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么公的秘密

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共同法则!“适者生存,优生劣汰”这是公认的世界法则!不要企图去改变世界,世界会彻底击败你!生存的权利无法掌握在弱者手里,如果你想要活下去,就要成为强者!强到比任何人都要强!——章引

第一章另一个世界

間違っているのは私ではなく、間違っているのは世界です。——东京喰種·金木研

《一》

“我……是…谁?为什么心中那么的温暖?血液流淌全身,好像一种力量,温暖全身。”

“哦,我是林空。是昨天名胜高楼坍塌了,我被卷入了名胜高楼坍塌的连环追尾。”

林空空虚的眼睛缓慢地停滞在输液袋上的资料贴卡上,然后心中淡然地自言自语道。房间里很静,林空很享受着份宁静,仿佛世界上只剩下自己,享受着自己的孤独与寂寞。不会有城市的嘈杂与喧闹,更不会有嘲笑与微笑,只有自己!也只剩下自己!

“唉,听说了吗?昨天好像叫什么名的高楼突然坍塌了!”

“是名胜!都上电视了,好像已知死亡都近2万多了,重伤、轻伤的也将近1万人了。”

“也是,这么高大的楼就这么说塌就塌了,况且还死伤了那么多人,不上电视估计都难啊!”

“你不是护士吗,应该比我更清楚啊?”

“算了吧,姐!正因为我是护士,昨天正好我值夜班临时联系医生同事来急救。一个晚上我忙都忙些,可把我累的够呛,我只是听同事说是一栋高楼大厦突然坍塌,然后又导致了连环追尾,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有那个闲心和时间去关心这个?大姐,责任心在里呢!人命关天呀!”

“就你?还责任心?算了吧你!我和你相处了这么些年,我还不知道你还有责任心呢。还有本仙你好歹也是一个怀春的妙龄美少女叫大姐也太老土了吧。你应该叫姐。知道吗,妹妹。嘻嘻”

“哼!不和你聊了。我还要工作去呢!还有在我下班之前赶紧给我起床,如果不照办的话,下班后我护士的扎针技术就可以派上用场了。或者练成个冰魄银针或什么的,反正被扎的不是我。”

“啊?错了姐,我马上起!不,我立即即刻就起,求放过!”

“哈哈哈,算你识相。好啦,不贫了。上班去了,挂啦!拜”

“嗯,拜”

门外传来护士打电话八卦聊天的嬉笑声却生生打破了这片宁静,在这忙碌了一晚上的医院里显得格外刺耳。

《二》

输液的点滴没有了,但护士却没有丝毫又来取针的迹象。其实空已经猜想到了,经历了昨天的那场‘浩劫’,估计全都累到了吧!空易兰的,拔出来,针头,面部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他早已学会如何处理许真这样的小事。自立自强,已经在他的心里已经根深蒂固。

凌空脸色逐渐好转,从一开始苏醒时的苍白逐渐有一些红润了。空掀开被子,下床去穿鞋。突然心脏那种突如其来的绞痛。让空额头不自觉的就出现泪珠般大小的汗水。瞬间病服背面就已湿透了。空左手趴扶着病床,右手不禁捂着胸口心脏处,大口喘息着。刚才的些许红润刹那就变成了苍白如纸。

“空,没事吧。”

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个人,听声音是一个女生。他关心温柔的话语在这个冰冷的医院里仿佛是最后一课救命稻草。并不是没有关心温暖的话语,只是不是由心发出的关心都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与虚伪!空忍着心绞痛下意识地向声音源头看去,那让人减轻些许疼痈的话语全然来自一个看起来十分柔弱、自卑的女孩。可是空只看到了粉红色的鞋就被难以忍受的疼痛所打断。耳边急匆匆的脚步声逐渐接近放大,他看到了,温柔,内向的女孩,而卑谦柔弱的眼神透露着慌乱无措的关心。精致的脸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眼角却不知不觉已经出现了晶莹的泪水。一头乌黑的长发扎上了马尾。一个女生独特的芬芳扑面而来。心焦痛逐渐退却,额头处,如颗粒大小的虚汗,密布在清秀白嫩的脸上。

“你昨天刚动完手术,现在还不能动呢?”

“我……我…没事”

杨莹莹伸手扶着扶趴在病床边上的林空慢慢的站了起来。脸色不再苍白变得有些红润了。不知为何,心中感觉到一种力量,那种力量,像一股暖流,温暖全身。那种地了,好像飞快恢复着他的伤。“你怎么来了?”林空不禁问。杨莹莹刚把他扶到病床上,空那超250的问题就扑面砸了过来来。“啊?”杨莹莹还没准备好回答空的问题,装没听见的用‘啊’来回答。空感觉他的身体逐步得到了恢复,仿佛存在于血液里的那股力量疯狂的吞噬着空体内的那种伤痛。空感到一阵舒适,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

“啊?哦!班里同学,听说你被卷进了名胜坍塌连环追尾。我是代表全班同学来看望你的。”

我看着底气不足的杨莹莹同学。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而杨莹莹同学的眼睛很清澈,又深不见底。但从他的小动作我可以辨认出他在说谎——杨莹莹说谎时经常会摆弄衣角。但我不是拆穿她,我知道我不会赢得全班同学的关心与注意。我永远都是孤寂弱小的存在。永远都不会和群!但我必须微笑!我冲杨莹莹微笑说了声“谢谢”。谢谢你善意的谎言,至少我很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意我内心想法的人。

《三》

这是一个喧闹浮嚣的世界,我知道世界上也并非只有我是一个特殊不幸的。正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世界有那么多的不公,不幸。那么多种不同的不公,不幸。又向何处申诉?只有自己默默承受!

我本是一个孤儿,也不能算是孤儿,准确的说算是弃儿。我出生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但我被抛弃在孤儿院内。后来被院长收养,因为她姓林,所以我就随她姓也就姓林。因为我来时一无所有,所以她想让我生活的无忧无虑。不被这世界所改变。因为他有太多的不幸,所以他应该想让我活的好好的。所以给我起名叫林空。我就这样得到了林空这个名字。她有一个儿子,她也是一位单亲妈妈,而她认为她这个儿子是她最大伤痛。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她待我如亲生儿子一般,用心呵护。只是我偶尔嫉妒孤儿院的孤儿们,因为他们是院长,她的爱是播撒大地的种子。我会去留意一颗尘土的我。

因为这本不是我的幸福能到永远。直到有一天,我唯一的幸福在一纸通知书面前支离破碎。我知道是我奢求的太多了。因为这本就不属于我的!那是一份遗嘱——是宁愿长我养母林晓兰的遗嘱。我知道那一纸遗嘱代表的什么,我的养母去世了!我唯一的幸福被打得支离破碎。我不敢相信,他们不告诉我是,是她不让他们告诉我。只是他终究是包不住火,它包不住啊!王临朝,林院长的儿子,也是我养母的亲生儿子。当时杨某要收养我时他的儿子王临朝是极力反对的。可是养母却依旧坚持他儿子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遗嘱上好像说让她的儿子王临朝把我抚养成人法定年龄20岁,否则余下遗产将给我及孤儿院的孩子们尽分。要么是单亲母亲我知道,她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呗。但他却看不惯这不幸不公的命运!

我躲在房间里流泪也无计可施。就这样,不哭不闹不上吊。在没有人会在意我在没有人会关心我。把我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不吃不喝不出声。但养母曾经说过假如有一天我走了的话,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要去很久才回来。你不要哭,要乖乖的。还有临朝哥哥陪着你呢!要按时起床,按时洗漱,按时吃饭。还有按时睡觉……要记住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知道养母什么意思,我天生记忆力,理解性就超乎常人。过目不忘,多层思考逻辑。我喜欢看书岁,我都懂!一切都懂……

但我并不能改变什么!什么都改变不了!我还只是个孩子!直到13岁了,我被赶了出去。我必须自立自强!但养母的话依旧是我心中的一束光,始终照耀着我!不离不弃!不偏不移!我始终这样自欺欺人的相信着。

《四》

“下午,我会出院!”

“嗯?可你的伤还没好呢?”

“没事,已经好了”

“不行,坚决不行!”

空微微一笑说:“你看看钟聊,现在都几点了?”

空莞尔一笑,让杨莹忍不住盯着空那冷俊温柔的脸庞失神了许久。

“嗯,抱歉!都11点半了,我要走了”回过神的洋洋应羞涩的红着脸。低着头飞快的逃离现场。但在房门口还是不太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空优静的身姿在病床上坐着。眼睛看向了窗户远方。忧郁的眼神,好像充满了无限魅力。空好像感受到了门口处的眼神,空向门口看去,忧伤而又温柔的眼神,嘴角却死撑着让你心碎的微笑。让莹莹感到心中仿佛被有万千针扎到十的。不知为什么会觉得鼻子微酸,眼睛微胀。让人心碎的组合表情是那么大的杀伤力呀!

杨莹莹也回了空一个微笑,侧身挥摆了几下手,说“再见”。

空点了点头,手举起来在头旁边也挥摆了几下说,“嗯,再见”。

杨莹莹出病床,关上门。深呼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然后手做出的一个加油的手势。心中默念道:“一定能成功,加油!”

空又再次看向窗外的风景。此时,钟表的滴答声在打响着警告的节奏。

“人生渴望平凡,却不甘于平凡。”那么我又在奢求些什么呢?……

《五》

一身由红白组合组成的校服,特别是人那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徽章和那个身穿校服的红发少女。秀长的红色长发,正在空中飘散着。不像是故意染成的,红色头发的颜色深透又柔顺一看就是天生自然。惊艳白皙的脸庞又有一种古典美,细柳眉,樱桃嘴,纤细腰,精巧手,秀长发。她飞快地在街道跑着,她像一匹脱缰了的红鬃烈马,街道将是她弛奔的草原,任她弛行。

“嗨,美女,搭车吗”

“NO”

一个懒了,金发闷骚了命,开着好吃的人顿时有点儿小尴尬。然后又一正言辞的说,“美女,我们萍水相逢,既然相逢,那就是有缘,有缘就是有份啊!况且车多快呀!一会儿就到,怎么样?”

“嗯”

“那美女去哪?”

“临川一中”

“原来小美女还是个高中生啊。今年高几啊?”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红发少女再没有理这个金发骚男,她保持着沉默金发骚男只好作罢。像临川一中,快速驶去。豪车俊男靓女引无数人望看,有人八卦。,有人调侃,有人嫉妒……

“到了,美女!”

红发少女快速下车,没有一丝迟疑。那个金发骚男刚说了,红发少女就跑了很远了。那个金发骚男说:“哎,美女,加个微信啊!留个电话也行啊!”没影了?好吧!……

把少女手中拿着一张纸片,以及透明魔机——由魔力为电能,如透明无色的玻璃一样的手机。纸片上写着:“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放到了临川一中,就自己来拿吧!”——V·V

我一定会拿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目的是什么?

《六》

下午果然,他还是那么犟,还是出院了。但他好像是真的没有事了。但还是想时刻观察着他。万一没有好,那怎么办?他就是这样的人,可就是这样的人,却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上课了,同学们都还没有安静下来。有的人还没有回到座位,有的人现聊到热火朝天,甚至有的人还没有来。没有人去注意空,空喜欢安静,我也喜欢,我们仿佛就是无言胜有言了吧。可能就是因为我们都是孤寂弱小的存在。

果然,没有人甚至连老师都没有在意空。他回来了,他就像一群人中受伤了的天使。是一群人中隐藏的天使。他悄然来到这世界上,我的身边,它的光芒照亮了我在的那个世界。他拯救了软弱,卑微的我。天使双翼被折断了,我有点自私的庆幸,因为这样他才会来到我的世界。我关注着他的一切,我知道他的一切,而我想成为他的一切。我知道他的爱就像天使圣洁纯净,但是天使真正的爱很少。我想要得到他的爱却又怕失去我心中拯救我的那束光,失去唯一的温暖。

放学后,我拉住空,空有点茫然地看到我,我感觉心跳‘扑通扑通’跳的很快很快。脸就会刹那变红。我感到胸部心跳加速,脸上像发烧了似的,又红又烫。我低着头小声说:“再等一会儿。”空听到了说:“哦”其实空也想待一会儿,只是他又碍于面子。

沉默,宁静,窗外风吹着树,左摆右摆的,吹进了教室,吹进了我们的心里。教室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空看窗外的树发呆,不知是谁打开了窗户,走的时候却忘了关住。吹着窗帘摇来摇去,像是此时我的心一样摇摆不定。

他坐下了,似乎感觉我要说一些什么?他要当一个倾听者但我不让他在当什么倾听者。这次他是我的男主人公,我只期望成为女主角,完整人生这场即兴演出。

“林空”

我有点胆怯地叫了一下空。“嗯?”空看向我发出疑问的声音。又表示在听。

“我喜欢你,空!你像天使。照亮了我的世界。你那忧伤的眼神,仿佛让我无处安放的心得到暂时的停靠。我想看着你的眼眸,可是你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仿佛发现了我对你的爱恋。空!我喜欢你的手,你的手不像男生那样粗糙干燥。有点像女生的手,精致细腻。但是你的手却是那么的温暖有力,好像有你在我的心就找到了避难的家园。还记得高二那年,我被人绊倒了。他们都笑我,我想起来!我知道那是他们故意的,他们厌恶我。因为我的妈妈是第三者,我就是一个不该出生的错误。我不明白我并没有错,那我要受这样待遇?我起不来!膝盖已经磕破了,我强撑着,只能坐起来。你来了,你二话不说把我给抱起来了,冲到医疗室。你宽广的胸怀让我感到暂时的的心安。我喜欢空!你温柔苍凉的微笑在你的微笑中我看到了关心与温柔,就算伤害了自己,你能向我们微笑你背负了很多。却仍在坚持微笑,仿佛你的微笑充满了魔力,让那心思让人心酸。空你总为别人着想,却忘了自己。空我喜欢你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我想成为你的一切,我想成为你心中的那个人,我喜欢你!空!”

“你向我表白了,但你却哭的稀里哗啦的。”

“能,神能”

突然,空耳边一种沉重沙哑的,恶声传入。恐惧遍布全身,一个独眼怪物,它满身像是腐肉。满嘴獠牙,八个手脚和一个大蝎子的毒钩子在后面左右上下的摇着。贪婪的眼睛,凶恶恶盯着杨莹莹。而这个八爪独眼的怪物的脖劲处,有一个十字形的项链。

“莹莹,背后!小心!”

空想把他推到旁边去。然而还是没能赶上。只剩下杨莹莹不知所名的眼睛……

《七》

没有意想中的鲜血,没有感觉。只是在一瞬杨莹莹昏死过去了。“杨莹莹,你怎么了?你醒醒啊!”空哭泣的咆哮声却显得那么无力。泪水滴在了杨莹莹那精致的脸庞。空不想再次失去唯一的幸福了,他想救她却不知道,如何去救她很慌张也恐惧。他就这样呆呆的滩扶着她。

当失去过一次幸福之后,那种痛是刻骨铭心的痛。当再一次要抓住幸福的时候,它碎了,碎了一地!那种痛是撕心裂肺的痛。

“咛咛咛”

八爪独眼怪物仿佛发出了嘲笑的叫声。那种从小到大都一直伴随的嘲笑,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关心在意的人了,他就是一个灾星!是一个扫把星!和他有关系的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他真该死!该死!

“哇,能吼能好吃”

那个八爪独眼怪物好像并不满足,他向空袭来,就像强者与弱者。只有强者才能这样高傲生存,弱者只会任人宰割。突然,八爪独眼怪物刚生出一个爪子,就不动了。“玖炎”八爪独眼怪物由内向外瞬间炸裂,还是没有血,八爪独眼怪物像是被打坏了的玻璃碎片一样,分解成了许多散碎光芒的玻璃碎片,那光芒的碎片缓缓上升,逐渐消失……

“叮当”

八爪独眼怪物脖颈的十字项链并没有随着怪物的分解而消失,从高处掉落而下,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教室内出现一位红发少女,她的眼睛由红色逐渐褪回了黑色,眼神冷漠,冷艳的身姿逐渐向项链走去。

“还好,项链完好无损。”

“医院,对,医院!”

“没用的,她的‘能’在消失……”

红发少女看到一个清秀俊美的少年瘫在地上,扶着一个正在消失的女孩。但她总有种感觉和这位少年似曾相识的感觉。

杨莹莹逐渐变成了半透明了,“什么是‘能’?”空越来越慌乱了。

“学院规定非学院人员无需知道!”红发少女冷漠地说

“那怎么样才能救她?”空很焦急,快速地问着。

“据我所知,‘能’一旦流失,就绝无生还的可能!”

晴天霹雳,那个红发少女的话如一把利剑只穿心脏。让空喘不过气,让空撕心裂肺!

“我不信!我不信!”

空的眼神呆滞,嘴里不断嘟念着我不信不可能之类的,空洞的心再也没有可能填满了。

“一定会有办法的,她不能死!她不能就这样死!明明她可以过更好的生活!她向我表白了,我还没有答应她呢!所以不会死的,不会……一切都赖我!都是我的错!”

空情绪失控了,无法接受希望再次破灭的现实,更无法放下破碎的幸福。空的世界坍塌了……

杨莹莹消失了,就像那八爪独眼的怪物一样变成了破碎的光芒碎片。杨莹莹仿佛与空气融为了一体,又仿佛这个世界上她根本没有来过一样。红发少女一直冷漠地看着全过程,仿佛早已习惯了一样。

“睡吧!睡一觉就好了,你将忘记她,忘记一切!忘记你所以的痛苦!”

空感觉眼皮像被灌了铅似的,非常沉重,只后就没有了知觉。空昏睡了过去。窗帘仍被风吹的摇来摇去,而窗外的柳树下却站着一个身穿黑衣斗篷的人,那个穿黑衣斗篷的人嘴角微微上扬,仿佛这一切都是一场好戏,都在预料之中一样。风中,斗篷和柳条飘摇着,仿佛世界只有他一人一样,只有斗篷依然伫立……

《八》

空躺在一片湖上,空洞的眼神显得毫无生气,周围都是白色。这里是那,空已经毫不在意了。

“你想救她吗?”

空僵硬地身体剧烈一颤,空看向声音的源头,又是那个黑衣斗篷,只是这个声音很好听,很柔和。

“没用的,谁都救不了她!谁都无法救她!什么都没了,连身体都消失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空哭出来了,比预想的还要大,他大声地竭斯底里地怒吼道。

“不,不对,是我没有用!是我就不了她!救不了她!”

“哈哈哈,不,你能救她!你只是已经被现实磨平了棱角!而且你不只能救她,还能救这个世界!救其他的世界!救所有的世界!只要你愿意,什么都可以如你所愿!站起来吧!空!不要悲伤!重新活一次!去寻找你的爱!去拯救你的幸福!请相信你自己!一定能行!”

那个身穿黑衣斗篷的人笑了,虽然我只看到他/她的嘴角,他/她嘴角微扬,那是我见过最美的微笑了,神秘而不失端庄,优雅而带有狂野。

“来,去弄明白这一切!一切都会有可能!”

黑衣斗篷伸出了白皙细腻的手,好像期待着空去握,去同意这神秘的话语。

“嗯”

空的手与黑衣斗篷的手相握,黑衣斗篷一下子把躺着湖面上的空拉了起来,瞬间光芒万丈,希望照亮支撑起了这个即将崩塌的精神世界。

“这里是那?”空看着熟悉的房间,心想,“我不是在教室里吗?怎么回到家了?”而手中却有着一张纸片:你想要找的人会在晚上八时准时来处理后事,对你进行检测。如果想要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就等到八时吧!——V·V

……

晚上八时如期而至

空静静地在沙发上等候,他在等待着希望,等待着那一切的真相。“沙沙”微细的声音在这没有光且寂静的房间里被放大了数倍。从卧室里出来,停在了卧室门那,就那样不在意地依在门框上,是那个红发少女。空光注意到了那个红发少女,却没注意到在离自己坐的沙发不远处的客厅楼台窗户上,坐着一位冷漠淡然,并摆着一副人人都欠她一百万似的。但说实话还是相当漂亮的。冷艳的脸上带着一丝的倔强,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长过了腰,日本巫女式的散发头型,身穿着红白颜色的巫女服,但被改成了简便版的紧古装。手中持着一把漆黑冷历的武刀支在地板上。

“你都看到了什么?”红发少女问道

“什么都看到了”空如实回答

“那你都还记得她?”红发少女又问道

“记得”空依然如实回答

“果然,‘灵’的目标是你”红发少女一副早已知道了一般说到。

“我想知道这一切的真相”空严肃郑重地说道

“但你必须加入我们,才有权能知道这一切!而且‘灵’已经盯上你了!”红发少女很淡然地看的空说道。

“那怎么加入?”空紧问道

“难道你真想加入?”红发少女有点迟疑地反问道

“嗯”空很确定的点了点头,并用力强调地说道。因为空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一切真相的准备了。

“那好吧!怜,剩下的交给你了!”红发少女冷淡地说道

那个坐在客厅楼台窗户上的美少女冷淡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空,空被盯的有点不自在。

“根据昕所说你能看到‘灵’,那你也应该能听得懂它们说的是什么。‘神能’那个C级魔灵所说的,而显然‘神能’是指的你,而并非是那个女孩。所以根据C级魔灵的言灵来判断你应该是‘神脉’!所以你必须加入我们,否则还会有其他的‘灵’也会为了你的能而来,先不说你有没有事,但其他的人是肯定有事!”

“那什么是‘灵’?‘能’又是什么?”空问道

“‘能’,万物之本!万物都有能,生物体都是一个能量体。而一个人‘能’的多少就标志着这个人会活多少岁。‘能’是有限度的,那些超出限度的‘能’,被称为‘灵’有的超出自己限制的‘灵’会夺取能,来生存以及变的强大!而这种恶意,夺取‘能’造成危险的‘灵’,被称为‘魔灵’!大气中也有‘灵’,水中也有‘灵’,‘灵’无处不在!‘魔灵’,分为SSS↑、SSS、SS、S、A、B、C、D级,SSS↑级最为强大,我们所认知的魔灵中并没有这个等级的,就算是魔法世界里也只有已知的五头。‘能’可以转为‘魔力’来施展魔法,‘能’也被称为‘魔能’”

“还有当能流失或被吞噬了,就相当于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当然,你们都不会再记得她,但我们不一样,我们有魔能!因为一个人的存在来源于一个人的能,能没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懂了吗?”

空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了,可这一切确实有点匪夷所思!还是让空有点无法接受。

“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共同法则!“适者生存,优生劣汰”这是公认的世界法则!不要企图去改变世界,世界会彻底击败你!生存的权利无法掌握在弱者手里,如果你想要活下去,就要成为强者!强到比任何人都要强!”

“当然,而我们就是收拾残局的人,我们来自魔法的世界,因为那场浩劫打破了时空,所以这个世界的‘能’才急剧上升,尽管已经把时空破洞封住了,但还是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而且我们猜测一只至少SSS级的魔灵已经跑到了这个世界,我们就为了保护能的平衡,建立了这个世界的魔能学院,与魔法世界的魔法中心学院互通,而你要加入的的是魔能学院!”

“这就是一切的真相!你还加入吗?”

空坚定毅然地眼神看着如复读机一样把那么东西都说出来都不累的日系少女,坚定不移地咬字说:“我加入!因为我不想再失去了!也不想别人失去了,我要保护我爱的人!保护这一切!用我的力量!”

客厅楼台窗户上日系少女嘴角微微上扬,月光为她披上了一层洁白神秘的白纱,像在嘲笑一个天真的孩子,又像在敬佩英雄的品质。

“那,欢迎加入魔法联盟学院!还有你的话我记住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