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性姿势图

孙策童廷羽跟张纮商量完以后,又和众人饮了些酒,其中童廷羽则是默默无闻的,没怎么喝,他前世时就不爱喝酒,去酒吧也就是跳舞的,要不就是tiao戏妹子。

及至夜时,张纮欲留众人留宿,蒋钦却说家里还有些事,要回去住,童廷羽看蒋钦的住处离自己家不远,就一同往之,正好做个伴。

两人骑马悠悠的走在在乡间的道路上,虽然没有路灯但是月光却比较明朗,而且这路还是官路,很是平坦。

到了蒋钦的家中,他的儿子跟女儿都出来给童廷羽打招呼,而后送行许久才折回。

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童廷羽才到了自家府邸,抬头看看天空,就连月亮都缩进了被窝。

“开……”刚到周府门前,童廷羽就准备高声大喊,但是他却看到门口处站着一个人影,而门却开着:“糟了,是顾幽。”

童廷羽捂着脑袋,突然回想起周瑜脑中的记忆,原来这顾幽有个毛病,就是只要周瑜出去,不管守到多晚只要周瑜不回来,她就一直守着。

看到冷风中瑟瑟的身影,童廷羽直接从马上滚下去跑过去,心中一揪。

童廷羽拽下张纮赠给自己的外衣直接披在了顾幽的身上,然后有些愧疚的说道:“对……对不起啊,我新来的还不太清楚你有这习惯。”

顾幽瞟了童廷羽一眼,脸上挂满了疑惑,她小声说道:“阿瑾今天有点不同。”

“啊……快进去吧。”童廷羽喊人把马牵进去,而后在心中小声念道:“何止是不同啊,简直不是一个人……”

……

次日一早,孙策就带着陈武周泰还有弟弟孙权来到了童廷羽府邸门口。

“伯符……不,主公,二公子,子烈兄,幼平兄。”童廷羽驾着马出来,一眼就认出了周泰和坐在孙策身前的孙权。

“哈哈,不用这么拘谨。”孙策笑着说道。

“怎么不见蒋钦兄弟。”童廷羽疑惑道。

“哎,子奕的夫人昨夜病发,折腾了一宿,今天是没法陪我们一起了。”周泰无奈道。

“啊,是这样啊,我们要不要去看望他一下。”童廷羽有些担忧道。

“我们来时已经去看过他了,你若不放心今夜归时再访不迟。”孙策说道。

童廷羽点点头,便随几人一同御马前往孙策军中。

至军中正帐,孙伯符乃召集众将众卿。

“先父早亡,刘表亦死,如今之要当是统一江东,方不负大将军英魂,吾意,当先伐刘繇攻下曲阿,即刻动兵。”孙策走到众人面前说道:“周瑜,任你为督军校尉,黄盖程普为左右将军,韩当为先锋大将,几位老叔叔可有异议?”

韩当不语领命,黄盖只冷哼一声。

童廷羽嘘了一口气,自己可不似正牌周瑜那般有气场,如果当场有人反对那得多尴尬。

“我不服。”程普说道。

韩当伸出手拉了拉程普,程普嘴里却嘀咕着“别碰我”,随后有些生气道:“这周瑜小儿本是无名之辈,怎么就能让他任督军校尉之职?”

“主公应该知道吧,人家现在可是南郡太守,兼任正南将军呢,别到时候刘繇没打下来,都督已经带兵反将我等首级拿下赠与曹操那撕了。”黄盖亦不服道。

“哎,不是,这是曹操的奸计啊老将军们。”童廷羽赶忙解释道。

“公瑾。”孙策拍了拍童廷羽的肩膀说道:“还请老将军们以基业为重,若曲阿之战周公瑾果然无甚功绩,不等老将军们反对,我自己就先罢黜了他。”

程普黄盖听到这番言辞,才肯退让一步,毕竟在他们眼中,周瑜这种脓包只要上了战场就会腿软,到时候看孙策还怎么偏袒周瑜。

孙策笑道:“哈哈,既然老将军们都没异议了,那此事就算成了,传我军令……”

“且慢。”张昭突然从人群中走出来。

“哦?抚军中郎将,可是有事禀奏。”孙策疑惑道。

“某有愚见,不知当讲否。”张昭严肃道。

“中郎将请讲。”孙策恭敬道。

“如今曹军势大,主公当今之要事应当是致书曹操以求后路,若是误了时日,再降不受,却怎么还有心思去攻打刘繇?”张昭说道。

“降个狗屁,男子汉大丈夫还怕死不成!”

“曹兵是兵,我们也是兵,何惧之有?”

武将们一个个坐不住了。

孙策环顾众卿说道:“君等意主归汉,伯符心中清楚,但请给孙伯符一个机会,江东之地固若金汤,只要我们君臣同心,那曹操来势再凶也不怕,可若是真到了,真到了绝境之地,尔等不劝吾亦先降。”

张昭听罢,无奈的摇摇头退下去了。

“在有一事不解。”左司马顾雍说道。

“左司马请讲。”

“主公既然不降,那也应该跟江东诸郡的领袖们内修邻好,方才更有利于我们抵御曹操,若是和他们交恶,岂不是腹背受敌吗?”顾雍问道。

孙策看了一眼张纮,而后笑道:“想必大家也有这么想的吧,其实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觉得,但是我有一个谋士却告诉我,只有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统一江东,才真正有可能抵抗住曹操的进攻,现在的江东是一盘散沙,只有当我们统一了江东,曹操才无法撼动我们。”

“哦?敢问主公所说的奇人,是何方人士。”顾雍饶有兴趣的问道。

“啊,这……”孙策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张纮平时比较低调,而且当夜他们告别之前张纮还特地跟自己说不要说是他张纮出的主意。

“是督军校尉的主意。”张纮跳出来说道。

“是他?”

“就这小子?”

“哼,真能放屁啊。”

一众人等瞬间将目光聚在了童廷羽身上。

“啊?what fu……”童廷羽懵了,心底里嘶吼道:“侍御史你卖队友啊你这!”

“对,正是督军校尉所出计谋,想必大家也看出他的才华了吧。”孙策无奈笑道。

“这恐怕不妥吧,督军校尉年纪尚轻,怎可草率的做出这等决策。”步骘不屑道。

“娘的,打过仗吗你就出这种馊主意?”黄盖骂骂咧咧道。

“主公,行军打仗并非儿戏,还请主公三思,另寻一良将坐任督军校尉之职。”程普亦不屑道。

张纮看到众人反对,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就是权威崇拜,如果跟大家说这是张昭出的计谋,那所有人都会信服,但如果你跟他们说是一个屌丝出的计谋,鬼才信嘞!

“安静!”孙策突然大喝一声说道:“我知道诸位对周公瑾多有不服,但用兵之略也并非汝等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还是得等实战检验之后再做定夺,而且我已经说过了,周公瑾不行就换人,你们就不要再刁难了,否则军法处置。”

众人多有不悦,唯有顾雍像是受到了启发般,在原地久久的思考着所谓“督军校尉的计策”。

“我倒是觉得周瑜哥的计策很厉害!”孙策身边的十四岁孩童孙权高兴的叫起来。

在场人和孙策都是吃了一惊,而后孙策笑着摸了摸孙权的脑袋说道:“那你看,怎么个厉害法啊?”

孙权跳到众人面前笑着说道:“周瑜哥的计谋就好像一捆筷子。”

“二公子别瞎说,这说正事呢。”黄盖小声说道。

“麻痹的小屁孩你给我憋住,不然一会让你哥揍你。”韩当厉声道。

“我没瞎说。”孙权抱着胳膊说道:“诸位将军都是力拔山兮的虎将,想必一根筷子你们很容易就能折断吧?但是一捆筷子呢?就是吕布来了也折不断!周瑜哥的计策就好像是把江东这一把筷子捆在一起,曹操力气再大也折不断,而顾司马的意思是联合所有的筷子排成一排,虽然看起来阵势很大,但实际上却会被逐个击破。”

“咔嚓!”话未闭韩当就猛的折断一大捆筷子,然后随意的摔在了地上:“你是说像这样。”

“哇呜……韩当叔叔好吓人。”孙权直接吓哭了。

“别哭别哭。”孙策赶忙摸摸孙权的头,眼神厉斥韩当。

……

当日,孙策便命令整军,备三万兵马伐曲阿。

童廷羽以探望蒋钦为由,正好回家去安排家事。

入夜,童廷羽刚刚告离蒋钦就奔至府邸,顾幽果然还在门外等着自己。

“不是说了不用等我吗。”童廷羽没好气道。

自己特地回来就是怕这个傻子还在等自己,那样如果让她冻死了自己罪过可大了。

“阿瑾回来了。”顾幽好像没听到似的。

“我服了……”童廷羽捂着脸有些无奈:“我马上就要去打仗了,你难道还要日夜守着我不成?”

顾幽低着头喃喃道:“阿瑾进屋了,我就进屋,阿瑾不回来,我就等着。”

“诶我草,来劲了是吧?”童廷羽只感到是对牛弹琴,但是看了看她那一脸无辜的表情,便挥挥手说道:“算了算了。”随后便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房间。

顾幽也跟着进入了府中。(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