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ey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联邦中央军事学院,是联邦最优秀的军事学院。《_新_思_路_中_文_网 w.手打奉献》当然,能在这个学院学习的人,不是军队高层的子弟,就是从整个宇宙搜罗来的最优秀的苗子。

一所学院,占据了整整一颗星球。星球里什么样的环境都有,显然,在这里培训出来的人,都是无所不能的优秀人才。

当然,这里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开学的时候,禁止任何学生的父母送学生来上学。

所以,接驳口只会有乘坐飞船来的未成年人。

当然,在这个星球,还是有常驻居民。当然,这些居民,都是联邦中央军事学院的教师。

在一般学生都是坐着交通工具到校门口的时候,有一个少年,却是步行来的。

步行的少年,身上穿的是最简单的T恤牛仔裤,身后背着一个背包,嘴里叼着一块面包,颠颠的走到校门口。

“站住!”

“干嘛。”少年叼着面包,含糊不清的问道。

“身份证件。”

少年伸手,从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一个个人终端,连接上门岗的人的个人终端之后,被放了进去。

“这种人,也是中央军校的学生?”不远处几个一身正装的少年,语气不善的看着少年。

少年直瞥了一眼,无所谓的从几个人身边走过。

“小子,站住。”其中一个少年开口喊道。

“是说我么?”少年停下脚步,回头指着自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经将嘴里的都面包吃完了。

“你哪个乡下地方来的?”那人趾高气昂的问道。

“就是这个乡下地方。”少年指了指脚下,也不生气。

“老子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那人又问道。

对方的语气动作,已经能说明,对方并不想交朋友,而是想要给新生一个下马威的。

然而,新生少年一点都不恐惧。翻了个白眼直接无视对方。

“你敢看不起我?”脾气不好的少年,终于没忍住,率先出手。

而后,无论他用什么样的办法,却连少年的书包都没有碰到。而少年嘴角的笑容,却让对方情绪越来越暴躁。甚至已经暴躁到根本听不进去同伴的警告了。

没错,就是警告。因为,在联邦中央军事学院,是绝对不允许私斗的,也就是说,率先出手的少年,已经违反了校规。

在两个人纠缠的时候,学院负责处理这件事情的人,已经陆陆续续的到达出事的地方了。很快,两个少年都被控制住。

情绪失控的少年,还挣扎着想要出手。背着背包的少年,却一点都不挣扎。

联邦军事学院的校长室,是个挺一般的校长室。而现在,两个少年,都乖乖巧巧的站在校长的都桌子对面。

一个少年,头低得很低,另一个,却依旧一脸风轻云淡。

“开学的第一天,就在校门口斗殴?你们可真是中央军校的好学生?”校长年纪已经不算小了,头发已经全白了,看着挺健朗的,不过被气得通红的脸,告诉众人,校长现在心情一点都不好。

“我没有斗殴,我没有出手。”背着书包的少年,无所谓的回道:“不信的话,校长你可以查监控,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碰到这个,呃,学长。”

当然,他没有碰到学长,这个学长当然也没有碰到他。所以,听到这个家伙的狡辩,校长的脸又红了不少。

“狡辩,我现在就要连线你们的家长!”校长的白胡子抖动得厉害。

然后,两个人全都低头开始通讯。

通讯的时候,脾气不好的少年嘴角微微扬起。他的确喜欢惹事,但是无论惹了什么事情,家里的长辈总能给他解决掉。

所以,就算自己打不过旁边这个家伙又能怎么样,身为军方高层的父亲,一定能给自己解决。

另一边,背着背包的少年,却在犹豫。他在犹豫,到底给谁通讯。父亲还在外面,说不定在执行什么重要的任务,而母亲在军校里面。可一想起自己的母亲,少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最后决定,还是让父亲出面。

而后,两个身影,就出现在校长的面前。

作为联邦中央军事学院的校长,校长的军衔可不低,是个难得的准将。脾气暴躁的少年的父亲,也是个军衔不低的家伙,军衔正好跟校长差不多。

看到对方肩膀上的勋章的时候,校长的表情就不怎么好了。因为,他要处理这个少年,十有**得被这个家伙穿小鞋。

结果,等看到另一个人的军衔的时候,校长表示,这个问题已经不用他解决了。

“兰蒂斯,怎么忽然联系我了?”通讯器对面的贝伦斯,一边接了通讯,一边快步往前走,显然是有很着急的事情。

“学校说,要见家长。”名叫兰蒂斯的少年,耸了耸肩膀。

然后将通讯设备交给了白胡子校长。贝伦斯看到对面的校长,脸上露出了笑容:“校长,好久不见。”

“艾泽拉尔中将。”校长依照军衔称呼对方。

“不用这么客气,当初我也是在军校毕业的。您叫我贝伦斯就好了,兰蒂斯比较调皮,以后还得校长多照顾照顾。”贝伦斯说完,又开口对兰蒂斯说道:“在学校,别惹事,你母亲的性子,你应该知道,惹事的话,我也护不住你。”

“我并没有惹事。”兰蒂斯淡定的回道。

少年是个聪明的家伙,就算惹事,也不会给人找到把柄。要知道,别人家的母亲,是无脑护着自己孩子的,她的母亲在外面确实护着他,但是一回家,那绝对是往死里训练。

当然,训练的结果也不错,至少兰蒂斯的身手还是相当不错的。

“校长,校门口是有监控的,监控可以证明,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当然,这位学长,如果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可以通过监控证明自己的清白。”少年说话极其有逻辑。

校长甚至不用去看录像,也能确定,少年并没有说谎。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

“你母亲是?”等把两个孩子的事情处理好之后,校长将兰蒂斯流了下来,开口问道。

贝伦斯跟着他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全联邦,想要嫁给他的女人,简直可以绕中央军校两圈。谁也没想到,那些女人全都没搞定的贝伦斯,最后闷不吭声就结婚了,甚至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孩子。

“我母亲?她叫昭夜,是个很难缠的女人。”兰蒂斯苦笑着回答。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