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办公室脱美女衣服

刘玉萍走得很慢,几乎是没有移动步伐:“艳青,本宫对你的恩德你可要记住啊。”

“奴婢明白。奴婢以前病重之时,是娘娘伸出了援手,还给奴婢好吃好穿,这份恩情奴婢一直记在心里。”刘艳青主动说:“只要娘娘有用得上奴婢的地方,请尽管示下。”

“本宫自己倒没什么可求的,只是希望本宫的皇儿可以风生水起些。”刘玉萍说道:“你也看见了,他的几个兄弟个个强势,倒显得他小家子气了。”

“娘娘真是太谦虚了。”刘艳青说道:“五皇子那是忠厚仁慈,不稀罕争长短罢了。”

刘玉萍说道:“唉,这皇宫里就是如此,每天你争来我争去的。倘若不争,还真是太对不住自己了。”

刘艳青陪着笑脸:“娘娘,说白了,奴婢还沾了您的光呢。”

“哦?何解?”刘玉萍问。

“说句恕罪的话,奴婢也姓刘,五百年前是一家呢。”说完,刘艳青赶紧认错:“奴婢该死,娘娘息怒。”

“你说得有理,本宫怎么会生气呢。”刘玉萍说道:“本宫知道你是懂得分寸之人,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呢。”

“多谢娘娘抬爱。”刘艳青脸色懊恼起来:“不过,此次却让钱明珠抢尽了风头。”

“听说她是龙峻昊身边的红人?”刘玉萍说道:“这丫头可不简单啊,连皇后都想收买她了。”

“娘娘何必多虑,就只是一个傻丫头,成不了气候的。”刘艳青说道:“倒是五皇子,奴婢觉得是个人才呢。”

“行了,别夸他了,本宫看他也就是个扶不起的孩子。”刘玉萍边走边说:“本宫饿了,你伺候本宫用膳如何。”

“奴婢求之不得。”刘艳青随着她而去。

栖凤宫内,周玉娇刚坐定,就问:“钱明珠,你可知道本宫为何将你唤来?”

“娘娘是主子,只要吩咐奴婢一声,奴婢就会乖乖听从的。”李沐澜比以前圆滑多了:“奴婢再次谢过娘娘恩德!”

“你老实说,是不是在绣帕上动了手脚?”

“娘娘慧眼,奴婢的确是做了些手脚,可您事先也没有说不能动点小脑筋啊。”李沐澜说道:“奴婢以为,只要是达到了目的,过程无所谓了。”

“好,会用脑子,是个人才。”

“奴婢不敢,请娘娘示下。”李沐澜看上去非常听话而无害。

周玉娇放下戒心,说道:“你以为太子如何?”

“太子就是太子,奴婢不懂娘娘的意思。”

“又装傻了是不是?”周玉娇也不恼,直言:“打开天窗说亮话,太子说你是二皇子身边的人。”

李沐澜想起了事由,低头说:“是的,奴婢的确奉命杀害太子,可奴婢没那么做。因为奴婢识时务,认为太子才是最重要的主子。”

“你抬起头来。”周玉娇出声。

李沐澜照做。

“果然有几分姿色。”周玉娇看着她的眼睛:“本宫问你,你为何会喜欢傻子龙峻昊?”

“那也是二皇子的意思。”李沐澜大胆将一切推在龙峻瀚身上:“奴婢只是奴婢。您都说了三皇子是傻子,那他就是傻子。”

“可本宫凭什么相信你?”周玉娇说道:“本宫也问过赵美茹,她对你也是讳莫如深。至于其他人,褒贬不一啊。”

“奴婢何德何能,能够得到皇后娘娘的厚爱。”李沐澜好像很受感动:“娘娘,您想说什么就说吧,奴婢会听的。”

“很简单。本宫只希望这宫里只有一个太子,也永远只是本宫的太子。”周玉娇说道:“倘若你真的识时务,就站好自己的队伍。只要本宫一句话,你的生死也就在了。”

“奴婢明白。太子就是奴婢的主子。”

“但愿你说得到做得到。”周玉娇手一扬:“下去吧,晚膳之前去御膳房报到。从即日起,你就是御膳房的副总管了。”

“是,娘娘,奴婢告退。”李沐澜毫不迟疑地离开。

出了栖凤宫,外头的天色有些灰暗,她心里觉得有些憋屈。自己付出那么多,在皇后看来,无非就是她的一句话罢了。做主子的只要高兴就能让人升天,若不高兴,她的活路又在哪里?旁人又会如何看待她的胜利?

李沐澜正不开心,身后忽然有人靠近。她往旁边一闪,见是他,多少有些泄气。

“怎么了?你赢了比试,为何还会如此不开心?”龙峻昊感到意外。他以为她会笑脸相迎。

“我也想开心啊,可是就是开心不起来。”

龙峻昊说道:“听赵美茹说你让皇后唤走,我心里就不踏实。她是不是说你什么了?”

李沐澜点头,却不多说话。

龙峻昊明白隔墙有耳,忽然拉住她的手:“走,我们去修武殿说话。”

“可我还要回御膳房报到呢。”李沐澜被他拉着走:“你放开,我现在是御膳房副总管了。”

“我知道,这是你应得的。”龙峻昊边走边说:“以后你的能耐还会更大,可现在,你是我的,我只想听我想听的。”

李沐澜无奈,只能由着他去了。

修武殿内,龙峻昊关严了门扉,这才对她说:“好了,现在没人会来打扰我们,你就说吧。皇后找你所为何事?”

李沐澜也不想隐瞒,将之前的种种都和盘托出,末了,说道:“峻昊,我是不是成了双面人啊?”

“如此说来,你可比我想的要聪明呢。”龙峻昊出人意料搂住了她:“这才是我最初见到的那个李沐澜。狡黠又机灵的李沐澜!”他一个动情,吻住了她的耳垂:“不过现在,我只想好好亲亲你,就当是奖赏吧。”

李沐澜被他撩拨得脸上发热:“峻昊,你不怪我么?”

龙峻昊摇头的同时依然亲着她的肌肤,仿佛唯有如此,才能一解相思之苦。李沐澜的可爱之处还在她的踏实诚恳,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更加离不开她了。

一阵浓情蜜意之后,龙峻昊赖着她不想让她走:“沐澜,陪我一起晚膳吧。”

“不了,我的大事还没完成呢。”

“过几天丽蓉家就要来人了,恐怕到时候我会分身乏术。而你刚到御膳房,也要好好做事才行。虽然皇后动机不纯,可你如果做得好,才能获得人心的。”

“峻昊,你放心,这个我懂。”李沐澜一脸正经:“我只是不希望让大家用异样眼光看我。我是靠自己努力才有今天,而不是靠你或者谁的关系。”

“别人想说就让他们说吧,只要我知道就行了。”龙峻昊摸着她的秀发:“你向来不介意这些,这会儿怎么这么惆怅了呢?”

“说是为我,其实我是为了你啊。”李沐澜依靠在他胸膛:“峻昊,想要成为你身边的女人,你知道我该付出多少吗?”

“你就是你,我不需要你做出任何改变。”龙峻昊深情说:“沐澜,我爱你,只想与你厮守这一辈子,别人说什么我不管。”

“峻昊~”沐澜闭上了眼睛,感受他的心跳。

龙峻昊重重吻住她的唇瓣,吸允着属于自己的幸福。

御膳房的忙碌才刚刚开始,沐澜就到了:“需要我帮忙吗?”

“哎呦,副总管来了!”来财嘻嘻笑着迎上来:“可不敢当,哪能劳烦您呢!”

“去,忙你的吧!”曹得诺将他轰走了:“明珠,你来了!”

“师傅。”李沐澜不好意思地笑:“以后还要您多多帮衬呢。我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呵呵。”

“你是年少有为,师傅是日落西山喽。”曹得诺笑着说道:“以后皇后的膳食就交给你打理了,好不好?”

“师傅放心,徒儿会为您分忧的。”李沐澜说完,很快就融入御膳房的快节奏之中。

直到天色完全暗了,李沐澜才终于忙完,瘫坐在地上。不做不知道,一做才终于明白其中的苦乐。

“怎么样?很累人吧?”曹得诺来到沐澜身边:“在御膳房当差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要体力惊人,否则,你很难站稳脚跟的。”

“看来,我还是体力不够啊。”沐澜拍拍臀部站起身:“师傅,我要去练武了,失陪了。”

“练武?女孩子家合适么?”曹得诺说。

“试了才知分晓。”李沐澜向他行礼:“徒儿走了,师傅早点歇着吧。”她强迫自己脚步轻快,像没事人似的出了御膳房大门。

来到外面,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李沐澜苦着脸,慢吞吞走路。这条道在白天看来似乎不太远,可这会儿走起来却是远了不少。

忽然,感觉到背后有杀气,李沐澜浑身一振,本能反应向后挥出一掌,然后手就停在了剑的前方。

“沐澜,你的灵敏还是这么好。”龙峻昊将剑掷出:“接着!”

沐澜不含糊,将剑接了过来:“峻昊,你怎么知道我想练剑?”

“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啊。”龙峻昊自己也是长剑在手:“来吧,我也想练剑呢。你陪我正好!”他英姿不减。

“你就不怕有人以为我在行刺吗?”李沐澜取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