样不懂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海伦集团还有好几年的劳动合约,不能贸然离开公司的……”

林墨然闻言嘿嘿一笑,也不争辩,只是腾出一直手来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交给夏语心,“喏,你先看看这个吧。”

夏语心低头一看,这竟是她与海伦集团当初签订的十年任职合同,如今返还给她,岂不意味着当初的合约已经作废,她又是自由之身了?夏语心倏地转过头望向林墨然,惊讶地道:“你怎么拿到这个的?”

林墨然一看夏语心疑虑的眼神,立刻露出无辜的表情,“事先声明啊,我一没偷、二没抢,是你们总经理心甘情愿地亲手交给我的。”

夏语心毕竟不是天真的小女孩,自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她又问:“那peter开了什么条件?”

林墨然淡淡地笑道:“条件不是他开的,是我开的。”顿了顿,看夏语心一脸迷惑,林墨然又说:“我答应了把手里ux项目的一半份额分给海伦集团。”

夏语心惊讶地道:“可是你为ux项目耗费了很多心血,怎么能就这么让出去一半?”

林墨然柔声道:“我知道海伦集团关于ux项目的设计部分是由你主持的,我怎么能让你的心血白白浪费呢?把项目分一部分给海伦集团,你的设计就能从图纸变成现实了……”

说着,林墨然偷瞄了夏语心一眼,又扬扬下巴故作轻松地道:“再说了,我最近又看上另外一个项目,把海伦集团拉入伙,正好可以省下一笔钱拿去投资,一举多得。”

夏语心温然一笑,相处这么久,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每当林墨然嘴硬说大话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扬起下巴?她知道林墨然是为她好,不想让她有思想负担,也不想让她担心,可是这家伙遇事老是喜欢自己扛的毛病也该改一改了,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好好治治她……

第二天,两人按照原定计划飞往f国,来到一处环境极为优美的农家庄园,庄园四周设有人腰那么高的白色木栅栏,两人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入口,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头发微白的老人正躺在睡椅上晒太阳,在他的身旁还卧着一只毛色斑杂的大型斗牛犬,一人一狗懒洋洋的模样,但显得颇为休闲自在。

管家走在前面,乐呵呵地边招手边大喊道:“老爷,快醒醒,林总和夏小姐回来了!”

睡椅上的人颤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睛一下子坐起来,摸索着从胸口衣袋里拿出一副老花镜戴上,视线晃动了两下,终于捕捉到前方百米远处缓缓走来的两人,眼中渐渐流露出惊讶而激动的神色。

“汪!汪汪!”斗牛犬一见林墨然就冲了上去,自从林天诚搬家后林墨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里,虽然停留时间不多,但这只斗牛犬却出奇地喜欢跟她亲近。

不过美女似乎都对大型犬类有种天生的恐惧,眼看着那只硕大的斗牛犬挺着一张皱巴巴的大脸气势汹汹地冲来,夏语心下意识地轻呼一声,躲在林墨然身后。

林墨然笑着安抚道:“别怕,小黑很乖的。”说着,看似凶猛的斗牛犬一下子扑在林墨然身上,在一下下的抚摸中果然变得无比温顺起来。

在林墨然的示范下,夏语心的胆子也慢慢变得大起来,伸手摸了摸小黑的脑袋,小黑果然很温顺地凑过去,撒娇似的往她身上挪,夏语心一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时不远处也传来林天诚爽朗的声音:“小黑是很有灵性的,只对家里人亲,看来它也知道你不是外人……语心,你终于回来了。”

夏语心抬起头看到不远处头发灰白的老人,没有了过去的严厉逼人,变得慈祥而宁静,五年不见,他老了很多。夏语心忍不住鼻子一酸,颤声喊道:“叔叔,对不起,这些年让您担心了……”

林天诚淡淡地笑着招两人过来,“什么都不用说了,平安回来就好。”

晚上,林天诚让人做了一桌子的菜给两人接风洗尘,三人围坐一桌,就连座位也跟过去一样,虽然萍姨已经不在了,但大家还是极有默契地把她的座位空了出来。

林天诚不会再像过去一样总是问两人的学业、工作,反而问的最多的是一些生活上的细节,他的声音依旧很洪亮,但已经没有过去那种严厉苛刻的感觉,转而成了一种安静悠然、看破尘世的祥和感,林墨然觉得父亲真的变了很多,同时也老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墨然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把她和夏语心的关系说出口。萍姨当年惊诧的表情还历历在目,林墨然知道自己赌不起,她怕因此再失去父亲、再让三人间好不容易得来的平静被打破。

晚上十一点多,老管家准备好了房间供两人住下,在外奔波了一天,夏语心很快就睡着了。林墨然离开她的房间时,路过林天诚的房间,发现里面灯还亮着,他正伏在书桌前,在昏黄的台灯下戴着老花镜不知在看什么,林墨然静静地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正准备走,屋内忽然传来一声轻喊,“墨然,进来吧。”

林墨然微微一怔,还是乖乖地走了进去。

林天诚的书桌上摆明了各式各样的照片,有近些年照的,也有很久已经照,有的还是黑白的,边角有着那个时期特有的花边装饰,白色部分已经微微泛黄,彰显着年代的久远。

林天诚依旧在翻着一张张老照片,头也不回地道:“我看你吃饭的时候一直欲言又止,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爸爸说?”

林墨然不知其意,下意识地搪塞道:“我在想公司近几年来的状况,现在房地产业依旧逐渐趋于饱和,下一步应该向哪个领域发展……”

“好了,既然我把公司交给了你,一切就由你全权负责,不过现在回来了就别再想公司的事,”说着,林天诚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林墨然,“五年了,现在语心也回来了,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么?”

林墨然一时愣住,不知道林天诚突然提夏语心是什么意思,只能讷讷地笑道:“爸,我的近况之前不是都在电话里跟您说过了吗……”

林天诚淡淡地一笑,从右手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样式有些久远的笔记本,“这是你萍姨唯一留下来的东西,说起来也是我的失职,跟她相处多年,竟不知道她还有写日记的习惯,如果不是之前搬家的时候发现,有些事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

林墨然闻言心里顿时猛地一跳,难道林天诚已经知道她和夏语心的事了?

正想着,又听林天诚说道:“墨然,在我心里你和语心都是好孩子,可是五年前那件事你们处理的方法确实不对,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父亲,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呢?”

林天诚说的很平静,但林墨然却如遭雷击,颤声问道:“爸,您都知道了?”

林天诚微微一叹,“其实有时候我也跟自责,如果我和你妈妈没有离婚,如果平时对你的生活多一些关心,或许你的性格就不是这样的,或许你萍姨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爸,对不起……”林墨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林天诚缓缓起身扶起林墨然,释然地道:“傻孩子,起来吧,其实你萍姨后来见你们彼此一直坚持,已经不那么反对你们了,她的这些想法虽然没有对你们说出来,但是在日记里都有写到。既然她都能够接受,我又何必顽固不化?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我都知道,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女儿,我同天下所有父亲一样,都是希望你能幸福的……”

林墨然低着头,既难过又高兴,胸中盘踞着一股淡淡的惆怅感,复杂的心情一时难以描述,父母离婚后就没再哭过的她终于还是落下泪来。

最后,林天诚把那本日记交给林墨然,“把这个交给语心吧,这是她母亲唯一的遗物,所有没说完的话都在里面了,以后日记本就由她来保管吧。”

林墨然接过日记,忽然一下子抱住林天诚,“爸,谢谢您……谢谢您肯理解我们……”

有了长辈的祝福,这份爱才更完整。

林天诚微微一叹,像林墨然小时候一样抚摸着她的脑袋,无声地安慰着,仔细回想一下,父女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亲近过了。

……

此时正值f国盛夏,阳光温和散漫,气氛悠然休闲,两人在庄园玩够以后,林墨然就带着夏语心来到号称浪漫之都的f国都城,逛遍各式各样极具特色的建筑,吃遍街上各类特色小吃,感受良好的文化气息,身心得到彻底的放松。

最后,林墨然带着夏语心来到一栋格外庄严的建筑面前,神色也变得格外认真起来。

夏语心诧异地笑着问:“怎么了?看你一脸神秘的样子,这是哪儿呀?”

林墨然凑过去笑着说:“这个地方如果在我们国家,该叫作民——政——局。”

“啊?”夏语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林墨然扬起头望了不远处那栋高大的建筑一眼,轻轻拉起夏语心的双手,认真地说道:“语儿,从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天起我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告诉所有人我们在一起是幸福的。我绝不会让你比别人缺少了什么,在这里,我们同样可以注册结婚、然后去度蜜月,一起迎接未来的人生,我要光明正大地牵着你的手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说着,林墨然忽然单膝跪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锦盒,盒盖一开,一枚精致的白金钻戒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出现在夏语心面前,林墨然柔声道:“语儿,嫁给我吧!”

“墨、墨然,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夏语心惊讶地用手捂着小嘴,既觉幸福又觉害羞。

f国都城号称浪漫之都,情侣间的小浪漫自然不少,但当街求婚这种事可不多见,很快两人周围就聚起了一群热情的观众。

夏语心见状更急了,连忙去拉林墨然,“墨然别闹了,快起来!”

林墨然依旧笑着看着夏语心,嘴里倔强地道:“不,你总是说我胡闹,但我这次绝对是认真的,你不答应我就不起。”

“你……哪有你这样求婚的?”夏语心一时涨红了脸,特别周围渐渐涌来不少起哄的人,无一不是在给林墨然鼓劲,用英文催促着夏语心赶快答应,一时间她那张俏丽的小脸更红了。

林墨然这边却忽然苦起脸来,脸上挤出可怜巴巴的表情,说:“语儿,你迟迟不肯答应,难道是不喜欢我了?”

夏语心无奈,她不是不肯答应,只是周围有那么多人围观,她怎么好意思?当下只能小声说道:“我不是不答应,只是……你先起来,我们回去再……”

她话还没说完,林墨然脸上忽然绽出笑脸来,“既然不是不答应,那就是答应咯!”

说完,林墨然立刻兴奋地蹦起来,拉着夏语心就往前走。

夏语心下意识地问:“你又要带我去哪儿?”

林墨然咧着嘴笑道:“当然是去登记注册啦!咱们还得快点,不然待会人家该下班了……”

夏语心就这么任由林墨然拉着往前走,目光轻然落在前方那道修长的身影身上,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眼前这家伙真是个大孩子,多少年过去了,还是总也长不大,总有那么孩子气的一面,可是谁让自己偏偏就喜欢上她了呢?

或许,两人经历了这么多事,这份感情已经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了,是爱。她爱她,她也爱她。

此时温暖的阳光斜斜地照射下来,映在夏语心俏丽的脸庞上,衬得那抹笑容更加迷人,淡淡的光晕里流露出无限的幸福与甜蜜。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还是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就像之前说的,这篇文原先的设定就是二十万字左右,现在完结也在计划之中。不过回过头去看其实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加强来写,不过当初大纲没有弄好,所以现在回头修改添加也没有意思了,索性就让它以最初的姿态呈现好了。第一个坑能圆满填完 ,作者君已经很满足了。

现在正在筹备新文,不过因为有学习压力,速度可能不会很快,作者君也无法承诺什么时候能开新文,但等我开了,大家一定要来捧场哦~~~o(∩_∩)o~~~

最后一次了,求花花,让漫天的大红花把我淹没吧……~~(☆_☆)~~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