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点还不够快点啊到了到了

只是,周音铃却已经懒得浪费时间。她身形直冲云霄,身子扎进了劫云之中,沐浴着紫色的雷弧电光。她强大的肉身在狂暴的紫霄神雷之下,开始出现焦黑。

随即,她身躯上忽然浮现黑色魔纹,将那些神雷之力吸纳,肉身开始急速修复。这些黑色魔纹是吞噬之道所化,可以吞噬一切异种异种能量。

她现在已经是不死之身,只要法力充沛,多重的伤势也容易修复。她的身躯在不断破坏和修复之下,急速强化,就如同一块铁矿石蜕变为千锤百炼的精钢。

躲在暗处窥视的诸多炼虚道君、妖尊都是目瞪口呆,渡劫跟洗澡似的,这得多变态的肉身!如果他们知道周音铃吞噬了十五层地狱,大概就不会这么惊讶了。

至于鬼帝,早就闭死关了,不突破是不会出关的。如果让他看到周音铃的表现,估计会更是心碎。

天雷劫约莫持续了两个小时就结束了。因为周音铃已经将劫云之中的天劫神雷吞噬干净。

那些躲在暗处窥视的炼虚修士也都各自缩回了老巢。

周音铃落在平都山上,隐隐感觉到了一股排斥感,眼前的世界也似乎变得异常脆弱起来,似乎一间纸片制作的房子,轻轻一碰,就会破坏了这个房间。而虚空深处似乎有一个古老而又庞大的宇宙在释放着一股奇异的气息,在牵引她,只要她愿意,跟着古老的宇宙意志指引,她就可以随时飞升那个世界。

就在这时,一个白衣如雪,手持月白长剑的熟悉倩影出现她的身边。

周音铃神色一喜,道:“月灵姐姐,你怎么来了?”

韩月灵淡淡一笑道:“铃儿,恭喜你渡过天劫,飞升在即。”

周音铃嘟嘟嘴,笑道:“我才不飞升呢,我要和哥哥一起在人间。月灵姐姐,哥哥呢?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韩月灵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他没事,三年前,他就进阶炼虚,和我联系了一次。如今,他应该正在地心深处吐纳太火毒焰,为了消灭蚩尤而做准备。”

周音铃神色微微一愣,道:“蚩尤不是被黄帝给五马分尸了?”

韩月灵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她虽然没有亲自出手,却一直都有暗中关注。

周音铃听完,不禁眉头微皱,道:“那现在都过去九年了,蚩尤岂不是快出来了?”

韩月灵点点头,说道:“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件能克制他不死魔神之躯的神器。”

周音铃本来正准备去吊打鬼帝,这时候却忍住了。她决定返回地府,继续吞噬最后三层地狱。想要对付蚩尤这样的大魔神,她必须拥有更强的力量。至于鬼帝,她已经不放在心上,以后会有机会的。

而此时,地心深处,太火毒焰之中,一条赤红色的巨龙正在不停吐纳太火之力,增加修为。这些自太古以来就存在的太火毒焰威力强悍无比,却无法伤害这条巨龙分毫,因为这条巨龙名为烛龙,乃是最为强大的火系神龙。

王辉吞噬掉幽冥丹和离火丹两颗三品神丹,解开了后面两道封印,道行大进,修为境界已经成功进阶炼虚。他不仅炼成了不死之身,还将烛龙血脉蜕变到了近乎真龙的层次,可以自由转化人形和龙身。

而且,他十分顺利的领悟了六道轮第二轮阴阳轮和第三轮虚实轮。

由生死轮转化阴阳轮本就不难。生之力转为纯阳之力,死之力转化为纯阴之力,生死和阴阳本就是一体。再加上他前世对生死阴阳之道早就有了很深的领悟,倒是轻而易举就领悟阴阳轮转,生死转换的奥义。

虚实轮的虚并不是指空,而是指无形无质的能量,实指的是物质。而虚实轮的奥义就是能量和物质的互相转化。当完全参悟透虚实转换的玄妙,就可以将一切物质转化为法力,拥有无限法力。也可以将能量转化为自己需要的任何物质,比如中子星。

甚至可以将物质生命转化为虚拟数据、能量信号,虚拟数据、能量信号转化为真实的人。我们可以称之为游戏法则。

目前王辉参悟的是很浅层次的运用,可以将肉身转化为能量体,也可以将部分物质转化为法力。

只是后面真幻轮、时空轮、无极轮需要的境界太过高深,他目前还参悟不了。

此时,王辉实力大进,不仅仅是神通道法,通过这么长时间转化太火毒焰,修为也已经达到了渡劫期,逼近了当年最巅峰的修为。而幽冥镜也恢复到上品洞天灵宝层次。离火镜在地心吸纳了足够的太火毒焰,更是进阶到了极品灵宝层次。遗憾的是两者品级差了一阶,无法再组合成阴阳镜。

而玲珑、唐婉柔、青绮等人也都在离忧仙府内苦修。

一年后的一个夜晚,王辉飞出地心。

天空顿时漫天紫霞,三劫齐至,化作紫霄神雷,天雷滚滚,落了三天三夜。

王辉化作一条赤色巨龙撑了三天三夜,蜕变为了一条赤色真龙。

几乎同时,徐福、鬼帝、妖帝、神皇同时飞上云霄,释放自身全部气息。顿时天雷滚滚,迎来了他们最后一次天雷劫。

以往他们为了防备互相偷袭,又因为人间劫气浓郁,天劫威力受到劫气加持,威力太大,不敢冒险。此时,有了大魔神蚩尤和周音铃、王辉相逼,他们不得不同时渡劫。

因为,徐福就是当年暗算寒月仙子的那人,而后他又和太玄道君、昊阳道君打伤了王辉的前世离忧散人。如今,王辉不再遮掩气机,自然让他们窥出了跟脚。为了避免被报复,他必须渡劫飞升,因为九州鼎在镇压蚩尤,不在手中,他没有把握能挡住王辉。

而鬼帝也失去了残缺神器的底牌,不破空飞升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过他们四人都是积累浑厚之人,四个人同时渡劫,劫气分散,天劫威力大减。四人竟然同时渡过了天劫。

就在这时,鬼帝身前多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少女头部虚影,张开巨口,一口将其吞下。

平都山,周音铃拍了拍肚子,体内幽冥神火煅烧片刻,鬼帝的元神就被彻底炼化。她此时十八层地狱都全部吞噬了,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超越天仙,匪夷所思的地步。要消化一个刚刚渡过三次天劫的准鬼仙,还是不难。

另外一处,徐福及时引动天界接引仙光,想要破空而去。

忽然一条身长千里的赤色烛龙飞了过来,张口吞下。

徐福变化火凤之身抵挡住烛龙真火,正要破开烛龙肚皮。

这时,王辉将烛龙真身变化为一个巨大的黑白各半的生死磨盘,不断旋转,一点点碾碎徐福的元神。

徐福坚持了九天九夜,最终还是被炼化,只留下一丝真魂转世去了。之所以会留下一线生机,却是因为徐福前期曾派出沈临风保护周音铃,顺带也保护了他们一行人免受青龙帮高层追杀。虽然他只是为了留着周音铃牵制鬼帝的精力,但王辉却还是承他的情。

千年前,他们本是好友,却因为成仙机缘反目,害得前世离忧散人和寒月仙子双双陨落,这个仇也不能不报。所以,这是最好的结果。

妖帝元神远远观看到鬼帝和徐福的下场,顿时吓得心惊胆丧,急速飞遁。

就在这时,一只肌肤白皙的大手凭空出现,将他捏在手心。

韩月灵、王辉、周音铃、胡心月、青绮、唐婉柔等人都没有选择飞升。

周音铃捏着妖帝往嘴里缓缓送去。

妖帝连忙大叫道:“离忧道友,救命!”

“千年前,不是你和徐福这两位好友联手蒙蔽天机,我和寒月会被暗算?所以,你还是去死吧!”王辉的身形一闪而现,淡淡道。他说完,伸出两只手,洞穿虚空,抓来了两个人,却是青莲妖尊和黑莲尊者。

妖帝顿时面色如土,因为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他的善恶二念所化的执念分身。如果连着两个分身,也死掉了,他就彻底完了。

一个斩却善恶之念的绝对理智之人,只会有求道之心,怎么会有真正所谓的朋友?所以,他当年只是故意接近离忧散人,暗中一直在算计他。

王辉既然看破这一点,自然不会再放过自己。

妖帝知道自己再无生机,索性不再求饶,于是凝聚法力,准备自爆元神和真身,还有山河社稷图。

周音铃不再迟疑,一口将妖帝净世白莲真身吃掉了。所谓的妖仙在她眼里,就跟一盘菜差不多。现在的她比只有一条手臂的蚩尤还要凶残。

王辉化作生死磨盘,片刻间将黑莲和青莲两大分身磨碎,然后吞噬。妖帝自此烟消云散。

远处的神皇手持一个青色图卷,心中紧张不已。

哪知道王辉和周音铃确不理他,来到了邙山,汇聚地脉精气的阵势破坏。

片刻后,蚩尤推着九州鼎出现在邙山上空,哈哈大笑,道:“本魔神又出来,你们这些蝼蚁,这次我一定不会再给你们机会了。”

就在这时,一只白玉大手捏住了他。周音铃说道:“哥哥,蚩尤也不怎么样嘛?要不我吃了他?”

王辉笑道:“这家伙的肉有点硬,还是算了,免得消化不良。你把他丢进地府轮回池,将他转生道阿修罗去。反正他是兵主和战神,就让他去阿修罗界厮杀吧。”

周音铃现在是阎王,想要控制一下轮回池还是不难。

阿修罗界也是冥界的一部分,里面全是好战的修罗,男的丑陋不堪,女的美丽无比。几大阿修罗王也都是穷凶极恶的战斗之神,蚩尤仅仅一条手臂过去,也只有老老实实的份了。

周音铃想了想,觉得颇有道理,一闪划破虚空,返回了地府,来到了六道轮回池,里面六个巨大的漩涡不停旋转。周音铃将他丢了进去,以法力强行将他推到了阿修罗道的轮回漩涡。于是,蚩尤的肉身被轮回漩涡瞬间磨灭,只留下一条不死不灭的魔神之手转生到了阿修罗界。所谓的魔劫最终戏剧性的结束了。

十年后,魅力酒吧。

王辉、周音铃、玲珑、唐婉柔、青绮、胡心月、张小寒、顾青青、孙若兰、星魂坐在一起喝酒。

喝着喝着,王辉迷迷糊糊看见一个熟悉的白色倩影走来。他神色嘴角微微扬起,笑道:“月灵,你终于来了。”

韩月灵只是笑语盈盈地凝视着他,并不说话,因为有时候,一个温馨的笑容,便已经胜过千言万语。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