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进式无遮拦的动态图

“你到底是谁?怎敢口出如此狂言?”

“在下混元天意门鹿旃檀,诸位不信,回去问问你家老祖便知。”

鹿旃檀话音刚落,一行人已经逼近了香叶山,早有围攻香叶山的修行者冲了出来。

欧阳广轻笑一声,带着一行几人冲上去交战,留下一船人面面相觑。

“他……刚才说他是什么门派的来着?……”

“堂主……他好像说的是混元天意门?”

“混元天意门?”那堂主的脸色顷刻变得煞白。“鹿旃檀?好像有些耳熟……糟糕,我想起来这个名字了,好像真是混元天意门的人。”

“混元天意门咋了?能比咱们霹雳派还厉害?”一个入门不久的弟子,一心想要讨好自家的堂主,如此说道。

“混账!不懂的就多学多看,少说话!”堂主恼羞成怒,一巴掌扇在年轻弟子的脸上。

年轻弟子的马屁拍到了马蹄上,捂着脸,委屈至极。

“那堂主,咱们……上不上去帮忙?”

“帮忙?帮什么忙?调转船头,躲到那边的云里面去……咱们先坐山观虎斗,看看情况再说。”

一场厮杀,魏尘封与欧阳广一行打退了迎了上来的一波敌人。

魏尘封一马当先,已经冲到了距离香叶山不远的空域,然后以绝大的神通发出怒吼,喊道:“围攻红叶山三才派的家伙给我听着,三才派乃是道门门下,你们胆敢围山,便是与天底下所有的道门修士为敌。敢犯道门者,必诛!”

这一嗓子,震得香叶山附近的江河都泛起了大浪。也给受困香叶山的三才派弟子带来了莫大的鼓舞。

三才派已经被困数日,几个外围的山头全都失陷,门人损失惨重,只剩下主峰还有微微小的一块地方靠着镇山大阵还在勉力坚持。若不是三才派掌门有深厚的道门背景,这些余存的弟子早就放弃了。

毕竟,三才派的掌门本人都已经战死了。

而围攻三才派的外域门派也感到恼火,因为这已经是数日来第七波赶来救援的道门修士。虽然每次来的人都不多,能改变的形势极为有限,但也足以叫人分心。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此这般,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引来大股的道门修士呢?

俗话说,夜长梦多,围攻三才派本该速战速决才是。

门派督战的副掌门眉头紧锁,心里腹诽,觉得自家掌门怕是被人给诓骗了,吐露消息、引诱自家门派前来攻打三才派的家伙心存不良,想必另有诡计。

但现在骑虎难下,若是就此撤退,数日来的努力以及浪费的人力和资源将就此付诸东流,对于自家门派而言将是不能承受之痛。

倘若继续僵持下去,迎来更多的道门大敌,战事难以预料,后果也可能是毁灭性的。

“副掌门……”

来回报的人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好了,我知道了,是不是又有人来捣乱了?”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脸色沉静似水,一招手。“你们跟我来,这一次我要亲自去会一会这些道门的朋友。”

魏尘封围着香叶山不断地飞舞,几把飞剑更幻化成宏光,任何敢扑到近前的修行者都会被宏光剿杀。但他还是持重,虽然看似嚣张至极,却始终没有突入到对方战阵的核心区域,只在外围打量,确保香叶山上三才派的人安然无恙。

香叶山附近十里之内,是五个巨大的修行者战阵,将香叶山的山巅团团围住。雷火往来交击,红光冲天,但显然尚未能可竞全功。

三才派的护山大阵的确不凡。

围山的修行者久攻不下,已经憋火,此刻看着魏尘封招摇,无不恨得咬牙切齿,但没有副掌门的命令,他们只能继续攻山,却不敢轻举妄动。

“大胆蟊贼,闯入我流沙派的战阵,找死吗?”

中年人带着十余个修行者冲到半空,早有人出列,前来骂战。

魏尘封扭头一看,欧阳广等人跟了上来,但却早不见了霹雳派的大船,不由得骂道:果然是三流门派,真不可靠,看来还是混元天意门这样的上三门才靠得住。顿时,心头对欧阳广等人的感观又提升了一截。

欧阳广还是稍微有些紧张,但毕竟经验越来越丰富,他深吸一口气,将紧张之情转化成了战意。

鹿旃檀与雪姐都更加经验丰富,拉住他,不让欧阳广突进得太多,以免被人包抄了后路

魏尘封早将缴获的几件重型法器分给了欧阳广几个,同时传音。“三才派看样子还能支撑一阵,咱们在外围捣乱,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继续等候强援。”

这是欧阳广一直关心的事,到底还有没有救援,若是单靠自己这几个人,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败眼前那么多修行者的。

魏尘封到此刻才说了实话。“救援或许有,或许没有,全看我们了。若是几位道友陪着我坚持在这里,三才派获救的希望增大,或许会有更多人来相救。倘若我们一直了之,大势一去,再无人来救。”

鹿旃檀点点头。“这就是博弈和人心啦。咱们几个在这里,就是表明混元天意门愿意相救,附近来往的道门修行者听说后,自然会觉得救人有望,于是当然不吝于锦上添花。来的人越多,最后自然成功。可若是我们走了,大家的人心即刻就散了,原本旁观的人也就不来啦。”

“咱们这是在靠混元天意门的名声救人呐。”欧阳广彻底明白了魏尘封的策略。“难怪他不肯直接求咱们来救,而是花言巧语、连哄带骗地诳咱们来。是因为他知道,只要我们来,就有用。而且他似乎猜到了,只要咱们来了,一定会义不容辞,但凡我们肯坚持,就有成功的机会……他很了解我们混元天意门嘛……”

“他也是没有办法。太乙玄仙门距离这里太远,消息传递不易。就算消息传递成功,没有十天半月,人马也来不了。”鹿旃檀解释道。

“不是到处都有界门嘛?算上途中的辗转,最多一两天也就到了哇……”

鹿旃檀摇摇头。“那是对寻常赶路的修行者而言。若是门派赶去交战的人马可不行啦……界门只供商用,门派彼此征伐是不能使用那些界门的,只能使用自己的界门和穿梭法器,这道门铁律……而且,人一多,什么东西都要翻倍,将上百个修行者同时搬运到别的界域……那是……是很贵的……”

打架是要费钱的。

欧阳广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