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

翌日,胡岩一早就去了公司,昨天拍到一份独家,他连懒觉也不睡了。

刚到公司楼下,就接到王涛奋的电话,说他采访到一条新闻,没时间过早让自己帮他带一份。

“你妹的,一条新闻很了不起吗?老子还是独家,都没让人帮我带早餐。”胡岩暗骂了一句,打定注意不理会这个便宜师傅,饿死他才好。

说来也真是气人,他刚进电视台那会,为了学到宝贵的经验,给王涛奋又是端茶又是带过早,隔三差五还笑盈盈地送上一包好烟,如此作态可见诚意十足,可王涛奋这狗日的愣是不为所动。

你说你既然不教别人,那就不要接受别人的殷勤。正所谓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可这家伙倒好,脸皮比卫生间的马桶还厚,东西笑纳不说,啥经验也没教,平时还百般刁难自己。

麻痹的,才一名记者就拽成这样,要是当了台长,那岂不是连市长都不放在眼里?

来到办公桌前坐下,将手机的视频导入到电脑里面,现在时间还早,等主编苏媚来了,自己把东西交上去,他娘的看谁还敢小看自己。

别把村长不当干部,别把实习记者不当记者。这年头只要能搞到特大新闻,甭管实习记者还是记者、或者是主编,只要搞到几次独家,就是台长见了自己也会笑眯眯地夸上一句,“小伙子,干得不错,你可为我们电视台增光了!”

大概十几分钟后,王涛奋堆着笑脸走了进来,见徒弟没给自己带早餐,那脸立马就垮了下来,张口喝道:“胡岩,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帮我带过早的么?”

胡岩瞟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回道:“师傅,我一早就开始忙,所以没时间给你带晚餐,还请见谅。”说着,往电脑屏幕上一点,正是昨晚在酒店拍到的那个视频。

王涛奋见他在明明在看视频,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在忙,差点没气得吐血,黑着脸,声音徒然提高了几分,正色厉声地道:“你这什么态度,有和师傅这么说话的么,还想不想继续干下去?”

“哼,能不能继续干下去你说了不算。”胡岩脸色一变,冷冷的回道。这王涛奋不教自己半点东西,师傅的架子倒端的十足,哼,真当自己是赵志敬,可我不是杨过,那小子斗不过选择逃跑,而我就大大方方坐在这里,看你能拿我怎么滴。

“都干什么,一大早就在这里吵架,有能耐就给我整几条独家去啊,在这里耍威风算什么本事?看什么看,都给我回到座位上去,不知咱们这个月的考核在整个节目组垫底么?”一身职业打扮的苏媚,冷着脸走进来,她目光所扫之处,立马就安静了下来。

“小胡,这到底怎么回事,在办公室里跟师傅吵架,不知道这影响不好么。”苏媚一张俏脸看向胡岩,那成熟美女薄怒的样子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她大约三十左右的年纪,有人说在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最能吸引男人,那一颦一笑,风情万种的模样都能引起男人们的全部注意力。

这话确实说的没错,像苏媚这种美艳女子,她的容貌或许不及杨燕,可身材尤胜之,前凸后翘,恰到好处的腰围,一双笔直修长美腿,这绝对是堪比魔鬼的身材。

“主编,只是一件小事。师傅让我帮他带早餐,我因为昨天拍到一个独家比较忙,所以就没帮他带。可师傅他老人家就生气了,还问我想不想干了,我就纳闷,就一件小事至于么?”胡岩说的是事实,但故意漏洞了其中一部份。

汉语博大精深,通过他这么一说,众人不难想象王涛奋同志小肚鸡肠,狐假虎威,噢,就因为徒弟没帮你带早餐,你不光给别人脸色瞧,还摆出掌握别人生杀大权的威风,你是不是惦记人主编、主任的位置很久了?

闻言,苏媚皱了皱眉,她对王涛奋早已心生不满,虽然能力不错,但私下生活不节俭,上次勾引有夫之妇,闹得整个节目组人尽皆知,结果害自己被几个竞争对手取笑。如今,又为过早的小事威胁新人还想不想干,哼,你当你是节目中心的主任还是副主任?就是我都没有权力让人直接走,你一个记者还敢大言不惭,耍哪门子威风呢。

王涛奋吓得额头的汗都出来,妈的,一时气急让这小子抓到把柄并反咬一口。气人啊!可又不能反驳这小子瞎说,对,他刚刚确实是这样说的,可中间还漏掉了一部份细节。

此时,王涛奋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欺人不能欺得太甚,就是兔子急了还咬人,自己一时不慎被胡岩这只兔子给咬了一口,而且咬得还挺重。

不过,他终归是一名老记者,短暂的失神就找到了应对之策,往胡岩电脑屏幕上一指,说道:“主编,你别听他瞎说,一名实习记者竟敢大言不惭说拍到独家,他知道独家是什么?”

王涛奋一脸讥讽,独家,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要是能拍到独家,我把你桌上文件夹全吃了。

如果他离胡岩的桌子近点,就不会这么说了。

苏媚一脸怀疑地看向胡岩,事实上她根本就不相信胡岩所说,才来电视台二个多月就能拍到独家。拍到独家实习记者也有,不过他们都有高级线人帮忙,才能完成独家的拍摄,毕竟独家不是大白菜,不是谁都能拍的。而据她所知,胡岩压根就没有什么线人,难道他拍了一条小新闻,就认为是独家。

苏媚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毕竟新人还不完全具备判断一条新闻的真正价值,就连自己在媒体行业混了这么多年,还不敢保证每条新闻都能准确无误的判断出它的最终价值。

想到这里,苏媚连看的兴趣都没有,说了两人几句,就准备回到自己岗位上工作。

“主编,我真没骗你,真是独家。这视频上面关于天然科技的幕后老板……”话还没说完,苏媚一个急步跑到他身边,认真地看起了视频的内容。

一阵幽香扑鼻,胡岩往左侧的苏媚瞅了一眼,那俏丽如霜的脸庞瞧得他心中一阵乱跳。

只看了几眼,胡岩就不敢看再看,他转过去和苏媚一起认真看起视频,虽然昨晚看过,不过能和美女一起看一个样么?

其他人很想凑过来看,不过一想到主编平日的严厉,都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位置,不过目光都好奇地往胡岩坐位上瞧。

只有王涛奋一个人尴尬地站在那里,想凑过看又怕主编说。看到主编这么认真地看视频,王涛奋心里有些没底,暗想:难道这小子真拍到一个独家了?不可能,绝不可能。凭他一个毫无经验的记者怎么可能拍到独家新闻,这肯定是开玩笑。

可是,这小子刚刚确有其事说天然科技是怎么回事?嗯,一定是他在网上找了个有影响力的视频,拿到主编面前显摆。以前没看出来,这小子怎么这么无耻。

苏媚看玩后,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对着正在工作的柳依依吩咐道:“依依,你赶紧把这个视频拿到编辑大厅,叫她们尽快剪出来,尽快的!”

说完,她转过头对胡岩,和颜悦色地道:“小胡,你很不错,这新闻简直太有价值了。放心,等这个片子采纳后,我会向上级领导提议提前给你转让的事情,并且这条独家的奖金是跑不掉的。”

“都是主编你教导有方。”胡岩顺便拍了下马屁。

苏媚微微一笑,就离开了,她还要忙着片子的制作,毕竟独家难得。

她一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胡岩,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讥讽的、有道喜的,只有王涛奋的表情最为奇怪,那表情简直就像刚刚吃了一只苍蝇,而且还是一只个头比较大的。

恨恨地看了胡岩,王涛奋不甘心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心里暗道:“小子,先让你得意一段时间,我总会想办法让你滚蛋的。”

一下默默无闻、不被同事重视的胡岩,今天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不知不觉中大家的看向他的目光发生了一丝变化,从之前的无视变成了正视,有的甚至把他列为对手。

这发生的一切都是胡岩不知道的。

“胡岩,恭喜你了。”柳依依笑意盈盈的过来拷贝视频。

“现在恭喜还早了,等我真正成为记者那天再恭喜吧,嘿嘿!”胡岩开着玩笑。

“好,那我等那天的到来,到时候别忘了请我吃饭呢。”

“没问题,能请到依依大美女共度晚餐,是在下的荣幸!”

“扑哧!”柳依依嗔了他一眼,低着头专心拷贝东西。

不过,胡岩分明看到她脸都红了,心里不由暗自奇怪,心说莫非她喜欢上我了,应该不可能吧?上个月自己还跟她开过玩笑,说到择偶标准,她说要找一个长得酷似梁朝伟的男人,自己这形象,怎么看都不像梁朝伟啊!

他却不知道,女人择偶时往往把对象定位很高,但真正喜欢一个男人时,标准会不断的变化。此时,在柳依依心里,胡岩比梁朝伟要帅上十倍,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