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行长不戴套最后阅读

风子大胆的做出了一个举动,他轻轻的脱下了外套,又缓缓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披在了乱火的身上。风子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就是这样做了。

乱火也终于把目光转向了风子,但是突然间乱火戾气爆发,伸手抓向风子面前。风子一颗心砰的一下跳到了嗓子眼,这心跳玩大了,小命要交待在这了。但是乱火没有抓下去,把手停在了风子面前。

“真是够大胆的,你也不怕死在这吗?”,乱火冷冷的问道。

风子安抚了下小心脏,喘了口气说道:“当然怕死,但是你不是说我活不了多久了吗,如果你需要靠杀人来缓解下心中的愤怒,那你就杀了我好了”

乱火把手收了回去,随即身上的戾气也消失了。乱火穿好身上风子为她披上的外套,把胸前裹了个严实,双手抱在胸前向风子斥道:“看了半天也该看够了吧,去给我拿身像样的衣服来”

风子愣了几秒钟,才反映过来,太难以置信了,没打没骂就这么消气了?虽说乱火不会在英灵堂内大打出手,但这么近的距离下乱火可以无损的把风子给办了,看样子她是真的不会杀掉风子了。

“好的好的,没问题”,风子尴尬的应道,这说的好像是我想看似的,这代价太大了,吓死我多少脑细胞啊,风子没急着去给乱火找衣服,而是问道:“火姐,话说你为什么会光着身子进英灵堂啊,这……有什么讲究吗?”

乱火顿时脸色一沉,目光如剑射向风子,骂道:“毛线讲究啊,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光着身子进英灵堂,这不是侮辱先灵呢,我是……我……”

“是啥?”,风子好奇的眨巴眨巴眼。

乱火咬牙切齿的瞪了风子一眼:“我是情绪太过激动,开启了禁忌之力,但我又控制不住,所以……所以把自己的衣服……也烧光了……”,乱火竟然不好意思的歪过头去,无法把控这禁忌之力对她来说还真是件丢人的事,毕竟自己的衣服都给烧了个精光,便宜了眼前这小子大饱眼福了。

禁忌之力?风子觉得大概也是指的某种邪术吧,但也实在太邪门了。

“呵……呵呵……”,风子尴尬的笑了笑:“理解,理解,我用血焰术也是无法控制,经常连累无辜的人”,风子赶紧给乱火找个台阶下,看起来乱火现在心情好多了,千万保持住。不能急着去给她拿衣服,万一等会一出门又翻脸了咋办,趁着这会她还好说话先把事都说清楚。

于是风子又问道:“火姐,你不会在找凌翊的麻烦了吧,她真的是无辜的……”

“她是不是无辜的你知道个屁啊”,没等风子解释几句呢,乱火直接给他骂了一句:“不过你也少操心那些没用的了,我不会在找她麻烦了,再怎么说我也已经答应了小七,就不会反悔,这件事交给小七来解决吧”

风子一挑大拇指:“火姐果然是个有原则有魄力敢说敢做的真女汉子”

都已经女汉子了,还真女汉子,乱火这气真不打一出来:“小子,有没有人提醒过你一件事啊”

“啊?什么事啊?”

“我最恨有人说我老……”

风子赶紧给自己开脱:“我可没说啊,火姐您看您这年轻貌美的,看身材就知道,那绝对是……”,乱火一把掐住风子的脖子,恶狠狠的威胁道:“你最好赶紧给我忘了身材这事,若不是因为你也是封灵亭的人,我早把你杀了,再听到你提我身材的事我就掐死你”

风子使劲点点头,乱火这才把手松开

“刚才我话还没说完”继续说道:“我最恨的就是有人说我老,说我不够淑女,你说我是,女汉子,还真女汉子?”

风子感觉不妙,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呢,就被乱火一脚踹在身上。风子直接化作断线的风筝飙出了殿堂,同时殿堂里传来乱火的声音:“赶紧给我把衣服找来!!!”

风子挣扎着爬起身来,恨恨的骂道:“擦,就尼玛这样,还想让人说你淑女,简直就是……”,还是雨莺给她的称呼叫的贴切:疯婆子,但是风子没敢说出口,万一被她听到了小命肯定玩完。

原本还想再跟乱火多说点呢,这下倒好,直接被一脚踹了出来。风子对乱火的实力真是不敢小觑了,刚才那一脚分明就是死人的节奏,但是爬起来之后竟然除了摔的有点疼之外,身上没有一丝疼痛感,这对力度的把握绝对是炉火纯青了。

风子乖乖回了封灵亭主楼,先见到了含情,含情正在专心指挥着善后工作,再加上门外那群闹事的家伙,也是忙得不可开交。风子现在对含情这小丫头也挺佩服的,都不确定乱火会不会回过头来把他们封灵四期清除掉呢,她竟然又能沉下心来继续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沉稳执着的劲头也真是服了气了,也不知道是真这么素质好呢还是跟卓漫似的没心没肺缺心眼呢。

风子向含情简单的说了几句情况,含情意外的难以相信,更意外的是竟然对风子真心实意的说了声谢谢,然后让风子赶紧去九层告诉凌翊。风子也不磨叽,直接去了地下九层,见到凌翊后说了一下情况。

凌翊激动的眼泪都下来了,一把抱住风子止不住的说谢谢。这下可把风子惭愧的,说实在的,在乱火这事上他真的是一点功劳也没有,就算他不去,用不了多大会乱火应该也会下来更凌翊讲和了,风子这一下午唯一做的实事就是在湖边跟偶像凄夜扯了一下午,满足了一下个人私欲而已。

凌翊立刻准备出了好几套衣服打算亲自给乱火送去,但是却被雨莺拦住了。

雨莺对凌翊劝道:“凌子,还是让他送去吧,那个疯婆子阴晴不定,虽然现在没事了,但谁知道是不是真稳定下来了,你还不如在这里多陪我一会呢”

这一下说的凌翊心里又没底了,但她还是很想向乱火表达一下自己的诚意:“雨莺姐,那你陪我去吧”

雨莺撇了撇嘴::“千万别,我可不想见她,那个神经病,见着我还不得杀了我”

“为什么,她跟你有仇啊”,连凌翊都有点惊讶。

雨莺尴尬道:“那个……我以前骗过她四块钱……一直没还……”

众人一阵嘘唏,全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雨莺,连冷鹊都忍不住了,道:“我说怎么每回你俩一见面就开打,姐,你可真行,为四块钱结下这个仇家”

“闭嘴”,雨莺嗔怒道:“还不是为了给你买个冰激凌”

冷鹊恍然大悟道:“呃,那次啊……,可你也别拿我说事,你自己不也买了一个”

风子真是无语了,这些个神人,都这么奇葩啊。风子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雨莺姐,你跟乱火很熟吗?那应该你是劝说乱火最合适的人选了,你一直躲在这干毛线呢”

雨莺无奈的叹道:“冷鹊不是都说了么,我跟她一见面就打起来”

“擦,就为那四块钱啊?”

“嗯啊……”,雨莺无奈的耸了耸肩。

好吧,风子实在无语了,都特么神人。让凌翊继续留在了这里,然后抱着一堆女人衣服又回后山去见乱火。走在路上的时候风子才想到好像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雨莺和乱火一见面就打起来?

这意思是俩人经常打,而且打的不相上下啊,那雨莺岂不是也有乱火那般实力,风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封灵亭里还真是谁都不能小看啊,到处卧虎藏龙啊。甚至风子都开始怀疑凌翊是不是在那装呢,卓漫可是亲口说过凌翊的实力与她不相上下的……

风子一路小跑到了英灵堂,将一堆衣服塞给了乱火,这会已经感觉不到乱火身上的危险气息了,风子也不那么拘谨了:“好几套呢,你自己挑个喜欢的换上吧”,说完又扫了几眼乱火露光光的大腿,这便宜不是想占就能占的,可是拿命换来的,不多看看太亏了。

乱火接过衣服后,瞪着眼前还在自己过眼瘾的风子骂道:“还不滚,还想让我踹你出去?”

“我滚,我滚”,风子干笑了几声,赶紧出去了。

片刻之后,乱火换好衣服走出了殿堂,真是让风子眼前一亮。相对于乱火之前那种披风长裙的飘逸,现在这一身紧身短打简直是馋死人不偿命,十足的女人味,把风子都看愣了。

乱火把其它的衣服递给风子,然后扯着身上衣服理了几下,自言自语道:“感觉有点小呢,太紧了点”

风子盯着乱火紧绷的胸前唏嘘道:“好像不是太紧了,是太胀了……”

“太胀了?有什么区别吗?”,乱火很认真的问道。

“没,没区别,火姐您先凑合穿下,回头咱再去买几件合适的”,风子立刻把话题转开,要是乱火知道他想的是另一回事,少不了又挨顿削。风子也真是服了自己了,怎么什么作死的话都敢说出来,心里想想不就得了。

“那走吧,带我去见凌翊,好像我应该跟她道个歉才好……”,乱火言语道。

不得不说乱火还真算是个讲道理的人呢,都没人要求,她竟然能想到去跟凌翊道歉。但雨莺的意思是先不要让乱火见到凌翊,以免又节外生枝。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