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小说排行榜前十2019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fon colt;<b></b></font>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br>

立后一事,半数以上的朝臣几乎是默认了,剩下的人即使不赞成,也十分有自知之明,知道此事已成定局,再多说也是无益,挣扎一番后,同样缄口不言。【全文字阅读】

不过朝堂上还有一位三朝元老异常固执。

康大人痛哭流涕:“荒唐!荒唐啊!恳请皇上收回成命!皇上若一意孤行,微臣这条老命,今日就交待在此处了!”说着双眼一闭,狠狠朝旁边的柱子上撞过去。

众人大惊,王述之立刻冲过去将他拦住。

康大人睁开眼,一见面前王述之那张脸,气得跳脚就要骂,王述之突然低声道:“康大人切莫冲动,你若再撞一回,本相可不保证你家那嫡孙能安稳长大成人。”

康大人一惊,随即怒视着他,气得抬起颤抖的手直戳向他鼻梁:“老夫原以为你不知廉耻!想不到你还是个卑鄙小人!竟敢拿老夫孙儿的性命要挟老夫!”

王述之冷冷一笑:“彼此彼此!康大人心知皇上爱护臣子,竟以自身性命要挟皇上!康大人比之本相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康大人老脸瞬间涨红,指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王述之松开手退后一步,淡笑道:“康大人还要以死相谏么?”

康大人双手颤抖不止。

王述之朝他拱了拱手:“康大人不畏生死,本相敬佩万分,不过人之生死不同儿戏,须慎重以待。皇上立谁为后,那是皇家的私事,于国于大局并无多少影响,康大人若为了皇上的私事,害得皇上失去一名忠义老臣,想必皇上定会心痛万分。康大人,三思啊!”

康大人念着自家孙儿,已经不怎么敢再以头撞柱了,此时再听他这么一说,面色总算缓和下来,只是依旧拉不下脸,冷哼道:“丞相真是巧舌如簧!”

王述之不甚在意地笑了笑,又道:“康大人不必如此愤慨,皇上与谁共度一生,咱们做臣子的可以谏言,但若是做得太过可就不合适了,本相自认身正心清,将来定然会继续辅佐皇上,皇上是个明君,康大人大可放心。”

康大人左右瞟了瞟,见众人似乎都放弃了立场,心里一时滋味难辨,颇为悲壮地甩了甩袖,冷声道:“若丞相将来做那祸国殃民的祸水,老夫即便拼上全家性命,也必定会求皇上废后!”

此话一出,便相当于做出了妥协。

朝堂上的众人也算是大开眼界,皇上半句话都不曾多说,只是让宣了个旨意,反倒是王丞相,未来的皇后,直接出面将最固执的康大人给拿下了。

看来,丞相大人十分迫不及待地要做皇后啊!

众人看向王述之的目光显得极其意味深长。

一个月后,封后大典。

因王述之为男子,这封后大典必然与以往的大不相同,再加上他又是个弯弯肠子,很不客气地向司马嵘提了许多要求,这些要求自然而然就转到了礼部,礼部为了让他风光又威仪,很是花费了一番功夫,几乎累得人仰马翻。

王述之美梦成真,容光焕发,见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看得一干大臣唏嘘不已。

自此,史上有了第一个男皇后。

同年秋,景王妃诞下一子,喜报送入京城,司马嵘立刻命人送去贺礼。

景王府,司马善安顿好宫里来的人,走进内室去看妻儿,见自家王妃正坐在床边抹泪,忙上前将她搂住,低声安慰道:“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皇上此生都不会有子,他想认秋儿为嗣子,这是秋儿的福分。你这模样若是被旁人看到,可是大不敬……”

景王妃抽噎地看着他:“我知道是秋儿的福分,可毕竟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终究舍不得。你别担心,之前我也是答应了皇上的,自然不会食言,待我哭一会儿便好了。”

司马善见她眼里水汪汪的,十分招人疼,自己又是个嘴拙的,只好挠挠头道:“以后咱们再生一个。”

景王妃脸色微红,撅着嘴点点头。

司马嵘对他们很是愧疚,除了颁下赏赐,另有一封书信,大致意思是儿子过继给他之后,景王夫妇可去京城住一两年,若心中挂念,随时可入宫看望儿子。

景王对此感激万分。

虽然他们二人自小便感情亲厚,可如今毕竟君臣有别,以司马嵘的身份,想要过继儿子直接下旨即可,但司马嵘却想着与他们商议,甚至还愿意让他们随时看望,这便是天大的殊荣了。

或许在别人看来,自家的儿子被皇帝认过去,将来就是太子,就是一国之君,这是求都求不来的,至少谢卓很是高兴,不过景王夫妇却从未这么想过,他们如同一对普通的夫妇,为兄弟无子嗣觉得惋惜,为自己的儿子即将离开父母身边而不舍。

也正因为司马嵘了解这个皇兄,所以他更是愧疚。

秋儿出了月子后便被送往京城,司马嵘下旨将他立为太子,朝臣再次哗然。

这回,某些大臣的白日梦彻底破灭,想到司马嵘连妃嫔都不打算要了,真是急怒攻心,可立后那么大的事都做了妥协,空置后宫这件事还真是没有他们置喙的余地,唯一能想到的,便是打压太子。

太子生父,景王司马善出身不高,这是他们唯一能想到的。

奈何司马嵘在此事的态度上异常坚决,虽语气淡然,可神色中已经表露出明显的不悦:“太子是司马家的血脉,又是朕的儿子,出身不高一说从何谈起?”

下面的大臣讷讷不敢言。

自登基以来,司马嵘威严日甚,朝臣们早已收起轻视之心,相反,如今在面对这位帝王时,说任何话都要三思,甚至看到他皱一下眉头都要心惊肉跳。

司马嵘并非暴君,可下面的人却不由自主便生了畏惧,唯一能解释的,或许便是与生俱来的帝王之尊。

有了立后的事在前,太子一事并未掀起多大的波澜。

自此,宫中多了一个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幼儿,王述之无聊之时总爱将他逗弄一番,见他笑咧着嘴朝自己扑过来,忍不住便哈哈大笑,看看怀里的孩子,再看看一旁沉静着眉眼看书的司马嵘,只觉得人生如此,便是圆满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