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宗宪直播首秀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生存下去难道还需要力量吗?蝼蚁尚且贪生…

但是如果你了解到“郭靖或者和他相同成长经历的”那一类人,那些在家暴环境中长大的小孩子。--新思路中文网 w-w-w.````.c-o-m。--頂点小说,w↙±om你就会知道:有些人“继续活着”是需要勇气的———

希腊神话里面有种毒汁灌溉养大的花,清水对她来说反而是**…

实际上你很难了解别人的成长经历。你并不知道是什么苦难让那个人长成了今天的样子。你会嘲笑着他人的胆怯!讥讽着别人表现出来的愚蠢表现。却不知道如果你经历与那个人相同的生命旅程,你可能会早早的就放弃了这次生命旅途的下半段…

出于虚荣心和害怕被可怜,有的人会刻意美化他的“家”,但他骗不了自己的灵魂!

甚至连这个人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构成了他生命的底色,但是他的灵魂却不会忘记!

是什么导致刻意美化?故意遗忘?这都是因为“我”的存在。而“我”在这里并不是指郭靖的灵魂,反而是“我”挡住了郭靖和他灵魂的沟通。“我”就是他脑子里的【小我】。

我(小我)有很多名字,但大多数情况下,你完全可以呼郭靖为“我”。

我的反对者【埃克哈特-托利】认为:无数相互矛盾的念头,以及围绕着这些念头的种种努力组成了人类的“小我”,也即心理学家们所说的【自我】。通常,当你说“我如何如何”时,你其实说的都是这个“小我”。人类很容易执著于“小我”中:这时“小我”就会成为一堵无形的墙,阻碍我们内心深处的“真我(灵魂)”与外部世界建立直接的联系。

每个人的“小我”都是不同的:有人喜欢追求快乐,将快乐视为最重要的事情。有人经常沉溺在痛苦中,视痛苦为必然。有人视助人为绝对原则。有人则将索取视为理所应当…

总之,我们都在【小我】之墙所围成的院落内过着自以为是的生活。但不管这个院落内所奉行的法则看起来是多么美好或伟大,它们都是将我们与其他人、其他存在乃至世间万物建立真实的联系的障碍。它们使得我们刻意美化自己的家,故意遗忘那些痛苦的感受…

接下来“我”将用非常流畅的文笔带着你去一起看看“郭靖是如何勇敢的生存下来的”。当然这与“我”告诉郭靖的完全不同!郭靖从不知道他自己的文笔其实可以这么好。

我们同时也一起去看看“我(小我)”是如何诞生的:

我(郭靖)的父亲在“家暴施虐人群”中属于“级别最高”的!

简单来说就是会对自己的妻子和子女“叠加施暴”:不仅拳脚相加,还有语言侮辱,精神压迫等…

导致他家暴的原因就是他自己不愉快的童年经历———没错我伟大的爷爷也是一名家暴者。还有一个出现率最高的原因:酗酒。我不记得他有什么时候停止过喝酒。一直到我成为废人的今日,他白天清醒的时候大概只有三到五个小时,其它时间从微醺到酩酊大醉逐步递加。一般他开始撒泼继而施加暴力的时间都集中在中饭、晚饭和睡前:也就是普通人家最为放松的三个时间段,那对小时候的我来说是非常需要高度警惕的时间段。

你们可以想象一个情景:比方说,从你还没有记事开始,每天你都生活在恐惧之中。这个恐惧感来源非常非常简单,害怕被打。从早晨开始一直到睡前,神经都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

与此同时,更害怕自己的母亲被打———

如果你没有被打。那么你要时常,这个时常的概念是每隔一两天,你就要在一墙之隔外清晰地听到自己的父母用极大的声音吵架,最后结束的原因通常是拳脚声。然后你只能扑上去尽可能的阻拦自己的父亲。通常情况下你是拦不住的,还会被波及。基本上只能在门外默默流泪等到他打累了为止。这样的场景极多的发生在半夜或者凌晨,第二天还要早起去上学。

听上去是不是很像地狱?没错,这就是我童年的日常生活,没有丝毫夸张。

长期过着这样的生活,后果直接反映到了我身上———

我脑袋不再灵光,我只剩下基本的逻辑推理能力…

我的父亲,怎么说呢?幽默的讲,他巧妙的避开了人类所有的优点。

单就人性来说,你把你想象到的所有**、败类、混蛋的特质都叠加到一个人的身上,就是我父亲了。他只有一个地方让我尊敬,就是他有极高的美术天赋和造诣。但也不难想象,有这种性格的人,什么也做不成…

而正是对什么都极度刻板又上纲上线的他,唯一非常开明的地方就是他一直劝我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要放弃。我想大概这就是他一切痛苦和暴力的源泉吧:在心底深处,他一直后悔着自己没有选择继续画画,而是结婚生下了我。所以每当他看到我和我母亲的时候,他的内心都在极度渴望着另一种他放弃了的生活吧…

然而,我的亲戚、我父母的朋友,在我小时候起就经常对说我:你爸爸可真惯你,真宠你之类的话。小时候的我一直觉得,是不是我脑子不灵光,也会导致记忆会丢失?为什么我从来没有体会到所谓宠爱或溺爱?我对他的感情只有惧怕。

后来长大后我逐渐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这番话是他不停的对外人讲出来的。不明就里的人听到我父亲在人前夸耀自己百般疼爱我的言辞,一般都信以为真。

我母亲性格要强,很少在人前说起家里的事情,直接导致亲友一直不知情…

我一直想不明白的是:我母亲为什么要嫁给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不在生我之前就离开这个家暴的男人?!在我长大后慢慢的明白了,她真的极爱我父亲!或者她真的看到了我父亲身上闪光的部分。但随着时间过去,我慢慢的目睹了一个好女人的一片心慢慢的被伤害!委屈!麻木!我确定在她用永远离开家的那一天,她对我父亲是丝毫没有爱意了。

而我那可悲的父亲,从未察觉到过这一变化。

就像我前面说的,辱骂和殴打基本隔日发生,起因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跟大多数家暴者一样:我父亲喜怒无常,自尊极度脆弱,疑心病和嫉妒心重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那一次我母亲洗完头发没有吹干扎起来就下楼去买东西了,回来之后我父亲认为我妈妈是故意打扮的骚里骚气出去**男人了,是的原话就是这样。

我母亲气不过跟她吵了起来,当时正是晚饭时间,结果我母亲就在我面前被打了。我试着去拦他,他说他会连我一起“揍”,我被吓住了。然后我母亲悲愤之下一剪刀剪掉了一头长发,从此以后直到弃家出走前都没有留过发…

我的母亲是一个极其克制有分寸的女人,从未在任何异性前失礼过,也没有做出过任何越轨的举动。但我那疑心病重到**的父亲就是时常怀疑我母亲,哪怕看到她和旁人说句话,都会因此记恨很久。你们看到的那些家暴**的症状,在他身上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控制欲极强,我和我母亲,根本没有什么参加聚会,出去玩的机会。我不能和同龄人出去玩,放学必须回家,我母亲也一样,偶尔要和朋友出去玩,回来必定是一番羞辱或者拳打脚踢。

我开始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之后,就一直极力的替我母亲辩解,替她不平。但没有任何作用,我只是个小孩子。有次深夜我父亲醉酒归家,一番吵闹后,大骂我母亲,问我是不是亲生的。我当时只有七岁左右,但已经可以真切的体会到那刻骨的羞辱感

我在那一刻非常希望我不是他亲生的,我感到极度丢人———

上面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忽然想出了一个办法来保护她。还很年幼的我学会了提前观察和预防。我会在我母亲下班回家后马上观察她的穿戴,举止行为有没有会触怒我父亲的地方。然后运用我自己的小聪明去尽量化解:比如我会帮她整理头发,在她说出可能会惹恼我父亲的话的时候马上转移话题,我会在感觉他们之间气氛紧张的时候尽量支开他们中的一个。有时候我甚至会因为母亲没有按照我所安排的路线转移开话题什么的而对她很气恼,我甚至没有对我父亲生气,恐惧感盖过了一切…

一开始我发现我的行为收到了一些效果,但很快我就明白:即使我在晚饭时间及时阻止了他的打骂,到了半夜,还是会席卷而来。我无法支开我母亲粗枝大叶的天性,更没办法支开我父亲小肚鸡肠以己度人阴暗龌龊的心理。

单单随时留意他们的声音,在夜里默默听他们吵架,然后及时阻止我父亲下重手这件事,就已经几乎耗尽了年幼的我全部的精力。那时候的“我”经常感受到对自己无能的挫折感。慢慢的我就认为自己真的很愚笨:为什么就想不出来阻止我父亲的方法呢…

所以我第一次萌生了自杀的念头,对我来说很吊诡的,这其实是一件有趣的经历。

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在家长会上被点名批评了:老师让父亲带我去测一下我的智商。

我对那个场景至今记忆犹深,我站在操场上,我父亲从教学楼大门怒气冲冲的走到我面前。脸上带着他每次发怒时惯有的凶狠表情,先是辱骂了我几句,接着说:告诉你,你今天是躲不过这顿打了。然后转身就走了…

我还非常清晰的记得他握紧拳头的声音,好像因为在公共场合没法下手的那种愤恨感。我依稀看到离我不远处班上的几个小男孩,都被他这个样子吓坏了。我当时站在那里,基本上那差不多就是我幼年时恐怖感的巅峰了。在那之前我被他打过,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格外恐惧,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绝望。

我跑回班上,分别找四个不同的同学借了四条红领巾,加上我脖子上的一条和换洗的一条,我打算用六条红领巾上吊。

在这里要介绍下另一个背景:我家住在郊区的一个小区里面,小区后面是一个很大的生态公园,有一片不小的森林,风景非常非常棒。因为这缘故这片森林基本上成了我的避难所,我经常会进去转悠,目的就是为了躲开家人。所以我首先想到了去那里上吊———

但我失算了,第一我个子太小,根本够不到足够粗的树枝。第二是六根红领巾有些短。最后我顽固的找到了一根我可以把绳子搭上去的树枝,在我的脖子还没套上去之前它先折断了。有个老头全程目睹这一过程后,才意识到这个一米二的小孩儿是来上吊的。他拽着我走到楼房之间大声喊这谁家小孩,我妈在厨房听到,下楼把我领回家了。没让她看到红领巾,也没让她跟那老头搭话。我第一次自杀就这么轰轰烈烈的未遂了…

当然那天还是被打了。我爸身高一米八一,体重常年在一五零左右,年轻时候喜欢打架斗殴,所以拳头的力道你可以想象得到。

在那之后的几年里我在家里试过上吊,割腕,吃我奶奶的安眠药…

都因为年纪小没有常识,也没有太大的胆子而失败了。

上了初中后我挨打的次数增加了。但诡异的是,我那种惧怕的感觉在居然减少…

一开始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我才察觉到我对他的那种惧怕,已经渐渐转化为恨意:

有次我白天请过家长,因为脑子笨的我总完不成作业。在家里补写作业的时候,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父亲从门口走过,他当时怒气还未消。看到我还在打瞌睡,便把本来用来烫酒的水,从门口直接泼到了我身上。幸好水并不是特别烫,我当时只被热水拽掉了一小撮头发。我母亲不在,我知道我如果反抗他一定会打我。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坐起来湿漉漉的继续写作业,我当时十二岁…

但我在那一刻突然意识到,他在向我泼水的那一瞬间,是真切的想要伤害我的。他没有意识到水会不会烫伤我。我心理惧怕的那一部分忽然转化成了强烈的敌意…

我会故意把他准备趁我妈走开时候翻她电话的举动打断,我会拿起电话还给我妈,暗示她收好。有时候电话铃响了,我会抢先一步拿起来交给我妈,让他无法看到是谁打来的电话。有时他开始对我妈说带有侮辱性质的话时,我会抢在我妈之前还嘴,我用这种点滴的小事折磨着他的控制欲,并以此为乐…

和他斗智斗勇了很长时间,但我知道我压制不了很久他一定会爆发的,但是没想到情况会变得那么严重———

我上初二的那年秋天,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发现家里没有人,我的直觉就告诉我终于发生了什么。果然没过多久我姑姑就跑来喊我去医院,告诉我我妈住院了。我疯跑到了医院,看到我妈一边身子和一边的眼睛都缠着纱布。我爸不在病房,我妈怕我难过,很轻描淡写的对我说摔了。我跑到走廊里听到我家亲戚在走廊八卦,这才听明白,我爸他把我母亲一边的肋骨几乎打断,骨裂了。还有一直眼睛因为拳头太重眼底出血。没有人提起原因,但我知道因为我不在家,我没有及时阻止或者调解,我爸失控了……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或者是什么时候,真正的体会到心碎的感觉。

我第一次心碎不是因为某个女孩,不是因为恋爱,是因为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我的满身都是伤的母亲。那种看着深爱的人受尽折磨但自己又完全无能为力的极度悲伤和无奈的感觉让十三岁的我彻底心碎了…

我在病床前陪了她三天,在这期间亲戚们才察觉到我爸一直以来的举动,但他们不愿意卷入这样的纷争里面,所以没有对我们伸出援手。我父亲来了两次,我母亲完全当看不到他,他也只能气鼓鼓的呆在外面。我观察着当时的他,真的没有看到任何悔意和难过,他甚至气愤我母亲不肯原谅他。我知道我是不可能保护的了我母亲了…

但后来的日子里,没有因为我母亲那一次的受伤让他有所收敛。家暴依然每周都是我家的固定节目。只不过从那之后,每一次我母亲被打,或者我被打被骂,我都会觉得自己的怒火和恨意累积的更多了一点!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办!我越来越痛恨自己的无能…

直到开始高中住校的生活。因为是义务制教育,所以学校无法因为我笨就不让我升学。一旦离开了那个家,进入了各式各样的人中间,接触到很多的正常长大的人,我这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家庭有多病态。年幼时候我常常觉得大家都是这样的,我总以为别的、孩子在家也一定是挨打的,家里肯定也都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这种荒谬的认知直到我十七岁才土崩瓦解…

那年我回家的时候,我父亲来接我。下了火车之后,他对我说:你外公去世了。

我当时如五雷轰顶,因为没有人告诉我。但很快的我就明白了,是我父亲阻止他们告诉我。

我父亲非常讨厌我外公。因为我外公在他们恋爱初期就敏感的察觉到我父亲的劣根性,一直阻挠我母亲和他恋爱。一方面因为我母亲爱他,一方面我父亲耍无赖不撒手的能力很强,他们还是在一起了。从那之后我父亲就一直记恨着我外公,在我和我母亲面前用很多恶毒的字眼咒骂他…

我相信中国的家庭有很多有这样的问题,父母公婆关系不和之类的。但在我家中,这个问题上升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我父亲不愿意和我外公见面,不愿意尽一点而孝心。后来我外公得了癌症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我父亲也没有出现过一次。他对我外公就是这么令人毛骨悚然的刻骨仇恨…

并且从小到大,我父亲孜孜不倦的对我洗脑,或者控制我,不允许我接触我外公外婆。再大一点,我开始抗拒我父亲这种控制后,我父亲变本加厉的希望我不去接触任何我母亲家的亲戚。这一条看起来也很眼熟对吧,家暴者会变相切断你除了他以外和外界所有的联系…

那次我下了火车回到家,一进门我就感觉到刻骨的寒意。家里有地暖,开到三十度,但一点不夸张的说,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我母亲完全没有从丧父之痛中缓和出来,看到我回家没有任何反应,也完全当我父亲不存在。只是在厨房默默的做饭,然后坐在我对面,眼神特别空洞。我的父亲用一贯的口气和神态命令她做事,命令我吃饭,我当时极度想要夺门而逃,我觉得这里根本不是家。

吃完饭之后我妈跟我简单的说了说外公葬礼的事情,我能感觉到她整个人处在极度的悲伤和对外公的愧疚当中…

她对我说,自己从来没有开心过没有幸福过,我生在这个家庭也是个不幸!但幸好我现在已经长大了!然后告诉我说她不回来住了,她和外婆要搬去外省。接着就拿着东西走出去了,当时是大年夜。我看着自己的母亲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出去。我很开心她终于走出了这一步,终于离开了这个让她痛苦了这么多年的地方,但同时也难过的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然后我也不再上学啦,我终于不再倚靠那个一直打我的父亲。

我会去干任何愿意雇佣我的工作,比如去餐馆刷碗或去建筑工地搬砖,养活我自己…

直到好不容易熬到年龄线,连续坐在县里武装部部长家门口三个月后,终于进了军队当了梦寐以求的兵。接着呢?就是因为太笨而被踢到炊事班。此后就是从那里退役。再然后是当保安,因为像傻子一样太讲规矩而被投诉。最后则因为王蓉,我很幸运地被加入了特勤局这个大家庭。但我知道我就是闯进一群天鹅里的一头野猪…

我已经说了很多了,但其实还不足以表达十分之一。

我看到过很多人对家暴的受害者说:只要你努力就能改变自己的人生,或者你为什么不努力改变他,用爱感化他之类的。还有人说你可以离开那个家,逃的远远的…

经历过的人就会明白这话有多么可笑,一个可以对自己的妻儿下手的人,你就算用命都不可能感化的了他。而且那个家里还有我的母亲,我无法走开。人生有很多事情可以选,但唯独不能选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我一直都告诉自己一定是我前世做了错事,所以我才会生在这样的家庭。我们是被命运抛弃的人…

看这篇文章的人,我要告诉你们一些话:对我们这样的小孩来说,我们从根本上就无法理解你们那种想家、想念父母的心情。“家是你的避风港,家人是你永远的后盾”这句话对我们来说非常令人费解。我们这些人几乎是完全不明白,也没有体会过家的温暖是种什么感觉。因为我们一直在紧张,惧怕下成长。我们没有或者极少有舒适、开心、幸福、安全这类感觉。

但普世价值中“家”又是高于一切的温暖存在,所有正常的人类都会自然而然有思乡之情。所以对我们来说,事情就变的非常尴尬。常年的条件反射让我们对“家”本能的怀有敌意,反感和排斥。但人类长期的教育和正常认知又会让我们向往这个词。

我们这样在家暴环境中长大的人中:有的人会在成年后回到家里,但正常的防御机制让他对亲人麻木不仁,敌意冷漠。和父母形同陌路,但又别扭的尽着孝…

还有一种,通常发生在女孩子身上比较多,就是会去别人那里寻找这种感觉,通常就是恋人或者恋人的家庭。但她不正确的三观和对幸福感的扭曲渴求时常会导致恋爱失败。

我们的性格中都有一些显而易见的缺陷,需要比其他人用更加多的力气去板正弥补。

因为大多数的时间里我缺失了对快乐和幸福的认知感。成年之后的我更加无法辨认。我日渐惊恐的发现自己非常擅长在动荡不安、痛苦和漂泊中生活。反而应付不了平静和日常。我的心安定不下来,因为我没有家…

那个我们长大的家,是我们痛苦的根源,而不是什么幸福的港湾。

如果要问我是靠什么力量生存下去来的?

在我父亲清醒的三到五个小时里,他也教过我画画。有那么为数不多的一些时刻我也非常感激他给了我他仅有的学识和才华,尽管画画不能吓倒我的敌人。他也会尽他可能的对我付出金钱和体力的帮助。会站在父亲的角度用他那令人无法忍受的方式关心我!

正是这三到五个小时的清醒时间,支撑了我二十多年…

【以上文章基本上改编自网文《“毒汁养大的花”家暴受害者告诉你家暴环境下的真实生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