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留守妇女

叶青云与林旭在集市中收集信息,钱伟民则在车上假寐。等一会看叶县长的意思是要前往大龙溪查看旅道路建设情况,只有道路建设好了,后续的旅游基地建设和矿泉水公司建设才能够快上马,前往大龙溪的路况是什么样钱伟民最清楚了,他必须修养好精神才能够继续赶路。

叶青云不动声色的收集了一些信息,总体来说,民众对于开大龙溪还是持着比较积极的态度的,毕竟好处显而易见,几乎所有龙溪乡的民众都能够从中受益,不过有另外一些信息却不是那么好,主要集中在对于龙溪乡党政领导班子的不满意上面,甚至有些比较激进些的民众当街就对高原和何瑞坤大声叫骂,可见这民愤累积的不是一天半天了。

当然,从先前吃饭看到的那所谓“龙溪五鼠”的嚣张情况看来,龙溪乡的治安形势并不乐观,据有民众透露现任的龙溪乡派出所的所长就是高原的小舅子,不作为还罢了,还为虎作伥,欺压良善,简直就是警察中的败类,其在龙溪乡的恶名丝毫不下于其姐夫高原。

“县长,看来这高原、何瑞坤、梁文坤三人在龙溪乡的名声不是太好,只怕后续的旅游基地和矿泉水公司的建设不会那么一帆风顺的……”林旭将自己的意见说了出来,当然是比较委婉的说法,毕竟高原和何瑞坤从行政级别上来说还是他的上级。

叶青云冷哼一声,不满的说道:“看来这高原和何瑞坤的名声在龙溪乡是坏透了,横行霸道,鱼肉乡邻,欺压良善,而且还贪财恋权。如果这种人再在龙溪乡呆下去,别说是经济展了,只怕是社会都不能保持稳定。简直就是官场毒瘤。”

叶青云想着这大龙溪旅游基地和矿泉水公司可是自己在基层第一次登上政治舞台的敲门砖,绝对不能让高原、何瑞坤之流破坏。还有那个梁文坤也不还是什么好鸟,必须想办法将龙溪乡的主导权交到自己人手里才放心。

叶青云想想,突然想起了那个前次帮了自己的安阳市永安区刑警中队的中队长黄猛,从前期的接触来看,为人还不错,而且有了猴子的关系,也算能够知情识趣,如果将其调到龙溪乡任派出所所长。应该能堪大用。不仅可以帮助稳定当地治安,而且还可以帮着自己盯住高原和何瑞坤这两个家伙,也算是一举两得。

就这么办,叶青云决定先将派出所所长扶持成自己人,然后静立观察,如果高原和何瑞坤识趣的话,就暂且先不动他们,如果他们不知进退的想要玩点什么样,那自己绝对能够让两人后悔万分,毕竟大龙溪旅游基地建设和矿泉水公司项目是得到县委书记和县长共同大力支持的。在整个薛武县范围内,只要两名老大同时推动一件事,只怕还没人敢明面上叫板。

“走。我们去看看前面前往大龙溪的公路浇筑得怎么样了。”叶青云做出了决定,招呼着林旭离开,然后叫醒钱伟民朝着大龙溪的方向而去,至始至终,龙溪乡政府都没有现叶副县长前来的踪影。

车辆行驶到龙溪乡场镇与大龙溪的那条三岔路,现那里已经是一片人声鼎沸,工程车辆穿梭不停,筑路工人开始在平整拓宽路基,道路两旁堆满了水泥、钢筋、河沙、石块、碎石。更有几台碎石机正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粉碎石块,一派施工繁忙的景象。

看到修路进程正在按原定计划进行。叶青云不由松了口气,他最怕的是出现村民阻挠的情况生。不过看来还没有生这种情况,不过从吃饭时从几个民众口中听到的消息,因为占地补偿标准的问题,迟早会生民众阻拦的情况,现在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

铺上了碎石的路面平整了很多,车辆虽有颠簸,但行进度比之以前快了许多,老钱边开车便笑着说道:“这路是比以前好走了不少,等以后真正的一级公路建成后,只怕龙溪乡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也会变得原来越繁荣了,那大龙溪确实很美啊……”

坐在后面的叶青云一边从车窗欣赏着沿途的风景,一边笑着说道:“是啊,薛龙公路建成后,大龙溪旅游基地和矿泉水公司就可以开始建设了,后续县委县政府准备再修建一条薛火公路,将盛产火云绯茶的火乡与县城的路面浇筑成一级公路,还要将火乡与龙溪乡之间的乡镇公路建成二级公路,到时候整个这一片地区的交通状况将得到极大的改善,只有交通条件改善了,人民致富奔小康的道路才会越走越宽广。”

林旭这时也笑着答道:“还是县长目光长远,只要这三条公路一修好,不仅仅是龙溪乡和火乡,再加上这沿途的松鹤乡、齐云镇、光亚镇原本就修建有的柏油路,已经基本将这五个乡镇连成了一片,构建起了初步的交通网络,松鹤乡的板栗,齐云镇的血橙,还有光亚镇的竹编制品便能够通过薛龙、薛火两条一级公路快输入薛武县城,然后辐射到周围县市,果农与竹编民众的好日子就要来到了哦……”

“是啊,交通的问题一直是困扰基层民众家致富的拦路虎啊,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先将眼下的这条薛龙公路建设好,只有头开好了,后面的事情才会顺顺利利,如果头一炮就哑了膛,只怕后面的困难将会倍增。而且只有快将旅游基地和矿泉水公司建成并产生盈利,整个资源才会被盘活,政府才会有税收,投资商见到有利可图才会将钱再次投进来,毕竟修路可是大大钱的工程,光凭着穷得叮当响的薛武县政府,只怕连眼前的这条薛龙公路都无法独自完成。”叶青云神色思索的说道,的确,阻拦基层地方经济展的拦路虎,头一条便是交通问题。交通部解决,任你有如画美景,资源堆积如山。也是没有投资商会前来的,因为无利可图的事情任何商人都不会考虑的。

视察了薛龙公路的修建进展后。叶青云又带着林旭马不停蹄的赶往了火乡,这里是全国闻名的火云绯茶的生产地。

因为拥有悠久的盛产火云绯茶的历史,火乡的经济条件明显比龙溪乡好了不少,至少火乡场镇的面积就比龙溪乡大了不少,而且镇政府也没有龙溪乡那般破败。

到了火乡后大约已经下午四点钟了,这次叶青云没有采取微服私访的方式,而是让林旭打电话通知了火乡的党政班子,因此到了距离火乡镇政府不远处的大坝子时。火乡的所有在家领导干部在乡党委书记高德林和乡长袁中锋的带领下迎接上来。

车刚停下,身手矫健的火乡党委书记高德林便蹿步上前帮叶青云打开了车门,高德林乃是退伍军人出身,年约四十七八,长得人高马大,跟叶青云已经打了几次交道。

“欢迎叶县长前来火乡检查指导工作!”高德林恭敬的说道,这时乡长袁中锋也走上前来说出了同样的话语。

叶青云下了车,握住高德林和袁中锋这两名地头蛇的手,微笑着说道:“德林同志好,中锋同志好。这次下来没有提前打招呼,心里可别怨叶某人搞突然袭击,主要是临时起意。你们这就招呼大家散了吧,各回各自的工作岗位,我只是随便看看。”

这时,乡长袁中锋接起话头说道:“叶县长可是大忙人,能在百忙之中前来我们火乡视察,这可是整个火乡的光荣,同志们只会感到浑身涌起用不完的劲儿,绝不会心里有所腹诽的。”

高德林也笑着说道:“中锋说得不错,叶县长能在百忙之中想到咱们火乡。这可是好事,请叶县长、林秘书到接待室稍事休息。然后再听听我与中锋的汇报,不知叶县长意下如何?”

叶青云点点头。在高德林的示意下率先朝着接待室走去,火乡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接待室的位置他知道在哪,而且这次他前来火乡就是来听取火云绯茶基地建设的进展情况的,有困难就尽早提出,然后想办法尽早解决,争取将火云绯茶基地快建立起来。

在简单的听取了火云绯茶基地的建设情况汇报后,叶青云还算基本满意,不过还是要求火乡党委政府目光要更长远一点,步子要迈得更快一点,在加快火云绯茶茶叶基地建设的同时要更加注重听取投资商的意见,不能搞行政命令一刀切的老套,要以为投资商提供服务为主,要人出人,要地给地,一切以市场经济手段行事。

最后,叶青云总结道:“德林同志,中锋同志,天若投资是大型投资商,可能有些理念跟我们的地方干部不一致,这都是正常的,毕竟商人逐利嘛,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们可别再拿过去的框框对待人家。这次的茶叶基地建设,不仅仅是对火乡,就是对于整个薛武县,整个安阳市也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同志都对此报以殷切希望,火乡有了这么好的条件,再加上有了投资商资金的大力支持,如果不率先富裕起来,再带领其余地方共同致富,不要说是我了,只怕其余的县委县府领导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到时候可是要拿官帽子说话的……”

高德林和袁中锋听得脸色一肃,连声保证绝不给县府丢脸,一切看行动,不将火云绯茶茶叶基地建成绝不罢休。

对于高德林与袁中锋的为人,打过几次交道的叶青云还是心里有数的,脑子里有想法,但大事方面绝对不糊涂,虽然传闻两人在年轻的时候因为女人闹过矛盾,不过那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了,只要两人能够一心一意搞好茶叶基地建设,他绝不吝啬嘉奖。

在与火乡的党政领导见过面后,叶青云又带着林旭,在高德林和袁中锋的陪同下视察了正在建设中的火云绯茶茶叶加工基地,这里距离火乡场镇仅有五公里,就在公路旁,交通方便。并与工程建设负责人员对于工期进展进行了探讨。

望着眼前接近百亩的宽敞地面,远处已经树立起了不少的钢柱,有不少工人正在进行焊接施工。现在已经是彩钢厂房时代了。建设周期比以前的砖混快了不少,叶青云从与工程负责人口中得知。只要五个月眼前的茶叶加工基地将全面建成,叶青云对此深表相信。

火云绯茶茶叶加工基地依然由天若投资全额投资,不过聪明的高德林和袁中锋提出了以土地入股的想法,在征得天若投资高层同意后,以一百亩土地取得了“天若火云绯茶茶叶加工有限公司”百分之十的股权,成为了二股东,这也是高德林与袁中锋的高明之处。

天若投资负责火云绯茶茶叶基地和公司筹建的负责人叫刘德生,据说是吕汉文的助手。叶青云以前也见过,不过此刻对方现在正在安阳市组建茶叶销售公司,无法面对面详谈。

因为临近年关,县里的事情还多,叶青云谢绝了高德林和袁中锋的挽留,星夜赶回了县城。当然,照例由叶青云这个副县长私人掏钱请林旭和钱伟民哈皮了一顿,酒足饭饱后才回到位于道奇公寓的宿舍。

美美的洗了个澡,冲掉了一天的疲惫,叶青云坐进书房里。将今天一天的所见所闻记录了下来,而且在需要注意的地方打了个记号。今天在龙溪乡的所见所闻让他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那里会生什么事。而且这件是会跟旅游基地建设和矿泉水公司的事情扯上关系,他现在急需在那里找到一个可以帮助自己掌控局面的自己人,而白天想到的那个黄猛将是个可靠的人选,不过需要先咨询一下对方的意见。

办案刚回到家的黄猛正坐在沙上准备抽根烟,媳妇刘惠在厨房里忙着给他热饭菜,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黄猛顿时将烟扔到茶几上。恭敬的接通了电话,在一阵“嗯”“嗯”声中通话结束了。黄猛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说不出的怪异神色。

刘惠从厨房端出已经热好的饭菜,看到黄猛一副失魂的模样。开口催促道:“猛子,你魂掉啦,快趁热吃,你看你,说了多少回了,进屋要脱鞋,敢情这地面不要你拖啊……”刘惠絮叨着从鞋架上找来脱鞋,帮黄猛换掉皮鞋,然后套上脱鞋,转身将皮鞋放在鞋架上。

刘惠在市农行工作,长得眉清目秀,身材也不错,黄猛可是废了老大的力气才最终抱得美人归,两人结婚刚一年,目前还没有带孩子的打算。

刘惠放好鞋子,见黄猛仍旧一副掉魂的模样,抬脚便给了对方一下,吓得黄猛差点滚到地上,有些恼怒的说道:“干嘛啊媳妇,你想谋杀亲夫啊……”

刘惠很不满的拉了把椅子坐下,十分不爽的说道:“黄老爷,你在想哪个美女入神了,连叫了几次也听不见,非要等饭菜凉了才吃是不是?刚才是那个狐狸精给你来的电话,看你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嘿嘿,”黄猛仿佛此刻才回了神,来到餐桌上,端起饭碗便吃了起来,一边说道:“你看你想哪儿去了,我你还不知道吗,眼里除了你还能有别人?”

刘惠心里虽然微微一甜,但嘴里却是毫不饶人的说道:“那可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对了,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去办了没有?”

“那事?”黄猛抬头望着媳妇,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说道:“我也就一个小小的区分局刑警中队长,可没那么大的台面能认识你们农行的领导,你小舅不是认识你们农行的韩行长吗,怎么不去找他?”

刘惠一听到小舅的名字,脸上顿时一寒,火道:“我就是不当这个股长也不去求他,那种人,死了都没人烧纸钱的,太缺德。”

黄猛眉头一皱,正想说些什么,不过想想媳妇小舅的确是嫌贫爱富,可恶透顶,心里只好暗叹,自己以后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让媳妇好好享享福。

“对了,刚才谁的电话,是不是又要让你出差?你们公安局就只剩你一个警察了?一个月有二十天不着家,你信不信我明天就搬回娘家住?”刘惠此刻还不忘刚才黄猛接的那通电话,都说当军嫂不容易,看来这当警嫂也是不轻松的啊。

“呵呵,政治机密,无可奉告。”黄猛神秘兮兮的冒出一句。

刘惠眼睛一瞪,威胁道:“究竟什么事,你说不说?”

“嘿嘿,媳妇,以后请称呼我黄所长,你以后就是所长夫人了……”黄猛得意洋洋的说道,混了几年,终于能够混上副科级了。

“啊……你又得罪谁了……”刘惠大叫起来。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