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开二个同学嫩苞

冥界,冥月高原,三大势力之一‘赤离鹰族’的栖息地——赤里林。【 】

赤里林是一片面积超过三百万平方米的广阔的森林,整个林园之中,生长着密密麻麻枝繁叶茂的巨大的赤色怪树,自身拥有一定智慧和攻击力的赤火树,连绵三百万里赤红一遍。

最为醒目的是这一片林园的正中心的那一颗数万米高的赤色巨树,高耸无比,通体流露出来的那一股灼人心魂的气息,就算是隔着几百公里看去,也难免被其气势所慑。

这一颗巨大的树木就是赤离鹰一族的神树,同时也是所有半神阶的赤离鹰的栖息之地。

如今,这一棵巨大无比的神树的一段枝干,十几只最大也仅仅一人高,最小篮球大小的大小不一的赤离鹰正窝着,交头接耳的,语气很是激烈似乎在讨论争辩这些什么。

“最近天元会那边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了?说说,大家怎么看。”赤红色的巨大树枝,那一只最为巨大的赤离鹰威严地站着,环顾四周问道。

“天元会那边最近连续两次被人袭击,一次是他地盘的一个新兴的势力做的,另一次就有点莫名奇妙了,好像天元会那边现在也并没有搞清楚究竟是谁对他们出的手。两次的袭击都给天元会带来非常巨大的损失。”最为巨大的哪一只赤离鹰身边的一只稍小一点的赤离鹰似乎怕在场的有谁不清除,说道。

“连续两次被袭击?损失巨大?那天元会那边的反应怎样?那一个黑袍的家伙是不是暴跳如雷?”十几只的赤离鹰还真的是有不知道的存在,听到这消息,伸了伸脖子,幸灾乐祸地道。

“那家伙差点没疯了,扑到那一个新兴的势力的门口,一掌将那一个新兴的势力的城堡轰塌了大半。”旁边有一家玩味地接口道。

“仅仅只是轰塌了大半?没有将那个新兴势力抹掉吗?”那一只之前不知道消息的赤离鹰闻言,不解道。

“这就是这件事奇怪的地方,那黑袍家伙既然有实力一掌将那个新兴势力轰塌一半,怎么不顺手将那一个新兴势力抹除了?这一点,我想了很久,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一个新兴的势力有着什么让天元会忌惮的靠山。第二次的突袭,可能就是那一个新兴势力背后的靠山做的。”巨大的赤离鹰抬起头来,一双赤色的鹰目闪烁着丝丝睿智的光芒。

“让天元会忌惮的靠山?有这样的势力?就是‘卧龙谷’的那群家伙也不行?”旁边的一只赤离鹰不解道。

“哼,你的眼光就这么短吗?冥月高原不能有,那别的地方就不能有吗?”一个不屑的声音传来,引得那不解的赤离鹰怒目相视。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之一,谁是那一个新兴势力的靠山,他们将那一个新兴势力安在冥月高原究竟有什么图谋?是仅仅想要给那一个新兴势力一个安身立命的所在,还是要让他们统一掌控整个冥月高原,这一点我们必须确认,如果是第二个目的我们又该怎样应对?”最为高大的赤离鹰环视着四周,貌似很是忧心。

“没这么复杂?”身旁几只神经有点大条的家伙,没有看见自己首领的那忧心的摸样,质疑道。

对于这样的质疑那只巨大的赤离鹰是连反驳都懒得反驳,看也不看那家伙一眼,只顾说道:“既然目前是以探知那家伙的身份为首要,那么,各位有什么好的方法和手段,在不伤及和那一个新兴势力的好的情况下,打探到那一个新兴势力的靠山,或者打探出这一个新兴势力的目的?”

“很难,不过首领,我认为这一个新兴的势力才刚刚创建没几百年就敢对天元会出手,估计这一个势力不会是什么善茬,我们要和他们直接碰撞的可能性可能要比和他们好相处的可能性要高!”

“话是这样没错,但是有些事情能避免就尽量避免,这是我们数万年来的守则,也能存活几万年的原因。”赤离鹰的首领道。

“要不这样,我们先从天元会那边入手,旁敲侧击地,总能敲出点什么来,毕竟面对这样着一个有靠山的新兴势力,天元会那边,一定会很高兴我们去了解情况的。”一只不算大的赤离鹰,抖了抖身子,说道。

“没错,如果是我们的势力范围里有这样的一个新兴势力,我们也一定会很乐意将这新兴势力的威胁多传给几人知道,要是一不小心传到一个毛躁一点的,帮我们顺手解决了这一个新兴势力就最好了。”

这赤离鹰的话语一出,顿时便引起一连串共鸣。

“好,既然这样,那么就由你到天元回去,跟那家伙打打交道!”赤离鹰首领见状,沉吟半响便下令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

神秘轮盘之内,颜修盘坐在虚空之中,身下,是大片大片的冥石,此时,冥石之正散发着一阵阵恐怖的能量。

盘坐在其中的颜修,骨骼之正弥漫着一股股如雷如火一般的气势。大股大股的的能量被颜修就这样吸附进他的骨骼之中。在骨骼中疯狂运转的雷火双属性的斗气之下,飞速被炼化,化成凝练颜修周身骨骼的养料。

颜修的骨骼正在吸收着那大股大股的冥石能量,但是颜修的灵魂却深深沉浸在西弗尔丹留下来的那一道浩如烟海的雷火奥义里。

西弗尔丹对于颜修明显相当的不错,这一道浩如烟海的雷火奥义之中,十分的庞杂,颜修粗略计算一番,发现,这一股雷火奥义最起码要数千名修炼雷火的存在的终身领悟才能汇聚成这样恐怖而浩瀚的奥义。

要知道,冥界之中,修炼火雷这两种属性的本就不多,毕竟这一个阴森的世界里,黑暗才该是主题。

西弗尔丹的实力虽然恐怖,而且手下的势力也相当的庞大,但这这样庞杂的雷火奥义真要弄起来也对绝不会容易,更何况一颜修冥冥之中的感知,他很清楚,这一点雷火奥义绝对不是西弗尔丹留下来的全部,西弗尔丹究竟留下多少任他取用的财富,这一点颜修自己也不清楚。

如今将自己置身于雷火奥义的海洋里,颜修的灵魂之火飞一般的运转,先如今的颜修,分析的能力似乎达到了最巅峰的地步,每一份雷火奥义在颜修的分析之下,不需要几分钟便像是一团被抓住线头的毛线一般,被颜修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拉直捋平,将那一份奥义分析的透彻明了。

灵魂之火高速运转的颜修,一份又一份地分析着雷之奥义或火之奥义,身的气息随着每一份奥义的解析,一点一点地增长着,极短的时间之内边逼近了半神二阶的巅峰。

这样恐怖的进境颜修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不到而且这一个时间还是神秘轮盘的时间,现实冥界世界中如今一天的时间都还没有过去,简直是匪夷所思。

更加恐怖的是,在大量的雷火奥义的支撑之下,颜修的进境根本就没有瓶颈可言,极短的时间里,颜修便轰破了半神二阶和半神三阶之前的屏障,一举达到半神三阶的恐怖境地。

这样的成就颜修仅用了一年的时间不到,速度之快简直是闻所未闻,但是颜修对此却并不是很满意,一年的时间突破一个阶位的进境虽然恐怖,但是这并不是颜修最是想要的东西。

颜修最想要的,其实是对于雷火奥义还有刀意之间,做一个最合理的定位。

颜修所修炼的,不论是雷之奥义火之奥义还是刀意,都是极为庞杂的体系,不说别的,单单是西弗尔丹留下来的这一些雷火奥义之中,雷火的修炼方向就有百个之多,同样的一种属性就能有如此多不同的修炼方向,难道还不足于体现这一个体系的庞杂。

三个庞杂的体系,理论无论是哪一个都是能一路通达到主神级的体系,但是理论总归仅仅只是理论,真正想要修炼到主神级,其中的艰难根本就不是一语所能道尽了的,就算是付出常人所不能付出的一切去努力,能走到主神级一方大世界也不见得能有几个。

这本就是极难的事情,而颜修这一边一举修炼了三个体系,还要将这三个体系凝聚成一个,期间的难度之大,颜修以后的路会有多艰难连颜修自己也不清楚。

看不到前途的路很少有存在会去走,一般走这种路的人,不是疯子就是白痴,在不就是极端偏执拗的人,泛泛而论,偏执拗的人总比普通人更加容易成功。

但不可否认的是,也会有更加多的偏执拗的人,会死在成功的途中。

颜修会不会死在成功的路途这一点颜修不清楚也不会去想,他如今的全副心神完全凝聚在一件事情,那就是分析分析在分析,他想要为自己以后的路做一个定位就必须要有大量的奥义大地,只有广阔的见识才能给颜修指出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来。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