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锦在公共汽车全文阅读

顺着声源处望去,两人踏空而来,十分的不紧不慢,似乎很是享受被众人所瞩目的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见到浮空的两个人,此时身在酒楼窗边的众人都惊异的睁大了双眼,同时扭头不可思议的望着无邪,那灼热的目光似是在求证。

不是吧

无邪摊开手,耸了耸肩,十分骄傲的扬了扬下巴“我天才吧”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众人又僵硬着脖子扭了回去。

空中那二人是玉胭儿迟修染没错,不过这装扮

当先迈步落向地面的就是刚刚大声喊话之人,那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圆滚滚的脸上,露出自傲的笑容,眼睛小的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本就身材发福,还偏偏穿了一身白褂,更显其体态笨拙。

而随后落地的男子却是长得惊为天人、天怒人怨,那精致的眉眼丝毫不逊色于那倾城美人,身为男子却偏偏眼内含羞带怯,看的连男人都不禁心中澎湃、欲罢不能。

这二人站在一处,绝对是及其考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的。

那被鼓捣成矮胖中年男子的人,就是玉胭儿了。而那美男子,定然是迟修染无疑。

不是玉胭儿好玩心重,而是因为这个形象确实是与自己的反差太大,很难让人产生怀疑。当然,她也不否认,她实在是想看看百里陌他们的反映。

而迟修染那张假脸,玉胭儿扫了一眼,浑身鸡皮疙瘩登时就冒了起来。

昨晚,她跟无邪描述了一下她想要的设定,原意只是想让迟修染成为一个类似于小受的形象。没想到无邪三下五除二,十分利落的就将迟修染易容成了他自己的样子。

那个玉胭儿只有幸得见过一面的楚楚娇容她顿时恶寒了。以至于每每看见无邪这张脸,都似能想起他自恋又得意的嘴脸。

“男生女相、精致美艳、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嫂子,你这明明就是形容我的嘛就这么定了,跟照镜子似的,很好很好哦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玉胭儿嘴角抽了抽。

那主持之人看着二人就这么从天而降,见了上官祁也不行礼,面色就有些不好看,微怒的道“来者何人如此没有规矩,就不怕取消资格吗”

玉胭儿因为装扮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所以之前是服下了改变声音的药剂的,如今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但仍旧清冷“哟,我这闭关了十几年怎么不知道,现在什么爬虫都可以立规矩了啊来小染染美人儿,告诉他们,什么是规矩”

迟修染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装作很柔弱的往玉胭儿身上一靠,温朗的声音讨好的道“自然是强者为尊了公子莫气,不过是一群没见识的凡夫俗子罢了”

所有在场的人一见这男生女相的男子如此态度,再看那矮胖男人不老实的手,顿时就明白了感情这二人是一对断袖

于是,顿时就从人群中发出道道嗤之以鼻的冷哼声。

那主持见玉胭儿如此狂妄,明着是在骂他,可那指桑骂槐之意明明是对金鳞国主上官祁的不尊重

上官祁则是危险的眯了眯眼,冷冷的道“阁下所言,可是在说寡人”

玉胭儿吊儿郎当的往那一站,笑眯眯的道“诶,我可没说金鳞国主,您就不必自己个对号入座了。本公子今儿是听闻这里有炼丹大会,特意赶来凑热闹的,国主不会真要剥夺了本公子的参赛资格吧”

玉胭儿这一说,顿时噎的上官祁面色发青他若剥夺了她的参赛资格就等同于间接承认了刚刚玉胭儿所骂的没见识之人,他若不剥夺,他一国之主的威严何在

上官祁双手握拳,眼睛狠狠的盯着玉胭儿,似乎是下一刻就准备冲过去掐死她一般。

可这时,神农氏的首席长老却传音给上官祁道“国主息怒,若此人有些本事,我们大可以一观,若没有本事,待会败兴而归也算是给国主赚回了面子。我看此人不简单。”

上官祁闻言转头看了一眼那长老,半晌身子靠回椅子背,沉声道“这位公子既然想参加大赛,便用实力证明吧。毕竟强者为尊,也不是只嘴上说说就可以的。”

玉胭儿放声一笑,大言不惭的道“别的本公子不敢说,要说这炼丹,能赢过本公子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还没出生”

嚯众人哗然若说之前感觉这人仅仅是嚣张的话,如今根本就是目中无人了。

“美人儿,乖乖站在边上看着,今儿炼出来的丹药都给你当糖豆吃着玩。”玉胭儿根本不在意周围的议论之声,对着迟修染如今精致的面容狠狠的摸了一把,转身上了高台。

再观迟修染的神色,将那崇拜、激动、兴奋的表情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酒楼之上的众人早就一个个惊掉了下巴,玉清潭更是皱着眉头强忍着道“我怎么有种想吐的感觉是早晨吃什么东西吃坏了吗”

太史黎破天荒的接了一句“放心,我也有些反胃。”

实在不能怪他们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任谁看到如此极品反差的两个人你侬我侬的,都会有种美女与野兽的即视感。不作呕才怪。

“铛”锣声一起,比试开始

高台之上,众位炼丹师纷纷开始动作,接二连三的药架子被炼丹师们从空间里甩了出来。

因为大会的高规格,所有人拿出来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凡品,很多都是平日里极为少见的珍惜灵药。而这当中要数神农氏那三人拿出的东西最为极品。

玉胭儿也不急,双手抱肩探头探脑的观望着

哟,这家伙也有冰蚕呐不错不错。

嗯,这个居然拿出来了四枚曼陀罗果,有钱有钱。

嘿,这人那火焰好生特别啊,竟然是绿色的新鲜新鲜。

一圈扫视下来,玉胭儿已经大致猜到了每个人要炼制什么丹药,包括神农氏的那三人。

这三人看年纪也不过就是三十左右,竟然能一个炼制七品丹药,两个炼制六品丹药,这神农氏确实是不简单。

看够了,她也该动手了。

她对着神农氏的方向挑衅的一笑,在看到那几名长老眼神微怒的神色后,白色袖袍一挥。

“砰”双耳四足的青铜方鼎霎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内。

只一瞬间,高台周围坐着的人全部猛然站起身,神农氏的人更是颤抖着手指着玉胭儿字都说不出一个

还是上官祁,当先吼出声,连音调都提高了几分。

“神农鼎



玉胭儿很是随意的摸了摸,笑眯眯的道“如假包换”

众人沸腾了连带着之前所有鄙视过玉胭儿的人,此时都睁大着眼睛,恨不得将这个拥有神农鼎的人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中

那可是炼药范畴内唯一的一个上古神器,神农鼎啊传说中炎帝炼丹所用的神农鼎它的上一任主人可是天童尊者啊

神农氏的首席长老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大喝道“哪里来的黄口小儿,居然盗了神农鼎你你”

玉胭儿一愣,随即摆了摆自己的手指,啧啧出声道“这位老人家,你说话不好听,本公子可不爱听。怎么是盗的呢从哪里盗的你们神农氏那里别笑死人了。这世人谁不知,神农鼎原本是归属天童尊者的早就不是你们神农氏的所有物了”

“你休要狡辩天童尊者仙逝已久,这神农鼎也随着尊者一同消失了。何以在你手中”

玉胭儿闻言一声嗤笑,对着迟修染勾了勾手指“染染美人儿,告诉他们这群蠢人,本公子是谁”

迟修染身板一挺,满面骄傲的道“你们这群目不识丁的人,我家公子乃天童尊者最后的闭门弟子,天旸公子尊者不将神农鼎传予公子,还能传予谁哼。”

天童尊者在神隐大陆也可谓是一个传奇的人物,很多人至今仍用他的故事来激励后代勤勉。所以大家都知晓,天童尊者是一生未娶,没有子嗣的。而天童尊者在弥留之际,一人远去,其徒弟都未曾见到他的最后一面。

在天童尊者的陵墓中,玉胭儿自然是得知了这一切的。而她现在拥有了神农鼎,承袭了天童尊者手札里的炼丹之术,妄称是天童尊者的闭门弟子也不可谓不可。

天童尊者死前有没有徒弟在身边,其他人不得而知,所以也就由得玉胭儿胡编乱造了。

那神农氏的老者原本还想说些什么,可一听玉胭儿竟然说自己是天童尊者的徒弟,他的脸上立时开始变幻着色彩,先是涨红,后又铁青,最后像调色盘似的转了一阵后恢复了正常。

“哼,既然是天童尊者的弟子,那公子就继续完成大会的比试吧

可莫要辱没了尊者的名声”

好,既然你说是天童尊者的弟子是吧,那就亮出你的本事。赢不了我神农氏的三个人,我看你如何保得住神农鼎

玉胭儿又岂能不明白神农氏的算计,可这正也顺了她的心思。她一早就知道神农氏不敢光明正大的抢神农鼎,这才敢编这么个身份来此会一会。至于她保不保得住神农鼎。哼哼,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众人在神农氏长老的示意下,纷纷坐回了座位。可即便坐下了,眼神也依旧没有离开那青铜大鼎。那可是神农鼎啊摸不到,就算近处过个眼瘾也是好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要开始炼丹了。

玉胭儿将事先准备好的药材,灵药等东西拿了出来,不过大部分比较稀有的东西都已经做了些微的处理。比如龙珠磨成的粉、比如她自己和落一的血。这些东西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来弄吧,不然岂不被那些精明的神农氏内行人给偷师了去

玉胭儿甩手就是一簇火焰丢入神农鼎,顿时青铜色的神农鼎又变得赤红无比。

玉胭儿的火焰一出,顿时就有几名炼丹师的鼎炉熄了火,其他人的也有些微弱,唯独那绿色的火焰和神农氏那三人的火焰好似没被干扰一样,纹丝不动。

轻轻吐出一口气。吓死她了,若是她的火焰一出,其他的火就灭了,那还比什么比。她还打算借着这机会炼制一批生灵丹给子汐小六他们呢。

那些熄火的炉鼎肯定是无缘比试了,但那几个炼丹师也并不气馁,他们觉得能近距离看到神农鼎炼丹,也是无上的机缘。

玉胭儿一株又一株的往神农鼎内丢着药草,不过每一个种类所放置的数量倒是比之昨日多了不少。

神农氏的那名首席长老瞧着玉胭儿那副随意之极的样子,眸色暗了暗。

眼见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日头也跃上了正中。这对于高台附近的人来说可是一件不怎么舒服的事情。

如今时节气温虽低,但也抵不过高台之上全是炼丹炉以及那些极品的火焰啊

而玉胭儿将一个养尊处优的人扮演的极好,她只微微锤了一下久站酸痛的腰,迟修染就立马袖袍一挥,将一个矮塌放在了炼丹炉前。

神农鼎好在是内焰,不至于烧到矮塌,玉胭儿就心满意足的坐了下来。迟修染又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了一盘新鲜的葡萄,一颗颗的喂到玉胭儿的嘴里。

玉胭儿一边炼着丹,一边享受着“美人儿”的服务,那模样别提多惬意了。

一旁酒楼内的人到了饭点,也开始用膳。看了一上午炼丹,再精彩的表演也看烦了。无邪干脆在一旁打起了瞌睡,直到饭菜上桌闻到了味道,这才醒来。

可刚吃了没两口,鬼一一脸冰冷的走了进来,凑近百里陌低声说了几句话。

百里陌眼底划过一丝紫色流光,面色却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淡淡的扭头道“族内出了些事情,你们就留在这里继续看比赛。我尽快赶回来。”

白子汐心细如发,察觉出了百里陌神色中的一丝不自然,起身道“可有麻烦不然我同小六”

“不必”百里陌打断了白子汐的话,“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历史遗留问题。鬼风留下,有什么事情立刻通知我。”

“是。”鬼风有些踌躇,但还是点了点头。

百里陌随即同鬼一迅速离开。

白子汐盯了鬼风半晌,看的鬼风都有些毛毛的了,这才见白子汐转回头若无其事的继续用膳。

白子汐只是见鬼风刚刚的神色应当是知道什么的,但后又想到即便他问,想必也是问不出什么的,还不如待胭儿回来再说。这鬼风不能告诉他,但绝对瞒不了胭儿。

终于,日头逐渐低了下来。比试的时限也接近了尾声。

所有的人已经凝丹完毕,只待出炉。而玉胭儿这边仍旧不紧不慢的往里倒入了最后一味东西。

她与落一的血

倒入之后,火焰骤然一蹿。玉胭儿微微一勾唇角,双手张开,骤然合拢。

神农鼎内所有的药液顿时融合到一起。

开始凝丹。

就在这时,玉胭儿忽然心口一阵绞痛,她连忙扶住了胸口。

迟修染忙低声问道“怎么了”

玉胭儿喘着气,缓解着心头的痛楚。她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这心绞痛来的突然,好似,在对她示警。这伴随着绞痛突如其来的心慌的感觉,让她焦急起来。

有人出事了。

她抬头望向酒楼的方向,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此时都在看着她。她一眼扫过去,顿时心一沉。

陌陌呢他不是应该也在酒楼的吗

她的心境影响到了与她相联系的神农鼎,神农鼎内的火焰顿时有些波动,忽大忽小迟修染一把抓住玉胭儿的胳膊,出口道“冷静些马上就要凝丹成功了,只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我们这就可以离开了”

玉胭儿回过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是百里陌,他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要相信他。

火焰逐渐稳定了下来,好在波动时间短,不然这一炉药定是要毁了。

玉胭儿这边的动静因为迟修染在一旁遮掩,倒是没被神农氏看出端倪,众人都紧张的看着时辰,等待最后一刻的到来

“铛”

“轰”

锣声和启炉的声音同时响起,比试时间到,玉胭儿也在最后一刻完成了凝丹。

神农鼎放出了耀眼的光芒,宜人的药香随即飘散出来,闻的所有人都浑身一震

神农氏的首席长老指节捏的咔咔作响,他扭头对身旁一直不言不语的小女孩问道“他去了吗”

那小女孩勾唇一笑,神色中尽是不符合年龄的深沉

“去了,约莫快结束了。”

首席长老这才放开紧握的手,呐呐的道“那就好。”

不管那女人来没来这大会,那边若能得手是再好不过了。也不枉他在这里坐了一日。

他之前并未从这矮胖男人的炼丹过程中看出他炼制的是何丹药,如今一闻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体内灵气的变化,若服下就可想而知效果了。

如此判断,那这人很可能就真的是天童尊者的徒弟,那枚扳指给了他无伤大雅。那女人若是要抢夺,就让他们去硬碰硬吧,最好能两败俱伤,他作壁上观。

而现在的玉胭儿根本就无心这炼丹大会了。之后的验丹、众人的惊叹、上官祁假惺惺的拉拢她都没有怎么好好听,心中不停的在打鼓。直到上官祁的人将那枚轩辕王戒交到她的手上之时,她才猛然惊醒过来,今日来此的初衷。

幸好众人只将她的不在状态,当成了是自傲,并未瞧出端倪。

她握紧了手中的轩辕王戒,冷哼一声“今日一见,不过如此。这炼丹界几十年来仍旧没有什么进步,当真让本公子失望。这玩意本公子收下了,告辞。”

“且慢天旸公子请留步”上官祁忙出声制止。

玉胭儿扭头挑眉道“怎么金鳞国主什么意思我来得,走不得”

“不不,寡人只是想请公子去皇宫做客,定然美酒美人让公子宾至如归。”

玉胭儿冷笑两声,摆了摆手“不必了。那皇宫就算是桃花源本公子也不稀罕,尽是些藏污纳垢之人,没得污了我的眼睛。不要妄想强行将我留下,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本公子还不看在眼里”

说罢,还不待上官祁反应过来,玉胭儿便足尖一个轻点跃上了半空,再一迈步,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再一看,什么人影、什么丹药、什么神农鼎,全部都不见了

就连那个美少年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见了

其实,玉胭儿只是瞬移离开罢了,而迟修染则是在玉胭儿吸引了众人视线的时候,隐在人群中遁走了。

玉胭儿先一步直接顺着窗口瞬移到了酒楼的房间内,一站定就开口问道“陌呢他人呢”

白子汐抿了抿唇,直接看向鬼风。

玉胭儿一眼扫向鬼风,因为没来得及卸下易容那肥胖的身子看起来特别的压抑。鬼风迟疑着,半晌没回话。

玉胭儿哪里还容他思考,直接一把掐住鬼风的脖子,厉声道“说”

鬼风被掐着脖子,第一次觉得玉胭儿发起怒来竟然如此恐怖,那被易容后的粗粗的手指紧紧的扼住他的喉咙,让他整个人都有一种被死神抓在手中的感觉。

当然了,玉胭儿并不需要鬼风真的说出口,她在听到鬼风脑中所想之后,整个人身体一僵。

“这不可能”她倒退一步,一把将鬼风给甩了出去。

鬼风在玉胭儿的威压之下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直接整个人砸在了屏风上

金铃银铃立刻上前将鬼风给扶了起来。

“夫人属下该死。可是主子不让说”

玉胭儿立马一个眼刀子就劈了过去,骇的鬼风立刻闭了嘴。

她的脑中开始飞速的转了起来。玉胭儿这人就是这样,越是怒极越是清醒,她将许多零碎的片段逐一从记忆中挑拣出来,然后拼接,推理。

好,很好。好一个神农氏。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她原本不想如此赶尽杀绝,可你偏偏触碰逆鳞,那就休要怪她不择手段了。

她冷冷一笑,徒手一挥,房间的地面上登时出现了一个小山堆的药瓶。

她飞速的说道“你们听好了,一会儿修染到了之后,让他告诉你们这些瓶瓶罐罐里的东西怎么用

。鬼风,将现下都城附近所有能调动的鬼影宫杀手通通给我调出来,我让落一随你们去。

给我,灭了神农氏一个不留”

说完玉胭儿头也不回的,跃窗而出。留下屋里的所有人面面相觑。

“主子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好像不是开玩笑。”惜红颜弱弱的看着那一堆药瓶,看着众人道。

太史黎冷冷的道“这种事情,她不会说笑。”

鬼风也终于回过神来,面上苦笑“夫人说的是真的。神农氏真的惹怒她了。我现在去召集人手,你们先在这里等我。”

鬼风踉跄了几步,一跃从窗口跳下。

随即屋内多了一个冰冷的气息与不明所以的迟修染。

虽然不知道玉胭儿去做什么了,也不知道为何突然要灭了神农氏,但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读懂了彼此的心意。

既然胭儿说要灭,那便,灭吧

一路瞬移奔向轩辕本家驻地的玉胭儿此时已经平静了下来,神农氏这一手她是万万没想到的。

她也终于知道了为何当初百里陌带着鬼影宫众人去帮助她剿灭千佛山私兵之后,会匆匆忙忙连道别都没有就急着走了。

而前些日子,即便她已经到了很近的溧阳,百里陌亦没有来接她,恐怕也是一直在查这件事情吧。

玉胭儿暗骂自己迟钝,如此多的不正常,她怎么就没有提前发觉呢今日若是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可正当她飞速的往前飞奔之时,突然轩辕本家的方位那片天空染上了赤红的色泽

火是火光

玉胭儿心中“咯噔”一声

她此时真恨自己为何不能像滕飞一般瞬间转移到想要去的地方

眼看着那火光冲天,范围越来越大,玉胭儿终于到了

她一眼就看见了那在半空中对峙的两个身影,彼此衣袂翻飞,打的不可开交。两人身上此时都已受了伤,而且百里陌明显有些后继无力了

大火蔓延,已经烧了小半个轩辕驻地,看着奔走尖叫的族人,玉胭儿心一横

陌,你坚持住,等我

这火焰阵势如此之大,不可能全是本命火,必然是星火产生的燎原之势玉胭儿记得,翻过右手边的大山好似是有一条河流贯穿而过

她从未试过如此做,可现在已经容不得她多想了。

她飞速向山顶掠去,一步落定,她便双手摊开,感受着那河流。

她可以的,她一定做的到。

玉胭儿猛的双手一抬,那河流中的水就如同被人抓起来一般,直直的越过了高山

玉胭儿不住的喘着气,一手上摆,另一只手则是将水引向大火之处

她可以控制自然界的元素,风、雨、雷、雪、雾自然也可以控水

不过如此大批量的水经由她的引导要翻越一座高山,实在不是只要她想就可做得到的

试了几次,那能控制的水量都不足以扑灭火焰。

玉胭儿一咬牙,脚下一个马步稳扎,也不引水去扑火了。直接双手齐齐将水抽至高空,然后猛然泻下

将力量用到了实处,引上来的水量大了,那从一面山顶直直落下的水幕如同空中瀑布一般壮观,那一泻千里之势顿时压制住了大火

玉胭儿看着被水淹了的轩辕驻地,心道淹了总比烧光了好

这便的水幕实在是太壮观,动静也实在太大,一下就吸引了打斗中二人的目光。

百里陌一见那浮空的身影,心中一沉。

本是想瞒着她的,看来,没有瞒住。

玉胭儿就这么落在了二人的中间,她没有去看百里陌,反而直直的看着另外一人。

那人满眼赤红,死死的盯着玉胭儿,喘着粗气。还不待他开口,他就听玉胭儿用自己的声音轻轻的唤了一句。

“师兄。”

姬无忧浑身一震,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声音、这个称呼

玉胭儿慢慢的脱下了外衫,露出了只着赤红色长衫的纤细身姿。又取下了手上和脸上的易容,露出了那一张倾世容颜。

“胭胭儿怎么会他说你不在你”姬无忧沙哑着嗓子,瞪着一双赤红的双眸,语无伦次的道。

玉胭儿没有回答他,只是依旧用在鹤山时的神情静静的看着姬无忧问道“为什么”

玉胭儿这一问,姬无忧顿时听出了那语气中的责怪,他仰天哈哈大笑,如同一个情绪崩溃的疯子。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他没告诉你对不对他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对不对

玉清胭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前轩辕氏少主的遗腹子你还想知道为什么吗”

玉胭儿神色淡淡,这她知道了,刚刚读了鬼风的思想,她便知道了。她想问的是,为什么要来灭她的轩辕。

姬无忧指着百里陌吼道“就是因为他的母亲,杀了我的父亲还逼死了我的母亲我才成为了孤儿让我从小没人教养,没人指导,才让我失手杀了我的养母和全村的人

他们是罪魁祸首轩辕氏族他们都得死我要让他们偿命



玉胭儿笑了,她留着眼泪,笑着。

“师兄。你还是不肯走出你的阴影是吗罪魁祸首别再自欺欺人了杀了她们的是你是你像刚刚那样一把火烧了村子不是别人你以为你将一切推到轩辕氏一族的身上你就会好过了吗你的养母他们就能复活了吗

师兄醒醒吧你被神农氏的人给利用了你感觉不到你身体的变化吗你已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灵气了他们给你用的药是用透支你的生命为代价的放手吧”

“啊住口你住口”姬无忧一把抓过玉胭儿,瞪着她道“胭儿我对你不好吗嗯你为什么要帮他你为什么来帮这可恶的轩辕氏我是你师兄你应该帮我的不是吗”

玉胭儿心中狠狠的一揪,她敛下眉眼,握住姬无忧的手,冷冷的一甩。

“因为,我是轩辕魅。”

轩辕魅姬无忧愣住。

轩辕魅。呵呵。原来如此轩辕魅。预言之女、赤炎大陆、凤凰琴轩辕王姬,轩辕魅。

姬无忧仰天大笑

原来,这就是她的身份

姬无忧整个人如同掉入了无尽的深渊,脑中的意识开始崩溃,他的周身都燃起了烈火,火焰之中只能看到他那失了焦距的赤红双眸

百里陌一个闪身,迅速将玉胭儿拖到身旁。

“小心他狂化了”

没错。姬无忧在当日千佛山看到百里陌时,就产生了怀疑,因为他们如此相像。他随即放下一切去查自己的身世,到了金鳞国后却被神农氏给盯上。

神农氏告知了他一切,并且提供了让他修为暴涨至神尊的丹药交换条件是,灭了轩辕。

他被仇恨和多年的心中阴影所控,亦因为玉胭儿如此在意百里陌而心有不甘,于是与神农做了交易。提供那丹药的就是神农氏的小公主

而这丹药如同玉胭儿所说,就是透支了姬无忧的生命,强行提升。这也是为何她一直研究生灵丹的原因。就是因为,提升修为的丹药,没有一个是不用付出代价的。而这代价,她付不起。

玉胭儿看着狂化的姬无忧,不住的喊道“师兄不要让心魔控制了你师兄”

百里陌沉声道“晚了。”

话音一落,姬无忧开始了攻击

他已经毫无意识了,于是他的攻击不再只针对百里陌一人,而是也带上了玉胭儿

“胭儿你闪开”百里陌焦急的看着玉胭儿也裹上了一层火焰,与姬无忧硬碰硬,怒声道。

玉胭儿不退反进,不停的寻找着姬无忧此时身上的弱点。她不能退,百里陌如今已经与姬无忧战了一下午,灵气早就耗光了。而姬无忧狂化之后,百里陌再不是他的对手。

可百里陌哪能眼看着玉胭儿独自战斗,他的双拳狠狠的握到一起。

玉胭儿的火焰虽然可以与姬无忧相匹敌,但力量和修为上还不敌。姬无忧狂化之后招招出手狠厉,玉胭儿转瞬间就被伤了好几处。

百里陌骤然放开了双拳,深深的看了玉胭儿一眼,那一眼,含有无限的爱意与眷恋。

他手掌一番,一颗丹药滑入喉咙。然后轰的一下,百里陌身上的灵气开始回升

玉胭儿扭头望了一眼,见百里陌身上的灵气竟然开始回复,不禁一喜。可下一秒,她便笑不出来了

因为百里陌瞬间就恢复了巅峰的状态,并且还在提升。

“不百里陌你个王八蛋”玉胭儿一个不查,被姬无忧一拳给打飞出去百余米

玉胭儿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跌跌撞撞的爬起来就要往百里陌身边去。

可她还是慢了一步,她只能看到百里陌缓缓对她一笑。然后和姬无忧两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不啊”

她知道,他们不是消失了。是尊者领域。

百里陌强行提升到神尊,用尊者领域将姬无忧困在了里面。尊者领域,就是个小世界,在那里,一切都是施展的人做主。姬无忧将再无还手之力。

可玉胭儿也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做绝望。

灵力全无、服食丹药强行提升至神尊,就是神罗大仙来了也回身乏术。百里陌,此时,完全等同于死前的回光返照。

玉胭儿就跪在原地,神情呆滞。

只不过几分钟,玉胭儿觉得这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

紫光一闪,两个人影从天而降,双双“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姬无忧已然没有了火焰,生气好似全无。

而百里陌勉强支起身子,一口鲜血喷出,又栽倒在地。

玉胭儿一个瞬移扑上前去,将百里陌揽在怀中。眼泪已经泛滥成灾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百里陌强睁开眼,抬手抚上玉胭儿的脸,接住了坠落的泪。

“别哭。我是不是从来没说过我爱你。胭儿,我很爱你。为你我可以付出我的全部。”

玉胭儿咬着唇不住的摇着头,不要她不要听

“乖。我的时间不多了。陪我说会儿话好吗我们总是聚少离多。”

玉胭儿狠狠的揪着百里陌的衣襟,只拼命的流泪。

“怨我吗我不是故意瞒你只想着他是你的师兄我若能不声不响解决此事。你不知道也就不会伤心了。”

“混蛋百里陌你个混蛋”她猛地大喊出声

百里陌笑了笑,“嗯我确实是个混蛋我答应娶你的可惜要失信于小女子了。”

这时候,鬼风、水落一等人到了。

众人看着面前一片狼藉的轩辕驻地,看着躺在玉胭儿怀里的百里陌,再看见另外一旁的姬无忧,顿时沉默了。

玉胭儿听见脚步,一转头看见了水落一,就想落水之人抓到了最后的浮木,她哭喊道“落一落一你帮帮我救救他”

水落一走近,只扫了一眼,便低下头去,道“他已经透支了生命力,我无能为力。”

他可以医治伤势,可他不会起死回生之术。

玉胭儿崩溃了。

她搂着百里陌,呐呐的道“陌你不可以死,你听到了吗你答应我的,你要百里千里万里红锦、八十人大骄、赤炎大陆为聘娶我进门你怎么可以爽约呢我不能没有你,这偌大的轩辕我支撑不起还有鬼影宫我只想做一个温婉的娘子,每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洗衣煮饭,相夫教子。你怎么可以不给我这个机会”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却没有注意,怀中的男子已然唇角挂着一丝微笑,手缓缓的垂落。

“什么轩辕王姬那都是上一世的事情,我不在乎我只想好好的过好这一世为什么如此艰难我”

“胭儿”迟修染已然红着眼看不下去了,他蹲下身,扶住玉胭儿的肩,摇晃着她吼道“胭儿他死了他已经死了”

“不没有他没有”玉胭儿闭着眼睛摇着头。

“啪”迟修染一个耳光就扇向了玉胭儿,那清脆的响声,让这处静谧的空间都震了震。

玉胭儿愣住了,她颤抖着手靠近百里陌的鼻息,然后猛然一抖。

“不啊不要陌百里陌”

她将百里陌放平,双手抱着百里陌的脑袋,侧耳躺在他的胸口

。想听听,那胸腔内是否还有心跳。

没有什么都没有。

可是她好似,感觉到了什么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弥漫了她的全身,她好似感觉的到,有一股气正在百里陌的体内朝四面八方散去

玉胭儿直觉她不能让这股气散,若散了,她的陌再也回不来了。

就在这时,玉胭儿浑身猛地一阵,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往她身上汇集

水落一一看,顿时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这是他从未有过的表情

玉胭儿正在晋级她突破了那一道门槛,跳过神尊直接晋升至上神

原来,不是神尊之上才是上神。而是在神王巅峰之时会根据人的顿悟,成为神尊或是上神。

玉胭儿缓缓直起身,感受着自己所能感受到的一切。时间、空间、元素、力量。这一切的一切好似都有迹可循,尽在掌握。

而她反倒变得更淡,不是那种圣洁的神邸一般的存在,而是好似融在了这世界中,无处不在,又很容易被忽略。

她伸出手,微笑着在百里陌的额头上一点。

她的指尖便有白色的光束顺着百里陌的眉间进入了百里陌的体内,绕行他的周身。

“胭儿”玉胭儿一瞬间的变化实在太大,让一旁的迟修染不知如何应对,只好轻轻的唤了一声。

玉胭儿缓缓转过身子,微微勾起一丝笑容。

“神农氏如何了”

迟修染一愣,回道“灭了。毒加上暗杀,将神农一族嫡系都送上了西天。”

玉胭儿颔首,面色平淡。似乎早就知道了结果。

“那接下来”神农一族的人还为屠杀干净,是不是要继续轩辕驻地变成这样要如何收尾百里陌迟修染迟疑着不知道是不是该问出口

玉胭儿指尖一点,百里陌的身体便从地上浮了起来。她右手凌空劈了一下,空气微微波动,凭空裂了一个口子。

她再一挥,那口子便撕裂开,形成一个空洞。

“空空间裂缝”太史黎倒吸一口凉气。

玉胭儿淡淡的道“神农一族的人余下的便罢了,让鬼影宫监视着别有什么异动就好。轩辕这边的事儿,让无邪做主。或者家主不是没事么鬼影宫,落一你这个尊主代为行令。

至于陌我和他先回赤炎了。你们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去留随意。”

山林中的晚风吹起了众人的发丝,月光莹莹,玉胭儿语气平淡,嘴角含笑。

怎么看都不像是要随百里陌而去的样子。可百里陌

众人齐齐往百里陌浮空的身体上看去。

那胸膛一起一伏,睫毛微颤。

原来,这般生动的细节也可以如此美好。

一年后。

赤炎大陆、忘川谷内。

“小姐你能不能让二少爷不要再跟着我们了”金铃怒道。

“我是跟着红衣,又不是跟着你再说了,你们出谷多危险,我陪你们”玉清潭乐呵呵的笑着,将不要脸的精神发扬光大

玉胭儿躺在藤椅上一边吃着百里陌喂到嘴里的草莓,一边翻着书道“二哥,你若是想娶咱们红衣,就大大方方的。还危险,如今我们在赤炎大陆,金铃跺跺脚,大地都会颤三颤的也不挑个好些的借口。”

“谁说不是”金铃狠狠的瞪了玉清潭一眼

倒是玉胭儿挑眉问金铃道“前儿阵子不是刚出谷去南羽玩了一圈吗这会儿又要干嘛去黑兀太纵着你了。”

金铃一听玉胭儿提起黑兀,便登时黑了脸。黑兀哪儿是纵着她啊自从成亲之后,就一直粘着她,所以她才想躲出去清静清静啊。

银铃看着金铃的脸色笑着道“她这次还真不是出去玩的。这不又要到小姐的生辰了吗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前两日已经出了夏都,约莫再有个一两日也就到了,金铃寻思着去迎迎,免得路上出了岔子。”

玉胭儿闻言立刻放下手中的书,眉眼弯起一笑。

“彻哥哥和筝儿要来了”自从她将赫连筝的重塑之后,她还再没见过她们呢

银铃知道玉胭儿一定会高兴,于是道“是呢,黎少主、纳兰女皇、秦枫、七星他们也都往这儿来了。”

玉胭儿站起身,望着远处出谷的方向,拍了拍手道“走,一起去迎他们。”

百里陌亦起身,环住玉胭儿,轻轻在她额头印上一吻。

“好,一起。”全文完。

洋洋洒洒龟爬了十一个月,轩辕王姬总算是完结了。这是77的第一本书,无论是情结构建还是描写可能都还有些稚嫩和不足。感谢为数不多一直追看王姬的亲们,因为你们我才坚持了一百万字。每日虽更得少,但也是用心之作。

新文已经筹谋了半年,因为怕耽误王姬的更新,所以一直没有开文。

开开心心过年,年后就可以看到77的新文了。

新文不再无趣,节奏会快些,因为框架已写完,会更有条理。77亦不再日更3000,希望看文的亲可以继续支持77。

最后说上一句我爱你们,新年快乐。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2604662136617334345s319>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