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肉强受失禁尿出来

</script>周怡瑶蹙着眉看着陆萧潇的样子,又担心的问了一句:“阿潇,你怎么了?”

“没事啊,就是药太苦了……”陆萧潇嘿嘿的笑:“好了,吃完啦。www.しwxs.com”

周怡瑶叹了口气,她那聪明的脑袋瓜当然觉察出来了陆萧潇的不对,却又不好在这个时候追问,扶着陆萧潇站起来,上了楼,拿了件干净的睡袍丢给她:“阿潇,把衣服换了,然后快点上床睡觉。要是晚上再发烧,我必须带你去医院。明白了?”

陆萧潇点了点头,拿了睡衣要出去。周怡瑶拦住她:“你去哪?”

“我去……换衣服……”陆萧潇尴尬的说:“我这……我这……”

“你什么?”周怡瑶定定的看着陆萧潇:“换衣服还用避开我?在这换!”

陆萧潇有些为难的叹气,费力的去脱自己的外套,周怡瑶帮她脱了一边,另一边小心翼翼的绕过她受伤的右臂,衣服脱下来,里面的绷带□□出来,上面渗着已经干了的血迹,一大片。陆萧潇抬起头,正对上周怡瑶的目光,那目光之中夹杂着浓重的担心害怕,她脑海中瞬间又晃过陈默的眼神,心里面一抖,迅速的咬着牙忍着疼穿上睡袍系上带子轻轻的搂住周怡瑶:“瑶瑶,别怕……”

周怡瑶轻轻推开陆萧潇转过身出门:“我下去拿手机,你先把衣服换好。”

陆萧潇怅然的看着周怡瑶的背影,心里知道周怡瑶很难过,她摸出手机看了看,还剩百分之五的电,犹豫着要不要给简单再打一个电话问问情况。挣扎了半天,发了一条短信过去。然后迅速的脱了裤子,一路的走和颠簸让腿上的伤口崩裂了,裤子上还带着血,陆萧潇转了一圈儿,叹了口气,把裤子扔在一旁,她的头疼得厉害,可能是因着吃了药的缘故困得厉害。刚躺上床,周怡瑶便回来了。轻轻的关上房门,躺在她身边给她盖好毯子,关了灯。

陆萧潇伸手拉住周怡瑶的手,在黑暗中一阵浓烈的困意袭来,撑着意识说了句:“瑶瑶……要是有一天我突然不见了,再也没回来……你会怎么样……”

周怡瑶本就担心,被陆萧潇这样一说整个人撑起半个身子趴在陆萧潇身边静静的盯着她的脸,却又在黑暗之中看见陆萧潇眼角滑下一行泪,更加确定自己之前的推断,这家伙估计又在任务中受了什么刺激了。看着她一身伤就可以判断出来过程应该是极为危险的,周怡瑶心里有些害怕,她现在算是了解了为什么林澈总是反对陈默当警察,做个文职就好了,还当刑警,之前针扎不到自己觉不出来疼,现在她实实在在的觉出来疼了。她轻轻的擦掉陆萧潇脸上的泪:“那我就去找你。”随即拍了拍陆萧潇的脸:“这些有的没的以后不许再说,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陆萧潇没回话,已经睡过去。周怡瑶却睡不着了。瞪着眼睛一直发呆,紧紧的拉着陆萧潇的手,一次又一次的去摸陆萧潇的额头,还好,算是没有烧起来,慢慢的退烧了。撑到了大半夜三点多,终于迷迷糊糊的要睡过去,陆萧潇却在睡梦之中呓语起来,瞧着是做了噩梦。

梦中的陆萧潇又回到了那个地下洞穴之中,身后又是那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举着枪的手在发抖,胳膊一阵阵的剧痛,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她避无可避,想叫却又叫不出来。耳边的枪声是那么明显,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间,身边一个人影窜出来,忽晃的灯光之中她看见周怡瑶苍白的面色带了一抹惊恐,一直在跟她说:“阿潇,阿潇你不要死……阿潇,你醒醒……”

陆萧潇在极度的愧疚和惊恐之中徒劳的睁开双目啊的一声醒了过来。眼睛被柔和的光线刺激的又闭了闭,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眯着眼睛看见了周怡瑶放大的面孔,她还没有从噩梦之中回过神来,看见周怡瑶的那一刹那顾不得自己右臂上的伤,双手一揽将她抱到怀里,喃喃自语:“瑶瑶……瑶瑶……不要怕……我没事……”

周怡瑶轻轻的拍着她:“阿潇,你做噩梦了。”

陆萧潇定了定神,这才慢慢的清醒过来,松开手臂一翻身把周怡瑶压在身下,周怡瑶担心的看着陆萧潇的样子:“阿潇,你怎么了?”

陆萧潇的眼神有些闪躲,低头吻住周怡瑶许久才松开,略带轻喘的说:“我可能是,太想你了。”

周怡瑶把灯光调暗,扶着陆萧潇靠在枕头上,自己坐在她身边靠在她肩膀上揽着她的身子:“阿潇,你这么多天去哪里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很吓人的事儿?”

“我……”陆萧潇吸了口气,重重的吐出来:“是……”

周怡瑶闭上眼睛:“林姐和默姐一直没有回来。默姐是不是跟你们一起去了?”

周怡瑶说到林澈和陈默,本是想缓和陆萧潇现在心里的紧张情绪,却没有想到说到这两个名字,陆萧潇整个人抖了一下,又重重的叹气。她眨了眨眼睛,觉得不太对,坐正了身子凝视着陆萧潇:“阿潇,怎么回事?是不是默姐她出了什么事儿?”

陆萧潇目光空洞的看着周怡瑶:“出事……不不……没事……没事……”

陆萧潇从来没撒过谎,周怡瑶看着陆萧潇的样子就知道她说的没事一定是有事。还要再问,陆萧潇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陆萧潇眼睛一闪,迅速的拿起自己的手机,抖着手点开短信,周怡瑶看着陆萧潇拿着手机的手抖的不成样子,一把抢过陆萧潇的手机,上面是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已经脱离危险。稍后有人会联系你。你可以叫她sara。”

周怡瑶不解的看着陆萧潇,陆萧潇面上的紧张瞬间缓和了,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虚脱一般的靠在床上:“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

周怡瑶不明所以的看着陆萧潇:“阿潇,到底怎么了?”

陆萧潇疲惫的拉过周怡瑶:“瑶瑶,我好累,等我睡醒,再说好吗?”

周怡瑶关了灯,复又躺下,咬牙哼了一声:“那就好好睡!再做噩梦,我直接把你扔出去。”

陆萧潇终于算是安心的睡过去了,一觉睡到了快中午,浑身酸痛的起不来。看了看旁边,周怡瑶不在。起身下楼,却见周怡瑶一个人不知道在厨房里鼓捣什么,走过去,却见她正对着刚刚煎出来的鸡蛋皱眉。那鸡蛋被煎成了黑色,很显然,周律师对自己的第一次下厨并不十分满意。陆萧潇轻笑着抱住周怡瑶亲了亲:“我来吧。”

周怡瑶被陆萧潇吓了一跳,哼了一声:“我就是试试……”

陆萧潇抿着嘴笑不说话,单手打了个鸡蛋,左手拿着筷子去捣鼓。周怡瑶把锅洗好了放着,拎着油瓶子要倒,陆萧潇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的手:“我来我来……”

“看不起我?”周怡瑶挑着眉毛看着陆萧潇,陆萧潇摇头:“那你少倒点儿哈……”

周怡瑶又哼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把油倒进锅里。两个人折腾半天,才算是把早餐端上桌。陆萧潇一瘸一拐的坐下,拿起筷子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说:“好久没有吃早饭了,好像好久没有吃饭了……”

周怡瑶托着腮看着陆萧潇:“这几天,到底怎么了?”

陆萧潇眨了眨眼,把鸡蛋塞进嘴里吞下肚子,舒了口气,把在云南的事儿捡着周怡瑶可以知道的部分说了,说的比较隐晦,就是林澈和陈默都受了伤,林澈这两天刚刚脱离了危险。就只说了这么点儿,周怡瑶的眼睛就越睁越大,直接拍案而起:“林姐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她。”

陆萧潇拉住周怡瑶:“现在别去了。情况比较复杂。你知道就行了。等林姐好得差不多了,她们会回来的。”

周怡瑶舒了口气,看了看被陆萧潇风卷残云消灭掉的早餐:“你这几天吃了几顿饭?”

“额……”陆萧潇愣了愣,又笑:“应该,每天一顿是有的……”

周怡瑶横了陆萧潇一眼,拿出手机摆弄:“家里东西不多,还是你上次留下的,好多菜啊什么的都坏掉了……我还是叫外卖吧。”

“不用了,”陆萧潇看了看时间:“一会儿都到午饭时间了。”

“我就是说午饭啊!现在都十一点半了,”周怡瑶拿着手机:“嗯,你想吃什么?牛排?龙虾?还是……”她看了看陆萧潇吊着的胳膊:“算了,还是清淡点儿吧。”

“我们出去买菜啊。”陆萧潇兴致盎然的看着周怡瑶:“去逛逛超市?”

周怡瑶翻了个白眼:“陆警官,你这种伤残人士还是在家里老老实实待着吧,”她站起身:“我出去给你买吧,你想吃什么?”说着俯下身子捏了捏陆萧潇的鼻子:“嗯?陆木头?”

陆萧潇自从知道林澈没事了之后整颗心踏实了不少,看着周怡瑶笑:“我想吃什么?嗯……我想吃炒白菜,喝汤,吃大米饭。”

“哟,还真容易满足。”周怡瑶被陆萧潇单手拉着又坐回来:“干嘛?”

“所以我们去逛超市吧,菜市场也行……我难得这些日子放假。”陆萧潇懒懒的把头抵在周怡瑶肩膀上哼唧:“你看好吗瑶瑶?”

“不行。”周怡瑶沉着面色揪了揪陆萧潇的头发:“不行,你瘸着一条腿最近都给我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

陆萧潇可怜兮兮的看着周怡瑶:“瑶瑶,求求你了……”

周怡瑶瞪着陆萧潇:“不行。说什么都不行。你这样,我没有把你送医院就已经够宽大处理的了。再多说一句,我要发火了。”她推开陆萧潇:“你,上楼再去休息一会儿。我要工作。一会儿外卖到了我叫你。”

陆萧潇撇着八字眉苦着一张脸叹了口气,扶着椅背站起来,一瘸一拐的上楼,走到门口看着正要去书房的周怡瑶,嗯嗯啊啊了半天:“瑶瑶……你……”

“怎么?”

“你,嗯……”陆萧潇抿了抿嘴:“你要不,到房间里来工作,不要去书房了吧?”

周怡瑶缓步走到陆萧潇身前,轻轻的点了点她的鼻尖:“怎么?舍不得离开我了?这么舍不得离开我,还走那么久。”

陆萧潇的脸毫无征兆的红了,低着脑袋:“那不是……时间紧急么……瑶瑶……你就……别生气了……”

周怡瑶轻笑一声捏了捏她:“行了,我就是收发几个邮件,忙完了回房间陪你。好了吗?”

“嗯。”陆萧潇低着脑袋转而进了房间。

周怡瑶打开电脑,点开邮箱,刚才还带着笑的面色瞬间又沉下来。王建的案子表面上看并不是十分难打,但就王建给她的各项资料看来,周怡瑶舒了口气,这个电影公司,有非常大的问题。如果不是这个耿直的导演一竿子捅出来并且拒绝接受和解,很有可能根本揭不开这一层面纱。她有些犯愁了,在接受这件案子的同时,她就已经趟了浑水。王建的钱她可以退回去,但于青的面子抹不开。固然,她周怡瑶可以用三寸不烂之舌和过人智慧的脑袋瓜以及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交际圈把这件事圆满的解决。令她烦躁的是以后,如果王建的电影公司真的存在涉案嫌疑,她这一次赢了,就是给自己找一个□□烦。输了,仍旧是给自己找一个□□烦。她靠在椅背上很久,思索自己到底是进一步还是退一步。权衡哪一种方法能够损失的少一些。

这还,真是麻烦呢……

周怡瑶蹙着眉看着陆萧潇的样子,又担心的问了一句:“阿潇,你怎么了?”

“没事啊,就是药太苦了……”陆萧潇嘿嘿的笑:“好了,吃完啦。”

周怡瑶叹了口气,她那聪明的脑袋瓜当然觉察出来了陆萧潇的不对,却又不好在这个时候追问,扶着陆萧潇站起来,上了楼,拿了件干净的睡袍丢给她:“阿潇,把衣服换了,然后快点上床睡觉。要是晚上再发烧,我必须带你去医院。明白了?”

陆萧潇点了点头,拿了睡衣要出去。周怡瑶拦住她:“你去哪?”

“我去……换衣服……”陆萧潇尴尬的说:“我这……我这……”

“你什么?”周怡瑶定定的看着陆萧潇:“换衣服还用避开我?在这换!”

陆萧潇有些为难的叹气,费力的去脱自己的外套,周怡瑶帮她脱了一边,另一边小心翼翼的绕过她受伤的右臂,衣服脱下来,里面的绷带□□出来,上面渗着已经干了的血迹,一大片。陆萧潇抬起头,正对上周怡瑶的目光,那目光之中夹杂着浓重的担心害怕,她脑海中瞬间又晃过陈默的眼神,心里面一抖,迅速的咬着牙忍着疼穿上睡袍系上带子轻轻的搂住周怡瑶:“瑶瑶,别怕……”

周怡瑶轻轻推开陆萧潇转过身出门:“我下去拿手机,你先把衣服换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